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否認她的努力,但是善良...? 如果她從小生活在對岸,資訊封閉導致她支持港警,我無話可說 但她生長在資訊開放的台灣,甚至在美國念書,接觸到的是更多元的文化與社會,結果給我支持暴力?這已經不是什麼國籍認同的問題了,而是道德與人性的原則問題 我直接說了,她如果不是生在歐陽家,她可能連個屁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