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木子小姐的事件有沒有讓鍵盤俠後悔?

1月5日 10:37
前幾天無意間在美妝版(還是美髮?)看到有個女生(木子)在問大家覺得他白髮好看還是金髮好看,因為覺得她特別漂亮還特地🔍她的ig 事隔短短幾天,就在昨天dcard的熱門出現她輕生的消息,我才去把她所有的文章和她分享的人生故事看了一遍 一開始有人說她是詐死,而且是慣犯。 所以在網路上罵聲一遍,我看到有人在討論區的文章下留言「你拍片的時候像屍體一樣,在現實生活中也要演屍體,怎麼不去拍殭屍片」,當然,這裡說的片是成人片。 沒有多久後,台大證實木子小姐還活著,並說明台大校方有持續關心該名學生的身心狀況。我想,比起希望讓大家放心,台大更在意的是不願意背負「台大又有學生輕生」的這個傳言。但他們真的沒有想到,拆穿這個謊言的後果是把一個脆弱的生命再次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上嗎? 今天,看到各大新聞都在寫台大有女大生輕生,校方不願意透露透露死者姓名,但盛傳這個人就是木子。 木子是一個重鬱症患者,她的確有過很多偏激的言論和行為,包括這次。 有人氣她的詐死的行為會導致社會大眾對該類求救訊號的不信任而導致之後的死亡訊息被忽略;有人質疑她的病情,認為沒有那麼嚴重⋯ 我認為針對某個議題討論完全沒問題,但如果是變成對某個特定人的攻擊,就必須要有充分證據和理由才能指摘。 我只想問有多少人在那個留言的去了解過所有能了解的資訊(至少她寫過的文章你都看了)才去批判的?那些留言對她人身攻擊甚至性侮辱的人、那些發文希望她去死的人,她現在真的去死了你們有覺得目標達成了嗎? 這裡也不是說這件事情禁止大家發表意見,但這些話脫口而出前你有想過輕輕的一句嘲弄對當事人的影響嗎?也許對某些人而言不過就是在鍵盤上敲幾下就蹦出來的文字,但對接收到你文字的人,那都是沈甸甸的壓在身上、可能會記得一輩子的話。 這已經無關憂鬱症患者是不是因為病情無限上崗他的權利,而是你們在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說那是她本人發出來的文的情況下公審她、謾罵她。你們守護了什麼信仰嗎?說她是放羊的孩子,但你們都是狼。 我知道也有很多人是理性的在討論這件事,這裡針對的是那些不理性的留言。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些昨晚叫她去死的人,你們今天看到新聞後,感想是什麼?
81
留言 340
文章資訊
Logo
這裡是專屬於心情的版面。
共 340 則留言
國立中正大學
雖然互不認識 但是真希望 這個也是詐死 希望她能好好活著 如果真的發生憾事,也希望她能不再傷痛
可悲的是,悲劇還是會上演,不是身邊認識的人大多人都覺得事不關己,也很少人會真的去思考反思檢討,一堆人都只愛看戲 無論她生前如何,至少希望她能好好安息了,希望大家也能更正視網路輿論的可怕,沒想到她還是沒撐過這個冬天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他到底是誰 很重要嗎? 無聊
逢甲大學
不在乎,嘴過舒服就好 死了關我屁事
中原大學
媽的 一群人以一個正常人的思維去批判一個腦袋生病的人 到底有什麼意義 難道這個年代連當個精神病患都要完美嗎? 一群垃圾
原 PO - 國立臺北大學
抱歉 我忘記加標點符號 重新留言~
所以他發文 說怎樣怎樣 那有證據嗎?
文章內容哪裡有證據 可以證實他的言論? 當他發文想利用網路的力量時 就該思考網路力量會不會失控
B7-1 公審別人 別人公審他 哪裡不合理? 選擇走這條路 就要自己承擔 不是疑慮 就可以不用接受審查啊 如果你是就公平正義來做前提的話 請問一下他公審人文章 意見是什麼? 有像這次譴責力度一樣嗎?
