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20幾年來,我感受不了愛

2月24日 04:02
這是我第一次發文,內容很長很長,所以要看請三思。 這是我自己的故事,可能會有錯字或用詞不當,謝謝體諒。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爸媽總是忙於工作,沒甚麼時間陪伴和關注我,我被爺爺奶奶帶著,而我一直把他們當成我的父母對待,直到小二的時候,爺爺生病離開了,同時也把我從天堂打入地獄。 後來爸爸不久就到國外工作,媽媽則是說要工作,不怎麼回家看我和弟弟。後來我的國小生活很慘,常被同學霸凌與欺負,我向爸媽提起時,他們叫我成熟些忍到畢業就好,所以我變得什麼事情都往心裡吞,因為我知道世上沒有人會幫我或救我。 我永遠記得下課鐘聲一響起,就會讓我害怕到喘不過氣。每當夜晚的時候,總是抱著棉被流淚,偶爾還會到陽臺對月亮痛哭,把她視為自己母親說話,讓自己得到了不少安慰。 在我的記憶中媽媽很可怕,只要我沒照顧好幼稚園的弟弟,就會拿起棍子打我,總要我罰跪好幾個小時,但人遲早會麻痺習慣的,有次怎麼打我都沒有哭,後來被教訓的更慘後,我才假裝哭的很淅瀝她才停手要我滾,我才明白原來“偽裝”很重要。 我家十分重男輕女,只有我弟出事才會有關注和資源,而我只能自己想辦法生存。 「如果不要在這個家被淘汰,那就是要證明自己的價值。」這句話我一直銘記著,因為我要生存,我需要錢,在我小三的時候悟出了這個道理,後來我一直提升自己的成績到前幾名,讓自己變得很出色,講話方式思考能力變得像大人一樣,看到所有大人對我的稱讚,才覺得自己不會被淘汰,這成了我的生存之道。 後來我發現自己無法跟同年齡的小孩交際,他們說我變得太成熟說我太現實,我才知道原來只有我不再是小孩,只能透過模仿和假裝,讓自己在同儕眼中是「小孩」。 學會習慣一個人面對一切的我,變成了人人羨慕的“女強人”。親人、老師、親戚、同學、朋友等等,大家對我刮目相看,說我都不會讓人擔心,說我什麼都能自己扛住,我在每個人面前總是堅強著,我會製造快樂歡笑給大家,同時我也是很多人的心靈導師,他們總是說我很厲害,仿佛感覺看透了許多事情,但我內心其實很空虛,我發現自己沒甚麼感受,不知道什麼是快樂,我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活著。 我好想被愛,我好想被人關心,我好想在一個人卸下武裝的自己。 上了國中後我繼續被霸凌著,後來我認識了一個大我8歲的男生,我們談天說地了好一陣子,漸漸的他走入了我的心,他說我值得被愛,說會疼惜我照顧我。渴望被愛的我陷入了情網,我把他當作一切,有個人愛我的感覺真的很快樂。 後來我們之間的事情被我的父母發現了,他們威脅我們分手並提告他誘拐,為了保護他我像我父母磕頭道歉請求原諒好幾天,說只要我成績到校排前50就會放過他。那時候距離月考只剩不到2個禮拜,我的成績並不優秀只有校排160多左右,所以我明白父母只是想刁難我。 後來的每天,我都熬夜到四點,每天睡不到2小時,一下課就被送往補習班,我的FB、手機和電腦都被父母拿走,房門規定不能鎖住,就這樣,我24小時被監控著。 偶爾我會早到學校,偷打公共電話給男友,儘管只有短短的10分鐘,對我而言就是救贖和快樂。 後來成績公佈後,我的校排名為49,我跟爸媽的協議達成後本以為就足夠,沒想到他們說要每次都差不多的成績,那時候為了心愛的人我每天都拼命著,因為我沒甚麼零用錢,不能常常聯絡他,就這樣過了一年多。 後來我的身體出狀況了,明明攝取什麼卻不斷的增胖,而我月經已有一年的時間沒來過了,後來去檢查才知道有多囊性卵巢症,我媽知道後不斷的責罵我,說我不孕嫁不出去怎辦。 