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化學工程學系

(黑特)成大航x系 林xx副教授

2018年9月17日 22:40
啊啊啊啊,做了一個夢 以下言論有些偏頗,如有雷同,那就雷同 在最後一個暑假(106-2)為了準時畢業,多選修了航太系開的自動控制,這堂課是兩位老師共同開授,另一位教授是陳介力教授,注意:一位是教授,另一位是”副”教授。 陳老師上課循循善誘,竭盡所能讓學生聽懂基本內容,成功的讓我這位外系學生學到不少東西,而且對於控制有本系課程沒提到的地方有更多的補充,對於依然表現不佳的學生也是適時提點,實屬難能可貴的好老師。 然而過了一個月,風雲變色,換了這位老師首堂課就瘋狂diss台下學生,不喜同學上課滑手機很合理,但一整個下午的課都非常針對我就稍不合理了吧,你我不認識是要怎麼知道你的原則呢?何況你一講不准滑手機就迅速收下去了,之後每堂課也不曾拿出來過,甚至以此為開端,接下來整個月,三不五時就要來diss我這外系學生修課是來消遣的云云...... 我說這位在過去不曾見過面的老師啊,我是有畢業壓力的,而且為此也下過一些功夫,之後每堂小考或是期考成績都是班上中前,每堂課都出席,也沒有刻意挑戰老師的原則,基本上就是到堂聽課,小考大考有準備,儘管上課未必都很認真,但也盡量不明目張膽地打瞌睡,沒做筆記但我確實有在聽啊,不過他還是特別不滿我就是了,回答問題若稍不滿意,直接開噴,沒在跟我客氣。 對於其他學生也有不少調侃,有人沒在抄筆記,不管有沒有在聽就直接開噴;有人打瞌睡,冷嘲熱諷;有人資質不好,理解得慢,稍微羞辱一波;有人上課姿勢不合他的意(沒錯,就是姿勢,手不准插在胸前聽課),這位老師馬上起了被冒犯的感覺,接著再來diss一下。諸如此類的事情從沒停止過,雖然我忍下來了,但倘若他尖酸刻薄,上課卻很有份量或是很有內容,那也就罷了,被diss也心甘情願,恕我才疏學淺,可是我相信我有評論的自由,就這一個月的教學而言非常不是這回事,上課內容完全就是他說了算,既不按照課本內容講課,也不對於自己在黑板上寫的東西多加解釋,他說是怎樣就怎樣,上課音量還時不時越來越小聲,越是重點越小聲跟模糊,反過來diss同學和自己教學評鑑被人打差評、和談論現在學生是多麼不如以前時,特別口齒清晰和提高音量,我總以為教學相長,但這位副教授似乎特別仇視台下的每一個人。 說到這無非就是想給大家一點心理準備,因為他似乎一直都會和陳教授搭配,兩種極端值的組合真的是全新體驗,不管他是不是在過去被太多學生所傷,但事出有因,老師可以批判學生,但教學評鑑也是學生的反饋機制,大家都還算是在高等教育下進行教與學,兩方都要有所進步才能更像一回事吧。 不過我依然順利畢業了,也得感謝林副教授有完成自己訂下的規則,就是期末會給大家調成績這回事,當然也是有條件的啦,條件是不能缺席任何一堂課,為求畢業的我還是做到了,也離開成大了。 啊啊啊啊啊,夢醒了,好險畢業證書還在
愛心
133
留言 4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