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青春半熟。記憶微溫~Lesson 12. 亞洲樂園(上)-2

5月27日 23:11
前一回:
   校外教學當日,天氣陰,沖蛇煞東,忌嫁娶、交易,諸事不宜。學校基於人力安排這種狗屁理由,強制讓未參加的人留校打掃;亞洲樂園是當時風靡全台的景點,阿閔因某些緣故無法前往,心裡頭嘔死了,但在親眼確認土匪文喜孜孜地坐上遊覽車後,想到婉如此刻正安全地待在校園某個角落,總算覺得自己的犧牲有價值。    約莫上午9點的鐘聲敲過後不久,正當阿閔剛拖完不知道是第幾遍的地板時,鴨B仔氣急敗壞地跑過來,喘吁吁的將壞消息傳入前總鏢頭的耳中:「婉如不在二年16班教室!」    兩人趕緊找人、四處撲空,最後直闖16班教室,阿閔一腳踹開大門喝問,留守的一個眼鏡仔不待刑求,就滿臉驚恐地說:「她今天本來也要留下來打掃,然後65班有幾個太妹過來找她講話,說什麼『去了好商量』…還有什麼『那個誰誰誰也可以活著畢業』,然後我沒聽清楚,然後她們就一起走了,然後變成我一個人在打掃。」    「然後你最好掃乾淨!幹!」阿閔失控的一拳將眼鏡仔的桌子打穿一個洞。鴨B仔一拉阿閔衣袖,大拇指向後比了比:「有人跟蹤。」話音剛落,13歲的少年已如一陣狂風捲向門外探頭探腦的鼠輩。    大頭閔一眼認出這兩位正是曾被自己列入優先擊倒名單的單薄1號和2號,就在重演去年差不多也是這時候上演的戲碼前,兩人就舉白旗和談,未料白旗舉得慢了半拍,阿閔已經一個手刀、手起刀落將當中一個砍倒在地(先擊倒的編號為1),單薄2號被阿閔眼神嚇得動彈不得,虧得鴨B仔機警,用手中的掃把擋了一下:「殺不得,留活口。」看著手中只剩半截的殘骸,再看著怒火焚天的前同學,鴨B仔心底著實吃了一驚,事後也對外坦言:「痴情令他迷失本性,嫉妒讓他怒火中燒;他當時真的很不尋常,像是一條會走路的炸藥。」    阿閔瞪著那位倒楣的混混:「把你不能講不想講不會講的全部講出來。」說完一腳讓還在地上痛哼的單薄1號變得寂靜無聲,單薄2號的嘴巴立即像是被扭開的水龍頭一樣嘩啦啦傾瀉而出:「文哥要幾位大姊很客氣、很有禮貌地請你妹仔去玩,說是今天所有的零食飲料他請客,文哥還說你也會去,有什麼事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大家都是好同學……」    鴨B仔在旁打了個岔:「等一等!既然如此,那你們兩個跟在我們後面幹嘛?」這名俘虜對著阿閔支支吾吾:「文哥叫我們來問你要不要去?但我們想文哥應該也不希望你真的來,所以……也就沒有問」這廝吞了口唾沫繼續道:「文哥今天心情很好,還說順利的話,過幾天會介紹文嫂給我們認識;到時你這個大舅子不也挺有面子?大家都自己人……」阿閔手刀一揮關掉了這顆水質不佳的水龍頭。 ※ ※ ※ ※ ※    「怎麼辦?」阿閔又是氣惱、又是悔恨。    「總鏢頭稍安勿躁,待我打個電話。」鴨B仔稍後搖身一變化為喜鵲,這不就把好消息帶回來了嘛:「稟總鏢頭,我家老頭今天中午要去桃園龍潭喝喜酒,他正好要出門,我跟他提了一下,只說你沒趕上遊覽車,他就說讓你搭便車OK的啦!你的打掃區域放心交給我,保證不會被小紅帽抓包,咱們合作天衣無縫。」阿閔一把抱住好同學,友情萬歲!YA!    高聳的圍牆難不倒13歲的爬牆慣犯,按圖索驥找到學校側門肉圓店前電線杆下的『鴨董一號』藍色捷安特,阿閔飛快地踩了起來趕赴會合地點;爽朗的鴨爸一見阿閔就開懷大笑:「久仰久仰,你們學校有三分之一都訂我家便當,聽我兒子說是你幫忙大力促銷,今架甘溫蛤~」少年總鏢頭一拱手:「好說好說,都是江湖朋友抬愛,在下略盡棉薄之力罷了。」就這樣,參與喜事的老頭,以及為了阻止喜事發生的少年同車共乘,一大一小路上閒聊瞎扯,讓阿閔深鎖的眉間稍有舒展,笑聲倒也不少。    突然,路旁一個告示牌吸引了兩人的目光──『亞洲樂園』。鴨爸笑呵呵地說:「快到囉!少年耶~那是你們學校的遊覽車嗎?」怎麼可能?因為自己已經晚了快2個小時啦!但阿閔還是立即順著大人的手指看過去,當然不是。    