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專家給的一封信

4月30日 12:06
各位學生,收信平安: 針對部分同學最近積極關心學校的防疫安全,提出為何還不施行全校停課進行遠距教學的疑問,我想要由一個自身為傳染流行病學者,分享一些我的觀點給大家參考。我很高興看到頂尖大學的同學能主動關心學校事務,關心之外如果更具有一個科學的態度來面對這一波疫情,才能真正解決問題,也進一步能解決疫情下所造成的過度恐懼。 首先,我們先問自己一件事,全面遠距教學可不可以有效降低Omicron病毒的傳播?以目前的結果看來,病毒本身的特性為造成感染後輕症或無症狀表現者佔了99.6%的比例,因此就算全面停課也無法阻止這個隱形且在急速確診數增加下,未來可能無所不在的病毒持續的傳播。而課堂中雙邊維持戴口罩的保護下,也並不會比各位在日常生活中,若於購物、用餐或戶外運動下等正常活動所造成的風險高。反而,若學校在大家可以正向的做好個人防疫、把意外造成感染的輕症與無症狀者維持在可控範圍下,卻因此進行全面停課,會導致您失去了在一個正常的教學環境下獲得良好受教品質的機會。因此,如果我們未來要長期與這個病毒共存,就要有更科學與健康的態度去面對。學校並不是不考慮同學安全而不採取不全面停課,而是要兼具病毒輕症卻高傳染力特性、每人可把個人防疫面做好、對確診者與密切接觸者做好流程管理、與兼具考量維持各位正常受教權並有最佳教學品質下,綜合做出判斷並制定相關辦法,為中興大學做出最佳且最具有可行的決策。 各位應也還記得,過去面對疫情時,中興大學面對該要全面停課時,也是國內國立大學中最早做出決定而後引領各校跟進,學校從未對該做決策而不做決策時有所退縮。但一切的決定,是依據流行病學與病毒特性做最佳判斷。 也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思考這個問題來釐清同學心中的憂慮。同學可以反向思考您為何認為要全面施行遠距教學?如果您擔心的是感染,我們已經由流行病學的資料清楚的看到,各位這個年齡層是台灣目前主要感染的族群,但非常幸運的,這個年齡層卻是感染後重症率最低的族群,大約是0.1%,尤其你們又是可以有選擇施打疫苗受到保護且更可以行動自律的族群,你們不是幼稚園生也不是小學生(他們若未停課在上課的過程只有靠口罩保護)。再者,如果您是根本的對這個病毒的恐懼,那不論有沒有全面停課,您的恐懼也不會因此停止,病毒傳播仍在社區中存在、仍在運動場運動的人群中存在、也在您外出用餐的環境中存在、也可能在與同伴聚會唱歌時存在。再者,如果要施行全面停課,我認為主要該是考量受到因需執行防疫隔離或自主健康管理的人數,有無因此對課程進行的正常度造成影響。而目前,我很感謝很多有正確觀念的同學,在有感染風險時第一時間就通知學校,也在警覺自己有感染風險下即時限制行動未入校園,目前我們全校的病例數雖有增加,但也皆在可控範圍,本校也針對課堂與宿舍的管理制定停損點,來盡力一方面把病例數壓至最低,一方面該要全面管制也有科學的判斷標準依據。這些的背後,除了靠同學正確防疫意識外,是好多學校辛苦的行政人員與健諮中心護理疫調人員的努力,大家為的是給同學安心,藉由大家的努力來換取各位的受教環境,而不是推卸責任兩手一拍宣告全面停課,爾後大家各自回家,行政面反而輕鬆的不負責任處理態度。還有,同學是不是也應該同時感謝仍無私不間斷做授課的老師,相較於各位的年齡與他們還要照顧家庭等因素,他們的擔憂反而應該比各位同學更高。因此,正確的態度是正向面對瞭解今天的環境已經不是兩年前的環境了,有疫苗的提供也有好的篩檢診斷工具,病毒也不再是會引起高比例重症死亡的alpha或delta病毒,而是一個有助於形成族群免疫力的輕症或無症狀的omicron病毒。唯有打破過去印象殘留的恐懼感,與破除為何要於高比例感染者輕症或無症狀狀態下而放棄正常的生活的矛盾迷思,才會有樂觀正向心態來與這個難纏的病毒和平共存。 