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大學
我同意樓上頂大說憂鬱症跟之前做的事是兩回事 但你是不是不知道能夠減輕判刑都是經過專業醫生的判斷才能夠做出的決定哦 並不是犯人自己說就有用的 所以你其實也正在用流言中傷了患者及醫生 很喜歡一個負責判斷的醫生說的話: 「很多證據都能證明他(某殺人犯)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但我不會因為社會的期待就違背我的專業。」 醫生們依然是個偉大且厲害的職業 而所有為了生活努力的人們也值得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