車子沒多久就經過了石門水庫,亞洲樂園的大門就矗立在眼前,只聽裡面不時傳出的笑聲、尖叫聲越來越明顯,但不知為何,13歲的少年此刻聽來只覺得刺耳而已……    一下車,隔著大老遠就認出了H中一整排的遊覽車悠然地停在停車場上;鴨爸一揚手,一張100元的綠色鈔票已經塞在阿閔手裡:「少年耶~麥客氣啦!溫刀A便當賣得這麼好,感謝你的介紹和高觀,我兒子今天不去校外教學,說要跟我交換任天堂,有空歡迎來我們家一起玩啊,掰掰。」真箇是性情中人、快人快語,大頭閔虎目含淚,向鴨爸那台墨綠色的福特天王星行注目禮,目送它絕塵而去。 ※ ※ ※ ※ ※    微涼的山風一吹,阿閔瑟縮了一下,忙給自己打氣:「大頭仔~接下來殺機四伏,可要步步為營了。」才剛轉完這個念頭,就遇到第一個難題,摸摸腰間──沒帶錢!沒帶學生證!連書包都丟在教室裡沒帶出來!鴨爸剛給的獎學金,連入場的愛心票都不夠!唯一帶在身上的,只有插在褲腰後的那對扯鈴棍。    「操!我到底在幹嘛?這樣根本進不去。」還沒來得及沮喪,卻瞥眼見到好幾台遊覽車像是水鴨子一串串似地開進停車場,甫一停妥,好幾位學生就像下水餃般,急不可待地跳下車,阿閔多瞄了兩眼:「是剛剛山下看到的那幾台……」心念一動,當下便有了一肚子讓恩主公乾爹大發雷霆的壞主意,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立即依計行事。    阿閔頂著H中的招牌平頭,吊兒郎當的向今早來接學生走的遊覽車走去,他看準了車門依舊打開散熱的第六台,並注意到擋風玻璃上貼著的告示『H中第六車』,正在車旁抽菸的運將挺著大肚腩開口了:「你幹什麼?」阿閔頭也不回含糊地答了句:「……忘了拿。」竄上車後先一口氣走到車尾,再半蹲著身子轉過來仔細搜索著,耳邊還聽到那司機大叔咕噥著:「小鬼頭丟三忘四的,不成大器。」    這也是13歲少年的偶像衛斯理在某本小說裡提到的──要混進某一個地方,費心喬裝改扮只是下乘,最高段的法子就是直接走進去,而且要讓一切看起來『理所當然』!阿閔在找一件體育外套,而且必須是女生的,因為這批剛來的不知是啥米國中的學生,他們男生的體育外套配色和H中的女生很接近,都是白底綠袖。    阿閔今天留校打掃原本就是穿體育服,但因為計畫要做後續一連串的壞勾當,所以爬牆出來前已經從抽屜下方的夾層內拿出便服換上,而將體育服留在教室,沒想到,到頭來還是需要體育服。心知自己大約只有15秒、頂多20秒的時間,而且機會只有一次,如果槓龜,那麼這一招用在下台車就不靈了;於是定下心來,厚著臉皮向恩主公乾爹禱告:「拜託拜託……一定有一定有一定有一定有…啊哈~果然小鬼頭就是丟三忘四,有了!」    校外教學為了方便點名、管制,所以前一天降旗時,拉虛仔還再三強調務必要穿體育服到校,並且每兩個小時都要到指定的集合地點向老師報到,以免走失;但這個年紀的孩子有多皮,師長們心知肚明,玩瘋了以後根本退化為一整群的尼安德塔人,除了記得自己的名字和尿尿以外,連家裡電話號碼都能忘得一乾二淨。此外,阿閔很清楚,利用這一天算帳的君子淑女們都會把便服穿在裡面、或是偷偷夾帶進去,穿學校的衣服簡直是活靶子!    在13、14歲這個年紀,男生女生在身材上並沒有太顯著的差異,這件外套上繡著『汽838張秋萍』的紅色字樣,「咦~這個名字好像那裡聽過…」阿閔穿上後還算合身。果不其然,只見三、四百位國中生擠在入口處,男咆哮、女聒噪,搶著要進去玩樂的場面,要多混亂有多混亂,當真是『數大便是美』;在那個只有人工驗票的年代,『張秋萍』混在一群嘻嘻哈哈大聲喧嘩的男生中,跑向噪音源製造更多噪音時,也就不怎麼奇怪了。前人有詩贊曰:「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1
留言 0
文章資訊
88 篇文章4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20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