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勞工的小碎念

2020年7月4日 06:22
(荷蘭秋冬大風多雨,季節到時公園低窪會立起padden trek 蟾蜍路徑,簡而言之就是小心過馬路中的蟾蜍青蛙們,也是挺可愛的呢!) 自從2014年離開台灣,一眨眼已經離開台灣工作六年了,期間在中國工作了四年,爾後轉到荷蘭,七月一號正好滿兩年,回頭看自己的來時路,有些感慨,所以就上來分享一下自己的奇幻旅程。 之所以稱為奇幻旅程,先看看我的背景: -------------------------------- 高中:國內普通高中 大學:國內私立大學商學院企管系 碩士:國內私立大學MBA -------------------------------- 第一個公司:台商製造業,行銷企劃,台灣新竹。(四個月) 第一個公司(內部輪調):Project executive,廣州東莞。(一年八個月) 第二個公司(跳槽):美商製造貿易,Sr. Product leader,廣州中山。(一年) 第二個公司(內部輪調):Quality specialist→ Qualtiy engineer,廣州中山。(一年) 第二個公司(跨分公司輪調):Quality Engineer,荷蘭(一年六個月) 第三個公司(自行求職):美商貿易,Quality and compliance manager,荷蘭(至今六個月)。 --------------------------------- 第一點:利用30歲前探索自己興趣的工作,每一個崗位至少待一年、每一間公司至少待兩年。 如果你看懂了背景前情提要,應該會覺得很不可思議,為什麼一個文組念到研究所的人,最後真正的發展是往品質工程師,我總開玩笑自己是被文組耽誤的理工人,但必須要說的是:「台灣的教育會讓人不自覺得去挑選相較輕鬆的方向去念,而非自己真正興趣所在的領域去走。」,自從跨領域到品質工程後,在中國的那兩年,真的是非常辛苦,但也因為自己很喜歡Quality,除了OJT外,花了非常多課外時間學習。 每一個崗位一開始都會有所謂的學習曲線,因此工作前6個月基本上都是在熟悉工作內容,熟悉業務,待滿一年,頂多可以了解工作的基本範疇,但面對突發事件,應對能力尚缺,至少需要兩年才能進入炒冷飯的狀態,這也是為何建議一個崗位至少做滿一年,只有度過學習曲線一開始壓力最大的階段後,才能用比較理性的態度去評估自己究竟是喜歡/不喜歡一個崗位,還是只是因為要學的東西太多,心理上承受不住。千萬不要覺得自己不喜歡,就不好好理解與學習崗位上的知識與觀點,因為即便最後輪調到其他職務,這些累積,都會是未來判斷、決策很重要的投入。 而一間公司至少待滿兩年,則是需要在履歷上呈現穩定的形象。30歲後,基本要完成探索,並且往自己真的喜歡的領域深入。 --------------------------------------- 第二點:善用內部輪調 內部輪調說來輕鬆,卻會依著公司文化與上司的態度有著不同的結果。我的第一個內部輪調,調得很難看,主要是因為原單位主管不諒解。本來已經提了離職,品質部門的副總(是個美國人)知道此事後,提供我輪調的機會。當然,品質副總為何會希望我過去,自然是在Project leader的職務上有被看到,我與這位美國副總算是不打不相識,在一個會議上我們為了維護各自職務上的利益,有了很大的衝突,這也跟文化差異有關係,西方文化並不害怕衝突,甚至擁抱衝突,而多數的亞洲文化企業則是盡可能的維持檯面上和平,私底下衝突,若是檯面上的衝突,也很常演變成情緒性的謾罵。若後續有機會可以在跟各位分享我在荷蘭工作所感受到的衝突與衝突的意義。 在每一個崗位上都盡心工作,比別人多想一個為什麼,先把對方可能會問的問題都回答了。自然會被其他部門的人認同與看見,機會的種子都是這樣的情況種下的。 第二次輪調是從中國分公司調往荷蘭分公司,內部跨分公司的輪調會較為容易,歐洲重視企業文化以及是否可以團隊合作。若像我這樣從亞洲跨到歐洲,主管也會擔心是否文化價值觀相同等等。內部輪調的面試,完整的走完了3輪面試(歐洲的工作面試3輪是基本,荷蘭Google可以到5或6輪),若有人敲碗好奇在歐洲面試與找工作的經驗,我可以另外開篇。 --------------------------------------- 第三點:語言 這算是老掉牙了,但我要強調一件事情:「不是有國外學歷才能在國外工作。