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請容許我⋯

4月23日 20:55
嗨伊🖖 這篇回顧自己邊整理邊看都覺得⋯⋯ 唉🤦‍♀️🤦‍♀️🤦‍♀️ 我當時到底在幹嘛⋯ 依舊文長,有時間再看🪑 然後,請系好安全帶🥲 / 我咬著袖子看著那孩子正在吃飯的側顏, 午餐幫她買了奇美芝麻包跟無糖豆漿, 看她兩頰塞的飽飽樣子,我實在無法把這畫面, 跟前一晚我做的那種事聯繫在一起。 這實在讓我好糾結。 一股腦熱的衝動, 趁著她去洗澡的時候把她的發熱衣拿起來聞, 就這樣起了反應,內褲濕了一大塊。 想到那畫面竟然還有點悸動, 怎麼會這樣。 回過神來才發現那孩子也看著我。 “妳有心事” 這句是肯定句,完蛋。 我搖搖頭對她笑了一下, 她的凝視是如此的炙熱。 我稍微往她對面位置的那位老兄瞥了一眼, 很好,還在埋頭苦幹。 我把她的碎髮塞在她耳後,她愣了一下。 “我在想我等等還要把什麼東西處理完” “⋯⋯” 她眨了眨眼,一點一點的把優格推到我面前。 “⋯⋯可是妳還沒吃飯” 接過手之後我邊吃邊嘗試想著其他事情, 但始終無法集中注意力,一直分心。 想到晚上得回家一趟。 稍微和她報備一下, 她轉頭用她那清澈的眼看著我,然後點了點頭。 中午她說想休息一下,我不吵她, 回我位置前我去了一趟廁所,順便打了一通電話。 “媽咪呀,下午有空能不能幫我到廟裡請一本手抄本給我” 在電話裡頭我媽好奇問要幹嘛, 我只說了我要練字,幫我請一本就好。 我需要清靜。 下班後我在停車場和那孩子說到家跟我講一下, 叮囑著她慢慢騎,她一個人騎車總是特別快, 天色昏暗加上她有散光我不放心。 她揮揮手道別,看著她騎車離開我才走。 / 回到家後,收到那孩子的訊息表示也到家了, 我跟她說晚點聊,她已讀。 而我媽跟我說手抄本已經放我房間了, 她又好奇問道幹嘛要練字。 “我快被自己的字醜哭了所以才想要練字” 我實在是不想解釋這麼多。 晚上吃飯時被老爸調侃一定是有男朋友了, 最近都很少回家。 我看到我媽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妹露出有夠討人厭的笑容。 我選擇閉嘴。 / 吃完飯後洗完澡開始寫心經, 寫起來還真的覺得自己的字好醜😑 一邊寫注意力卻一直往旁邊的手機分散去, 我在等她的訊息。 努力集中注意力,上次寫是什麼時候? 國中?高中?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腦裡一直浮現自己幻想出來的畫面: 那孩子一絲不掛的身子,小巧的胸, 求饒的低泣聲,滿臉眼淚,我掐著她的臀, 此起彼落的喘息聲——————
imgur
(當時腦內只想的到這張圖,因為我妹那小混蛋 那一段時間都在家庭群組洗這張應付長輩😑) 給自己一巴掌,調整一下思緒,深呼吸,繼續。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香味觸法——— 她會喜歡我嗎? 她 喜歡我嗎? 臀上都是被我抓紅的手印, 幾乎泛血紅色的私密部位,手指往深處推進, 我幾乎可以想像她的體溫、她的聲音, 一邊推著我一邊低泣叫著姐姐的聲音———— 越寫越嚴重。 去他媽的我根本靜不下來, 我根本無法冷靜下來。 又濕了。 / 心情真的很差,我把那本心經往旁邊推, 我一點都不想看到它。 我只想要她。 按捺不住,起身去翻找放在床頭櫃裡的那些玩具, 把我所有庫存通通拿出來充電,全部。 我無法阻止對她產生的慾望,所有慾望。 一陣敲門聲像是敲進我腦袋裡,頭痛。 “妳在幹嘛?” “妳要幹嘛。” 我揉著後頸,頭真的好痛。 “跟妳借指甲油” 這王八蛋想直接進我房間, 我擋著她,問她要什麼顏色我拿給她, 哪可能讓她進來看我整張床都是正在充電的⋯ 情趣用品。 “懷鬼胎喔,在想妳家那隻?” 愣了一下,連她一個粗神經的都看得出來。 “用完先放妳那,別吵我” 我妹盯著我一會,盯的我頭皮發麻。 “發什麼神經?” 她擠在門口滿臉問號, 的確,我很難得的有壞情緒。 “走開” 還沒等她把殺小的小講完就把她推出去, 然後直接鎖門,誰都別想來煩我。 我看了看時間,打了電話給那孩子, 第一通沒接,第二通沒接,第三通沒接⋯ 一個不小心我咬破了嘴皮。 第四通她接了。 我輕聲喊了她的名字, 她奶聲奶氣的回應著我,說她剛剛在洗澡, 聽到她的聲音感覺一股酥麻感從小腹竄上來, 我感覺甚至可以聞到她的味道, 我好想、好想她。 和她聊了回家後在幹嘛、晚上有沒有好好吃飯、 有發現什麼有趣的、她觀察路人的心得、 明天早餐想吃什麼、要不要明天去載她等等。 我們的對話狀況大部分都是, 她安靜的聽,我滔滔不絕的講。 有時她想到什麼也會主動跟我聊, 我也會認真聽她說。 她曾說過我是唯一一個想認真聽她講話的人。 有時就安靜一陣子,我會叫著她的名字, 她慵懶的回覆我怎麼了,來來回回。 “⋯⋯” “我有點想回去呢⋯⋯” 說不出我想她。 “⋯⋯噢” 她沈默了一下,到後來變成用氣音說話。 “阿姨大概會生氣,不好” “她其實不會管那麼多⋯” 只剩下她的呼吸聲,又安靜了。 我聽到她背景正放著歌,但我沒聽過那首。 “這是哪一首呀?” 幾秒後她傳來給我看:
