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青春半熟。記憶微溫~Lesson 13. 亞洲樂園(下)-1

5月28日 22:41
前一回:
   第二個難題接踵而至──「婉君表妹在哪裡?」戲魂上身的衛斯閔自問自答:「這個H中特有的平頭太顯眼了,被那些雜碎認出來可沒完沒了。」想到易容術,就不由得想到小時候華視影集有口皆碑的『天龍特攻隊』,隊長『泥巴』可是阿閔認識衛斯理之前的偶像哩!因此決定集中手邊僅有的資源,做最基本的化妝。心裡有鬼的小鬼翻看著園區簡圖,找到紀念品店買了一頂園區工讀生戴的那種黃色飛碟帽(幹~有夠挫),再跟店員阿姨要了一罐要價20元的法舶纖維飲料補充體力(好貴!但這個很需要,等一下會用到大量體力),咕嘟咕嘟地一口氣將聽說大人才能喝的橘紅色液體灌進肚子裡。    接下來呢?先撒泡尿吧!廁所超臭,因為有人正在『做蛋糕』!Oh my God~實在有夠臭,阿閔默念漫畫風雲裡的『冰心訣』鎮定心神方不致走火入魔。洗手時,瞥見置物架上有一件工作人員的黃背心,遂當機立斷順手牽羊,快步走出臭不可聞的男廁;須臾,在恩主公乾爹子虛烏有的監視器畫面中,只見一名身高約155公分左右的大頭男性又快步走回,在空無一物的置物架裡放上一張紫色的50元鈔票才又離去,紅面長髯、不怒自威的恩主公也不由得將手上的大關刀緩上一緩。    阿閔現在有了不錯的保護色,行動上如入無人之境,也不再遮遮掩掩。這裡曾是阿閔苦苦哀求老爸老媽卻始終無緣的天堂,而各項遊樂設施更是令他午夜夢迴憧憬不已,可現今卻完全沒那個心情,腦中只有「……文哥花了很多錢……安排了一些事……順利的話……會介紹文嫂給你這個大舅子認識認識……」不祥的聲音交織出自我想像的畫面,四周的歡笑聲傳來一陣陣惡意盤旋著,少年置身其間,只想趕緊找人。    咖啡杯…沒有、輻射椅…沒有、海盜船…當然也沒有、旋轉木馬…那個有點像,但不是她……碰碰車都是小學生……可惡!到底在哪?阿閔突然被一陣叫魂也似的嗓音吸引了注意,左前方有兩個女生,其中一位即便已換上便服,但還是一眼認出那位國一時在自己前面坐了一整個學期、名為素貞的同學,這背影自己再熟悉不過,想起老媽說的『嘴探路』,當下也顧不得其他了,走過去相認。    果然沒認錯~~「哎呀~是阿閔耶,好久不見了,你現在很有名你知道嗎?我們班都在說你的事情,隔壁班也是,隔壁的隔壁也是你知道嗎?連一些老師都對你有興趣還跟我們問起你呢…你知道嗎?我們這些前46班的同學也都與有榮焉你知道嗎?」連珠炮似的質詢,已經為多年後的議員問政生涯奠定了堅實基礎。    「這一切我都知道。難為你們了。」事實上阿閔啥都不知道,為避免跟長舌婦多作糾纏,決定來個開門見山:「婉如在哪裡?你們有看到她嗎?」她身邊那位發出叫魂魔音的主人開了口(自帶布袋戲的口白音效):「欸~講沒兩句就婉如婉如婉如,你很沒禮貌耶!」聽素貞的介紹說,這位是她國小同學兼鄰居,叫做張秋萍,現在剛好跟婉如同班。    13歲的蠢小子這下才會意過來──婉如前幾天就跟自己提過這個名字,所以上遊覽車借用衣服時,才覺得這有點耳熟,沒想到隨便挑一台車就剛好是婉如他們班的專車,楚大俠說得沒錯呀!這真是太巧了!莫非是天意?賜我良機好為民除害?只不過,身上這件衣服的主人不就是……(這個的確很難交待過去呀!)只好下意識的拉了拉身上的黃背心。    「阿閔啊~我聽說你今天不是留校嗎?怎麼來了?還有你幹麼穿成這樣?工作人員的衣服哪裡來的?」素貞理所當然地狐疑著。「這…這個嘛……」平常頗愛亂轉的腦筋,一下子成了孔固力,只好長長地、慢慢地嘆了一口氣(爭取時間):「唉~~~一言…難盡……」    阿閔正待扯幾個沒把握的謊,誰知那邊廂的素貞友人A不甘寂寞:「哪有啥一言難盡的,你一定是聽說今天婉如突然變卦,才想要給她個驚喜,ㄆㄚˇ七啊就ㄆㄚˇ七啊,還那麼多GGYY……」瀕臨詞窮的少年趕緊來個順水推舟:「嘿啊~您說得是,大姐教訓的是。」