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oo_lin.
林林
@qoo_lin.

#原創 這是我的溫柔

8月12日 15:11
『我想跟我朋友去看演唱會,你票讓給我吧。』 「………你是土匪嗎?」 我有個雙胞胎哥哥,有點內向悶騷,和我隨便都能跟陌生人聊天的個性完全不同,但這樣的他居然還會主動追女生,知道的當下也是有點驚嚇。 「你說你在蛋餅上面寫字??蛋餅那麼小!!!」 「哪會!老爸煎得蛋餅這麼大欸!」他用手比著蛋餅的大小。 「我會不知道家裡的蛋餅多大嗎?」我沒好氣的回答他,不過也多虧老哥,我才不用去…… ……………………… 不用去看那場我本來要跟她告白的演唱會。 --     “ 走在風中 今天陽光 突然好溫柔       天的溫柔 地的溫柔 像妳抱著我… ” 「姐~妳在聽什麼?」 小時候和哥哥常常跟巷子內差不多年紀的小孩玩在一起,其中有一個帶頭的姐姐,大我們三歲。 「這是一個叫五月天的樂團唱的歌,這首歌叫做“溫柔”。」 當時國中的她開始會聽一些流行音樂,我也是那時候才認識了這個樂團,然後跟著姐姐一起邊聽邊唱,久了也慢慢習慣聽他們的歌。 聽說一起長大的人,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也會啟動親緣識別裝置,進而不會喜歡上這個人。 我原以為姐姐也是被裝置排除的人,但就在她大學放榜沒考上第一志願的那天,她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大哭。 在房門外聽著她的哭聲,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姐姐哭,也是第一次對她產生了一種叫做心疼的情緒。 「阿姐還好嗎?」回到家後玩著遊戲的老哥開口問我。 我搖搖頭,「哭慘了。」 「不然我們明天做她喜歡的三明治給她?」 「……姐喜歡吃的是漢堡……」 「是喔,」老哥視線轉回去盯著螢幕,「你跟阿姐比較好,不然你想想辦法,我可以幫忙。」 「……算了啦,讓她哭一哭發洩吧。」 我打開電腦,登入了臉書,看到姐貼了一個傷心的表情圖案在動態上。 點開她的私訊,按下了幾個按鍵。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 後來她選擇了重考,辛苦了一年,終於考上了她心目中的大學,而我也從那天發現自己心意開始,沒有再叫過她“姐姐”。 「欸,那妳大學有空要回來玩啊。」我和幾個巷子內的朋友,在她要出發去大學的那天,在巷口跟她道別。 「好好~你們也要用功讀書啊!」 跟大家再聊了幾句後,她爸爸就開車送她去了外縣市的大學。 我在巷口目送車子好久好久,久到老哥以為我站著睡著。 - 「你想讀哪間?」 大學志願表下來的時候,老哥看著他的表格,開口問我。 「呃…應該跟姐同一間吧,我想讀的科系他們學校還不錯。」 「是嗎?」老哥這麼說時我心臟漏了一拍,難道他的雙胞胎心電感應終於修理好了嗎? 「讀那裡也不錯啦,還可以跟阿姐互相照應,不過我打算讀隔壁鎮那間,早上還可以幫忙爸媽再去上課。」 我怎麼會期望我的哥哥有細膩的心思呢? - 放榜後順利的考上和她一樣的學校,我計畫著大學期間,一定要找個時間,好好的告訴她我隱藏三年的心意。 「恭喜成為大學生~~~」 在校門口,她手拿著小拉炮歡迎我,而也是那一天,我才知道她早已名花有主,只是回鄉的時候從沒提起。 「欸!怎麼都沒講有交男朋友阿?我下次回去要去跟里長借廣播跟大家說。」 「北七喔,跟大家講我爸不就會聽到風聲?到時候我被唸東唸西就很煩了啊!」 我用著開玩笑的態度虧她,但其實心裡還是難過晚了一步。 原本以為我會很厭惡她的男友,但學長人真的很好,想討厭他還真的是討厭不起來。 可惡啊,為什麼要跟這麼好的男人交往呢?如果是壞男人我就可以一直偷偷咒罵他了啊! 我暗自地祈禱他們分手,但又希望他們不要分手,這樣矛盾的心理就一直存在到他們畢業,然後同居。 