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眼睛痛

2021年5月10日 11:19
半年前在眼科工作時,跟的是一位學識淵博的教授。由於眼科的業務實在與其他科別差異太大,其他老師通常只會讓我們跟診、跟刀、或是調配眼藥水等簡單的業務,畢竟,沒有經過眼科的專業訓練,甚至連最基礎的眼科檢查設備都不會用。 幸運的是,這個教授十分親切,不但在第一天門診結束後,教導我裂隙燈、眼底鏡的操作,更讓我在之後的門診,讓我跟學弟先在隔壁診間接觸「初診」的病人 (當然是在病人同意的情況下啦!),學習第一時間的問診、以及實際的檢查操作。在初步問診檢查結束後,我們再帶著病人到教授的診間,立正站好回報我們的檢查結果與自己的鑑別診斷。 在離開眼科的最後一個門診,教授的初診病人異常的少,我跟學弟此時正號稱著讀書,實際上一起一部接著一部觀看youtube演算法出現的迷因廢片…(我的原文書停在第145頁for大概20分鐘、學弟的國考筆記則是還停留在封面)。突然,住院醫師學長「碰」的打開門,我們驚慌的收起iPad (如果是老師要讓我們看診,正常會先敲門),學長斜眼看了我們一眼,然後說:「教授說,這個急診轉上來的病人,先給你們看,記得history taking要仔細,他很特別。」 病人是位中年男子,初步看右眼非常紅,而且角膜的部分有些混濁。病人說,自己是高度近視,因為工作的關係,比較習慣戴隱形眼鏡。兩周前,就開始右眼紅癢,不過因為以前也會這樣,就沒有理它,以為過一下就好了。沒想到搔癢跟紅腫情況持續了兩三天,而且開始有異物感,當時就去自己常去的眼科診所看診,那邊的醫生看了看之後,說是結膜炎,開了眼藥水回家點之後,剛開始是有好一些,不過異物感的情況還是持續著。到了這禮拜,發現右眼看出去的東西怪怪的,尤其是用電腦一陣子之後,會覺得視野模糊,而且開始畏光,甚至從癢的感覺,最近甚至會刺痛。而在今天,病人開始出現劇烈疼痛,也因此再一次回到原本的眼科診所,那邊的醫師也覺得不太對勁,因此就將他轉到我們醫院來。 聽著病人的陳述,學弟認真的記錄著,我則是打開裂隙燈的光源,準備接下來的檢查。我發現,病人的角膜有明顯的輪狀浸潤,且角膜有部分的潰瘍,而眼底的部分檢查起來並沒有特別的異狀。礙於我的眼科知識淺薄,我基本上只看得出這些異常。 正當我苦思著鑑別診斷,邊翻書邊查詢資料時,學弟看了看自己記錄的病史,問:「先生,你最近有玩水或泡溫泉嗎?」 病人想了想,點了點頭,說:「月初的時候,有跟家人去露營,那時候有玩水。」學弟繼續問:「當時有游泳之類的嗎?」病人點點頭。當下我大概知道學弟的方向,而確實病人的臨床症狀和檢查也滿符合的,也因此,跟學弟討論一番之後,我們就和病人到老師的診間報到。 簡短報告完之後,我請學弟下了他的鑑別診斷:「棘阿米巴角膜炎。」這是一種原蟲感染的疾病,棘阿米巴原蟲主要分布在自然環境的水域中,其中,由於隱形眼鏡容易刮傷角膜,因此,隱形眼鏡配戴者是這項感染症的風險因子(大約90%的感染者都隱形眼鏡使用者)。 教授聽完之後,點點頭,在親自檢查病人之後,加問了一些問題,諸如正在服用的藥物、工作型態、睡眠情況、以及隱形眼鏡的品牌等。在開完了接下來的醫囑之後,病人就去做接下來的檢查了。教授示意我們坐下,接著笑著說:「你們的問診跟診斷很精彩,大致上應該是往正確的方向。」我跟學弟被教授這麼誇獎,著實稍微有點驕傲。 教授收起笑容,接著說:「不過,算是運氣好賽到。」(老師真的這樣說,從一個原本文質彬彬的長輩口中說出這種詞彙,當下其實覺得很好笑XD)真是標準的先禮後兵!教授說,基本上,根據這些病史,我們其實還有一些發生率相對高的鑑別診斷,比如病毒感染造成的泡疹性角膜潰瘍、細菌感染造成的角膜潰瘍、還有自體免疫疾病等。「但有時候懂得越多,反而會找到錯的答案,所以,這也是醫學有趣的地方吧。」老師最後笑著說。 後來,病人就被教授收治住院了,也在不久之後,進行角膜刮除,最終化驗檢體也確定是棘阿米巴。教授那天查房時,邊告訴我們,接觸到類似角膜感染的病人,要如何做鑑別診斷,針對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如果反覆感染,要如何衛教等(最重要的,就是千萬不要戴隱形眼鏡下水,然後絕對絕對不可以拿自然環境中的水如溫泉、溪水洗臉,教授說在外面,盡量不要讓水淹超過脖子,然後他還狂diss說去日本泡溫泉時看到一堆歐吉桑拿著毛巾用溫泉水洗臉就感到超級頭痛= =)。 「最重要的,還是要盡量充實自己的知識。」老師笑著說:「所以,就算在診間很閒,還是把握時間念書,少看一點廢片!」 (演算法真的很可怕。) -
愛心哈哈WOW
1088
留言 3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