還故作心虛地搔搔頭,不過臉上和恩主公乾爹相彷的紅潮可不是裝出來的。    素貞幫忙打圓場:「阿閔,你別跟她認真,我這個鄰居厚~從以前就是安奈肖肖ㄟ,去年唸38班,玩碟仙玩到起ㄉㄤˊ、假鬼假怪,把保健室的桂芳阿姨唬得一楞一楞,搞到他們班後來都叫她『三八萍』,這學期分到16班,我叫她趕快去改繡學號,她居然說這個綽號有紀念價值,捨不得改;然後第一天自我介紹你知道她在16班怎麼講嗎?你知道嗎?」確定看到阿閔搖頭後,才願意公布答案:「她說導師是太上皇,全班不分男女都是她的後宮,知道婉如的事以後,大家都跟婉如保持距離,反而只有她跟婉如有說有笑,說婉如是她的愛妃,她就醬,你別跟她認真。」    儘管九不搭八,但終於解開學號之謎,阿閔隨即面容一正,再次探詢。    「我們剛剛在鬼屋附近有看到她跟文哥走在一起……喂喂!你跑那麼快幹嘛?我還沒講完…」好心的素貞收下阿閔匆匆回頭送上的歉意眼神,一旁的38萍開啟雲霄飛車般地廣播追殺沒禮貌的少年:「……朕的後宮豈容你個野男人放肆……愛到卡慘死……愛呷給ㄙㄟˋ哩……」儘管在這個節骨眼,但實在受不了這股穿腦魔音,硬是大聲頂了一句:「哇哩咧…愛拚才會贏啦!」    果然,鬼屋雖然不見芳蹤,但附近有不少H中混混把風巡邏的事實,證明線報的來源可靠,鬼屋再過去只剩美食區和摩天輪,怎麼辦?二選一。負責跟監的大頭阿sir哼著不成調的旋律:「……阿閔曾經這麼說,老天有眼不會看錯…」決定先前往美食區伺機而動。    「馬了個王八羔子!老天這回瞎了眼,沒有明察秋毫。」已經從地上撿起口罩戴上的阿閔看著H中眾多男女在身邊熙熙攘攘,當中還有不少熟面孔,但就是不見伊人身影。人一急、這膀胱大腸全都跟著著急,「幹!今天哪那麼多屎尿?」阿閔還是得乖乖的去廁間解放,蛋糕堪堪完工,卻聽得外邊進來了兩個人,隔不到幾秒鐘又進來一個人。 「欸!不知道今天文哥準備什麼好料的?神神秘秘的,還叫我們到外邊插旗仔(編按:把風之意),不要讓別人靠近摩天輪。」 「我也莫宰羊,話說回來,那個婉如金架有夠水~」 「你麥黑白亂共,暝阿仔兜愛叫人一聲嫂仔啊~」 「栽啦栽啦,麥黑白亂共,黑白亂想A塞某?」    接下來便是一陣禽獸的笑聲,不想過早暴露行跡的阿閔此時也快要無法按耐住心頭的怒火,悄悄拔出褲腰後方的扯鈴棍…… 「青三小?哪一間的啦?」(這兩人不知對誰開嗆?最後進來那個?) 「林北龜山鬼頭啦!放一個尿大小聲,厝內沒大人欠人教習膩?」(喔喔~居然回嗆!) 「哩共啥?原來是龜山ㄟ龜頭,笑死人~我們在健康教育的課本有看過你喔~某怪喔,面熟啊面熟」(這活寶嗆得夠創意,阿閔差點笑場) 「幹!」 「幹!!」    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再清楚不過,按照標準流程,一定是你推我、我推回去,再更大力推過來、更更大力推回去,然後就等著看誰先出拳頭。事已至此,此地不宜久留;聽聲辨位,龜頭兄在中間、H雙人組在其左右,而廁間靠近出口,正前方是雙人組當中阿閔最想扁的那位──這樣最好!    13歲的少年在廁間裡,立即將帽子留在門後的掛鉤上靜待有緣人、再將黃背心脫下來捏成一團塞進褲袋,突然開門將剛才對嫂仔黑白亂想的傢伙踹去,這位仁兄的石門水庫才剛洩洪完畢,拉鍊都還沒來得及拉上就「碰」一聲撞向小便斗,龜頭兄猛一回頭看見綠袖白底的『自己人』,才剛揚起嘴角,頭上卻莫名其妙地吃了一記扯鈴棍,暈頭轉向地蹲在地上。此時蒙面歹徒不理會還一頭霧水、驚訝過剩的幸運兒,逕自向出口走去,同時飛快地收起凶器、穿回黃背心,整個過程不到20秒一氣呵成,充分貫徹摧台青老賊『新生活運動』中的最後兩項準則。    