希望我這樣的解說,對同學心中的疑問解答有幫助。記得,各位是頂尖大學一流教育下的菁英,讓我們用理性與科學的態度正向面對,唯有謹慎防疫正常生活,我們在沒有壓力下,也才有更好的免疫力,來真正克服對這個病毒的過度恐懼,也才能真正早日全台灣與國際同步邁入與這個病毒放心脫口罩而共存生活。 祝福同學平安! 國立中興大學 微衛所教授 張照勤 (以下所附為學校本次防疫會議通過之防疫主軸也請大家參考並一起努力!) ********************************** 本校防疫主軸宣導 1、Omicron的特性主要以輕症或無症狀表現且具高傳播力,尤其在大學與研究所的族群更是如此。因此在各位可自律加上有疫苗施打保護下,需擺脫過去沒有疫苗時面對Delta或Alpha病毒的恐懼,以平常心但謹慎態度正常生活。若意外感染,了解只是一個歷程,協助即時通報與限制行動使疫情不要擴散,而不應再把焦點放在確診數,而是注意警覺,做好身體照護。不要因輕症或沒有症狀而過度恐懼,損失正常受教機會。 2、自我警覺、即時通報(知)的重要:對曾去過高風險場合或得知有確診者接觸史之後的警覺,若有疑慮或症狀進行篩檢,陽性者立即通報學安室及通知近期內相關接觸者。 3、全面性僵硬的停課方式不如以有需要時進行部分課程的彈性教學方式判斷:由於Omicron的特性是以輕症或無症狀表現且具高傳播力為主,雖對健康威脅不高但防不慎防,因此沒有彈性的全面停課是無法有效減低確診數字,且同時損失良好受教品質。因應狀況由教師依課堂性質、與因規定無法入校之上課人數等因素整體考量,來給予彈性決定課程是否需暫時進行遠距上課或實體及遠距混合上課方式,才會在兼顧良好教學品質、維護學生受教權及防疫最適方法下,達到最佳的具標的性防疫管制效果。 4、宿舍管理也為本校防疫重要環節,並已對有限資源及空間下做出相關標準程序處置流程,以及配合若發生隱性傳播鏈時的管理方式,大家須以以上原則安心面對。但請同學發揮同理心與關懷心配合教育部的相關返家居家照護(或居家隔 離)指引原則,主動與家人溝通,把學校有限空間留給在台灣沒有親友可依靠或是家境清寒無法返家的同學。
37
留言 117
文章資訊
4 篇文章6 人追蹤
共 117 則留言
國立中興大學
您好 請問您這裡alpha是否有拼錯?
國立中興大學
去年遠距中興是最早的國立大學?我印象怎麼不是……
國立中興大學
所以宿舍的安排? 學生不幸被隔離的要如何返家? 我問了身邊很多人 都不覺得被隔離的自己有資格回家請家長照顧 溫情喊話大家都會啊 我們要的只是很明確的指引啊
國立中興大學
我們大學生雖然是感染後重症率最低的族群,但我們的家人又該怎麼辦呢?我們家有老人家沒辦法打疫苗,萬一不小心傳染給他們該怎麼辦⋯⋯
國立中興大學
又在騙了
國立中興大學
就算無症狀或是輕症 請問您或是校方或是教育部能保證沒有永久性的傷害嗎? 現在是只要能活命就能忽視有沒有永久性傷害嗎? 還有確診後返家 想請問如何返家? 搭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傳染給別人? 還是請家人接送再傳染給家人? 在台沒有親朋好友可以依靠 就可以居住 那試問若是您確診您願意返家或是請家人接送讓病毒有機會傳染給您的家人嗎?☺️ 在台的我們才是這個國家的國民呢 非常贊成要多照顧離鄉來台讀書的學生 但不是犧牲我們本國學生的權益🙂
國立中興大學
給中興的「專家」 我排不到快篩 我喉嚨癢 我週一會去上課 謝謝專家
我是學生代表大會的議長 目前會以「ShituoChang」身份 把我知道的防疫資訊丟上來 並且會搜集大家的意見向學校反應
國立中興大學
再問個問題 請問被隔離的學生的受教權? 學校能夠讓只有被隔離的學生們在家遠距上課嗎 還是被隔離的人就算了 宿舍內的隱形傳播鏈最嚴重是整棟隔離欸 這樣會有多少人沒上到課 如果剛好是期末考要被隔離怎麼辦 這樣公平嗎?