中原大學
不批評不等於包容 更不等於鼓勵...... 對精神疾病患者唯一有用的對應方式就是治療 嚴厲譴責有用的前提是她的腦袋是正常的 前提是他還可以像正常人一樣思考 但問題是他的腦袋生病了 生病的腦袋是無法正常運作的 所以如果你這個時候還在譴責 往往只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舉我自己以前重度憂鬱症的經驗 當旁人不理解我、依然只會罵我的時候 後果是什麼? 後果就是我的病不但沒好 然後還自殺未遂 B5-1
B9 你的說法是義務論 現行法學的說法 但是現代哲學是德性論 及目的論較大 如果譴責他會造成結果的話 這不就代表譴責會有影響嗎? 一般人只關心 自己不要受到傷害 會有人在乎他怎樣嗎?
順便放個證明 我自己能感同身受 生病別人可以體量 但不代表要接受 做事就要接受結果 那有沒用就不做了
中原大學
現在討論一個人都要把他文章全部看完了解他的一生才可以嗎==? 是木子先利用輿論的力量想要去主動攻擊別人 她的騎士團不要忘記這點耶。
國立中央大學
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 只知道她不久前詐死,然後被發現後,被網友罵死,就真的自殺了⋯⋯? 不過我不會同情她,畢竟我不了解前因後果,也不想了解就是了
匿名
這則留言已被刪除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銘傳大學
我沒有叫他去死 但我有留言 而且我到現在都不確定到底是不是他輕生^^ 在文章裡面教唆大家霸凌 還要大家體諒他因為他有憂鬱症他以前很痛苦 全世界不是只有他一個憂鬱症好嗎 麻煩騎士團們搞清楚
B8-5 是啊 你說的很合理 我就說了這個問題很簡單 如果是對的 那就全部合理的 如果是錯的 那就全部都不合理 如果是全錯的 那麼應該有前到後譴責 所以我不就說了 我是否可以要求先譴責前
國立東華大學
該承擔的就要承擔 不是精神病就可以無限上綱 我不會去嘲笑或落井下石 但也不會蠢到去幫她說話 讓社會病的可不只有明面上的惡 更多的是偽善 少自以為是的出來噁心人了
國立高雄大學
自己被天擇,怪誰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
鍵盤俠只會繼續高潮
臺北醫學大學
前次事件她跟對方互相公審霸凌
中國文化大學
看完一系列木子發的文章 底下留言也都大致看過了只覺得... 台灣人真的很愛看湊熱鬧+落井下石 霸凌整件事 我並不覺得哪一方一定都對或都錯 說真的也是他們的事我們只是旁觀者 但明明不相干的我們卻加入後續霸凌 不管是前期挺木子跟著去罵那兩位同學 或是後來逆風 反過來罵木子 甚至一堆人叫他趕快去死 還保持著「反正他本來就想死了」的心態 所以這樣就可以慫恿她趕快去死一死嗎? 後續的詐死我不予置評 也許他真的如室友所說是為了病情好 但由於木子最近相當知名 詐死這個操作真的醜到不行 事情敗露之後 讓討厭他的人更討厭他 讓本來還支持他的粉絲也失望 讓整體怒火升至最高 這真的是當下最好的處理方式嗎? 為何不卸載所有社群軟體專心的治療? 果然看到留言區大量的辱罵 她終於承受不住壓力 也終於給了自己一個解脫 還有網友真的很惡毒 直到現在仍不肯放過她 你各位是不用準備期末考嗎?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沒有
東吳大學
不可能有,酸民永遠是酸民,他們可能連自己說過什麼都忘了。
中原大學
木子小姐有自己的問題,但上來用吸關注的標題和一一控訴自己國中同學的問題,本身就把自己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今天她自殺不能說是任何人的錯,只是她決定要先離開不適合她的世界。 我只覺得大家一直怪她的親人朋友為何沒看好她、為何要詐死很有病,親友發文說她死了,也許也只是希望讓大家覺得已經結束,不要再被關注評論,長期來看他們為了照顧病人一定什麼辦法都想盡了,也被搞的心力交瘁,最後騙大家她死了也許已經是最後手段,我相信在親友也一定已經做了最大努力與挽回。 24小時要盯著已經一直意圖自殺的成年人不是說看著她、不要讓她用網路這麼簡單的,你能想像你要一邊工作,一邊關心朋友三餐,每個鐘頭去了哪裡嗎? 希望大家不要在那邊評論是誰的錯,留下來的人就好好保有善意和包容的心繼續生活,不要再互相攻擊了吧…
國立臺北大學
別妄想他們會反省自己 原po你太高估低卡的素質了
南臺科技大學
讓人反感的是那一堆假死真死的文章,以及某些只會把問題丟給網友又自以為高尚的聖母聖人
逢甲大學
他會在開一次穢土轉身嗎?
