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n號房 男生很委屈吧,但我該怎麼做?

2020年3月24日 01:10
(再更) 過幾天如果還在吵,應該會刪文了,發現問題留在原地。 這次跟大家討論,我發現在談話時,我們真的有聽懂彼此想要表達的東西嗎? 這次我發現很多,包含我自己一開始的留言和其他看似與我對立的留言,撇開各式各樣的語氣,有的很機掰有的很禮貌,描述內容本質就不相同,各方都只是在撇除對方其他的概念單就一點的狀態下,各說各話而已。 然而,這並不是能夠互相轉達自己意見的方式。 我不知道在這樣的爭吵中,到底誰應該要率先停下來,去理解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畢竟先停的人其實要忍耐更多而不只是單一的發洩。 但還是希望之後有機會溝通,大家能真的一步步理解對方的想法吧,理解跟支持是不同的,但理解總是第一步吧,理解之後再來更確定自己是討厭還是喜歡。 ———————————————————————————————————————————— 更 討論了很久,發現大家對於兩個議題的分歧 ①貼標籤打翻一票人,標籤跟小心是不一樣的。 先從標籤開始吧,標籤本身對我而言其實沒有那麼負向,人類倚靠分類來創造群體所以才得以運作,從這個層面,滿中性的,希望宣傳這個觀點給大家。 眾所周知女生也有很多標籤,我自己的個人方法是不要再去背負那些教條(雖然某些我也還在努力),並沒有人叫你一定要去背負那個標籤,如果你真的不是這樣的人,那麼這個標籤就與你無關。(希望大家以後碰上標籤都可以做自己) 至於標籤跟小心的差別 我想可以看底下一系列的討論,我覺得我好像有產生新想法。但簡而言之我實際的情形更像是小心讓我有威脅的人類,所以沒有打算侮蔑整個世界跟做極端防範的意思 (樓B119 B122) 喔而且我覺得大家的憤怒(? 某種程度就是在努力撕掉這個標籤吧 雖然有些動機我覺得很奇怪😂 ②旁觀為什麼有錯,為什麼要要求我去做那些事(證明自己清白?) 我個人其實比較不像要求大家去證明自己的清白,但就好像溝通中總是要說出來,我才會知道對方的想法,像是之前有人跟我說,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他身邊,他會站出來。 這樣我覺得就很好阿,我就會知道有人這個想法,這樣就充分了,畢竟每個人選擇不動的原因很多,我現在回的那麼多回覆就是在討論我跟你們的想法。 只是此時此刻的我就想綠色和平拿著連署書的人一樣,我要推動大家一起來簽名而已,你不簽我也不能對你怎樣啊,況且我還沒想到大家都開始把這個標籤背身上,原來伸出援手已經變成負擔了嗎… 韓國的事可能大家覺得跟自己沒關系,真實事件沒有發生在這,好吧那就算了(正如上面那段其實那個答案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我還是想說如果今天遇到的是你周遭的校園暴力,而你是霸凌的旁觀者,我覺得還是會提倡旁觀者出手相助吧(??畢竟霸凌如果周遭人不出聲,事情不是會更嚴重嗎?(我看反霸凌宣導不都是這樣說嗎…) 不提倡旁觀啦… 雖然旁觀應該是人類一定會出現的行為。 阿如果有人還是覺得哪天事情發生在眼前,老子旁觀沒有錯,就是要旁觀,我允許你有旁觀的自由,但也請你讓我保有覺得旁觀是錯的,這種信念的自由。 —————————————————————— n號事件出來之後,一如往常的所有性別相關議題,會有很多男生說女生為什麼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當然女生有的時候也是會說男生以偏概全,但冤冤相報,我們先不討論),但我想說女生會這樣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我們擔不起風險 。 可以理解你們的委屈,畢竟你們什麼事都沒做。(好我其實嚴格來說不知道,因為我不認識你們每個人) 女生的生活裡,的確是被教育從小就要小心的,爸媽告訴我們晚上不要太晚回家;衣服穿的露肩膀多了一點就會被媽媽說在外面要小心;晚上走路的時候後面有人跟著我,即便他可能不是真的壞人,我也是會很緊張;一個人走在地下停車場的時候,其實是很害怕的。 當然男生其實也應該要害怕一個人走在地停之類的,但是身為一個女生對上一個男性,從生理來說,我可以說是無力反擊,即便我學過跆拳道,但大部分男生的力氣跟女生的力氣相比,真的要動手的時候,我想大家都清楚誰的力量比較大。 除非今天剛好碰到是一個營養不良的老變態之類,我應該可以打贏吧^_^拜託讓我贏 但這就是我們現在接受的一切,我們有各種莫名其妙廣大的恐懼,這就是我們的現況。 