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更)好像不可能有人能取代我弟了

4月13日 05:08
我跟我弟感情很好 自從對於「大牌鮮奶都超水超難喝」這件事有共識後,我們每次去全聯都會特地挑小牌子的鮮奶,看看哪家比較好喝。家裡有自己煮咖啡的習慣,所以鮮奶會一直補,有時候會擔心剩阿嬤跟姑姑在家的時候沒人消耗鮮奶不敢買太多,但是看到我弟在家的話就會放心買大罐的。最近一次買鮮奶是去年暑假,我一次買了兩種不同牌子的! 弟:妳要買兩罐喔? 我:都喝喝看啊!反正你在家也會喝 弟:好啊 然後我們就很開心拿了兩罐走。他應該是以為我財富自由了,露出很驚訝又很爽的表情。 有一次回家要請他來車站接我(我沒有駕照也不會騎摩托車)我剛好搭到客運末班的全程車,比預定時間多了一小時才到羅東。這期間他也是一直等,保持聯絡,然後來載我。上車之後他說在猶豫要不要去便利商店買泡麵當宵夜,我說「還是我們叫外送?」他好像沒什麼機會用外送app,很開心地答應了。我們在家點餐、等餐來。因為太晚了,我先上去洗澡,就把錢包手機都丟給他,讓他去拿餐。我們點鹹酥雞,吃起來很普通(他說的),不過還是很開心,可能因為一起叫外送一起吃的感覺很好!邊吃邊聊我剛剛去看金曲獎典禮的細節。他喜歡音樂,剛好有很多可以分享的。他那天晚上跟我分享好多好聽的歌,當然我也有跟他說我特別喜歡哪幾首新歌。 Wii 有一個遊戲是瑪莉歐銀河3D版。我們小時候整天膩在一起玩,我永遠是奇可,因為瑪莉歐好難,我都交給弟弟,他玩得很好!我就乖乖幫他拿金幣跟生命香菇之類的,讓他安心破關。這已經是國小國中的事了。長大以後再次把Wii主機拿出來,瑪莉歐銀河的光碟片好像壞了,不過我們還有太鼓達人可以玩。遙控器下面的感應器也壞了,但是弟弟好像蠻想玩的,我火速下單新的遙控器,連同其他配件也都一起買一買。雖然買來之後也不常玩,但去年暑假我們有一起玩過一次太鼓達人,晚了一整個晚上。我們是一人一首輪流玩。因為是跟弟弟一起玩,沒什麼好顧慮的,每一首我都玩到分數滿意了才pass ,他也照著這個模式來,所以我們每首歌都玩10分鐘起跳,簡直是運動家精神爆發。我記得我有一首動漫歌喔練了30幾遍吧,他就在旁邊滑手機陪我。最後我喊累了,我們才上樓洗澡睡覺。 我記得有一次回家,我弟還特地買宵夜在廚房等我洗完澡下去一起吃,但是我不知道他在等我,直接回房間跟男朋友聊天。隔天小姑姑跟我說這件事,我整個超級愧疚,決定以後都在廚房陪我弟吃宵夜、看電視、聊天,一起關燈上樓休息。我想從那之後我應該都有做到吧! 去年暑假看完「你是我的榮耀」開始對王者榮耀、傳說對決這類遊戲感興趣。我弟很會玩,他是電競相關科系,平常也會參加學校的比賽。我就請他教我。他在教我的過程中很訝異看個電視劇可以學到的還不少,而且他整個嚇到,說我學很快、概念很好,心態也很好。看來是對電視劇改觀了呢👍🏻總之,我們只要有空,就是一起圍著手機打遊戲。有一次我對一個招式有疑問(反正就是那種可以照亮草叢的功能)我說「這是不是騙人的啊?我每次都覺得沒有照到欸,真的有用嗎?」他直接開一個兩人房間讓我進去,在地圖上跟我玩躲貓貓,要我去找他,把他照出來。後來證實那招式不是虛晃一招,而是真的有用。 他大二開學前幾天,我們家一起開車去高雄,幫他載行李,順便去玩。