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今天我在台大情緒徹底崩潰了

2月10日 20:28
我阿嬤已經78歲了, 兩年前她的媽媽, 也就是我的阿祖才走掉, 我阿嬤身體越來越差, 這幾天我們家庭輪流照顧我嬤, 向來我跟我阿嬤的感情最好也最疼我, 小時候常常買好吃和好玩的玩具給我, 小時候我吵著要買玩具我阿嬤就買給我回去當然被罵得半死, 以前過年我想要直升機的模型原本是我媽要買後來我阿嬤二話不說掏出500元鈔票各買給我和我表哥一人一個模型, 就是這台直升機模型已經有15年的歷史了,
小時候我表弟和我表哥我阿嬤個給我們各買一個超大的積木給我們回來玩, 記得十年前我在台大開刀時我阿嬤連續好幾天都來看我我說想要吃阿嬤做的珍珠丸阿嬤說等妳好了我一定做給你吃說真的我阿嬤做給我吃了, 今年過年也包了一個特大的2000元紅包給我, 前一陣子我阿嬤住在急診室, 我當時不諒解, 但是後來覺得阿嬤很疼我我應該是要多幫忙才對啊, 這幾天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醫院我都很幫忙, 盡我所學的一點醫護知識幫忙我阿嬤, 幫她買東西吃, 扶他上廁所等, 盡我們子孫為人的孝道, 這幾天在醫院幫忙時, 家人不再場, 我撐起了充當醫護人員和阿嬤和家人溝通的橋梁, 我本身有學過一些些的臨床知識, 當家人不再場努力聽取醫師的報告, 回來和家人報告, 但是沒想到我所學的知識卻成了我精神崩潰的來源, 我阿嬤這幾天被驗出來有肝硬化, 在臨床上要治療肝硬化幾乎不可能只能藉由藥物減緩死亡, 或者接受換肝移植手術, 醫生和我說明要治癒只能換肝, 當醫師離開後, 我和家人表明說阿嬤的狀況我想要救她, 我想要捐肝盡我的綿薄孝道, 我媽當下搖頭, 我媽跟我說不要再折磨阿嬤呢, 阿嬤年紀也大了, 當下我的情緒直接崩潰, 說真的我真的很喜歡我阿嬤, 我阿嬤對我這麼好這麼疼我想說可以幫她一下, 我知道術後的品質很重要但是我想信我阿嬤接受我的肝以後她一定能好轉起來的, 我不想要後悔, 即使我媽有跟我說我有在吃精神科的藥物, 說真的我不想要失去這麼疼我的阿嬤, 我阿嬤雖然很傳統但是她人這麼好, 常常親自下廚煮飯給大家吃過年包大紅包給我, 現在我只希望她能好轉起來就好, 看到她一直進出醫院我好不忍心。
愛心
4665
.回應 120
熱門回應
東海大學 社會工作學系
這樣說可能和你的意念背道而馳 但我想告訴你.... 還是以阿嬤的意願為主吧! 不確定阿嬤還能不能溝通 但如果阿嬤表明不希望硬撐下去 那或許放她走是比較好的決定 面對親人離世 誰都不捨得 你也可以說「因為不是妳的阿嬤所以才這樣講」 但或許也是因為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 所以更能清楚思考 總之 請你仔細思考 到底什麼才是阿嬤要的、才是對她好的 每個人終有生老病死 願我們都能學習坦然面對這些 (´・ω・`) 祝福你 p.s 如果有考慮安寧緩和治療 可以和醫生及院內社工討論看看
加州大學 聖地牙哥分校 國際貿易
有些患者條件不允許換肝,通常要進一步檢查。 而且老人家開刀也是個很大的負擔。 我當時也想捐肝給我最愛的老爸,但他的狀況不適合。 我就只能看他肚子慢慢變成兩三倍大、皮膚變黃、慢慢陷入昏迷。 重度肝衰竭其實活著也很痛苦,每天生不如死。 如果阿嬤真的狀況太嚴重,真的建議可以採取安寧緩和醫療,去年我爸就是這樣。 在醫院住單人房,想吃什麼就吃,每天家人在旁邊陪他。打血漿和蛋白來維持身體機能。 到最後會慢慢昏迷,醫生會打嗎啡減少痛苦。 然後昏迷幾天後心跳會逐漸減緩,然後就結束了。 完全沒有痛苦,有尊嚴的離世,我覺得是個完美的結局。
嗯....接下來的生活品質不會很好 會腹水、食道靜脈曲張等等 我覺得可以問問醫生意見,的確你阿嬤年紀很大,但可能其他器官狀況都還是不錯,不過通常就不建議讓老人家疼痛。 移植不一定成功,我遇過是家人間移植的結果排斥,在1、2、3天內就要拿下,不過幸好當時剛好有器捐,才得以成功。
共 120 則回應
南臺科技大學 機械工程系
加油!
阿嬤一定會一直愛著妳的 加油💪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數學系
加油!