我也不想以偏蓋全,但是有個問題是我擔不起受害的風險,我連一次,甚至是未遂的性騷擾、性侵害都不想遇到,希望這樣你可以理解我們的恐懼。 除非今天有人可以提出一些更好的法則吧,比如會做這樣的事的人會有什麼特點,這樣我們可以有根據的多加小心,不然除了全部都列入警戒,我真的不知道應該要怎麼防範,還望大家解答。 (請不要告訴我穿多一點之類的話,相信對相關議題有一點研究的人都知道這個觀點是很不合理的) 我想說的是 信賴不是只是嘴上說說就可以產生的,就好像出軌的人說他再也不會出軌,我想最後還是需要行動來證明;女性族群對於男性族群在這方面的信賴,也是這樣的。 很抱歉讓某些人承受這些不屬於他的污名化,但就好像一直以來人們面對各式各樣的標籤,難道不該撕掉它嗎?現在這個標籤就是已經貼了,而我也沒辦法用更好的方式保護自己,那麼難道委屈的人們不該主動撕掉標籤嗎? (補)或者不是說撕掉,而是不去背負那個標籤呢? 比如社會叫我做一個乖巧溫柔的女生,但是我就是在這裡大肆宣揚我的理念阿,我覺得這個面對一切標籤都可以適用,畢竟沒人教你一定要把社會價值背好背滿嘛,那放在這例子我覺得就比較像,在私下聊天的時候會出聲矯正某些男生奇怪不尊重人的思考,有人受性侵犯的時候會挺身而出等等之類(補end) 還是只是怕麻煩呢?事不關己? 如果是覺得怕麻煩、事不關己,那我想也沒理由反對別人貼標籤了,跟你沒關系的事你管那麼多,不合理吧?就好像如果你不在乎投票,懶得投票,那麼總統最後選上誰你也沒理由叫一樣。(再次謝謝大家這次出去投票) 所以既然你覺得不合理,那麼或許你也沒那麼委屈,你只是對眼前的情形不在乎罷了。 但希望大家別忘了,我的擔心與恐懼,也可能是你的姐姐妹妹、女友、媽媽的恐懼。 如果你捨得你親密的人繼續遭受這種爛東西的威脅,那麼你當然可以繼續默不作聲,這是你的選擇。 一如Metoo ,一如n號房,我想都是一樣的。 如果你不想自己被這樣對待,或者是身邊的人被這樣對待,那麼就多關心一點、在意一點,不是很好嗎?
660
回應 169
文章資訊
Logo
每天有 318 則貼文
共 169 則留言
國立政治大學
主動貼別人標籤的那方倒是把自己的責任撇的一乾二淨了啊? 如果貼標籤歧視是一種加害行為,那這會兒倒是開始檢討起被貼標籤的那方了?你被貼了又不主動撕掉所以你委屈就是你活該,絕對不是貼你的人的錯?非常標準的檢討受害者言論呢。 要檢討受害者其實也就算了,只是著眼點不同而已,各有道理那也無妨。 只是請不要一邊謾罵社會輿論檢討女性受害者,又一邊告訴男性說,貼你標籤你怎麼不主動撕下來呢?這就是完全的雙重標準了。
亞洲大學
人類社會一路走來,有過奴隸,有過陪葬,更有過種族隔離。每一次的改變,都是經歷了無數的慘痛才換來的。同樣,女生們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都遭受著不公的壓迫。雖然今天很多人終於有了為自己的權利發聲的意識,可是也仍然有很多人熱衷於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像這次N號房事件就是這樣。性別的平等,在近代以來的確取得了不少進步。但是今天就算是在先進國家,卻還是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我小時候是那種跟女生混得很熟的男生,但是知道的越多就真得越不好受 ,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很心疼女生。明明最容易被生理期的難受所困擾的是女生,明明情侶愛撫時要承受最大風險的是女生,明明生寶寶時最辛苦的也是女生,可是為什麼這個社會卻總是把所有的不公讓女生來承擔呢?當社會鼓勵男生創造一番事業時,卻告訴女生,妳們只要找戶人家嫁了就好;當男生可以隨意討論喜歡的事物時,女生卻連選擇穿什麼衣服都要被指責。 我們每個人從媽媽的肚子裡出生時明明都是一樣的。憑什麼因為是女生,就要被輕視,被限制,被拋棄,甚至低人一等呢?或許,在很久以前那個叢林社會,男生就真的那麼剛好比女生多了一點點生存的優勢。但是在今天這個文明的社會裡,我們還要這樣嗎?那些自私的人請你們想一想,如果今天是你因為自己天生的特質而被處處限制,甚至是被強迫做一些慘不忍睹的事情,你會是什麼感受呢?你一定會覺得很不舒服,甚至會崩潰吧?那既然這樣,為什麼你們又要僅僅為了自己一時的快感去讓別人遭受這種痛苦呢?甚至,還去檢討受害人,來合理化你們的行徑! 其實,平權運動就是希望營造一個兩性平等的環境。所有人的自由意志與權利都能不分性別地被尊重。在目前傾斜的天平下,這是女生們為自己的權利發聲的最好機會。也請妳們不要擔心,因為全天下有良知的人,都一定會支持妳們、幫助妳們。無論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們都願意和妳們一起面對!!