美和科技大學
Duckbubi 好吃鴨 薑母鴨 鹹水鴨 呱
南華大學
原Po為什麼是怪到台大身上啊... 台大沒有社會責任嗎?還是校方活該承受罵名? 什麼叫「拆穿謊言把事件推到風口浪尖」?拜託搞清楚,他的室友、父親用這種方式才是把台大推到與論風口吧,為什麼會覺得欺騙是可以的?還是只要為了一條生命大家說謊都無所謂? 你要真的理性思考就不該單單批評校方,我不認為校方馬上回覆是對的,但有不認為他回覆是錯的,他有責任關心學生,但不代表他要為了學生承受不該負的責任。 不管她是否有精神疾病,她在法律上若是具有完全行為能力,那我認為她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而非以這種方式對待所有人。
義守大學
她自己要自殺的 我們幹嘛要後悔? 反正她自己也利用鍵盤俠想霸凌別人不是? 現在被反噬,只能說活該死好😃
國立臺灣大學
昨天之前不認識這位,相關的第一個發言就送給這樓了 在公共論壇上既然已經公開(不管那方言論),若就事論事的對各次發言去表達正面(讚美)或反面(批評但不到謾罵)看法基本上都沒什麼不對,也屬於發文到公開論壇必然可預期且需承擔的後果,不過幸災樂禍或詛咒的話實在不必了就是
國立中山大學
反正其實就是鄉民有錯 木子小姐有錯
銘傳大學
B14-1 他在每一篇文章裡都強調自己是憂鬱症很想死 這不就是他想散發的特權嗎 他會被網暴也是他自己打響自己的知名度的 當個平凡人活在這個世界誰沒事會隨隨便便被網暴啊== 知道自己有病就不要玩什麼社群媒體 自己被自己玩死 講難聽一點 活該
銘傳大學
B14-2 因為他把自己講的很可憐 濫用大家的同情心 大家才會幫他霸凌別人啊 當他自己想要公審別人的時候還把別人念哪本名都講出來 自己去恐嚇別人就說失憶 這個人到底哪裡還值得人同情啊 他很痛苦所以咧 就可以濫用大家的同情心 詐死是嗎==
淡江大學
我只有一開始參與她寫的 霸凌我的人要告我那篇 也沒有留太偏激的言論 後來風向變了就再也沒留言 因為不想被當作網路攻擊的棋子 而且嚴格說起來 覺得好像太私人恩怨了 後來就看到後面一連串的風波之後 很多推文留言都在惡言相向 不外乎是7414之類的留言 我只覺得大家真的好投入😂 不知道在生氣什麼的那種 把人罵到好像對方欠了多少仇那樣 還不如去跟當初被指控的同學抱歉咧⋯⋯ (有多愛就有多恨 有多投入就會感受到越大的背叛 我是不相信罵木同學的那些人前期沒有罵被指控的兩位同學啦)
原 PO - 國立臺北大學
B33 啊就說詐死不一定是她本人了 冷靜一點:) 他很痛苦所以她表達她的痛苦啊 是要所以什麼?
