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屏東大學

一部分的我跟那孩子死了

2019年10月27日 04:40
記憶中的孩子,暴力的言語傷了他 令人無力的是,那些人只是因為好玩、好奇、 或生活太無聊才隨口說說編造那些虛假的故事, 要說惡意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他們根本不記得自己說過什麼, 再過幾年可能也不會再想起那個孩子 都是隨意說說,關我什麼事,不是我的錯…… 而如今,那些匿名的大學生一樣, 好玩嘛,又沒什麼,年輕人總有想放肆的時候, 總有不像話的時候,那麼認真幹嘛, 裝得自己多正直…… ……你們跟當年那些人可真像啊 而沈默的我也是共犯 掙脫他的手的我是共犯 忽略他的傷痛的我是共犯 躲避他的視線的我是共犯 無視他的掙扎的我是共犯 最後,一部分的我跟著那孩子一起墜入萬丈深淵 他永遠都會只是個孩子, 他的時間停止了,我的時間慢下來了 但我不會沈默下去 之後,第二個她出現了 但不一樣的是 她變得瀟灑、無懼、目光清澈而堅定 她是我重生的機會,我的太陽 我緊緊握住她的手,像抓住繩索一樣 我怕再次失去你, 但是 最後我還是放手了,我知道她不是你 你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但我還是相信是你讓她把我拉出深淵的 我親愛的孩子,我孩提時代的陽光 我必須……我只能……這麼相信 如果時光能倒流 帶我回到初次見面的那天 粉色花瓣飛舞的那個夏天 唱起那首《生命的名字》 我會重新握住你的手 然後 「初次見面,我叫…………」
愛心
0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是啊…死了…回不來了… 但卻需要更多時間與經歷去彌補當初缺失的東西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