亞洲大學
我是B2 .接著我想來談談性的問題。性本身是人的天性,有性慾的衝動自然是正常的。我不否認,男生對異性的想法確實是複雜的。在不同情境、性格下可能會出現S傾向、M傾向,又或者是正常的疼愛和保護的慾望。但是社會經過這麼多年的演變,大多數人應該都知道,有些事情可以放在現實,而有些事情只能存在於情趣中吧?每個人都有慾望需要發洩,我自己也是一個喜歡看重口味片片的人。雖然那些片片裡面有很多SM的情節,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只是個故事,在現實中並沒有人被傷害。那麼既然有一個能讓我洩慾,同時又不會有人受傷的放鬆方式,那我何樂而不為呢? 但是今天這個案件中的影片,是用對受害者施以酷刑的方式製作出來的。當你在享受你的快感時,你有沒有想過被害者當下的痛苦?有沒有想過這些經歷給她們未來帶來的創傷?如果她們還有未來的話…… 就算以上你都沒有能力去思考,那我請問,你在“觀賞”那些影片的當下,看到她們的無助與苦苦掙扎,難道你就沒有一絲憐憫之心嗎?還是你把這些都化為施暴的動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簡直連畜牲都不如! 最可笑的是,竟然有人用BDSM來辯護?真是無知!無恥! 做愛之所以稱為做愛,是因為兩個相愛的人之間的交合是美好而幸福的。而所謂BDSM,是一種你情我願下,以保證雙方安全為前提的情趣。它不是真實的迫害,同時也是雙方都可以自主決定的。這是對性愛多元化的包容,更是一種文明社會的進步。而你們這些比劊子手還要殘忍的人渣,在對受害者施以酷刑時完全不在乎她們的感受,你們根本不配提到這四個字!不配!! 一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就這樣被你們帶入無盡的深淵。或許她們的未來充滿黑暗,但她們終於不再孤獨,因為世間善良的人們都會為她們引路。而你們,終將潰爛在某個不見天日的陰暗角落裡,直至死去!
原 PO
B1 我想我的文章可能沒有說的很清楚 我的原意是希望男生們可以稍微理解女生在這件事上的想法,還有就是告訴我怎麼辦之類 既然你還是覺得雙標,還是委屈(?那麼只有一個問題留下,面對現況 我該怎麼辦? 其實我是很很很真誠的需要這個答案,畢竟誰不知道要學會相信別人阿,但就算面對男友我知道我該以平等方式看他,但是在初期約會的時候 對於地點的選擇等等,都還是會很小心啊 防範男友已經變成是罪惡感了,所以我該怎麼辦?只能學會去相信嗎(?這就是一個隨機抽籤遇到危險你倒楣的世界這樣(? 然後請不要說什麼責怪受害者都還好的話,雖然知道你想強調雙標但這真的很不…:) 然後通常責怪受害者會用在「真的受害」而大家卻謾罵他的事件上,我的理解啦,就比如說不能對受性侵的人說穿多一點這種話,但如果在事情還沒發生之前說,從責怪受害者而言,我覺得是還值得討論的,畢竟還沒受害,比較不能說服我的是從研究來說,受性侵的人大部分其實都沒有穿的很裸露,所以裸露跟受性侵沒有絕對關連,話說回來,對於這件事情來說,好像男性們還沒有受到什麼真的傷害(?所以在我的理解裡用這個詞彙好像也不是那麼合理,或許刻板印象還會比較貼切 然後如果要將刻板印象定義為加害行為的話,那真的吵不完喔,對我而言刻板印象就是刻板印象而已,某種程度來說人類或許滿需要刻板印象來幫助快速歸類的(?對於刻板印象要不要去打破,我覺得真的是自己家的事
原 PO
B2 B3 謝謝你 感覺你做了很多功課,很高興在平權的路上有你相伴!希望以後也可以一起努力!!就是因為有像你一樣的人,我想我才能真的相信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好人的。 然後一直以來我以為是虐待涉及人權議題,原來還有用BDSM辯護的,真的大開眼界,這個太浮(ㄕㄚˇ)誇(ㄧㄢˇ)了😵
樹德科技大學 動畫與遊戲設計系
