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餐旅大學 應用日語系
曾有一個幹過學生幹部的朋友,說他大學第一個目標就是要玩學生會,是他的大學夢想 但進高餐學生會半年就決定轉學,另往其他學校實現這個夢想。 他說他的離開並無關大家的勤奮和熱心 而是深感組織固化的思維和漏洞龐大的財務系統 學生會,除了是為學生謀取福利的先鋒 必要時更必須成為學生之口 不得不說,高餐是一個相對保守的學校 或許和專業 定位 校風有關 這不一定是壞事,甚至是歷年來撐起高餐口碑的脊柱,許多學生包括我,認為年輕學生口中的[奴性],其實是出社會後堅韌小草的深莖。 但在自治的意識抬頭後,希望如廢制服、廢門禁等聲音陸續增加,稱為自由的思想也成為新一代追求的標的。 我想,即便理念不同,也是為了自己與學校更好為出發點的! 然而左右翼觀點對立,往往形成一個使學生會不易判斷何謂大多數學生所盼望的,而在這匿名網戰的時代 ,不言或許是避開刀鋒最好的方法 但我認為,不談是否穿制服 至少在改動新服裝置的樣式老氣和霸道處理上,大多的學生應該都是拒絕且反對的吧 我們需要學生會的發聲,我們也會支持你們的發聲 ,也會在你們委屈時跟你們一起大聲 我們把大學生活舞台賭在你們的膽子與熱情上,或許不得而歸。但至少想聽見從學生會幹部口中,說出我想說的話而不是石沉大海,或是一小群人的自得其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