嗯....接下來的生活品質不會很好 會腹水、食道靜脈曲張等等 我覺得可以問問醫生意見,的確你阿嬤年紀很大,但可能其他器官狀況都還是不錯,不過通常就不建議讓老人家疼痛。 移植不一定成功,我遇過是家人間移植的結果排斥,在1、2、3天內就要拿下,不過幸好當時剛好有器捐,才得以成功。
國立中山大學
想起我的阿嬤~ 我最後悔的是「怎麼沒有提早一年把她推去安寧病房」^ - ^
國立臺南大學
加油🥺好好地照顧你阿嬤
東海大學 社會工作學系
這樣說可能和你的意念背道而馳 但我想告訴你.... 還是以阿嬤的意願為主吧! 不確定阿嬤還能不能溝通 但如果阿嬤表明不希望硬撐下去 那或許放她走是比較好的決定 面對親人離世 誰都不捨得 你也可以說「因為不是妳的阿嬤所以才這樣講」 但或許也是因為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 所以更能清楚思考 總之 請你仔細思考 到底什麼才是阿嬤要的、才是對她好的 每個人終有生老病死 願我們都能學習坦然面對這些 (´・ω・`) 祝福你 p.s 如果有考慮安寧緩和治療 可以和醫生及院內社工討論看看
讓我想到我阿祖 當時我正要考大學 也是是那時候得了重感冒 整個身體很差加上每天熬夜看書 壓力很大 導致酒糟的發作 但也是那個時候阿祖年事已高 所以身體不太好 也開始坐輪椅了 儘管我已經在我能所及的能力裡盡量多陪我阿祖 但是我仍然後悔為什麼我的時間這麼少 為什麼我要生病為什麼我要考試 等到阿祖走後我才知道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在聽到阿祖過世消息的那一天晚上 我崩潰的大哭 時不時想起阿祖哭泣的樣子 而我像安撫小孩一樣輕輕拍打祂的胸口 柔柔的與祂說話直到祂睡著 還有想起有次我下樓時聽到客廳的阿祖一直在對客人稱讚我有多乖時 那是我那段時間裡唯一發自內心的笑 直到今天阿祖過世已經3年了 我想起祂時還是會大哭 而前天 家裡打了電話說阿嬤昏倒 已經送急診了 我整個人的開始感到焦躁 一直打電話給爸爸詢問阿嬤的狀況 好險最後檢查沒什麼事 但是我不禁想到 阿嬤阿公年紀越來越大 我是不是又要失去親人 對 我又開始哭了 而剛好那一天正跟前男友提分手 分手時我沒哭 畢竟一個自私 大男人主義又雙標的人不值得我留戀 但是一牽扯到家人 我的眼淚根本滔滔不絕 家人是我最大的罩門 整整好幾天夜晚都沒睡 一直亂想 一直亂哭 想到最後我連「如果我先死了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痛苦了」這種念頭都出來了 最近一直亂想一些根本還沒發生的事 越想越害怕 但又克制不住 好無力.....
加州大學 聖地牙哥分校 國際貿易
有些患者條件不允許換肝,通常要進一步檢查。 而且老人家開刀也是個很大的負擔。 我當時也想捐肝給我最愛的老爸,但他的狀況不適合。 我就只能看他肚子慢慢變成兩三倍大、皮膚變黃、慢慢陷入昏迷。 重度肝衰竭其實活著也很痛苦,每天生不如死。 如果阿嬤真的狀況太嚴重,真的建議可以採取安寧緩和醫療,去年我爸就是這樣。 在醫院住單人房,想吃什麼就吃,每天家人在旁邊陪他。打血漿和蛋白來維持身體機能。 到最後會慢慢昏迷,醫生會打嗎啡減少痛苦。 然後昏迷幾天後心跳會逐漸減緩,然後就結束了。 完全沒有痛苦,有尊嚴的離世,我覺得是個完美的結局。
我阿嬤現在是肝硬化晚期,有腹水和肺水腫,能抽多少就多少,勉強可以下床走路和吃東西,和家人初步討論希望讓阿嬤的肝硬化用藥物控制,我媽知道我的捐肝心意,但是考量我有服用精神科藥物和阿嬤狀況,希望我能體諒,說實在我阿嬤會越來越糟,肝硬化在十幾年前已經奪走了我最愛的二舅公,說實在我也很自私,如果沒辦法,我只能在她的餘生內陪伴她不造成我和阿嬤的遺憾,說實在我真的很愛她很想要回饋阿嬤,打到這裡我的眼淚繼續不停的流下
地球市民日本語學校
我們家硬救我阿嬤 最後的日子裡 她很痛苦我們也很痛苦 全身都插滿管子 抽痰時哀嚎到我跑出去外面釋懷 我們真的很後悔當時的決定
弘光科技大學
如果我在你身邊我想我會拍拍你的肩或給你一個擁抱,希望你好好考慮以阿嬤的意願為優先,知道你很痛苦,但你目前想捐肝這件事是在照顧自己情緒,不是在照顧阿嬤病情,慢慢沈澱自己吧。 看過太多太多插著鼻胃管、尿管、氣切、身上都是壓瘡、幾天就洗腎抽腹水、心跳停了就壓胸急救、昏昏沈沈每天生不如死的病人,我會思考這到底是在照顧家屬,還是在照顧病人,大家都心知肚明末期病人只會越來越糟,那躺在床上的那個人真想這麼度過她的餘生嗎? 有時候讓她走的舒適安詳也未嘗不是一種選擇。很愛很愛她就要更珍惜現在。
國立臺南大學
