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當事人好像都甩鍋給學生會 搞得自己很可憐 到底有啥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