我跟她說我晚點聽, 到後來時間差不多,我準備哄她睡覺, 叮囑著她吃安眠藥,她和我分享她的睡前讀物, 和我聊了西蒙波娃,直到她感覺藥效發作, 我才跟她道晚安,早上再打電話叫她。 / 我點開了那孩子傳給我的那首歌, 為什麼這樣聽了反而煽情? 我感覺臉火辣辣的,心跳得好快。 整理好情緒, 我把那些充好電的玩具用衣服包好拿去浴室清洗, 我甚至不敢抬頭看鏡子裡的自己模樣如何。 回到房間後我把門鎖上,把燈全關掉, 只留下桌上那盞檯燈,我拿起手機放起了那首歌, 上了床後我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脫掉,蓋上被子。 內褲還是濕的,受不了了。 隨著旋律,我只想沈淪在那個想像中, 她的髮、她的味道、她的體溫, 再冷仍舊裸露著肌膚, 而她的曲線、她的輪廓、她的呼吸⋯⋯ 抓著床單,努力抑制自己的呻吟, 我感覺都把自己玩壞了, 但我還想要,我還想要更多。 一想到她我下身無止盡的氾濫。 越來越熱,起身把頭髮盤起來, 棉被也不想蓋了,只管著讓慾望狂奔。 不知過了多久,幾近虛脫, 腿間被玩弄到發熱腫脹, 頭昏腦脹,連起身走路都有點問題, 看下時間,凌晨快4點。 要命,剩沒幾小時能睡。 那晚我根本不清楚自己高潮幾次, 衛生紙用掉快半包,玩具全被我玩到沒電。 我把衣服套上,緩慢走到浴室清洗, 突然好累好想睡,腦中只想著希望可以夢到她。 / 結果又被敲門聲震醒,頭痛, 縱慾的下場就是差點睡過頭。 後來慌忙起身,看了下手機, 未接2通,那孩子打的。 先回電話給她, 我睡成這樣不意外也比我早醒來就是了。 有年紀真的不能這樣玩, 我一邊漱洗一邊這麼想, 看著眼裡的血絲嘆了口氣。 快速更衣完妝後直接出門, 連早餐都沒吃,腦袋還是好亂, 好昏沉。 忍著睡意到公司, 刻意繞到她部門,假裝借東西、和其他人串門子, 經過她位置我偷偷捏了捏她的肩膀, 她碰了碰我的手,從桌子旁拿了一袋東西給我, 她幫我買了早餐,蛋沙拉佛卡夏。 震驚了幾秒,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怎麼知道的? 我捏了捏她的手,彎下腰在她耳邊輕聲說謝謝, 她沒說話,只回捏了我的小指。 / 中午吃飯時仍然逃不過她的眼睛, 被她看出我的倦意。 “妳看起來有點累” “嗯,昨晚沒睡好” 我勉強擠出笑容,她很認真的看著我, 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知道她幾乎可以“看透”我在想什麼, 但我此刻只希望她什麼都不要“看到”。 “⋯⋯妳知道的,有事情可以跟我說” 我笑了一下,開什麼玩笑, 那種事情我可不敢跟她說。 “回到家反而變的會認床呢” “⋯⋯” 又在想什麼呢? “要不要睡一下?” “姐姐可以在這裡睡嗎?” 我是真的有點累,但又想待在她身邊。 她咬著湯匙看了看四周,我知道她在猶豫什麼, 我起身去我部門那,請示了椅子的主人晚點再回來。 走回來時手很賤的從她的肩撫到脖子後, 她看著我不發一語, 只用著那對清澈大眼凝視我。 她把她的外套給我讓我墊著, 那上頭都是她的味道。 我趴著後看著她的側臉, 耳朵紅撲撲的,好想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 手在桌子底下偷偷的勾住她的手指, 輕輕摩挲著。 “睡吧,時間到我會叫妳” “好” 我和她擠在小小的位置上,緩緩睡去。 後來那一整個禮拜我都沒有回家。 |後記| 可能要連結到我第一次匿名發問的後半段內容, 大抵就是我開始會對那孩子產生一些⋯ 不太好的想法🥲 到後期真的感覺暈到快爛掉😭😭😭 不好意思,這篇內容有點糟糕, 真的很抱歉這篇讓各位看我在那邊性幻想🤦‍♀️
愛心驚訝跪
297
留言 11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