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法官為何判無罪?讀完殺警案的判決,跟我想的不一樣......

2020年5月2日 19:39
文章略長做個分段簡介 1️⃣本案被告精神狀態的說明 2️⃣精神障礙能減免其刑的原因 3️⃣身為一般民眾能怎麼做 4️⃣推薦的法律粉專 5️⃣個案判決原文網址
megapx
原文開始: 1️⃣本案被告精神狀態的說明 剛剛看了一下判決,其實跟我想的不太一樣,果然必須要先看判決比較好,媒體的資訊真的太片斷了。 1. 整件事情是根基於被告的「被害妄想」。被害妄想會影響到一個人控制自我的能力,因而可以根據刑法第19條不處罰,但是這個案子並不是控制自我的能力出問題,而是牽涉到辨別能力的問題。所以整個案件的事實認定非常長。 2. 法官認為案發當時是急性的思覺失調,主要是根據被告被制伏當時的情況、發言,明顯當時還在被害妄想之中,而且行為與被害妄想有直接關連;而鑑定人也指出,因為事發過了三個月,被害妄想還是很嚴重,因此案發當時理應不會更好。 3. 檢察官的策略一直都是「不是因為被害妄想,而是因為別的情緒因素,例如沒有買票的不滿等等而殺人」,但這個說真得很容易被證據博倒(因為被害妄想也可以有情緒啊),如果法官採信了檢察官的說法,我覺得才會是大問題。簡單來講,檢察官提不出更好的說法。 4. 法官為了謹慎,進而判斷了案件前後的被害妄想,找LINE對話記錄、保險公司(被告當時要退保)、派出所、社會局等等,要確認被告是不是真的被害妄想,而的確他在前後的行為和發言,完全是嚴重的被害妄想,而這個一直持續到他上車都沒有消失。這部分的論證看起來是很充足的。 5. 由於當時的急性發病,使得智商減低,辨別能力已經喪失(而且這邊的認定是完全喪失),而且其行為與辨別能力的喪失有關,故依刑法第19條不罰。 6. 檢察官有去比較小燈泡案。法官也有回應,但是這部分我覺得有點不足。法官提出三點理由,第一,小燈泡案是預謀,本案不是;第二、被害妄想在本案與殺人有絕對關連,但是小燈泡案的關連沒有那麼強。第三、小燈泡案沒有本案的智力退化問題,因此辨別能力與本案不同。除了第三點以外,其實我覺得前兩點並沒有太大不同。我自己認為是「基於事實」的控制能力與小燈泡案明顯不同,因為事實認知基礎不一樣(小燈泡案是認為自己是四川皇帝之類的,本案是被害妄想,後者會有反擊動機)。 7. 很多人在討論原因自由行為(19條3項),但問題是這條要用,必須要是被告「在還沒陷入急性思覺失調之前,故意想要殺人,並且故意讓自己停藥去殺人」或者「不小心停藥,而且自己應該要注意到停藥之後的幻想會去殺人」(其實還可以有另外兩種,故意過失交叉),兩個我都覺得很難符合,必須要提出更多證據,這可能是檢察官可以的著力點,比如說去找他停藥當時的證人來判斷他的認知,但檢察官並沒有這麼做。另外,檢察官或許也可以反駁說是誤想的問題,而進而討論誤想的可歸責性,只是這樣講下去,我猜法官的回答不會改變。 8. 最後,人為什麼可以因為欠缺辨別能力或控制能力不處罰?主要原因是我國刑法(以及世界各國大部分的刑法)都採取了責任原則,通常認為對一個人的刑事處罰,前提是要「明明認知事實的一般人類似,也知道這是錯的,但最後還是執意去做」,理由是因為這樣的處罰才有「意義」。這原則可以辯論,但如果覺得責任原則有錯的話,應該要找立法委員重新立法,而不是找法官。 判決其實沒有很長,阿扁的判決才是看到眼睛脫窗,更別說一些金融案的判決... --- 補:我看到有人問說會不會法官和鑑定人都被騙了...說真的,作為一個象牙塔學者,我承認我做不出判斷,我也很想知道,到底誰最適合判斷「說謊」一事,以及無法判斷的時候,判決應該對誰有利。
