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不是站在受害者這邊的, 所以資方有恃無恐, 台灣人人命是很賤的, 今天如果是一個 美國人, 在台灣被台灣人傷害受傷截肢, 有在台協會出面, 相信賠償數字絕對很高. 就像當初劉宜良命案, 竹聯幫派人去殺了一個美國籍的華人, 最後我們政府賠償的是天文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