我是男生,貼心建議其他男生在這件事不用再辯了,一堆事件就擺在那裡,我們也沒辦法證明自己不可能是那種人,所以摸摸鼻子認了吧。
國立東華大學
B2 嗚嗚嗚嗚謝謝你的留言 看了真的好窩心好感動🥺❤️
中原大學
B2 謝謝你講這些好感動 突然想到有一次在家裡穿小背心 媽媽發現對面有人拿手機再拍 我非常很緊張的傳訊息給男性友人 結果他回我窗簾幹麻不拉起來 當下真的是直接爆哭 也很想念爸爸 因為如果他還活著 他一定會去找人理論 而不是講些讓我覺得更委屈難受的話
原 PO
B8 哇好生氣^^這種真的要埋伏他然後抓到直接告他:))))
原 PO
B6 其實都是相處久了,自然而然如果不是那種人,朋友互相都會知道的吧,我是這樣想的。 然後如果相處後發現是那種人就告爆他這樣XD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
原po說的「擔不起受害的風險,我連一次,甚至是未遂的性騷擾、性侵害都不想遇到」 真的無比認同!!
中原大學
帶刀吧,法律不能阻止他們性侵你們 只有刀才可以
原 PO
B13 這麼嗨嗎好像很有道理 明確有效很多的感覺 雖然我還是希望環境不要把我逼到那個地步 但如果要帶刀 希望在砍他之前我不要先砍到自己😂
中原大學
B14 不然電擊棒也行 反正要想辦法讓他失去行動能力 但我還是希望那些人現在馬上心臟消失直接死亡
原 PO
B15 謝謝你的超級具體意見XD 我覺得等我一個人住的時候應該真的會買來備著 感覺電擊棒我成功機率應該比較高 但本文還是呼籲大家一起維護社區安全啦😂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其實他們不委屈~ (在別篇看到的留言)
原 PO
B17 喔委屈的部分 就比較像是還是有很多男生(比如26萬以外的人/台灣的男生壓根就跟韓國沒關係) 他們可能會覺得很無辜之類的 但那些進過群組還說委屈的 真的可以抓起來了^^ 委屈個屁氣死我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自助餐吃起來,被欺負的時候要別人不要檢討被害人,貼別人標籤的時候要別人自己撕掉,真的笑死欸 理由一堆,結果就是個雙標仔,可悲廢文下去
原 PO
B19 和一樓一樣的留言 若想要回覆或進一步瞭解請看 B4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20 理由伯呵呵 我想問妳這種以偏概全的說法,和ptt上的仇女肥宅一天到晚喊「台女都是母豬」這種說法哪裡不同? 他們把「某部分傷害他們感情/公主病很嚴重的台灣女生」擴張定義到「全部台灣女性都是母豬」 而妳把「某部分對女性攻擊壓迫的男性(甚至不用是台灣人)」擴張定義到「全體台灣男性都是潛在犯人」 以概念上來講,你們根本一樣啊!講那麼多廢話想要合理化你的行為喔?妳的說法和那些仇女肥宅真的都有夠噁心的,還是妳也認為女性要自己撕掉「母豬」這個標籤?
原 PO
B21 如果只是想要爭個高下 那好恭喜你勝利 誰不知道不是全天下所有男生都是那種爛人阿,「所有男生都是潛在加害者」是恐懼與焦慮,不是透過數據化顯著與否的論文拍板論定。 當然有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就不可能的事然後你們在焦慮個屁,但有的時候不是邏輯解釋正確,情緒就可以得到良好安撫就可以有安定感的,我不管到底誰害我,但目前女性受害比率就是比較高嘛,那麼我該怎麼在這樣的狀態下找到存活方法,這才是問題啊 本文原意只是希望不了解女生之所以會認為所有男生都是潛在加害者的人 能夠試圖理解我們的想法 並呼籲平權跟追求安全的社會這樣:)
國立臺灣大學
趁大家吵成一團,沒人發現我雞雞只有三公分
國立政治大學
B22 意思是你的理智不足以處理你的情緒,導致你無法理性思考嗎?