國立中興大學
重症率最低 所以 就該不怕確診?
國立中興大學
蠻自私的…完全不知道在供殺,建議院長預估計算一下共存下的死亡人數,在發表一下高見,推動靈骨塔方面的超前部署給中央~ BTW,不知道院長知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因為近期學校爆發不敢返鄉的?要共存可以,但是要循序漸進,不是看到其他國家解封了就跟風,要知道其他國家在第一波時多少人感染了,才能走到今天的解封,難道台灣的狀況一樣嗎?
國立中興大學
大學生的命由不是大學生的專家決定喔 到時候出事專家會負責是不是
國立中興大學
要共存可以 但還是要慢慢來ㄅ 在醫療和民生可以撐得住的情況 將原本的限制一步一步解寬 而不是發現疫情無法控制了 就說要共存然後直接放爛 而且外國統計omicron重症死亡率低 是不包含前面幾波已死亡的對象 台灣前面根本就沒大爆發過 重症死亡率不能拿國外數據做標準
國立中興大學
看來又需要上媒體,張教授才會知道他在供三小了
國立中興大學
連疫調都沒收到就被叫回家了 ㄏㄏ
國立中興大學
共不共存,感染後有沒有傷害的議題 這種事不是該對衛福部,對政府反應嗎? 現實就是政府決定共存,只好照著做啊 現在如果三級死不遠距,臭幹院長還合理 學校外都不管了,臭幹院長甚至最後遠距 該確診的還不是要確診
國立中興大學
到底在講什麼 所以確診不會死就沒關係 大家一起確診一下不會怎樣的意思嗎? 我不想確診也不行 笑爛 微衛所是什麼東西 可以不可以散一散啊 中興有這種研究所哦
國立中興大學
真的是黨第一欸 一宣布要共存 直接跟到底 死心塌地我大靴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
噁心政客嘴臉慢慢浮現
國立中興大學
B19 現在是他代表學校?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
大薛將來可能要靠民進黨上位吧 教育部長之類的
國立中興大學
我們都有長輩,家裡的老人年紀也都很大了,有打疫苗但也是很怕他們中重症。少數人的課程當然不需要遠距,但是有些相當密集且人數多的課程,如果能適時減少接觸,應該也能有效減少傳播的影響力,阻斷節點。
國立中興大學
我覺得講的很好啊一堆想以病毒為藉口偷懶的白癡可以閉嘴了嗎
國立中興大學
B6 生病了家人不自己照顧 不然你要交給誰照顧??學校有義務要幫你準備三餐照顧你喔??巨嬰笑死人
國立中興大學
我怕的不是自己確診 而是把病毒帶回家給高風險的長輩啊...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中興大學
講啥鬼(怒
國立中興大學
直接叫媒體讓全台都看到這封信比較實在,大家動起來
sticker
國立中興大學
如果不幸確診,比起症狀我更怕被隔離然後造成周遭生活圈的麻煩
國立中興大學
靈骨塔會漲價嗎
國立中興大學
坦白說 很多課實體與不實體根本無區別 但學校確實就是群聚點 共存是未來走向 但並不是立即 很多家有老小的人 在這時候並無法在此時共存 拜託用用腦 小孩老老人根本現在還無法達成共存目標 不如把那些願意的人放到群聚點 如果自己或家人真的中了 你再來跟我們討論這個問題 這就有點像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那種感覺 讓人覺得很不ok
國立中興大學
什麼爛信 我直接撕爛
國立中興大學