如果醫生判斷成功機率很低的話,可以開始調適自己的情緒,我相信每個人應該都是希望自己安詳的走完人生最後一個階段,雖然分離對雙方都不容易,但是人還是要面對這個問題。(抱抱你 雖然人終有一死,至少我們能選擇離去時帶著笑容跟美好回憶離開
東海大學 社會工作學系
B10 我的想法是 與其想盡辦法延長阿嬤的生命 不如在最後能相處的時間好好相處 就像你說的「不要留下任何遺憾」 阿嬤有什麼想做但沒完成的就盡力幫她完成 (例如以前的夢想、久未聯絡的朋友等等) 你有什麼想說的想做的就盡量去說去做 讓阿嬤在離開時是安詳舒適並且了無掛礙 或許是更好的 給你參考 我是B7
我外公在前幾天因為血癌去世了,我媽也是很後悔讓我外公接受治療。雖然延續了幾個月的性命但其實這段期間是很痛苦且無法自由活動的。還是可以問問醫生以及阿嬤的意願呢?
B14 姊姊謝謝妳,我會想辦法找精神社工師求救的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尊重阿嬤的決定~如果阿嬤聽得清楚可以詢問他的意見 畢竟阿嬤也有自己的想法
國立臺灣大學
加油!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月11日 18:31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祝福
有時候還是要放手 如果阿嬤本人也表示累了不想撐 那好好的送她走也是盡孝的方法 我懂那種感覺 很不捨 想再跟她擁有更多時光 拍拍 好好跟阿嬤溝通吧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先抱抱原po 知道你很愛你阿嬤 也捨不得老人家就這樣離開 你阿嬤年級其實很大了 老人家手術對身體的負擔本來就很大 後期照顧很麻煩 生活品質也會很差(不管對病人還是照顧者都一樣) 如果只為了讓老人家“活著”讓他再多承受幾年的痛苦 最後在插滿管的病床上離去 其實這樣很悲哀也很痛苦 而且也沒有意義 如果阿嬤還能溝通 跟他確認一下他自己的想法吧 不是讓老人家活著才叫孝順 讓老人家舒適安詳的走 或許會更好
B8 有時候一些不好的事都會接連發生, 正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 但是只要你願意撐下去, 一定有好結果,又或者這是你人生試煉 看你自己吧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加油 抱一個!
國立高雄海洋科技大學
阿嬤100歲了 現在在住院 心臟積水肥積水⋯⋯ 明明過年時都還好好的
文藻外語大學 國際企業管理學系
明天是我阿嬤的滿七,這些日子都會想著為何我在她人生最後的階段裡無法多陪陪她,然後很不捨在這些日子裡不斷受苦的她。 或許原po接下來的日子會很辛苦很難過,但請把未來的日子也不要像我一樣留下遺憾 加油!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月11日 19:53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陽明大學 醫學系
捐吧 能為自己親人盡大孝的機會真的不多 與其之後後悔不如好好把握 /我個人認為 只要你願意 醫生評估ok 你要盡力去說服 因為你家人會不忍心你/ 只要你肝功能ok 精神科醫師評估你精神ok/ 台灣肝臟移植成功率全世界第一 五年存活率高達8成
如果是我阿嬤的話,我自己都蠻怕痛了,更捨不得老人家痛,但還是看阿嬤的意願 如果阿嬤想要動手術,那就跟她說清楚以後會有什麼狀況 如果是想放著的話,那就好好陪她老人家,幫著她做完她一直想做的一些事
元培醫事科技大學
我阿嬤有慢性肝炎、肝硬化導致到後來甚至造成了食道靜脈瘤 去年吃到很硬的芭樂後 刮破靜脈瘤大出血 送到急診休克一次 後來在加護病房撐了10天 最終因為在急診急救插管的「吸入性肺炎」而造成呼吸衰竭走了,在我記憶她也是一個很疼我愛我的阿嬤!而且待人和善,大家都很喜歡她。 進加護病房 醫生與護理師問有沒有要簽DNR(放棄急救)家人討論後即使很痛苦也還是決定簽了 我們都很愛很愛她 但她遭受病痛折磨太久了 她難受 我們也不捨 還是決定放手 我能懂你的難過和不捨 去年我也是花了很長時間 才接受她已經不在的事實 我想說的是 雖然她離開 但卻是以另一種形式陪伴在你身旁 並沒有真的離開 加油 她一定也不想看到你難過太久
馬上回應搶第 12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