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延畢的教程生

2020年7月27日 01:42
2020.08.17更新 這是關於我 沒緣見到的教檢成績單 明明自己對完選擇題答案是會通過教檢的 但我無從證實了 反正以教育部的立場而言,一切都是我的問題 (這世界真的是太荒謬了 哈哈哈嗚嗚嗚嗚嗚嗚
2020.08.12更新 學生申訴評議決定書在2020.08.10寄來了 主文:申訴部分有理由,應給予補償措施。 【附帶決議如下圖】
⋯⋯⋯⋯⋯⋯⋯⋯⋯⋯⋯⋯⋯⋯⋯⋯⋯⋯⋯⋯ 【以下為本文】 事情是這樣的⋯ 我是彰師大輔諮系乙班修習中等教程的應屆畢業生,目前等著要去教育實習,之後想當國中專任輔導老師。 原本開開心心回高雄,打算等成績出來之後再麻煩學弟幫忙辦理離校手續,非必要不想再回彰師大了。但是在6/30晚餐時間接到師培中心行政人員的電話,他說我的初檢資料不合格,有一個學期的教育學分超修了,所以不予採認。形成了「明明修剛剛好26+1學分,卻只有25學分能採認」的現象。 那,只有25個教育學分會怎麼樣呢? 這個問題可以分成有沒有要當老師來討論,沒有要當老師的話就很簡單了,一樣可以大學畢業沒差;要當老師的話,那就是學分要夠,教檢也要過。 因此,今年明明已經考了6/6教檢在等成績單的我,要再延畢半學期補學分,然後明年再考一次題型完全不同的教檢。 (堪稱浪費時間浪費錢錢浪費人生的王者) 看到現在好像沒什麼問題嘛~誰叫我要超修?誰叫我不注意法規公告?根本就活該嘛,叫什麼叫? 嗯⋯⋯故事很長,我慢慢說。 沒時間看完的話,請直接看『三、問題點』 (´▽`) 一、起因 在107學年度第二學期初時,系上輔導科教材教法的授課教授,以其需要顧及該課程的教學品質,而拒絕了我(乙班取得教程生資格)需要修習該課程的權益與需求,並且在該課程修習上限人數未滿(仍有14位名額)的狀況下,直接提議乙班教程生進行暑修。因此我和其他同為乙班的教程生們,便聽從該教授之建議,在107學年度七月自費進行暑修。 二、後續影響 今年6/30,我接獲本校師資培育中心承辦人員通知,我和班上另一位教程生於 107學年度七月暑修的輔導科教材教法之學分,乃是納入107學年度第二學期計算,因而違反本校教育學程修習辦法第19條,超過單一學期之教育學分修習上限,且超修之教育學分不予採認,造成我們無法在108學年度第二學期如期修畢教育學分,並且需要延長修業年限以及重新參加教師資格檢定考試,將我原先的生涯規畫推遲一年以上。 三、問題點 1.學生修課權益差別待遇 本校輔導與諮商學系之學生分為甲乙兩班,甲班同學在一入學即具備師資培育資格,而乙班則是主要在培育社區諮商與輔導人員,兩班的課程架構上有所差異,但乙班學生可藉由校內教育學程甄選,而取得師資培育與教育學程修習資格。 我當時已於106學年度第二學期取得師資培育與教育學程修習之資格,在教育學分之修課權益應與甲班師資生無異,但卻時常在修習教育專門課程時,遭到系上開課教授拒之於門外,此為對於本人(乙班教程生)的一大差別待遇。 2.公告時間過晚 本校師資培育中心在108/5/20公告學生暑修注意事項,提醒學生應注意教育學分之修習上限,並且在內容提及暑修教育學分併入第二學期計算。但我認為,此公告應在學期初就使各師資培育系所之師生知曉,否則在學期初選課時,學生與教師皆便無從留意到此規定,進而無法對此狀況事先預留修課學分上限的彈性與自我保護措施。 