依照您的各段落回覆 1.遠距能不能有效降低傳播 現在病毒的特性多為無症狀或輕症,那不就代表可能有更多未被發現的感染者在我們身邊嗎?而且輕症或是無症狀,更可能被當作其他感冒等等的情況,感染者繼續上課大家也一起上課,最後眾多人一起感染。 您說比起吃飯運動,在教室戴好口罩上課的感染風險更低,可是您似乎沒有想到,當我們被迫來學校上課的時候,我的午餐該如何解決?相信許多人,特別是大一大二的,在第四、五節常常會排課,中午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能夠吃飯,如果要買回家吃,考量到中午用餐人多、點餐及準備時間、通勤等等,真正能夠吃飯的時間很少,多一點可能有半小時,少一點可能15分鐘,還要花費大把的時間跟勞力在通勤上面,更不用說如果晚下課等其他狀況造成時間減少。對於學生們而言,變成幾乎只有在餐廳內用以及在教室食用這兩個選項了,不論是哪個,不都是徒增感染的風險嗎?另外,您所提到的購物、戶外運動,也都是能夠戴著口罩進行的,而且通常時間不長,也不會是在人擠人的空間、定點停留,而且也並非每個人都會去的,然而實體上課則是每個學生都會去的(理論上都應該到校上課,翹課或請假不在討論範圍內),教室人口密度高,一個教室可能都有3、40個人以上、教室空氣並非那麼流通,即使開窗也是,更何況接下來即將進入夏天,開冷氣是在所難免、通常一門課都會是兩到三節課,而且每天上課時數平均也會有約5小時。綜合起來,我並不認為在教室上課感染的風險就比較小。 您說如果學校能夠控制人數,但卻實施遠距,造成學生受教權受損,可是目前而言,學校真的有控制住人數嗎?看到越來越多校園確診者,也不是在校外感染,而是在校內受到感染的,難道這就是學校所謂的控制人數嗎? 我認同面對病毒流感化,我們需要學會與病毒共存,並且最終回歸到疫情前的生活步調,但是中央以及學校的步調是否太快了?中央幾乎可以說是控制不住於是放棄,學校則是並沒有什麼明確的作為。對於校外人士進來學校的部分不見管制、對於所有確診者的資訊採取保密的態度、並沒有在疫情變嚴重的第一時間出來說明學校政策方針,希望學校能夠回答為什麼不公開確診足跡或是科系。前幾天我的系上有人確診,直到系館消毒前一刻才知道系上要消毒,對於有確診者這件事,好像非常避諱不能談論一樣,這樣要學生怎麼知道自己是否有接觸史,要怎麼多注意自己的健康? 以上各點,希望學校能夠重新審視防疫的政策,是否有更好的方式能夠在避免受教權受損與防疫之間取得平衡。例如放寬老師九周線上課程的額度,真的落實由老師可以決定是否採取線上教學(目前有些老師受限於,如果超過九周必須提出申請的問題,因此沒辦法隨意的調整為線上)、訂定一定的標準,讓學生能夠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跟教授提出無法到校上課,因此需要線上,或是需要老師額外的幫助,可能上課錄影、講義、不扣出席成績等等(有些同學可能有接觸史但未被匡列,又必須兼顧出席,無法合理在家自主隔離或觀察,要是真的確診,可能造成更多傳染者)、學生若是確診隔離,或是有疑似症狀需要自我管理時能夠提供幫助,如B6所述,對於確診者或是需要觀察的人能夠提供場所照顧,而非放任他一個人在租屋處自生自滅,或把他趕回家。 2.依照我的記憶,其實中興大學在當時並非領頭遠距的大學,反而是中興大學都是在觀望的那位,當時的許多政策,都常是在台清交成政這幾所頂尖大學祭出政策後跟進的。相信學校不會罔顧學生健康與安全,但也許學校在討論時,能夠多聽聽學生的想法,能夠從科學以外的角度一起討論。(我也是理科的學生,我也相信科學,我尊重也很相信您的專業,但是相信您也知道,有時候科學不是一定對的,就像統計的假設檢定,並沒有所謂的對錯,只有接受與否。同時,科學並不是只有一種科學,有各種面向,不同的切入點會看到不同的事情,所以希望學校也能從各個角度去討論) 3.為什麼要遠距 我認為即便“目前”數據顯示,我們這些青少年族群的重症率非常低,但是以我個人而言,即便我打了三劑疫苗,仍然不能改變我的身體並不像其他人那麼堅強健康的事實,就我的個人利益來看,我覺得若我確診,只有無症狀或是輕症的可能性是高於目前的數據的。另外我強調了“目前”兩個字,台灣這一波的爆發到現在一個月左右,我認為只有一個月的時間要去對所有確診者的狀況下結論是否還太早了?