阿閔戴著口罩、穿著黃背心,直接快步走到美食區的櫃台大聲說:「廁所裡有學生在打架!」此時美食區裡已聚集不少H中及桃園某國中的學生,此時全部『唰』地站起來,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個身影跌跌撞撞地衝出廁所:「幹!有人打我,穿綠衣的…」另一個暴怒的聲音衝出來的:「剛剛那個平頭的豎仔給林北站出來…」,第三個聲音:「你剛才不是金慶金暢秋?」說完直接從頭上一拳貫下去,有時候,肢體語言勝過千言萬語,既然已辨明敵我,綠衣的與平頭的二話不說、就地開戰,乒乒乓乓打成一團。    阿閔此時早已離開美食區朝摩天輪前進,13歲的心臟毫無罪惡感地跳動著:「衛斯理說得沒錯!人在倉促間,視覺和記憶是分開的,不管看見了什麼,最後只會記得自己原本所熟悉的影像。」虧得如此,後來警方盤問時,桃園某中不敢承認穿白底綠袖的人先動手,而H中則堅稱最先打人的絕對絕對沒有留平頭,而廁所不會有監視器,櫃台人員也只記得最先發現廁所有人打架的是位穿黃背心的工作夥伴;內部清查?得了吧,園方說法用膝蓋想都知道必定『查無疏失』。像這種情況幾年後有一個詞兒,恰足以形容此間之事──『羅生門』。 ※ ※ ※ ※ ※    少年戴著口罩一路疾走,即便露出整個平頭,但憑藉著身上這件御賜的黃馬褂加持,以及剛才突發奇想,在路邊趁那位老清潔工如廁之際,以香港皇家警察CID的身分,徵用了老人家放在榕樹下的掃把和畚斗;這身裝扮令身邊的H中太保太妹們誰也沒多瞧他一眼;摩天輪就近在眼前了,然而唯一排隊的路線上卻有七、八位混混們把守著,為首的赫然是嵐仔,很客氣很客氣的把其他遊客請到別處去。    「這樣子混得過去嗎?」少年確實沒有把握,心下不免忐忑,只好在路旁假裝掃地靜觀其變:「馬的!老子本來就留校打掃,費盡心思來到這邊還是得打掃是啥小?現在拖越久婉如處境越不妙,難道我還要在這邊耗下去?」正當阿閔從地上再也掃不出樹葉、想要拔出扯鈴棍硬闖的時候,機會來了! 「H中的攏總過來!要嗆堵啊!」只聽得不遠處一聲大喊。 「今嘛係蝦米狀況?」 「阿全和猴三仔那群跟人相打,在美食區,對方烙人啊!」 「走啦!幹!」、「逗陣來!」    就說吧──「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這句話是不是這麼說的?只見嵐仔跟身邊那位交代了幾句(那個叫彥棠,也很能打,聽說還揍過C中的糾察隊),接著自己和一位混混往摩天輪的設施走去,其他人則跟著彥棠跑去增援;阿閔悄沒聲息的跟了上去,找個適合的樹叢半蹲下來窺視,看到的畫面令他怒火狂升──只見婉如那高䠷纖細的身影俏立著,兩個太妹一左一右、半推半請的要她進摩天輪車廂,而嵐仔在旁抽著菸的臉龐似乎頗為無奈,車廂裡面不用猜當然是阿文那個江湖敗類了;摩天輪的工讀生在車廂前面好像在催促什麼,看著婉如慌急地不斷搖著頭,她身旁的一位女同學卻手足無措……    阿閔登時生出一股勇氣,放開掩飾身分的掃具,沉靜地筆直向前走去,或許場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這朵最引人側目的白蓮花身上,居然直到距離摩天輪車廂只有兩、三步時,眾人才發覺身旁多了一位不速之客。太近了,連白蓮花身上那股特有的淡雅清香都聞得到;太慢了,連嵐仔凌厲的側身反手抓也只夠將黃背心扯掉而已。阿閔一個箭步竄了進去,將已經被迫一腳踏進車廂的婉如一把抱了出來,放下,接著自己進了車廂,對工讀生沉聲喝道:「關門。」
0
留言 0
文章資訊
59 篇文章3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4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