「唉~為什麼還不分手啊~可是他又對她那麼好……唉~」 我看著他們出遊的打卡照片,發出了嘆息。 「誰要分手?」老哥突然進來房間,嚇了我一跳。 我慌張的把臉書關閉,「我在說韓劇啦!」 「是嗎?」老哥再度說出會讓我誤解的話,這次我不會再上當了。 「對啊。」我肯定的點頭,這時候不能有一絲心虛。 「可是韓劇有這種畫面嗎?」他比著螢幕。 我轉頭過去才發現剛剛原本是在檢查步兵片,結果忘記關掉就開始瀏覽別的網頁。 我默默的移動滑鼠關閉,裝沒事的點下音樂播放。      “ 管他的 壞就壞掉        誰不會 歪腰歪腰        命運偶爾也會 好好笑… ” …………阿信你不要再笑了。 「下次鎖個門吧,哥明白的。」 老哥拍拍我僵硬的肩膀。 - 就在認為要放棄的時候,卻聽到了他們分手的消息,覺得震驚,但心裡也誠實的感到開心。 「幹嘛分手?不是很好嗎?」我陪著這幾天搬回來家鄉的她喝著酒。 「………不想說。」她眼睛含著淚水,臉色很不好。 「連我都不能說嗎?」我抽幾張衛生紙要給她。 「…………嗯,不能說。」她淚水滑落,埋頭在膝蓋裡悶哭。 她陰沉了好一陣子、甚至是幾個月,才漸漸走出分手的憂鬱,在這段期間我也是努力的想在她心裡佔點地位。 「欸,要去看演唱會嗎?」我將手機裡演唱會販售的資訊面向正在吃漢堡的她。 其實我們向來都不擔心買不買得到票,我那個雙胞胎老哥,是個受到上帝眷顧的買票神之手。 「我有看到,還在考慮要不要去。」 「幹嘛不去?反正我哥一定買得到票啊。」 「……也是,那就去吧。」 她喝著飲料,點頭投了同意票。 - 「買到了嗎?」我問著在ibon前操作的老哥。 「我誰?」他表情得意的抽出小白單。 「感恩神之手!讚嘆神之手!」 結完帳後,老哥就說他要去圖書館還書,我們就各自解散,他最近也是有點奇怪,很常去圖書館,然後借了一堆書。 「你幹嘛借那麼多書?」走進他房裡果不其然又看到一疊書。 「就…想看書啊…」他心虛的看我一眼。 「你騙不了我的。」我比比心臟的位置暗示他雙胞胎的心電感應。 「…………」 老哥一直以為我真的感應的到,但其實只是他太好了解,常跑圖書館、借一堆書,還有明明以前只會待到店裡尖峰時期後就會回家補眠的他,最近都會幫忙到打烊才回家,種種跡象顯示他真的太可疑了。 「…你想太多了。」他表情奇怪的擠出這幾個字,然後繼續看他的書。 肯定有什麼!!!!!!! 這件事太有趣了,所以我立刻分享了這個八卦消息。 - 我們找了一天跟蹤老哥去了圖書館,甚至還變了裝以防被老哥發現。 「……妳猜猜看,猜不到我下次再考慮要不要告訴妳。」 我們躲在櫃檯旁附近的閱讀區,拿著書擋住臉偷聽他們說話,我從書裡露出眼睛和她視線對上,發現彼此都忍笑到身體發抖。 「妳猜猜看,我不一定會告訴妳。」 「妳猜猜看,不然可以去博筊問神明。」 離開圖書館後我跟她邊走邊模仿老哥和圖書管理員的對話。 「哈哈哈哈哈……」 模仿完後她大笑,好像也很久沒看到她這樣笑了。 「要不要幫幫他啊?」她擦掉因為大笑而跑出的眼淚。 「我先觀察一陣子看看,還是沒進展我們再幫忙吧?」 「好啊。」她看起來心情很好,決定趁機問她晚上看電影好了。 「妳晚上有事嗎?要不要去看電影?」 「晚上喔……」她停下腳步,思索一下接著說,「跟同學約吃飯了,下次吧。」 「好吧,那改天再一起去看。」 她嗯了一聲,腳步輕快地走過我身旁,突然有一股衝動想現在告訴她我的心意,伸手想拉住她,卻只碰到微風吹起的髮絲,很快的滑落我的指尖。 我看著手掌,嗯…還是在她最喜歡的五月天演唱會上告訴她,應該比較不會被拒絕吧? - 「抱歉!」她雙手合十,「我不能去看演唱會了!」頭低低的對我說。 「蛤?為什麼?」我滿頭疑問。 「那天要跟我男友的家人一起吃飯…」 「男朋友????」難道我耳朵壞掉了嗎? 「前陣子復合啦,反正那天我就是沒辦法去了,真的對不起!」 「……………幹嘛那麼嚴肅,」看著她低頭充滿愧疚感,我拍拍她的肩膀,「沒事啦,可是有很多人排隊想跟我去看演唱會的咧!」