那一夜我睡不好,我躲在被窩裡忍聲大哭,我好想找男友哭訴自己的委屈。 隔天我以做報告為理由去同學家,同學好心的將電腦和電話借給我,讓我去聯絡我的男友,當我用同學的FB去找男友帳號,發現他頭貼換成跟一個女生的親密合照,我忍住眼淚並打了電話給他,我問他還記得我誰嗎,他第一句說的是「原來妳還活著哦。」,這句話在我腦海裡一直迴盪著,讓我既憤怒又悲傷,後來我把我身體狀況告訴他,我乞求他別不要我。 「我要妳這個不健康的女人幹嘛?妳信不信我在路上隨便找個女生都比妳有用。」這是他對我的回復,到現在只要想起來,身體都會不自覺的顫抖著。 不論我怎麼乞求,不論我怎麼挽回,他只想分手然後與我斷絕往來,過程中說一切是我一廂情願,後來他掛上電話,結束了我們之間的關係。 晚上睡覺時,我只是望著天花板。回想這一段日子我的所做的一切,然後牙齒上揚不斷笑著,在家裡中就像傀儡一樣被操控,在學校中就像布娃娃一樣被欺負,在愛情就像垃圾一樣被拋棄。最後我像是斷了什麼,我沒了感覺,沒了眷戀,沒了自我。 早上醒來,我對我爸媽道了早安後,開心的背著書包去上學。我哼著歌看著天空,明明是陰天對我卻覺得像晴天,因為我知道今天過後我就能快樂了。那些欺負我為樂的人笑我瘋了,有的同學則問我為何那麼快樂,我只是燦爛的大笑說:「沒啦!什麼都沒啦!哈哈!」有的覺得我精神異常後對我避而遠之。 第三節課結束後,我把書包整理好後走出了教室,我開始往頂樓走去,每走一步我都覺得輕鬆自在。 因為我知道我終於可以自由,終於可以得到平靜,終於可以重新來過。結果快到頂樓的時候,我發現一個熟悉的面孔站在我的面前,是我們班的女同學和輔導主任,主任帶我回到輔導教室後就請同學回去了,他們開始問我話,問我為何要想不開,說了很多勸世的話語,問我爸爸媽媽不會傷心嗎,問我這樣愛妳的人怎麼辦。 我聽到直接笑了出來,並且心平氣淡的把一切說出來。聽完後輔導老師還是鬼打牆的說,那愛你的人怎麼辦?你有考慮過爸媽和老師的感受嗎? 看我無動於衷後,他們說要去通報父母,聽到這個完全刺激到了我,我氣憤的站了起來對她說不可以。因為我害怕被知道後,我又會被監禁起來,已經活的不像人了,只求別把我想死的慾望都被剝奪。後來輔導主人要我跟她簽訂協議,只要我選擇活著並且按時來輔導,她就不會去通報家長。 後來我遵守約定好好活著,而那些輔導課程對我沒有半點用處,回到家還是一樣被限制了自由,沒人真正關心我或愛我。後來我知道我給輔導老師太多麻煩,我想她其實覺得很累吧,這又不是她造成的為什麼要讓一顆炸彈綁在身旁。於是我善用自己生存所學的偽裝,我讓自己表現出樂觀反省的模樣,讓老師放心許多後,我終於離開了輔導課程。 之後父母因為我的表現對我的管控鬆了,後來我再度去尋求慰藉,想要一個避風港,想要一個人能愛我,結果結識了壞人,他多次試圖對我上下其手,過程中不斷灌輸只有他才是真正愛我,要我相信他做的一切是為了我好,並把我塑造成他愛的娃娃,後來我想辦法逃離了他。這個故事我不太想去追訴,因為想起來除了作嘔,還有怨恨我自己。 後來跟班上的一個女生變得很好,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她變成了我的生活重心,因為她是醫生世家,同時功課又很好,父母對此很安心,只要是跟她在一起都允許。 有時候放學,她會帶著我到音樂教室聽她彈琴唱歌,我最愛她微笑的模樣,就像太陽般耀眼動人。那時她還希望我跟她一起讀女中,這樣我能陪伴在她身旁,自己能被人需要真的很快樂。她還規劃未來有我的藍圖,有時會靠在我身上睡著,有時會為我準備料理。那時候的我對她總是心跳加速,我一直不以為意。 直到國三那年,得知到她和班上的男同學交往了。