原 PO
B24 嗯簡單來說在心理學的角度下 有人提倡從情緒改變認知 也有人提倡從認知改變情緒 (如果你只是想罵我理智不足 我覺得滿幼稚的希望不是XD) 與其說理性不足或者就是鄙視這些荒謬的情緒阿~ 不如說我目前蒐集到的資訊(即「不是所有男生都是隱性加害人」)在我個人來說條件不充分 並不足以說服我 我不會遭受毒手 補 而且好像也不是我理性自己認為自己不會中招 實際上我就真的不會中招 不是嗎
原 PO
B23 謝謝你的發言。 三公分的部分 我其實是想說干我屁事啦 但我想喜好因人而異(這樣說對嗎? 總之我支持你希望你繼續保持愛自己的狀態(? 宣傳自己的同時,也別忘了為社區安全盡一份心力喔。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其實我個人認為性別平等這件事是不可能做到的 先聲明 我支持追求女性該有權益 但兩性身理條件的落差導致了平等的困難 現在是和平年代所以人們能夠侃侃而談 但是看看歷史 只要戰爭 女性就會成為發洩工具及食材 五胡亂華入侵時吃的女人比牛還多 唉 人性不容挑戰 希望不要有戰爭 不然最可憐的往往是女生
原 PO
B27 老實說對於生理差異到底該怎麼解決,我也是有疑問,每次想到那裡之後就會覺得是死結,畢竟真的打不贏,希望現在開始鍛鍊的話1000年後女生演化會好一點(?😂 但現在就走一步算一步吧,或許進步之後如果動亂,女性也可以真的大量參軍,然後大勝仗也不一定,現代武器進步嘛瞄準什麼的練習一下或許有機會(?
國立政治大學
B25 那是你的主觀認知,我完全尊重。 可是如果你用你的主觀認知來歧視男性的話就不太好了,把男性作為潛在加害者,認為貼男性標籤沒有錯,是他們自己要撕掉,諸如此類這些就是性別歧視。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教育學系
我是男生,我一點都不覺得委屈,但會開始思考我可以怎麼做來減少傷害 因為我知道這是父權體制的壓迫、宰制本質所導致的悲劇,我知道這個體制是很多人無意間參與的(不管是男是女),但我也知道縱使我們參與,我們不一定認同父權體制 這次事件不該只是被視為眾多個體的犯罪,而應該要讓大家重新思考:我們的社會要一直服膺父權體制的運作嗎? 能不能讓性、法律、地位、專業等各種面向都脫離父權的壓迫,讓女性不再只因為「她是女性」而成為劣者 讓女人能成為「人」,達成真正的平權
原 PO
B29 那所以是我如果只是內心預設男性都是潛在加害者然後處處防範他們 但是沒有指著他們鼻子說你就是潛在加害者這樣就可以嗎?😂 我怎麼覺得我的問題還是沒有被解決呢,我是真的應該或者活該要在這個世界小心翼翼是這樣嗎?好像還是哪裡很奇怪😂 然後可能有人是很絕對的貼標啦,但個人認為刻板印象,在個人來說,其實是熟悉之後就會逐漸出現例外然後標籤就掉了,不是嗎?我只是覺得這種個人式的掉標籤如果可以多一點,或許大家就會改變想法之類。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22 ok ,那ptt上那些仇女肥宅也不知道哪個女生是會傷害他們的,都是他們所謂的「潛在傷害者/公主」所以照你的說法,他們也可以把全部台灣女生都先仇起來放 精神病患「可能」有攻擊行為,我怎麼知道誰會殺人誰不會?都是「潛在殺人犯」,沒關係先仇起來再說,精神療養院不准蓋我家旁邊 依照統計數據,同性戀族群「可能」有散播愛滋病的風險,都是「潛在疾病散播者」誰來告訴我誰有誰沒有?先行仇起來,我家附近有gay bar的通通去鬧 對於手術,沒有一個醫師敢保證沒有風險,他們都是「潛在傷害我的人」,怎麼知道誰是誰不是?還是不要開刀好了 對於出門,怎麼知道會不會出車禍受傷,每一台車都是「潛在傷害我的車」,怎麼知道會不會突然撞到,還是不要出門好了 不管妳做什麼事情,和什麼人相處,本來就是「一定有風險的」,如果有風險就會使你焦慮恐懼的話,坦白說,每天出門車撞的機率比被男性像N號房那樣欺負大的多了,妳會焦慮到不敢出門?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妳需要醫生,而不是把全部人事物都貼上標籤
原 PO
