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小心肝的故事

2022年8月27日 15:11 (已編輯)
小心肝   小肝是一個電機系男同學的肝。   小肝覺得好累好累,她已經忘記自己上次休息是什麼時候,自從上了大學,這個人似乎就從未闔眼,永遠都在系館、圖書館、宿舍這三處出沒,不是在算題目,就是雙眼無神死盯著螢幕,在網路找課本上例題的解答。   小肝覺得這個生活的過不下去了,她的肝功能指數隨著這個學生的體重一同上升,她覺得她的解毒功能,她的代謝,已經都不如年輕時的她了,她必須為自己找一個新的歸宿,而不是坐以待斃。   所以在今夜,一個寂寞的深夜,室友們都已經睡了,這位電機系男同學也抵擋不過睡魔,不小心趴在書桌上睡著了,檯燈都還沒關。小肝趁機輕巧地爬出電機系男同學的身體,在男六舍的地板靈活地跳躍,從四樓開始一戶一戶地探訪,尋找下一個宿主,路途中必須躲避在男六亂竄的碩大老鼠,小肝還被長興街上很吵的排氣管嚇到。   在探訪之下,小肝找到一個文學院同學,小肝問這位同學的肝說:「哈囉!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和我交換身體呢?」   文學院同學的肝,簡稱文肝,一聽到小肝的問題,立刻興奮地回答:「好哇好哇!這個人整天都在耍廢,我的日子好無聊,我好想要認真學習啊!」於是文肝興沖沖地跳了出來,連忙前往小肝的前一個身體。小肝則不疑有他,快速地鑽入了新的身體。   但是過了幾天,小肝才驚覺這只是另一場惡夢的開始。這個人或許沒有上一個身體一樣整天被課業追著跑,但常常晚上都在喝酒跑趴幹妹,小肝現在每天都有超多酒精需要代謝,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原本那個電機系的學生,只是課業變成了酒精。小肝換了一個身體,卻沒有變好,只是經歷一種全新的折磨,小肝心想,那我換身體有什麼意義呢?難怪文肝會想要交換。   又在一個老鼠肆虐的夜,這位文學院的同學帶了新女友回宿舍,等了好久,他們終於睡著後,小肝又悄悄地跑了出來,打算回去原本電機系同學的身體。   然而,小肝到了之後,大叫:「哈囉!哈囉!你想不想要換回來啊!」小肝心想,電機系學生的生活這麼痛苦,文肝一定會想要交換回來,殊不知文肝卻毫無回應。   小肝暗暗感到焦慮,因此決定直接鑽進電機系學生的身體裡一探究竟,不料,當小肝到達右腹時,卻只看到一塊形似肝臟的石頭,那塊石頭竟然是文肝。小肝聽到文肝低聲淺淺地呢喃道:「三電一工、三電一工……」   小肝伸手摸了摸文肝,發現他已經無藥可救了。小肝嘆了口氣,心想石在拿你沒辦法。   小肝又踏上了尋找宿主之旅。她這次找到了一個農學院學生的身體,小肝實在是太焦急了,所以沒有先打招呼就直接衝進了身體內部,卻看到一顆新鮮漂亮的肝,鮮美到……看起來不像是本來的肝?   農肝還沒來得及說話,小肝就脫口而出:「你一定是偷別人的身體對吧!」   農肝頓時睜大眼睛,開口說道:「你怎麼憑空污人清白?」   小肝大聲說:「什麼清白?大學生只會有爛肝和爆肝,我們大學肝頂多只能不爛,怎麼可能會這麼漂亮,你一定是一直偷別人的身體!」   農肝聽到便脹紅了臉,結結巴巴地爭辯道:「讀、讀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麼?」   小肝一聽就知道,他原本的身體一定是中文系學生,這個假農肝一定是受不了超難的聲韻學、訓詁學,或是其他之類的科目,所以離家出走,一再地偷別人身體,維持自己的健康。   小肝覺得和他爭下去也不會有個結果,所以小肝直接就離開了這具身體。離去之前,農肝在她身後大喊:「但我支持廢除大學國文必修!」小肝覺得他可能還有點救。   她又在宿舍中四處尋找,但整間男六似乎已經沒有了適合的身體,於是小肝走出宿舍,等了一個好久的紅燈後溜進校園。   小肝經過了德田館,遇見了徹夜討論的資工系學生。她鎖定了一個在角落打瞌睡的學生,鑽了進去他的身體。小肝在資工系學生右腹遇見的資肝,雖然外觀狀態不算太糟糕,卻一直害怕地自言自語:「我要return 0了……再這樣下去我就要return 0了……」小肝自忖,幸好我只會python。   小肝覺得資肝應該無法溝通,正準備離去時,資肝突然叫住她。「妳下一個要找誰?」   「我想去管院看看。」   資肝聞言,輕蔑地笑了一聲。「出路很慘啦。你現在不讀醫牙電資以後是要餓死?不只管院啦,所有文組都是,畢業也就那點低薪,你現在不重考將來只會恨自己,更何況未來台灣就是大電資的時代,我真的不是要戰啦……」   小肝在自己受不了之前,趕緊鑽出了資工系學生的身體。   之後小肝果然如她所願找到了一名管院的學生,然而這個管肝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神態不凡地睥睨著小肝。   「我自己是覺得換身體這個Project沒什麼Insight啦,更何況這也不是我的Domain,」管肝邊說話邊整理了一下領帶。「妳可以問問隔壁的David大神就是了。」小肝覺得還是離開管院好了,好多蟑螂。   小肝決定在校園隨意亂逛,不要以系所為參考標準。她走過舟山路,也穿越椰林大道,遇到了各式各樣的肝,各式各樣的身體,但她總是不滿意,有些身體不愛惜肝,有些不願意交換身體的肝會說:「03:47,兩小時後要起床念書。」或是說:「你敢知影,台語係咱的母語?」   在無數的失敗後,小肝決定走出校園,看看世界。皇天不負苦心人,小肝最後找到了一個私立科大的畢業生,他在某大電子廠上班,一天在公司十二小時,做四休二。他不菸不酒,沒有朋友需要交際,也不需要應酬,早睡早起,生活只有工作和偶爾打打球。   小肝輕而易舉地說服了原本的肝,他歡天喜地的跑去男六,鑽進了跑趴喝酒幹妹的文學院學生的身體,而小肝則進駐了私立科大畢業生的身體,度過了美好的餘生。
愛心哈哈跪
237
留言 7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