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大學

朋友之間的那些摩擦兩三事

6月16日 05:34
----不重要的賣老前言--- 很久沒有使用狄卡,聽說現在變化了很多,還真的變滿多的。(笑) 不過我也只是半夜突然想到一點什麼所以來發高興的而已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我的文筆真的不是普通的爛,就不要嗆我了嗚嗚嗚 ----廢話到這邊就好--- 大學肄業到現在其實也好幾年了 這段時間裏認識了不少人,但還不敢說見多識廣 其中最讓我感觸的還是朋友吵架,那種說不開的嫌隙,解不開的誤會,彼此幾年過去後才回頭後悔。 曾經遇過兩個案例,由於這篇是我個人想打的,名字或是細節都會稍作修改,避免被挖到。 狐狸跟漫漫早在我之前就熟識已久,早在我們動不動就去狐狸家打PS4跟實況遊戲之前,就已經像姊妹一樣,甚至可以持有狐狸家的鑰匙。 或許是因為她們彼此都知道彼此的脆弱,我看得出來比起其他朋友,他們之間更多的是近似於互舔傷口,互相安慰的模樣。但也是他們兩人在各自被傷害之後,最安心的模樣了吧。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那天漫漫被人在網路上罵了一頓,難過的漫漫打給了狐狸,但是很不巧的,狐狸也正在對抗她自己的憂鬱。情緒上的兩人在電話中彼此奮力地深掘對方的傷口,在漫漫一旁的我只能無能為力的要她冷靜些。 那天晚上我只能先安撫著漫漫,要她相信狐狸不是真心的,那天晚上漫漫在眼淚中不斷的問我是不是哪裡對狐狸不好,為什麼要說那種話。我無言以對。 然後我試著找狐狸,跟她說漫漫為什麼要說出那些話,告訴他漫漫也不是真心的,說了很多或許讓她壓力很大開始覺得我怎麼可以這樣逼她的話。 儘管不是原本預想的狀況,但是我勸漫漫去跟狐狸當面聊了一次之後,反而變成我被稍稍的排除了。 從有鑰匙的朋友變成了好朋友的程度(雖然某種程度上差異滿大的)。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和好了...大概吧。 這是第一個案例,其實我不太後悔,雖然聽起來我好像一口氣跟兩個人關係變差了,但是他們兩個和好了,我覺得這比什麼都重要。 第二個案例也是一樣 學姊跟學長兩個人很早就熟識了,在學姊跟我認識沒多久的時候就常常跟我聊到學長的事情。 一直到學姊畢業前一年,學長犯了一個很糟,很糟,真的很糟的錯。 因為這件事,學姊跟其他朋友們對他一瞬間充滿了厭惡。但是曾經跟學長同住的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而且他真的真的真的非常的懊悔,也因為這樣自責到主動不與我們再有任何聯絡。 學長離開後,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試著讓大家知道,學長犯錯儘管是事實,但他勇於承擔,面對,也知道自己犯錯,那種懊悔跟自責,我在這些時間裡透過學長的其他朋友一直都有得知。但是學長一直都避不見面。 最後一次透過學長的朋友聯絡他時,我把我肄業時大家為了安慰我而拍的拍立得(放在錢包裡)請學長的朋友轉交給學長,要他回來時還給我。 爾後過了一年,學長才聯絡上我,找我們吃飯,但還是不敢聯絡學姊。 飯局中學長偶然提到學姊的事情,我們才意識到他還是怕學姊對他存有誤解。那天我打給學姊,讓他們兩個聊了好久。 聊完之後學長很認真的向我道謝,學姊隔天也傳訊息跟我道謝。 其實這兩件事沒有甚麼特別的我知道,我只是想跟不小心滑到這篇文還很有耐心的看完我的爛文筆的你說,如果有那個誰是你曾經的朋友,但是你們吵架了,翻臉了。去向他道歉吧。真正的朋友,就算價值觀有不同,想法不一樣,立場相反,也一定可以理解對方的。 我也只是因為曾經品嚐過孤單,所以不希望看到有人被孤立而已。希望可以多一點像我這種白癡去吵別人XDD這樣就不會有那麼多後悔跟惋惜。 by 咪搜八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