拿起手機假裝看通訊錄找人。 「也是啦,差點忘記你們這對雙胞胎異性緣不錯吶~」 可惜我最想吸引的人卻從來沒有被我吸引… 「還是要恭喜妳跟學長復合啦~學長那麼好,不要再隨便分手了哈~」 我推推她手臂揶揄她,邊說著違心之論。 - 多虧了老哥接收了演唱會門票,我才不用去那場傷心的演唱會。 為了幫沒什麼進展的老哥追那個圖書館五迷,因此我和阿姐計畫了一場平溪之旅。 「欸~原來你是雙胞胎啊!」 「我哥沒先跟妳說啊?那妳會不會分不出來我們兩個?」 我聽老哥說她好像有點臉盲,真慘,偏偏被我哥喜歡上,如果他們交往了我是不是要去理個光頭讓她分辨? 「嗯…你們今天穿不一樣,可以的。」五迷小姐露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欸,快點走啦。」阿姐拉拉我的手,我們有先講好要盡量讓我哥跟那個女生獨處。 在第一站的吊橋上,看到老哥牽她的手裝沒事的掩飾害羞,雖然很過分,但我實在是很想笑。 「妳覺得他們會在一起嗎?」最後一站來到平溪,我們騎著租來的腳踏車,刻意的騎快一點離他們有一段距離。 「以女生的角度來看,應該是蠻有機會的。」 「那我再叫他衝一波好了。」 畢竟我現在連衝的機會都沒有,只能衝腳踏車了。 在準備去車站等火車時,老哥陪著五迷小姐在外頭拍天燈,我陪她去買伴手禮。 「老闆,我弟那邊還有,跟他的一起算。」 她把東西放到櫃檯後,又被門口的東西吸引走了出去。 我拿了幾樣商品跟著放上櫃檯,「我不是她弟弟。」也不知道這樣說是要說給誰聽的。 年輕的老闆給了我一個心領神會的表情,然後從口袋掏出一顆糖遞給我。 ……老闆你那個看可憐小動物的眼神能收斂一下嗎? - 「你怎麼會不是我弟?」回程在火車上她打開伴手禮的包裝吃了起來,然後邊吃邊開口問了我。 「蛤?」原來她有聽到阿…我裝鎮定地從包包拿濕紙巾給她示意擦嘴,「……啊我本來就不是啊…」 「嗯…」她接過紙巾擦了擦,然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對耶沒有血緣,本來就不是麻。」 她點點頭贊同自己的言論,然後再拿一塊酥餅起來繼續吃。 「阿不是要買回去給學長當伴手禮?」我比了比快見底的袋子。 她低頭看了看,「沒關係啦,他不會介意的。」 隨後繼續傳來卡滋卡滋的清脆聲,以及我想都沒想過的話語。 「畢竟都要結婚了麻。」 - 因為她懷孕了,所以要結婚。 不知道是太過震驚還是太過傷心,後來的幾天我失眠了。 起身看了看手機,已是家裡早餐店差不多要開店的時間,我起床換衣服,決定提早去店裡幫忙。 刷牙時發現老哥似乎還在賴床,便貼心的幫他關閉鬧鐘決定讓他睡個飽。 看著睡得很爽的老哥,然後我有了個稍微邪惡的想法……。 …… … .. 「早安,今天也是鮪魚蛋餅+大冰奶嗎?」 我刻意打扮的跟老哥一樣,想看看五迷小姐的反應。 「對喔,今天也是內用。」五迷小姐說完後往用餐區前進。 看來是沒發現阿,科科。 「妳的鮪魚蛋餅和大冰奶~」我端上她的餐點。 「謝謝,」她拿出自備的餐具,「你哥今天休息嗎?」 「沒有啦他賴床……欸!!妳有發現阿!?」我自然的坐在她前方的空位上,「我哥之前還說妳可能分不出來我們兩個。」 「嗯…」她動手夾起蛋餅,「其實還是有點不太一樣,像你哥總是會在蛋餅上面擠一堆醬油。」 他還在用那招蛋餅寫字阿!!我的天啊!! 「還有會在盤子上畫太陽或笑臉。」 她用筷子沾了一些醬油在盤子上作畫,然後笑得溫柔。 「………」感受到莫名閃光的我起身退後了幾步,「他應該等等就會來了,這個早餐請妳吃。」 偽裝老哥計畫,就在他一頭亂髮的,跑來店裡搶走我臉上的眼鏡後宣告停止。 - 在老哥和五迷小姐順利交往後,迎來了他們的第二個五月天演唱會。 「這次演唱會跟阿姐結婚同一天欸,還要去嗎?」老哥看著手機裡的售票資訊。 「去啊,婚禮是中午,時間又不會撞到…我先說我不要跟你們坐一起喔,幫我單獨買一張票。」 我看著手機裡阿姐的婚紗照搶先看,覺得心情五味雜陳,婚禮辦在阿姐生完小孩後的幾個月,原來時間不知不覺的又過了快一年。 