她笑著說這事情時,我的心十分糾結,淚水充斥著雙眼後,然後忍住不哭說要幸福哦,那時的我只知道自己對她有了超出友情的情感,而這份感覺到了高一才明白是什麼意思。 國中畢業後,我覺得自己只是因為契約而活著,後來依照父母期望考上了一所公立學校,那時候的我還是有著輕生念頭,並且定在新生訓練的第一天。已經選定好位置的我,正等著所有新生套量完衣服回班上的路程溜開。在無聊之際,我看見我們班上有一個臭臉女,因為從她身上不知道為何有種熟悉感,一種奇怪的感覺,害我對她產生了興趣,後來我跟她因為有相同的興趣和想法,變成了閨蜜一直到現在。後來因為同儕還有別的事情改變了我,讓我變得會為了自己著想,為了自己而活和微笑。 高中畢業後邁入大學生活,被學長追求了一年後開始談戀愛,結果大學的第一場戀愛讓我傷痕累累,同時被以為是姐妹的人所背叛,讓我一時之間失去了愛情和友情。讓我懷疑人與人之間真的有所謂的真心嗎?還是只是利益上的往來? 後來交過幾個男友,都是以差不多的手法畫下句點。偷吃背叛、玩玩、車禍看開渣男這種的鳥事我都遇過,本來以為出事情對方至少會來探望自己,結果只是說了一句別再聯絡,放我一人在醫院痛苦,沒人真心來探望過我,明明傷到站不起來,儘管走幾步路會痛到跌倒,還是要自己想辦法生活下去。 「心痛到最後,就不會再心動。」我也忘了我的心從什麼時候沒了感覺。 因為這些事情,我越來越不依靠任何人,別人對我說的情愛、承諾和關心,我都不曾再把那些當過是真心。有趣的是,最後很多人就連我的家人和朋友們,都覺得我很殘酷無情,但其實我只是累了去分辨,因為卸下過心房的自己,不曾被人善待過。 有次跟朋友聊到性向的時候,其實我不太清楚自己對男對女是愛還是喜歡,我不知道自己該選擇什麼性別的人在一起,我對男女都有過心動也有過幻想,但我一直沒選擇跟女生交往,因為我覺得我自己不夠好,一個過去想輕生的人憑什麼愛人,害怕她們像我一樣受傷,怕給不起他們期望的幸福。 但我卻害怕與男友互動,我不敢跟男友親吻與擁抱,或許是因為過去的陰影,讓我不敢去信任對方的舉動。我會幻想自己與男友之間的愛撫,但當男友愛撫我的時候我會抗拒,過程中我也是無感,但我還是會讓他覺得我很沉浸,不希望他失望或受傷。 幫他處理完後我總會假借去上廁所,然後開始作嘔並開始感到罪惡,我覺得我不值得被愛,因為我不知道什麼是愛,每當想起他說我是一個值得幸福的女孩時,我都會忍不住大哭,因為我不這麼覺得,我知道愛一個人該怎麼去互動,但我不知道在內心中愛是什麼,我的心已經不再為誰跳動過。 後來我不斷找理由把他推開,去年10月我們分手了,結束了9個月的感情。他是一個好男孩,我放手讓他去找到一位配的上他的女孩,一個可以感受到愛的女孩。儘管到現在,每晚時想起他都會流淚,但我只能說我自作自受,只能自己一人一輩子。 「我覺得我可能不會談感情了,就算談了我也沒辦法去愛。如果找一個契約上的婚姻關係呢?要求他在簽放棄治療同意書的時候不要猶豫,然後同意把自己的財產給他,這樣就不會給他負擔了吧。」這句話一直在我腦海裡迴盪著,沒想到我連最後一刻都還是想的那麼現實。 在這些年來,我不斷的找尋愛和溫暖。最後找到的時候,才知道自己已經感受不出,或許是已經被傷害到習慣,又或許我天性冷血。 但不管如何,我總會對誰說。 「沒事啦,我早已習慣。」
10
回應 2
文章資訊
共 2 則回應
中山醫學大學 醫學系
生活或許無奈 但不要與自己妥協 人生仍有很多美好的事物 不要放棄追尋
不是妳天性冷血 只是妳有沒有想過 自己重複的走了一種道路 就是一直愛上 妳所謂的渣男與一直無法接近妳真正想要的 如果妳想解開 可能需要很長很長的深談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