輔仁大學
B33 霸凌這件事本身就是錯的 所以我不認為誰說自己很可憐就該幫她去「報仇」 你自己選擇做了這件事 然後再怪別人說都是他害你去做的 人長大了自己該有判斷能力 不再拿是否生病來說的話 表面上能見的事實確實是他有不對的地方 但是是你們這些人選擇讓他「濫用」的 頂多摸摸鼻子當作相信錯人了 何必成為下一個執行暴力的人? 只因為自己傻傻的相信別人然後做了錯事 一定要找到一個代罪羔羊免除自己的責任嗎? 就我所知詐死是身邊的人為了控制他的情況 她詐死對你的人生有什麼影響嗎? 她身邊的人肯定多努力想留住她 為她承受了多少壓力然後作出的決定 這個決定與他們生活息息相關 說真的他們做這些決定完全不需要顧慮大家的感受 不需要對誰負責 因為這是為了她的、他們的人生 不是廣大的網友的 而你這個旁觀者只是為了覺得「自己被騙了」 硬要淌進這渾水 何必
銘傳大學
B36 我完全沒留過言 是她開始詐死之後我才留的 所以他會去死完全是干我屁事 我純粹很不爽他在那邊拿憂鬱症當擋箭牌 一天到晚說想死 真的是直接害憂鬱症的人名聲更爛
銘傳大學
B35-6 你真的很好笑 是因為他隨便罵人這個行為表示這個人本身就不值得大家同情幹嘛的 而且我罵他 請問我罵了三小 他當初可是直接罵我腦殘ㄟ 這個人就已經很瘋很失理智還有你這種人當騎士團== 瞎挺一個人 也不搞清楚他品行如何 只是因為看大家都在霸凌他就覺得他很可憐 你知道什麼叫做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嗎
原 PO - 國立臺北大學
B38 我不是同情他 我只是覺得網路霸凌需要被正視 我也不是她的騎士團 我們現在討論的事就只是「網路霸凌」 只是從這件事延伸出去討論而已 你不認同我的想法也沒關係 可能我們就是不同種人 但並不是因為我跟你意見不同 你就可以認為我是「瞎挺」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是吧:)
義守大學
B37-1 擋自己做錯事被眾人罵啊!😃 你理盲濫情也要有個限度 不是你死掉,我們就會覺得你值得尊重 死者為大這套過時了!
國立中央大學
沒有。 完全不覺得鍵盤俠有任何自己行為不好的樣子。 鍵盤俠現在在慶祝他們的勝利@@ 看看其他文鍵盤俠還在到處亂跑中。 人血饅頭,好吃好吃。 下輩子不要當鍵盤,會被鍵盤俠打爆= =
中山醫學大學
沒有欸,誰在乎啊
其他憂鬱症的人怎麼就沒這麼多屁事?
義守大學
B29-3 那建議你標題就不要提李小姐 只需要探討「網路暴力」這項議題即可 既然你提了 那「這次的網暴事件」就是與李小姐先前的言行有掛勾。 妳有心想討論的話,就不該這樣: 只要無法反駁就不斷將事情去脈絡化 再說一次,你要用性侵比喻的話 那李小姐就是先強暴別人的那位加害者 只不過她被受害者反擊,自己也被強暴而已🤷🏻‍♀️
國立中興大學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笑死
實踐大學
看完所有相關的文章 這是我第一次留言 看完以後覺得單就網暴這件事情 一開始木子小姐也是想要利用網路的力量去為以前陳年往事報復 只是對方有保留了證據公開了被隱瞞的部分 但今天如果風向不是這樣反轉了 結局是否就不同了呢 那是不是今天的文章都會換成 蔡XX被木子小姐利用網暴逼死了 這樣的標題呢? 這件事情已經是陳年往事了木子小姐還要再翻出來 那中立的網友總是會分辨是非的 最後造成這樣的後果 真的不能怪各大網友欸 還有詐死的操作真的很奇怪 況且跟台大之間的溝通僅憑室友的一篇文章說明 怎麼能確定他們沒有說謊呢? 是不是真的有跟台大溝通台大是否真的有答應隱瞞? 還是只是想把鍋甩給台大說服自己不是因為詐死的行為才導致自殺呢? 最後只想說自殺是她自身的選擇 沒有任何一個人逼她 事件的引發也是她自己 真的不能怪任何人欸 喔對了還有不要把所有行為都無限上綱推給憂鬱症而去合理化 有病真的不是做任何事情的藉口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夠了沒要幾篇?
義守大學 電影與電視學系
B44-1 你好像覺得被她操弄的群眾就不是受害者喔!😅 所以你從一開始就搞錯眾人不同情她的原因 因為她身為「公眾人物」在「公開場合」發言,本來就該注意自己對媒體的影響力 就跟所有媒體、公眾人物都有義務把關自己的言論一樣好嗎?🙄
國立臺灣大學
我想那些留言的人應該是沒有後悔吧 畢竟對他們來說就是死了一個不相關的人 甚至可能還會感到高興吧 只能說價值觀各異 也沒有什麼對錯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