「幹嘛不一起坐?搞什麼孤僻?」老哥伸腳輕輕踢我一下。 「我才不想中午被阿姐閃,晚上看個演唱會還要被你們閃勒…我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的…嗚嗚嗚…」 「神經喔,」老哥白眼我一下後繼續滑著手機,「反正你有事要說,我心電感應壞掉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看著眼前的胞兄,才發現我居然從沒想過跟他商量我的煩惱。 「怎樣?」發覺到我視線的老哥放下手機看著我,「是不是什麼時後傷害了無辜少女?要告解嗎?」 「……」我嘆了口氣,「其實我喜歡阿姐。」 老哥點頭,「嗯…喜歡阿姐啊…蛤!!!你喜歡阿姐???!!????!?」 「對,從國三的時候。」我拍拍他的肩膀提醒他冷靜一點。 「………」他沉默了大概有三分鐘吧?突然起身,倒抽一口氣後,伸手大力地揉了我的頭髮,然後走向家門口,「我去買酒。」 「原來老哥也是有這一面的啊…」 我撥了撥被弄亂的頭髮,再抽了一張衛生紙擦拭好像有點流出來的眼淚。 - 婚禮的那天,我早早就去她家,她請我當他們的婚禮攝影,而新秘正在幫她梳化。 「阿弟~」她從鏡子反射看到了我,「你哥勒?」 「去接女友啊,」我輕輕摸了摸掛在一旁還沒穿在她身上的婚紗,喬了個角度拍了張照,「小寶呢?怎麼沒看到?」 「在我媽房間睡覺,」新秘停下動作表示要去廁所,她伸展了一下手臂繼續問,「小寶昨晚好興奮,沒睡好。」 「可能知道爸爸媽媽要辦婚禮覺得很開心吧?」講出來的話好像隱約傷到自己。 「那你什麼時後也帶個女朋友回來給阿姐看~?」 「這是天機,」我靠近她拍了幾張照,「不過如果妳付錢的話我可以洩漏給妳聽。」 「又在亂說~」她笑彎了眼睛,「你啊,眼光不要那麼高,明明有很多好女孩喜歡你。」她伸手拍拍我的頭。 妳就是我心裡最好的那個女孩。 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我將她的手從我頭上拉下,然後低頭親吻她的手背。 「…姐…妳要幸福喔…」沒等她再說話,我起身走向門口,「壞舅舅要去把小寶吵醒拍照,嘿嘿…」 「阿弟,」她叫住我。 「幹嘛~不能吵小寶嗎?」我故作痞痞的回應。 「我會很幸福的。」 我想我聽懂妳話中的話。 -       “ 走在風中 今天陽光 突然好溫柔…” 歌聲隨著音樂進入耳裡,手拿著螢光棒跟著擺動,想起當時會認識五月天也是因為這首歌。 想想和她從小時候到現在的相處方式,不是我不夠勇敢表達,或許是她註定不會屬於我。      “ 不知道 不明瞭 不想要 為什麼 我的心        那愛情的綺麗 總是在孤單裡…” 歌詞寫這麼touch內心幹嘛,害我眼睛都流汗了,好險當時有跟老哥說不要跟他們座位坐一起。       “ 如果有一天妳對我說  妳要離開我…         我想我不會強求  也不會再挽留…         只因為我所能給妳最美最好…         也是最後的溫柔  我會對妳說…” ……… …… … 我會對妳說——… -- 後記: 本篇主角便是借書狂的弟弟(. ❛ ᴗ ❛.) (有興趣的朋友請點我的卡稱唷) 弟弟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他的視角顯現出他最重視的人, 是他的雙胞胎哥哥和最喜歡的阿姐。 希望弟弟將來也能獲得幸福啊! (咦?自己挖坑?)
19
留言 2
文章資訊
qoo_lin.
19 篇文章671 人追蹤
共 2 則留言
東吳大學
好久不見!! 嗚嗚神隊友弟弟好細膩 必須幫他找個好女孩啊啊啊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好久不見 還是喜歡妳的文筆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