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被瑪莎拉蒂惡煞私刑

2021年11月11日 01:46
我想分享一下我們家過去的經驗 這件事發生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 也是多年後家人提起我才知道的 在我國高中時期,我是一個個性很「衝」的人 畢竟年輕人嘛,血氣方剛的,遇到不公平的事難免火氣就會上頭。 那段時間總覺得家人很懦弱,總覺得為什麼凡事都要忍氣吞聲的,難不成你們都沒看到對方爬到頭頂上了嗎?難道你們都不知道這樣下去對方只會更過分嗎? 擔心我這個性有天會惹上麻煩,媽媽找上我跟我說了外公外婆在我小時候遇上的事。 那時外公外婆騎摩托車載著我當時年紀非常小的弟弟,不知道是誰對誰錯,總之對方(+9)的車撞上了他們,外公甚至被撞到橋下去,而我弟在我外婆懷裡沒出太大的意外。 對方下車後威脅著不准報警,要求私下解決就好,外公外婆當然也不敢多說什麼,只能先前往醫院治療,外公也因此在醫院住上了幾天,這期間對方完全沒有來慰問,唯一會來的就是來討錢。 最終整件事在我們家送紅包送水果後才落幕,而醫療費當然也是自己吸收,內心當然覺得不平衡,但這也許是在那樣的處境下最好的對策了。 所以,我開始反思,為什麼人們不敢反抗?不是人們不想,而是現實告訴我們不能。因為在這樣的社會,做對的事的代價太高了,高到我們必須用生命才能取得真理、才能取得平衡,但往往我們無法承受起這樣的代價,所以才選擇忍氣吞聲。 我們無法想像還要有多少人在捷運上被砍、多少人眼睛被挖掉才能讓有精神疾病且有傷害傾向的人被真正控制。 我們也無法想像還要經歷多少個宋媽媽這樣的哭斷腸案例才能讓我們真正不用活在黑道的陰影下。 長大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家人都有看到,看到對方爬到自己頭頂上、知道對方會因此得寸進尺,但他們只能選擇接受。 身為沒有背景的老百姓就像海草,只能隨著洋流擺動,能做的只有在內心祈禱風平浪靜,畢竟海嘯一來,再多的不滿也只會被惡勢力壓下。 再分享個過去的事 曾經有人停在我們家門口,他剛好擋到我們入車庫的地方只能請他移車,而他在車上不斷咆哮,說等他媽媽買個東西再走會怎樣,不斷的罵幹你娘還作勢要下車打人,他媽媽在後座怎麼勸也勸不了。 這個社會病了,病的非常嚴重,嚴重到連法律與警察都保護不了我們,而我們能做的只有忍氣吞聲,什麼見義勇為或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都是屁話,不是人們變冷漠,而是法律及警察無法保護我們的情況下,人們連「活著」或「活的安心」都有困難。
愛心嗚嗚驚訝
5624
留言 46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