B32 額…你到底把我本人的行為想的多極端(? 但確實我生活中真的小心滿多事的(承上),只是生活交流一切正常而已。 還要生活 還想要擁有幸福的話 當然不可能永遠龜縮著生活 所以很多人都在努力的生活著 但可不可以有一天在我努力的同時 環境的改變也可以讓我把這些恐懼放下呢? 當車子設計的更安全,或者雙方都更守法,就不用怕被撞。 當大家對愛滋病不再隱瞞,並且重視他,性病的傳播就會愈來愈低。 比如說聽到男生在說那些讓我不舒服的幹話之後,我對他們表達我的憤怒,可以讓他們學會這種話是不好的,並且也去提醒那些也會說這些話的人,久了行為不見了,標籤不就不見了嗎?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33 關於汽車交通,不管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風險還是會有,不可能「零風險」,除非限制以後的人都只能步行 然後,關於愛滋病,愛滋病之所以還未完全去除污名,主要原因不是我們不敢公開透明討論,也不是大家隱瞞,而是因為它是無法「根治」而且很嚴重用藥有很多副作用的疾病,HIV+OK聽在很多醫療人員的心裡是很荒謬的 話說回來,「不管未來是否會有特效藥出現」,妳我都「沒有權力」幫這些同性戀族群貼上標籤 或許如你所說的,標籤可能可以在「改善問題之後」去除,但貼標籤的「傷害已經造成」,不是改善問題之後就能彌補的,也不是什麼鬼扯時間可以沖淡一切,特別是你貼標籤的族群,絕大多數都是無辜者 醫療倫理有一條「行善原則」,醫師不能因為利益而傷害病人的權益,不管那個利益有多大可以造福多少其他患者 我認為在追求「社會公益」之時,不能犧牲無辜者的權益,否則這個「社會公益」只是對於「你們」的「利益」,而不是「公益」
原 PO
B34 很抱歉給你帶來傷害的感覺 但一如我一開始對於文章的原意 是希望提倡大家的動作,即更快的推動大家抵制跟停止那些行為,在現在大家不是一致有這種想像的時候,就我個人而言,其實我還沒開始貼(對於n號門的部分啦😐) 如果已經有一個定見,覺得男生都是垃圾,我是不會花那麼多時間希望促進討論,然後希望出一個方法的。 然後對於愛滋病的部分,之前聽到法國如果有人得了性病,那麼必須要通知這段時間跟他有性關係的一切人員,包含男女友、前男女友、炮友之類,如果他不通知醫院護士會幫他通知,我覺得像這樣對我而言就會覺得有保障很多欸,至少是在追蹤下阿,不知道台灣有沒有類似的東西 然後你不要一直改留言啦我很難回欸!!! 喔!然後最後我還是想說雖然有些標籤很沒道理,但有些標籤,之所以會出現不是沒有原因的,一如那些男生眼中的拜金台女,一如我眼中愛說性相關笑話的男生,都是我們自己的生命經驗真實感受到的傷害,並不是想像,我會小心的不把我的動機投出去,畢竟我也想開心的活啊,但也希望這個世界不要次次的映證我的想法。 大環境的一致中依舊還是會有個人差異不是嗎
國立陽明大學 牙醫學系
這篇整個說出我想說卻不知道怎麼具體表達的話!但在上面某些男生覺得不妥的貼標籤那段我有些話想說~ 為什麼我們女生必須將所有男生預設為那樣?因為我們真的不想、也沒辦法承受遇到那可能是千萬分之一的機率。性騷擾、性侵害對心理的創傷很可能是一輩子的,更不用說生理上的傷害,大家應該都聽過墮胎對身體很傷吧? 我想原po想表達的是,性別平權這件事不只是女性以及少數族群如LGBT等需要努力的,男性也必須參與其中。如果你們覺得為什麼社會上覺得男生要負責賺錢養家?為什麼女生可以犯公主病爽花男生的錢?那你們其實也是性別刻板印象—甚至父權主義—的受害者。 我們不能否認在生理上男生和女生就是有差異,像是男生就算再想幫女伴承擔懷胎的責任,天生的生理構造也不允許,或是絕大多數女生的力氣就是比不過絕大多數的男生。 但是至少在觀念、在體制的部分,我們是可以一起改變現狀的。你們不想要老是聽到「人家是女生欸~」之類的話?那麼希望你們也能一起幫忙改變大家的想法。除了那些先天的不一樣以外,人人生而平等,而那些不平等的部分,大家都有義務幫忙補足。
國立陽明大學 牙醫學系