晚上在飯店他一直在打遊戲,不太理家人,但還是會下去大廳幫我拿點心跟飲料。去海鮮市場逛街的時候我們也很有話聊,雖然具體聊什麼都沒印象了,反正是些瑣事,但是聊這麼多話也很開心。晚上我問他想不想一起玩傳說對決,他說他在跟朋友玩其他遊戲,就不跟我玩了。有點小失落,不過沒關係,之後寒假等他回家就有機會一起玩啦~不然平常約個時間連線也行 當時是這麼想的。 他跟我說他寒假會回家,雖然他很不喜歡回家,但他跟我借錢買了輪胎,所以要回來還我。 我超期待的,沒有那麼期待過寒假。我都不知道有一個弟弟會這麼開心,生活充滿樂趣,不僅有人陪我玩遊戲,還會一起看地獄迷因。大概只有跟他才能肆無忌憚分享地獄梗了! 不過10月中,爸爸傳訊息在家裡群組說弟弟出車禍過世了,他要下去南部接他回來。 收到訊息的當下我哭了,但我沒有完全相信。我覺得不可能。 收拾行李,回家,等了漫長的一天半,爸爸跟弟弟終於快到宜蘭了。 到羅東壽園看到從靈車上推下來的擔架,上面躺著的人看起來很高,但我還是不信。 白布被禮儀人員慢慢掀開的那刻我其實不敢看,但我要看了才能確定那不是我弟,所以我死死盯著。 那是我弟。 鼻梁很高,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更高了。 頭髮有點咖啡色。他前幾個禮拜跟我說他偷偷染的,要我保密。 臉上有一些擦傷。但因為他很帥所以看起來很像萬聖節妝容,瑕不掩瑜。 因為習俗,晚輩過世只能讓平輩參與儀式。 他的兄弟姐妹只有我。 禮儀人員叫姐姐陪同,爸爸阿嬤先到旁邊休息。 我不想陪。我不想把他送進冰櫃。 可是我還是進去了,看著他被裝進袋子、被推進冷到冒煙的櫃子。我真的怕他在裡面會凍僵,有沒有不那麼冷的地方? 我只有他一個弟弟。 我不知道現在有誰可以像他一樣能讓我放心地隨時傳無關緊要的訊息,或是使喚他載我去任何地方、幫我領包裹。 以前在家裡洗碗,只要喊一聲他就會來幫忙把碗擦乾。我越來越喜歡一起洗碗的時光,我們都拖拖拉拉聊天、看迷因,然後廚房會慢慢恢復乾淨。 倒垃圾的時候可以不用帶門鎖,反正他站在閘門內,我在外,或者對調,我們會一邊閒聊一邊等垃圾車來。丟完垃圾之後,閘門內的那位就負責開門。 但是現在我好無聊。 沒有人陪我做這些事。 我有買到超濃超好喝的小農鮮奶要跟誰說? Wii 一個人玩也不好玩啊⋯⋯ 傳說對決我甚至都沒登入了,沒有人帶很難玩。 他說他們系上有一堂課是專門講解遊戲戰略的,教材真的就是遊戲地圖。我說「那我有機會可以去旁聽嗎?」他說「可呀,我跟我們老師說一聲你應該就可以來」 我好想聽那堂課喔⋯⋯ 他還在讀高中的時候。我只要去他教室找他,就會有一些他的朋友圍著他說話。他回家都會跟我說「我同學問我欸欸XXX你還缺姐夫嗎?」「他們都覺得妳超正」不知道有一個漂亮姐姐是不是讓他很驕傲? 為了他的告別式,我去把邋遢的頭髮跟指甲都處理了。會有很多他的同學朋友來,我要漂漂亮亮的,他才有面子。 告別式那天,有好多同學跟著我和爸爸到火化場。雖然下著雨,我想有很多南部上來的同學不適應宜蘭潮濕的氣候吧!但他們還是留到最後,可見弟弟生前的好人緣,連我都要羨慕。 撿骨儀式爸爸不能參與,我負責。禮儀人員說弟弟很年輕很健康,所以骨頭很白很漂亮。我知道啊!