也不是TOEIC要考900分才代表英文好。」,事實上,我研究所之前的英文都很爛,多爛?考大學指考只有30分,大學畢業TOEIC只有590,直到研究所意外的愛上美劇,加上當時接觸到很多外籍生,我喜歡英文因為它是個「溝通工具」,研究所畢業時我考了755,而英文作為溝通工具,讓我沒了壓力,工作後更發現:「先追求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在進化成使用意思精準的單字、最後才是可以選擇表現自己情緒與幽默的俚語。」,在這邊必須要推薦彭蒙惠英語,在研究所與工作前兩年的階段,我每天都聽彭蒙惠英文,彭蒙惠不同於空中英語教室,著重文法與逐字句解釋,更多是著重於聽兩位老師針對每天的主題聊天,剛開始聽得很吃力,30分鐘的Program我經常要反覆重聽,每天花一個半小時都是正常。但語言就是這樣,你付出多少,它會還給你多少,準備跳槽到第二間公司前,TOEIC已經考825。 移居荷蘭後,面對荷蘭文的世界一開始非常挫折,去超市買東西一逛就是2個小時,其中1個半小時都在查字典。後來在背包客旅行時,意外與一位年長充滿智慧的英國的長者聊天,他告訴我:「一個語言的學習,需要十年。你今年30歲,正開始學習你的第三個外語,很正常啊!不要害怕、不要挫折。」 ------------------------------------- 第四點: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這是Steve Jobs說的,也是我最愛的一句話,永遠都要求知若渴,讀書是有目標、有期限的,需要在學期結束時拿到多少分數,然而工作並非如此,這就像是一條毫無止境的一條路,有些人把工作當成養活自己的方法,並不enjoy在工作中,別傻了!我所謂的enjoy是指即便工作上遇到很多困難,依舊可以不對工作感到厭倦。世界上沒有所謂輕鬆的工作,如同我每次收到測試失敗報告的那種低潮,或是項目的時間真的很緊縮,但我依然可以在低潮過後打起精神,試著找到該溝通的人作適當的溝通,找到可能的解決方法。 讓自己一直處於在學習的狀態,無論是取得證照、或是那些看似無用的知識技能,都有可能在日後某天派上用場。 ------------------------------------- 第五點:七分做人、三分作事 這邊不是鼓勵人偷懶不做事,有些人會想:這種關係文化只有亞洲才有吧?錯了!歐洲也是如此。大家都喜歡跟自己價值觀相通的人工作,若你是急性子的人,若遇上慢郎中同事,估計皇上不及都急死太監了。工作上要做到對是不對人,在歐洲這樣更是明顯,在荷蘭工作,經常在會議室中大家爭執的面紅耳赤,你一句 I disagree 我一句 I cannot accpet your point,但出了會議室coffee break大家還是笑了笑說:you know we have our own central value need to be protected.,每個部門都有自己的中心利益要維護,業務部需要出貨、而品質若不過就是要Block整批貨。私底下我們依然會開玩笑的說:「某個業務真的很難纏,但他確實是個好業務」,而業務部也會告訴我:「你的同事雖然常常擋我出貨,但我知道他只是做好一個Qulaity該做的工作。」 在工作上能多幫同事、多替主管著想、作對公司有利的事情、想想會受影響的人的感受,先打預防針等等。無論在歐洲還是在亞洲,都要學會尊重。 當然,我在第一間公司的第一份工作上遇到的主管,是個很怕技能被學走、被超越的主管,我上交的報告他從不告訴我是好還是不好、只是修改過後,以自己的名義交出去,我就是他的一顆棋子。直到某次外國客戶來訪,那位主管英文不好,無法接待,我只好硬上,當時我剛進公司三個月,而那位客戶正是日後問我是否要跳槽到第二間公司的貴人。而在幾年後,第一間公司經營不善,直接把當時第一份公司的整個部門裁撤掉了,包含那位主管。那一刻我懂了:「永遠不要怕被別人超越,因為我也一直在往前走。」 --------------------------------------- 海外工作的面試流程、CV, cover letter的準備、談合約等等都是細節啊!有興趣的人敲碗一下,我找時間可以來分享一下。
愛心跪
675
留言 4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