3.線上系統之學期標示不清 我在課程修畢之後,從校方的線上教務系統並無法知曉暑修學分會併入第二學期(1072)計算,甚至在系統上是將暑修學分顯示在第三學期(1073),造成本人受到誤導;而且在報名教師資格檢定考試前,我使用校方所提供的師資生學習歷程檔案平臺當中,該系統也未有正確的學期標示,同樣將暑修學分標示在第三學期(1073) ,使得我在108學年度時皆無法得知該情形(暑修學分被併入第二學期計算),錯失多加修習教育學分進行補救的機會,最終造成了我的權益嚴重受損。
⋯⋯⋯⋯⋯⋯⋯⋯⋯⋯⋯⋯⋯⋯⋯⋯⋯⋯⋯⋯ 當我在釐清該狀況時,時常感受到學校各個處室對於這件事採取無關緊要的態度,互相推託給各個流程主責處室的責任歸屬。 首先從彰師大師資培育中心把責任歸屬推到學生本人未注意公告之上,也把公文法規的規定推給教育部,在學分計算歸屬哪一個學期則是推給教務處的線上教務系統,而沒有在有效期間內達到把關的作用。但是該單位在我們進行教師資格考報名資格(初檢)時,就應該要檢查出這個狀況,而不是在今年6/30已經考完教師資格考才透過電話告知,浪費我的諸多時間與心力準備考試,仍無法得到合理的回應與補救措施,因此需要再重新準備教師資格考試,也連帶影響到之後的教育實習與就業規劃。 在彰師大教務處的方面,校方線上教務系統前後台設定不一致,導致學生在使用系統時,無法明確地知道校內公告的內容與效力。另外,師資生學習歷程檔案平臺也同樣未將顯示畫面與師培中心的公告進行整合,因此使得我在計算學分時發生誤解與失誤,甚至沒有任何補救機制。洽詢過程中,教務處與師培中心皆有表示上述系統有所瑕疵且須進行調整與更動,但是這只是單純對該處室的自我檢討,對我受侵害的權益並無任何益處,商談過程中亦無獲得任何的道歉與具體補償機制,對此實在是感到非常灰心。 在教育部的方面,由於今年疫情的影響下,大學端延後兩週開學,但是教師資格考的時間與各文件送達日期並未隨之調整,使得校內行政人員不斷提及此現象,並以此作為處理時間不足的理由,向我解釋為何無法及早發現、及早補救,一再期望本人同理其處境。再加上教育部來函規定大學端應在教師資格考放榜(7/29)前十日將師資生教育學分修畢證明書送達,使得我們無從在期限內即時進行補救措施。而在我透過電話了解之下,教育部師資培育及藝術教育司的王小姐回應本人,教育部無法對此案例提供任何時間上的更動,同時也認為學校法規或行政流程沒有任何的問題,但其在未了解更多詳細脈絡下,就依照學校回函結果來回覆我透過教育部部長陳情信箱的陳情內容,該行事謹慎程度不禁讓我感到懷疑與心寒。
⋯⋯⋯⋯⋯⋯⋯⋯⋯⋯⋯⋯⋯⋯⋯⋯⋯⋯⋯⋯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也快一個月了,想到還是會覺得很難過很心酸。當我的朋友們都在歡樂的畢旅玩耍,或是忐忑要去實習學校報到,這些心情彷彿瞬間與我無關了,只能等待、忍耐。 孟子曰:「天將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可是老天啊! 你到底要我承擔什麼?學習到什麼呢? ⋯⋯⋯⋯⋯⋯⋯⋯⋯⋯⋯⋯⋯⋯⋯⋯⋯⋯⋯⋯ 2020/07/22 收到來自教育部的電子郵件內容如以下附圖 實在是有夠諷刺有夠踩人痛處⋯⋯
愛心嗚嗚驚訝
126
留言 4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