- 2️⃣精神障礙能減免其刑的原因 【喪心病狂的法官?為什麼判無罪?—精神病無罪的前世今生】   去年一名年輕的鐵路警察處理民眾逃票事件時,被民眾持刀砍死,英勇的行為與其背負的結果,引起社會惋惜。嘉義地方法院經過長達7個月的審理,這名砍殺警察的兇手一審判決無罪。消息一出,各大媒體爭先恐後報導,把話鋒導向法官荒腔走板的判決。其中中視及中天新聞甚至還以「引共憤」的主觀感受作為標題,將人民的怒氣激發到最高點。 ➡️殺人怎麼可以無罪?   「殺人就是有罪!憑什麼因為他有精神疾病就無罪?」   要澄清的第一點是,「無罪」是法律上的名詞,一個人依法應該判無罪,法官就應該判無罪。「無罪」從來都不代表法官認為做這件事是對的,甚至鼓勵大家可以多做。要判一個人有罪,在刑法的檢驗上,至少就有三個步驟。首先,被告所做的事情要確實是法律禁止的事情;第二,做這件事情不是基於正當的目的(例如自衛);最後,還要這名被告具有「責任能力」。三個條件都要滿足,法官才可以判被告有罪。而這名兇手就是因為被法院認定「欠缺責任能力」,所以必須判決無罪。   至於兇手有精神疾病,就可以減刑或無罪的理由,要從刑法的基本目的說起。   回到你對死刑、坐牢最原始的想像,為什麼我們要把人關起來、甚至處死?在刑法學上,刑罰有幾個目的,其中最重要的是「預防」。一方面把罪犯隔離、教育,以免危害社會;另一方面嚇阻想做壞事的人不要去做,以免受罰。基於這個理由,刑法要處罰的對象,是明明有足夠的心智能力去判斷是非的當下卻「選擇」做壞事的人,這在法律上叫做「行為與責任同時存在原則」,換句話說,如果一個人在做「壞事」的時候時根本就沒有判斷是非的能力,是不應該處罰的。因為去處罰這樣的行為,根本沒辦法達到上面說的目的。因此我國也在刑法中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與罪責同時性原則的反動—原因自由行為理論的發展   「有精神障礙就無罪嗎?那我也去喝酒、裝精神病!」   上面談到看似「行為與責任同時存在原則」的鐵律,在現實社會中,遭遇到了一些挑戰。例如有人想要假借酒醉狀態殺人無罪,事先準備好犯罪工具、殺人計畫,藉酒讓自己陷入迷幻,順便壯膽,再去殺人。幾百年前人們就知道這個漏洞,把他稱作「原因自由行為」。因為如此,有的國家把兇手著手準備的過程的時候當作殺人行為的一部分去處罰,有的國家則認為自己把自己弄到精神異常而去犯罪的這種特殊情形,根本沒必要同情,不適用減刑規定。我國刑法在15年前,就已經把這種情形訂在法律中,直接規定這種情形,不能適用一般的減刑或不罰規定。   再來,要主張自己有精神疾病,導致應該判無罪,是要有科學證據的。在刑事訴訟上,要透過醫生或專家的鑑定,經過起訴的人與被懷疑犯罪的人兩方辯論後,法官依據證據及辯論結果,按照法律判決。正常人絕對不會想為了減刑而讓自己罹患精神疾病,或者有能力裝到能騙過醫生,相信我,那是非常痛苦的。精神疾病的診斷非常複雜,涉及生理、心理,要確定患有某種疾病,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常常患者自己覺得自己有精神疾病,醫師都不敢做出判斷。更何況這個案件中的兇手,在十幾年前就已經罹患思覺失調症的診斷紀錄。怎麼會突然覺得平時擔任發掘事實、拆穿各方謊言的法官,這時候瞬間腦波弱被騙過了呢? ➡️「刑罰」與「預防」的不當連結-重刑化的迷思導致保安處分的偏廢   「你說不要關他,那要怎麼保護善良民眾?」   如同我們對待年幼的犯罪者(例如少年)一樣,我們希望透過教育來取代刑罰,因為這正是最適合他們的。刑法中有考量到這種情形,對於因為精神狀態而判無罪的人,可以把他關在醫院中監護,取代刑罰。但是按照我國刑法規定,最長只能關他5年,法官不能隨意曲解法律規定判更久。   因此,與其罵法官恐龍,不如檢討為什麼法律所訂的其間這麼短。因為向來,很多人都把「預防犯罪」跟「重刑」直接連結在一起,最著名的就是「亂世用重典」這句話。可是,在法律規定不能處罰的時候,刑罰訂得太重,根本都沒用呢!最糟糕的是,你以為刑罰變重了犯罪率就降低,殊不知經過統計,根本沒有明顯作用(酒駕罪就是個很好的例子)。所以立法委員不斷修法,把各種刑罰加重(例如販賣毒品判好幾十年、酒駕一定要判徒刑),但卻忘了刑罰以外,把這種人關起來的保安處分根本置之不理。結果落得沒降低犯罪,還把人放出來的尷尬局面。 ➡️回歸刑事政策的思考:建構完善的保護機制   對患者而言,關在小房間裡或者進入人群與人起衝突,都不是他們想要的生活。如果最後可以像正常人一樣品嘗人生的苦樂,融入人群,不危害社會,不正是患者與大眾追求的目標嗎?