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文 縛愛之誠-你需要的不是奴,是戀人(9)

2022年8月21日 00:42
子瑛在下班前拿到古速遞來地小紙條,上面有Holly的聯絡電話。 在子瑛承租來的小套房裡,她開始嘲笑自己。身為女王不但讓奴主動對她提出解約,還在這裡糾結著是否要打電話給奴? 你根本沒資格待在圈子裡!心裡的瑛女王嚴厲指責子瑛,悅奴用她的奴性成就了你,而你給她的是什麼?一個軟弱的主人! 子瑛還是選擇撥出電話,卻在冗長且死寂的語音聲出現前切斷。她頹然向後倒在床上,床單是可愛俏皮的粉色卡通圖案。子瑛翻滾到床頭抱住兩個絨毛娃娃,把頭悶在裡面大叫了幾聲後,聽見手機鈴聲響起。 她翻坐起來,先緩緩深呼吸,看也沒看螢幕就接起電話。 「你好。」 「好什麼好!快準備出門,你今晚不准遲到!」 熟悉不過的聲音搭配重低音的背景樂聲,是曉芬。連珠炮地說出今晚的調教表演有多重要,有多少想當瑛女王奴隸的人會來,子瑛能從裡面挑下一個奴進行調教… 這是子瑛熟悉的曉芬,直面面對自己慾望,並把慾望當作工作的switch——可奴可主的實踐者。 曉芬眼裡的BDSM不只是施虐與受虐,甚至也無關性慾,而是將調教行為昇華為行動藝術,是她真心崇拜的美。為了美,曉芬願意成為藝術的一部分,更願意鞭策有天份的他人冶煉出讓自己歎為觀止的天才之作,比如子瑛。 「我打了電話給悅奴。」 曉芬沒有回應,這是藝術家的軟弱時刻,她知道,每個藝術家都會有瓶頸期,突破後就會是更上一層的繁華盛開。 思及此的曉芬反而笑了,自己何其有幸能看見子瑛的躍升,如果屆時的子瑛願意選她當奴呢?曉芬興奮起來,咬著下唇。 「如果是你,會打電話嗎?」 「為什麼不?」 「違反了主奴契約。」 「當要電話的那刻,就已經違反契約了。」 子瑛沒搭話,床邊化妝台上鏡子反射出子瑛孤單的側面。 「你打了吧?怎麼樣?」 「我掛了。」電話另端傳來嘆氣聲。 「或許你需要的不是奴,是戀人。」 「BDSM滿足我所有性愛需求,而你是我心靈支柱,我不缺男友,只是現在不想交。」 「既然不缺男友,那就再找新奴吧。今天晚上,你一定要來。」 是啊,知情同意,隨時喊停。瑛女王按著子瑛在化妝桌前坐下,不要想奴,要想自己,想你是不是比「那個人」更強壯且無懼? 子瑛點頭,不一會,已然穿上馬甲的她對著鏡子戴上假髮、化妝,鏡中自己逐漸變成另一個模樣。 瑛女王拿起地板上敞開的調教工具箱,在玄關穿上馬靴,披上大衣時,電話鈴響。 是Holly來電。瑛女王直接切斷電話。
愛心
6
留言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