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 國立臺南大學
關於戴立忍驚訝的小手以及王識賢的捲捲頭,我自己的淺見是,如同水一般,性別氣質與對自我外型的塑造是可流動的,尤其三十年是段不短的時間,中年的兩人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終於能解放自我,他們形象是與少年時期大相逕庭或是相去不遠,其實都是能夠去體悟以及體會的,我想這應該是故事想傳達的意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