從法律政策而言,或許我們可以對兇手這樣的人延長監護年限(甚至終身)、規定必須要對社會沒有危害才能回歸社會;而從事前的角度,投入社會資源、建立人際關係,建立照顧者的責任,根本避免這名兇手踏上火車,是不是我們都不會對這件事惋惜與憤慨了? ➡️無罪判決改變的可能性   「法律還能怎麼做?我們可以怎麼做?」   本案目前只是一審判決,如果不滿判決,檢察官也可以上訴,請擔任二審的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改判(目前嘉義地檢署已經上訴了),可以向二審法官提出證據說明兇手的精神狀況可以受處罰,或者兇手自己明明知道有可能做出脫序的事,仍然拒絕治療或服藥,因此依照「原因自由行為」的規定,不減免刑責。   而作為公民的你,是否也應該敦促你的立法委員,去建立完善的法律,去隔離這樣的兇手,或者提早介入治療,避免憾事發生呢?如果又發生殺人案件,只要沒判死刑,又跟著喊「恐龍法官」,是不是只是放任無辜的人死亡,又嗜血地再找那可惡的人賠償根本沒辦法賠償的命呢? 文/國立中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 蔡宜呈 歡迎直接分享;轉載及引用請徵求同意。
- 3️⃣身為一般民眾能怎麼做 當天一看到無罪的新聞 我真是滿頭問號❓❓❓覺得太扯了怎麼會這樣 直到自己冷靜一點看了許多法律粉專的分析、 和已公開的判決 想法有一些改變 嗯⋯⋯在判決上網後 應該很少人有興趣看完這麼長的判決 不過重點其實在被告就精神狀態的認定 這部分是沒有到很多 看了一下ptt和dcard上就判決的討論 覺得還是蠻多有誤的理解 所以把這兩篇文轉來給大家看看 跟我的、殺警案醫師澄清那篇原po想法蠻像的 法律講求的是證據 如果醫師跟法官都因為誰誰誰很可憐 因為要考慮社會情感而作出背離真實的鑑定和判決 是很可怕的 大家都是人不是神 沒有一個方法可以100%透析事實 而我們選擇了最能接近真實的方法 無謂的謾罵對這社會沒有幫助 刑法上有關罪責如何認定的理論歷經了上千年 最後多數國家選擇了這套「責任原則」 目前的法律就是採取這個原則 當然可以討論更好的 但在還沒有更好的出現前就是如此 若不依法審判就是揚棄法治走向人治的社會 例如中國 在中國沒有嚴謹的法律程序 只要說你有罪你就有罪 起訴到執行只有7天 大家都有當被告的機會 不要以為一輩子都不會碰上法律 你會希望你的案子沒有嚴謹的法律程序保障嗎 嚴謹的法律程序不是保護加害者 而是保障社會上對每一個人 老實說我也覺得法官大可用19條2項(減刑)就好 就不會激起那麼多的民怨 不會讓醫師和整個司法體制包含她本人又被出征、被恐嚇威脅 但就因我們在台灣是個法治社會 不能因個人情緒就改變認事用法 無差別殺人、精神疾病殺人的議題 不單只有司法院的問題 就像鑑定醫師說的鑑定報告不是他一人做 還有心理師、社工師和另一名住院醫師 這個危險因子要被預防 是需要整個社會的幫忙 例如更細緻的法律、更好的社會防護、更好的事後追蹤、更有同理心的每個人 沒有人是局外人 蠻重要的是尊重每個職業 看到很多人看不起社工師 但她們是第一線接觸這些社會潛在風險的一群 越來越少人想社工 這個網就可能越破越大洞 直到下一個人又墜落 最後 新聞媒體常常用「可教化」來一言以蔽之整個判決 這是非常惡劣的行為 當你有話語權 你不該做這種製造對立的事 判決明明很多論證 卻用這種帶風向的方式 讓人民變得集體嗜血非常可怕 當媒體不改變 我們就只能自己多看看這些判決了 只有理性溝通去思考才能讓社會更進步! 還有大家記得向你們的區域立委施壓啊 要修法才能改變對這些判決的不滿 否則法官真的只能依法裁判 - 4️⃣推薦的法律粉專 覺得法律很糟很爛嗎? 想改變的第一步就是從認識法律開始 這些粉專都有很淺白的解釋 讓大家更貼近法律進而去改變不夠好的地方 FB:
megapx
megapx
IG:
megapx
- 5️⃣本案判決網址
愛心跪嗚嗚
1659
留言 38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