然後對於「因為被不好的女生傷害過,所以把所有女生仇起來放」的某樓,我想告訴你: 我們對所有男生都有防備,不代表我們就把所有男生仇起來放。慎選約會地點、攜帶防狼噴霧(雖然我也很希望有一天這個社會可以讓我們不需要花額外的心思擔心誰會對我們做什麼)就是仇男嗎?應該不是吧! 如果你也想要對那些可能傷害你的女生有防備,你可以在約會時不要老是負責出錢、和對方提出各付各的,或是在你發現對方真的只想花你的錢的時候趕緊抽身。 然後我還是覺得應該有滿大部分的xx教徒在網路上戰得跟什麼一樣,現實生活中看起來還是正常人啦。(只是順道一提)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35 還是我說的,當大家在追求社會公益的同時,不能犧牲其他無辜者的權益,否則那都只是你們的利益,可以去想想電車難題 愛滋病主要讓人類害怕的原因,如同我說的,在「不能根治」而且「用藥副作用多」、「不治療傳染力強」、「治療也只是壓低病毒量」 性病通知相關人士當然重要,但這只是「亡羊補牢」的做法,如果這個疾病是可以「根治」的,那麼大家就不會害怕,就像我們不會太刻意疏遠感冒或傳染性腸胃道疾病的同學,因為我們知道就算不幸中了,基本上是可以痊癒 然而愛滋,不幸中了,就是一輩子服用副作用強的藥,並且一輩子都有傳染給別人的風險
原 PO
B38 好直接來吧 所以目前為止我犧牲了你什麼權利😂 很抱歉可能我比較笨 對我而言,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站出來,簡單來說我算是做到我用各種方法提倡、說服的職責吧 然後對於愛滋病的部分可能你是醫學系所以了解的比較充分,我是自知根治愛滋病這個重責大任,我這輩子應該沒有辦法負責,但恐懼的我覺得亡羊補牢的這個方法,喔還有帶套,跟不用異樣眼光看待,是身為什麼治療法都不懂的我,唯一可以做跟提倡的事,不是嗎? 我是不覺得愛滋病有什麼好歧視的啦,不是已經過去很久了嗎(?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不必把PTT仇女的男生跟這件事對比,講成「害怕被女生傷害所以先仇女」 因為這些男生通常都是在「毫無相關事件發生下」主動攻擊女生的,看看他們在PTT口無遮攔的言論,無論是什麼新聞,只要牽扯到女生就可以讓他們有機會大放厥詞 另外的確也有很多男生覺得被歧視、女生被歧視的狀況,但很多都是因為我們共同生活在「父權社會」下 有些人會把「反抗父權社會」當作「反抗男性」,但並不是的,脫離父權思想我們的生活都會有更多自由的選擇,而不需要受到這些思想束縛 雖然看到某些PTT仇女言論我也會感到氣憤跟難過,但希望無論男女都可以從「我們」的角度去評論這件事,我們都是一體地希望社會更好,只是現在剛好爆發了這件事(而女生對於性暴力的新聞可能更加敏感吧),大家現在的激烈反應也只是想替受害者盡一份心力,希望男女都不要誤解了🥺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36 B37 樓主自己都承認「抱歉讓無辜的人貼上標籤了」,我不太懂你說不是仇男的邏輯欸,亂貼無辜者標籤不是仇? 母豬教徒口口聲聲喊的「台女都母豬」,他們的本意「一開始」是提醒別人不要落入這些感情陷井,順便發洩情緒,詳情可以看ptt百科(當然最後變質成純粹發洩情緒),之所以說他們仇女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們把台灣全部女性貼上標籤的做法令人不屑 然後說公主病都是父權/男性造成的,這種說法跟渣男都是女生造成的根本一樣,檢討受害者,推卸責任,沒什麼好談的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39 每個人都有所謂「人格權」,係指身為自然人固有的權利,其有人格法益不受不法行為侵害或抹殺之對抗權 你把男性貼上「潛在性犯罪者」的標籤,其實對於男性的人格造成侵害,就和ptt上把女生稱作「母豬」一樣,也對於女性造成人格上的侵害(當然因為是地圖炮,沒有針對特定人士,所以我猜沒有法律問題),以上有錯請法律系指正
原 PO
