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謝謝你 到今天依然活著

6 月 7 日
滑唉居看到這篇故事,幾乎是淚流滿面,難以呼吸的閱讀完作者的文字,對於這樣與自己類似的故事,感到特別深刻及痛楚,掉進那份回憶了。 小時候就在一些影視、文學作品中看過一些這樣的劇情:一個人選擇自我了結後,與他們關係親密的人也各個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個人的死去,會使他身邊的人,尤其關係親密的人,跟著失去活著的意志。後來這幾年我開始參與一些相關的活動、講座,發現有太多太多的人,家裡不只一個人自殺。那些活下來的人,只是倖存著的,還未結束自己生命,卻依然煎熬痛苦的存在。 這些人是自殺者遺族(Survivors of suicide),指的就是「因為自殺事件而遭遇痛苦的人」。包括我自己也有這樣的身份,或是說經歷。 在那個我深愛的人離開之前,我本來就是個精神病患者,需要靠吃藥入眠,發作時會不斷試圖自殺,不斷哭泣,無法思考,無法出門,無法面對人。 我童年便經歷校園的性侵,慣於孤僻的個性使我每個求學階段都被霸凌、排擠,在嘲笑及否定的眼光中長大。 家庭也有嚴重的暴力傾向,肢體暴力及言語暴力,還有精神上的施壓,常常被尖銳的謾罵諷刺、否定存在的價值,犯了小錯就立刻被甩巴掌、被踹或是被丟各種家具,使我是個極度敏感、纖細甚至神經質的人,隨時都害怕受到傷害,對人又唯唯諾諾,使我在學校受到霸凌也是這樣的反應,更加深惡性循環。 在家我常常被毆打得渾身是傷,到學校卻不敢告訴老師,只能在身上貼住一些貼紙,或是穿長褲跟外套;老師問我臉上的傷,我也只敢說是自己撞到,怕的是回家被打得更慘。 但我不是個自憐的人,我甚至是個在現實極度溫柔,常常被人稱讚溫暖體貼,懂得感謝他人付出的人。我一點也不需要別人告訴我多看事情的光明面、多學著感恩等等,我只是生病了,我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也常常責怪自己為什麼別人走得出來、我不行,甚至不允許自己悲傷或憤怒,責怪自己好不起來。 這些時光,都是我深愛的那個人,陪我熬過,陪我看醫生,在我歇斯底里的發作時抱住我,在好多個難熬的夜晚,在我身邊不離不棄。我還記得他溫柔的握著我的手,對我說他會好好陪著我,對我說辛苦了,對我說我一點也不糟糕,我是那麼勇敢的人,熬過那麼多痛苦,依然選擇對人善良的人。 但後來,他也生病了,好不起來的那種病。或許是久病厭世,即使我以為我很努力和他彼此陪伴,他還是走了。就在那天一聲不響,離開了我。 我恨他沒有帶走我,我恨他曾說過要陪我,但還是就這樣走了,為什麼沒有帶我一起離開。 有次有人安慰我,對我說:上帝知道他累了,才帶走了他。 當下我忍不住淚流滿面。我也好累好累,而且好想好想你,能不能也帶走我。 你離開後,再也沒有人走入我的心裡。你離開後,再也沒有人同樣給我溫暖,同樣讓我安心,沒有任何不耐煩的等我發作,溫柔的對我說如果能讓我好一點,做什麼都可以。 你離開後,我從來沒有好過。我才發現我完全不是個堅強的人,從來不是,我的光芒都是你給我的。你知道嗎? 後來我聽到謝震廷的那首《燈光》也總會想起你。謝震廷一樣是寫給自殺的友人,他在歌裡說: 大概是又想起你說 說我像個太陽 二十四小時開朗 為人照亮 但其實你說謊 你知道 若沒有你 我根本就沒有辦法 發光 每次聽到這句我也都會淚流滿面。 若沒有你,我根本就沒有辦法發光。 後來還是很多人說我是溫柔的人,但在你離開之後,認識我的他們都說我是個溫柔卻沒有溫暖的人,我一樣對每個人都好,但我有了距離,我彷彿失去了心臟。 每當聽到有人這樣說,我總會苦笑著想起你。因為我的心,已經在你死去那天也被一併帶走了呀。 你知道嗎?你還是活在我們好多人心裡哦,就像從來不曾死去一樣。 你知道嗎?我彷彿死去了一樣,從你走的那天起,我就像再也沒有活過一般,不知道能撐到什麼時候。 但我還是很努力很努力的活下去。 知道為什麼嗎? 除了我有理想,我想幫助和我們一樣痛苦,承受疾病、被霸凌或性侵而走不出陰影,始終活在地獄裡的那些人,我還是努力著,想成為一名老師,想成為基金會人員,想要去幫助破碎的,痛苦的那些人。 之外。 最大的原因,是你帶給我的提醒。 我因為你的驟然過世,一直走不出來。而我怎麼忍心,讓愛我的人也承受這樣的煎熬。 我害怕那些我愛的,愛我的,看著我的屍體大哭時,我冰冷的身體無法擁抱他們,安慰他們,對他們說句對不起。 就像當初你離開我時一樣。 我好想你,還是好想好想你。 還是一樣常常沒有勇氣活下去。 我一樣完全明白精神病有多麼難受,多麼想要離開,多麼煎熬狼狽的活著,多麼想要逃脫一切,再也不必痛苦。 卻也明白被留下的人,要承受多深的打擊和陰影,即使過了好幾年,想起時仍會忍不住大哭的那種悲傷。 離開以及留下,都太難太難了。 身兼這兩者身份,理解想離開的人,也理解被留下的人,實在都太難太難了。 活著都很不容易,每個人都是,對吧? 看到這裡的人能不能,給我一個擁抱。 或你處在悲傷的風暴當中,無論什麼原因,能不能也讓我給你一個擁抱。 謝謝你,努力到現在,依然活著。 你是美好的,已經夠努力的。 你是值得被愛的。
共 4 則回應
抱抱你 如果你願意 我在這邊聽你說話 陌生人有很多時候 反而令人安心
想和妳說聲謝謝妳,辛苦妳了
怎麼辦我正經歷著這種痛 媽媽走了一回家就覺得心痛到快死掉 一起生活20幾年幾乎不曾分開 洗澡永遠見不到了該怎麼辦 真的好痛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