他年輕又健康,根本不應該讓我在這裡給他捧斗、撿骨的,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弟弟的骨灰罈好重。我缺乏鍛鍊,力氣非常小,做七光是捧著牌位跟香爐繞個幾圈,手就抖到無力了。這個骨灰罈好像有千斤重,即使用了寬背帶背在我身前,還是舉步維艱。爸爸沒有跟我搭同一輛車,從火化場到靈骨塔的這段車程只有司機、我和弟弟。現在弟弟被我背在胸前,我摸著骨灰罈外袋,像是抱著小嬰兒在安撫一樣。我好像很久沒有抱我弟了,畢竟長大後這種舉動很尷尬,現在我真的想抱著不鬆手,就算他很重,我可能一下下就抱不動了。 不知道要跟誰說這些 我半夜都會很想他 雖然有一些好朋友,他們也都說有需要可以隨時找 但是我如果打過去哭哭啼啼的好像也不好 戲劇系的每個人心裡都很苦,各種各樣的苦 沒必要讓我的朋友們承受更多別人的痛苦了 可是我真的很需要有一個活生生的人說話 現在一個人住外面 一天說不到10句話 活在沒有弟弟的世界好無聊 等我以後老了,阿嬤爸爸姑姑叔叔們都不在了 剩我一個 本來應該會陪我的弟弟現在不曉得在哪裡 我好想他…… ——————————————————— 這篇深夜murmur引來的迴響比我原先預想的大太多,所以先沈澱幾天,思考怎麼回覆各位。 每一則留言都有看。 我算是一個不在乎也不正視自己負面情緒的人,加上處理完喪事馬上接著三個多月的畢製公演準備期,一直以為自己能hold住,沒想到,現在只要思念爆炸就會無法入睡。甚至很習慣一個人的我竟然會覺得「寂寞」。的確該好好正視自己的感受了! 留言有很多溫暖的人,甚至讓我隨時私訊他們都行,真的非常感動。我相信網路上的陌生人能夠做到這樣,現實生活中的好朋友們一定也願意。所以,既然都要叨擾別人,不如就先學習向朋友傾吐吧!再次對留言區各位的溫柔邀約表達無上感謝! 如果我的文章有帶給大家更珍視手足的心情就太好了!無論兄、弟、姐、妹,都是無可取代的珍貴存在,人生太無常了,所以想說的話、想做的事、想買的衣服、想請吃的牛排,所有那些想要給對方的事物,都不要猶豫地給出去吧!我現在最沒有遺憾的事情就是我弟生前就知道我很愛他(我們家是很不擅長表達感情的家庭,我自己也很怕肉麻,所以都藉由請他吃東西、買遊戲給他之類的具體行動偷偷傳遞,久了他就知道了。) 朋友建議我將回憶和那些思念之情用寫作的方式記錄下來。或許那會成為屬於我的哀悼日記,或是另一種延續弟弟生命的方式——讓他永遠被記得——無論如何,都會嘗試書寫,因為那些回憶很有趣,應該趁記憶還新鮮的時候趕快記錄下來。 最後想跟留言區那些同樣失去摯愛、至親的人說,謝謝你們願意在這裡跟我分享你們的故事與感受;對於尚沈浸在傷痛中的人,我不能說「一定會走出來的」這種話,因為我也還沒有,但是請好好吃飯、好好休息!在告別式上我對弟弟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會好好珍惜我們的家人」,必須要平安健康,才有能力做到這件事,相信等到傷痛漸漸平復後,我們還有很多的愛可以給留著的家人們❤️ 果果夫人 更新於 2022.04.15
愛心嗚嗚跪
11107
留言 61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