B41 喔我懂你的意思了 標籤對你或者是對大眾的意思是不好的意思 就好像被蓋上一個下級印章 對嗎? 公主病是男生造成的部分 我覺得某部分來說也是女權主義的豬隊友吧 公主病其實也是女生維持自己價值的某種手段 我是認真這樣覺得(這部分真的很煩) 但我的標籤,只是用來讓我告訴自己要保護自己而已,就是這樣而已,我不把「小心男生有時候會講噁心笑話畫螢光筆」,那不就代表我下次還要收到一樣的傷害嗎? 然後生活中其實我們用了很多標籤,因為標籤所以我們才得以出現各式團體,人類的生活才得以進行,我們都知道團體過大可能有責任分配不均的等問題(比如太多人的分組報告),所以我不覺得「標籤」本身是不好的 重點只是我們要不要背這個標籤前行而已 就好像我拒絕當一個社會上覺得溫柔沒攻擊力的女生一樣
原 PO
B40 你好棒 我講的好用力😂 對!就是這樣 (然後對於母豬部分我真的不瞭解 天哪真的很奇怪😧)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不用合理化貼標籤行為。 該防備別人沒有錯,但任何人都該防備, 無論男女都該防備身邊的同性及異性 並不是只有異性才會加害於我們。 就像銀行會設防盜系統防備要偷金庫的人, 僱用保全防備想搶銀行的人 假設,今天新聞經常出現黑人搶銀行 銀行也不能因為有案例就對黑人貼標籤, 對銀行方面, 沒戴槍的銀行人員遠敵不過比有槍的搶劫犯 他們只能防備自己再次被搶銀行, 隔絕其他黑人進來, 黑人失業率較高,相對的他們犯罪率也比較高 但我們平常不會拿這種原因去防堵黑人 這樣只會被罵說種族歧視, 怎麼到了性別議題就不是性別歧視了? 強暴犯確實多數是男生, 但不代表我們身邊就沒有女生/同性之間強暴的案例 平常就該防備任何人, 不是單利用一件事就仇視於特定群體 只會使雙方更加對立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43 好,如果是這樣,那是我誤解妳的意思,向妳道歉,時間不多,總結一下我的論點,以免後來的人看不懂在說啥 1. 加害者當然大家都應該譴責,包含直接加害者以及間接加害者(N號房會員以及事後說風涼話的人),其實我認為N號房會員算直接加害者,需要和施暴者一起受到法律制裁 2. 當然我們都可以有自己喜歡/討厭的人事物,只是不應該要針對整個群體,例如:我們理應譴責母豬教,但不應該無限上綱成全台男性;我們可以害怕「刻意的愛滋散播者」,但不應該把全部同性戀者貼上愛滋群體的標籤;我們可以譴責殺完人之後才做精神鑑定的罪犯,但不是全部的精神病患都會殺人,不需要貼標籤 3. 在追求任何社會公益之時,都不應該犧牲無辜者的權利
原 PO
B45 所以男生真的防備嗎? (好奇你們走夜路會不會怕之類 1-10分幾分) 所以是我把標籤兩個字拿掉這一切就可以成立嗎? 我警戒你喔!這樣😂 但我也沒有變成不讓黑人進來的銀行阿(乾這樣講有點奇怪😂) 其實大多數人生活都還是正常的 但說銀行這樣被搶習慣 黑人進銀行的時候 銀行還是會多關注的吧 那銀行算是貼標籤嗎 銀行行為正確嗎? (然後不得不說黑人地位上漲其實也是有努力的 比如歐巴馬 曼德拉之類) — 感覺真的快歪了 謝謝 B46 整理自己的觀點 跟你討論很愉快 很高興我們破解各式誤解從一開始很生氣到現在我覺得可以是討論的:)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系
B40 現在是這樣沒錯,但你可以去查一下一開始這個詞是怎麼出來的
馬偕醫學院
B40 其實我相信台灣大部份的男性,也都是想替受害者出ㄧ份心力的!在台灣這個社會,男女平權的觀念比韓國好上許多,除了女性的努力,男性們也做出許多支持 但當韓國爆發這些事,卻有許多女性反而在台灣男性的身上貼標籤,甚至要我們自己做些什麼來證明自己,這非常不合理,可以就事論事,但沒必要造成對立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護理系
B47 走夜路, 我會防備有個人會施予我犯罪行為 那個人不限定是男或女 防備(警覺行為)與害怕(恐懼行為)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前述文章妳已經是表現恐懼男性, 不是警覺男/女性,我才回覆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