我們並不知道是否其實有不小的可能性,在未來會轉為中重症,也不知道即便痊癒後,是否會有後遺症,像是新聞上就有說,有男性確診後性器官萎縮,這些我們情況其實都還並不明確吧,而且看著這幾天的報告,這幾天死亡數量都有在上升,也許對於這些確診後的情況是需要再觀察的(雖然國外的omicron存在時間已經比較久了,但我們和他們之間多少也有差異,是否真的有長時間才會展現出來的後遺症也不確定,而且也要考慮到,台灣許多弱勢者並沒有在先前的疫情被淘汰,就很可能讓他們在這波的疫情下犧牲,不像國外,有許多無法撐過的人早在前面的疫情中就撐不住不幸過世等等,國內外狀況不盡相同,所以我覺得可能沒辦法完全參考國外的數據)。 再來,我不覺得能夠拿幼兒園小朋友跟我們比較,去跟一個比我們更沒有抵抗力的族群比較我認為是沒有意義的,就像今天如果跟你說,幼兒園孩童感染風險80%致死率100%,青少年感染率60%致死率80%,我們同樣的比他們還更“安全”,但不代表我們應該就這樣放任無視他,我並沒有像您一樣的專業背景,我不敢說0.1%客觀來看究竟是高還低,但我能說的是,這個0.1%對我來說風險是高的,再加上只要是確診都可能給身邊朋友家人等等帶來更高的危害,綜合考量之下,我不覺得我現在能夠完全的承擔確診所帶來的負面效果。 在這邊也表達我的個人立場,我害怕的並非病毒本身,在去年實施遠距的期間,一個人待在宿舍,幾乎不用與他人接觸,遠距能夠以我最舒服最適合的速度安排我自己讀書的進度,不會有每天要早起趕課的問題,更不會被迫坐在教室聽著我能夠自己理解,或是已經會的東西,在整個因為疫情遠距的時候是我大學入學以來,最輕鬆,心情最愉悅壓力最小的時候。反觀現在,除了上課本身的壓力,現在校內有20餘位職員師生確診,也相信有更多感染但尚未發現的人,必須每天處在這個環境,前陣子不幸感染腸胃炎,有著與Omicron相似的症狀,那幾天讓我非常擔憂恐懼。因此,以我個人的經歷,我認為您所說的情況也只是一部分而已,我相信更多的學生其實要求遠距是基於現在疫情狀況,可能再加上一些遠距的附帶效益,權衡之下所得出的結論,而並非只是對病毒本身的存在感到害怕(109、110學年度上學期,疫情並沒有那麼嚴峻時,就沒有學生出來要求遠距)。 您所說的,病毒仍在各個地方存在,但是您所距離的部分,有些是能夠避免、不必要、或是有替代方案的,然而實體上課並沒有。 當然在這裡還是要說,雖然我或者是其他學生的想法,可能跟您還有學校同仁的想法並不一致,畢竟我們有著不同的專業、價值觀以及需要考量的事物,雖然可能對某些措施、想法可能難以認同理解,但相信您和學校都是基於想要讓學校更好,希望能夠兼顧同學受教權以及健康的方式,因此非常感謝您為了安定學生的心,寫出這封信並拍攝了影片為大家展示了不同的觀點。也謝謝各位確診、居家隔離、自我健康管理的師生職員們,自動自發向學校申報,也謝謝各位老師在疫情期間仍需背負風險上課,或是轉為採取遠距,並提供了學生許多的幫助和資源。 希望學校和學生能夠一起努力,達成共識,並且一起度過這些嚴峻的時刻。以上,謝謝。
國立中興大學
有夠ㄉㄋ
國立中興大學
站著說話不腰疼?
國立中興大學
微教所教授講出這種話 我是覺得滿好笑的啦 何況還是教授 笑死
國立中興大學
「……也不知道即便痊癒後,是否會有後遺症,像是新聞上就有說,有男性確診後性器官萎縮……」 所以還是怕會萎縮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中興大學
一直都共存呀,以前單週流感十萬也是共存,沈富雄講的其實挺好的,共存一直都是事實。
國立中興大學
B3 防疫專家? 台灣疫情搞成這樣還有人敢自稱防疫專家喔,笑死人,一個特聘教授就自以為能代表我們大學生做決定? 染疫後的副作用呢?搞清楚了嗎?什麼對策都沒有,只知道向著政府講幹話
國立中興大學
這位防疫專家好像漸漸被其他學校打臉了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