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我妹妹是ADHD

2022年8月22日 13:26 (已編輯)
前情提要
一直以來想要分享我妹妹的故事,想要給許多努力的人們一些溫暖。文很長,有興趣的人可以慢慢看。 我妹妹在20年前被診斷出ADHD,那時整個社會、甚至醫學界對ADHD的了解都遠遠不及今日。我爺爺曾說過像我妹妹這麼頑皮的小孩,只要把她揍爆就不會再頑皮了(就在我妹第二十幾次在沙發上狂跳差點撞倒他老人家時) 一開始,家人只覺得第一個孩子(我本人)反應快、聰明又乖巧,第二個孩子只是沒那麼聰明又有些頑皮。幸好我的媽媽(整個故事最重要的角色)在那個資訊非常不發達的年代、在那個「過動兒」被各種嫌棄、甚至污名化的年代,撐起了有ADHD孩子的家、改變了我妹妹的人生。 說我妹妹的人生因我媽而改變,真的一點也不誇張。在20年前,學校老師根本聽都沒聽過ADHD。我媽媽是名家庭主婦(我爸爸是警消人員,每天工作忙到翻過去、常常值班不在家)媽媽每天跟兩個小孩相處,發現學齡前的妹妹跟我有非常大的不同(可能我真的太聰明太乖(笑)) 她注意力無法集中、學習慢、跟別人說話時都在看旁邊(絕對不會跟你對到眼)然後動來動去像有用不完的電力。媽媽開始懷疑,或許自己的女兒不是單純調皮、也不是玩心很重、故意不專心。 後來我們長大才知道,媽媽當時閱讀了大量關於ADHD的書籍(當時根本不像現在有許多網路資訊)她一邊辛苦照顧我們,一邊努力研究自己的小女兒究竟是怎麼了。 媽媽決定帶妹妹就醫,想當然眾親友覺得欸欸小孩真的是沒病被妳搞到有病。然而到長庚看診後,診斷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需要開始做早療。那個年代家裡出了個「過動兒」好像是什麼很扯的事,但我媽並不害怕,應該說她吸收到足夠的知識讓她勇敢面對,她知道自己帶著孩子在正確的路上。 那時我外公恰巧中風,我媽常常自己一個年輕母親,帶著一老一小到長庚復健科報到,一個中風復健、一個早療。我有時也會被帶去,媽媽都跟我說外公和妹妹要去「做運動」(所以我小時候以為長庚是什麼運動中心🤣 但我對妹妹在那邊溜滑梯沒什麼興趣,我比較喜歡靜靜在旁邊看書畫畫) 當時有不少人覺得帶小孩去早療「做運動」沒屁用(直接把她揍成蒜蓉就會聽話了啦)但我媽媽非常堅持。 我還有印象她帶著我和妹妹去公園「練習盪鞦韆」,因為妹妹對加速度和有高度的活動會焦慮害怕,媽媽帶著我們一次一次練習。(其實我一下子就盪得老高,只差沒360度旋轉,妹妹卻一點點高度就嚇到瞳孔地震) 妹妹討厭赤腳踩沙子、草地,毛巾一定要柔軟,衣服標籤一定要剪掉(這個到現在成年也一樣)剪頭髮時如果有小細髮掉下來碰到脖子會大爆崩潰,我媽都會先帶一堆小禮物去理髮廳,麻煩剪髮阿姨等等剪完頭髮要給我妹挑禮物獎勵。只能說照顧這樣的孩子要注意的小細節非常多,媽媽都盡她最大的努力去做。 這邊插播我小時候真的覺得我妹超笨,但我們感情超好。主要是我媽曾經很嚴肅地跟我討論不應該罵妹妹笨,如果連最親的家人都不支持她,她真的會孤立無援。後來不知為何(可能也是我媽主導的)我覺得我變成她的管理者(其他人要欺負她我會超不爽),然後她很崇拜我。 ———————————— 妹妹開始上學後,更大的挑戰在等著我們全家。(或是媽媽) 當時我已經是小小資優生,乖巧聽話の模範生a.k.a小老師(關於愛慕虛榮的幼兒我又是另一個故事😂)媽媽深知停不下來又神經質的妹妹可能會成為大家不喜歡的對象、甚至老師眼中釘(因為她擾亂上課秩序的功力真不是蓋的) 妹妹開學前,模範生的媽媽都會先跟老師深談,讓老師了解妹妹的狀況。媽媽跟老師說:我不能接受我的孩子受到體罰,如果有任何問題老師真的覺得hold 不住了,一通電話,我立刻來學校接妹妹回家冷靜。 ADHD 的孩子在學業上遇到的挫折非常大,現在回頭看看,一家人都辛苦了💦(啊不過先說結論,我妹妹高中、大學、研究所唸的都是第一志願,直接打臉說過動兒課業表現都很差的專家們)(我則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哈哈哈哈哈) 妹妹小時候的功課和考試準備都是媽媽一步一步帶著做的,而且事後媽媽也說,難教的程度真的是在心裡捏死她無數次的地步。 我長大唸了醫學院,五年級時有選修和ADHD 相關的課程,有一次看了老師在課堂上放的影片,才知道啊原來妹妹的世界是這樣的啊:她的感官好像被放大了好幾倍,唸書時會注意到窗外駛過的腳踏車(車籃裡有兩包菜)、樹上的鳥兒築巢(巢裡有三隻幼鳥)、頭頂的吊扇喀啦喀啦轉(可能非常老舊)…… 後來我問我妹,她說對啊我還記得大學聯考那天是陰天,教室有一個日光燈管壞掉,我隔壁的同學筆掉在地上三次,監考老師在教室後方打太極拳。(這細節我真的Oh my god大驚(同學這是考大學欸(我媽在一旁笑翻 然而她真的非常努力,努力的程度超級可怕,我覺得超乎常人。印象裡國中之後,我妹唸書都是黏在椅子上,黏死好幾小時那種。(時間換取記憶體空間?)必備耳塞、書桌隔板隔絕外物,書房門緊閉,還麻煩我媽不要煮飯,因為抽油煙機太吵,大考前家裡電話線還會拔掉(sorry了要打給我們家的人) 看著妹妹這麼努力專心,全家人也為她的精神感動,也捨不得在她努力時大聲講話或拖著腳步走路。(她上了大學後就改泡在學校的24小時圖書館裡了,感謝學校🙏) ————————— 在那個一言不合就開揍小孩的年代,我們一家人用愛接住了我妹妹(在媽媽的帶領下) 雖然她反應不是那麼快、不是那麼文靜乖巧、不會社交,剛開始功課也都吊車尾(我爸媽只希望她至少能習得一技之長)但我們從來沒有放棄她。 她快樂地長大(並且從未被揍過👍)爸媽也不曾拿她來跟我比較,親友說嘴我妹還會回說:啊對啊我姐就在天上飛,我就在地上爬(然後親友就被我爸媽眼神殺死)她現在也有自己的專業和穩定的工作。遇到了喜歡的人(明年準備結婚了) (我們全家都覺得:啊~原來怪怪少女也是有人喜歡的啊~) 以上 老ADHD的故事說給大家聽,也說給我們自己聽。一路走來辛苦的部份很多(包括我妹真的很愛跳沙發,有一次真的撞破頭縫了好幾針)現在回想起,我們也能開心地笑說:啊啊對啊超傻眼欸,沙發也太可憐。(我媽則是又哭又笑) 希望大家也能給予ADHD 孩子與家庭很多支持
愛心跪嗚嗚
12192
留言 69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