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最可悲的事情是 這只是一部電影 又有多少人改變了 至少我朋友講出一堆冠冕堂皇的道理后 卻開始批判別人興趣 我想她完全白看了這片 而我看完,心情和靜止的水一樣的平靜 沒有感覺,大概是最大的感覺 我一直在想,和我一樣平靜的人 是不是看過太多的黑暗 而習以為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