國立金門大學
我不認為唯一死刑會促成更多的負面影響,如同鄭傑殺人案,他是知道反正會判死刑然後再多殺幾個一起死嗎?我認為犯罪所收到的刑法比例應該更準確,虐童 強暴 性侵 殺人應該受到無期徒刑或死刑,給犯人談判的權利後就該收到同等的代價。最後幾句說的不錯,當人的理智被激發到一個端點的事件之後,思考模式沒辦法跟平常一樣了,更貼切的能形容現在人民的狀態。試問你看過肉圓爸家暴的影片嗎?你小時候有被家暴卻無管道尋求舒壓和解脫嗎?近來DCARD版上有不少的同學分享小時候看父母爭吵 波及打罵的故事,我覺得除非你也是切身經歷過再以同理心去解釋你認同的觀點。比如說我身邊的人沒有被性侵過 被酒駕撞死過,我也覺得加害者經過這次慘痛的經驗會悔改,大家要在給他們一次改過的機會,殊不知一條一條寶貴的性命被這群禽獸殘害,難道無辜的人一生中沒有其他理想 而是被這樣的方式結束生命嗎?如果是你,你甘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