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就沒有櫃子呀

5月13日 11:06
喔伊🖖 嗯,上禮拜好忙🥲 好不容易忙到放假,結果禮拜六睡到翻掉🤦‍♀️ 真真實實的 睡 翻,醒來吃,吃完睡(🐷? 晚上回家聚餐還差點遲到🥲 母親節回家再加上接下來要講的這件事, 我整理完發現,篇幅還是有點長啊⋯⋯😐 不是我跟那孩子的日常,所以自己斟酌看, 想看下去的一樣有空閒時間再看噢🪑 / 稍微整理一下之前在留言提到的, 我自從228那次連假回家過後, 就變成現在一個月只回家1次這件事🌚 其實原本就是住家裡,在我跟那孩子交往之前, 我一個禮拜至少會有4天待在她家, 快一年都是這樣的行為模式, 而現在已經變成幾乎都不在家的狀態。 一部分是我覺得沒必要那麼勤的回家, 因為就在隔壁區而已😐 家母也各種想從舍妹那挖出一點風聲, 想確認她大女兒是不是有對象🤦‍♀️ 嗯,我媽也的確並沒有“很正面”的詢問過我, 而在她電話打來噓寒問暖之時, 我也都很隱晦的帶過。 我們家的互動狀況就是,不會管我們的交友圈, 想幹嘛就幹嘛,不要幹壞事就好, 但也總是會好奇,我現在 “都在幹嘛、住誰家”。 / 我一直都很認真的在思考著想跟爸媽坦白, 那孩子可能也有察覺到什麼, 因為曾在某天,那孩子突然問我: 讓我考慮很久的事情還在猶豫嗎? 我 非 常 驚 訝 的看著她。 這孩子會通靈是不是⋯⋯ (但我真的很佩服她的共感能力🥲) 她只幽幽的和我說道: 沒事的,她知道我在猶豫什麼, 對她而言其實沒關係。 我說我怕這樣會沒有顧慮到她的感受, 那時她摸摸我的臉,看著我的眼睛說: “如果妳信任他們的話” 又說就當作給她一天時間跟自己獨處, 準備好了就找一天回家跟父母聊聊吧。 她確實知道我在猶豫什麼, 那時我想著,好吧,就賭看看, 反正我賭過這麼多次了。 我信任他們。 / 上禮拜六,我們家母親節提前一天先過, 因為我妹只排得到那天的假, 然後我爸媽隔天要約會😐 可能不是個好時機,但我想, 我終究還是要面對的。 回家之前我稍微跟我妹討論了一下, 她自己覺得沒什麼大問題, 我說誰知道呢⋯⋯ 而且這種時候我需要一個隊友🥲 晚上全家一起吃飯時, 不意外還是被我爸調侃還知道要回家, 我笑著跟他打哈哈,不回家我回哪, 另一邊我妹則暗示我媽晚點有事情跟她講。 老爸的部分我跟我妹則一致認為, 要用別種方式告知,但不是現在。 等到我爸睡後,我們三個在廚房開聊, 真的很久沒這樣母女促膝長談了。 單刀直入,我媽那時一開口就問說: 是不是要說現在在外面有男人, 交男朋友幹嘛搞這麼神秘,不然都不回家。 (果然在意料之內🤦‍♀️) 我則簡短回答:是,有對象了。 她隨口談及交往對象時表示, 我從學生時期到出社會後 交往過的歷任她都知道, 她好奇這次為什麼都沒有特別說明。 我對我媽說, 這次大概會徹底顛覆她所有的想法。 我不想要我媽因為我和上一任發生的事情, 就來否定我後面交往的對象, 這樣不管是對誰、對那孩子來講都不公平。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可能相較於大多數人, 我算是很幸運的在一個, 充滿愛及關懷的家庭中成長, 儘管我們小時候有多調皮搗蛋、叛逆期多狂, 我爸媽他們還是選擇佛心教育把我們帶大, 權威式管教更是壓根沒體驗過。 我跟我妹從小到大不管想做什麼、所做的決定, 只要不是壞事,父母也不會過於干涉或反對, 還會適度給予意見。 我們只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 擇己所愛,愛己所擇也幾乎變成我們家家規, 我也是打從心底選擇信任我的家人。 / 我沒有一次性的跟我媽透露太多細節, 畢竟我也不確定我這步棋下的對不對。 在遇到輿論跟親情勒索情況的前提下, 我只想好好保護那孩子。 就在我透露完年齡差距, 我媽問我什麼時候開始會跟弟弟交往, 而我妹順口幫我媽糾正了 是 妹妹 的時候, 那一刻我才覺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放下了。 沒有什麼太大的波瀾, 就這樣順其自然的講出口了。 我媽稍微睜大了眼睛然後“哦”了一下, 只是點點頭,沒什麼很大反應。 “⋯⋯” 我有點小冒汗, 桌子底下我稍微踢了踢我妹的腳, 她看了媽咪一下,然後又挑了一下眉。 可能出於好奇,我媽開口第一句, 竟然是問我多少人知道這件事。 我說不多,身邊除了妹妹、1個姬友外, 就沒有讓其他人知道了 。 (當然還有正在看的妳) 我和我媽表示: 我所期望的是我今天的行為是向她告知, 而不是請求可否,就像那句老話,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而我也正視我的選擇, 她如果無法理解我也選擇尊重她。 我媽又沈默了一下,後來她問我, 是什麼原因才會讓我想跟對方在一起時, 那時我腦中只有那孩子教我玩黑暗靈魂3時說的那句: 「因為灰燼渴望餘火」 我深呼吸著,緩緩說道: “我也曾質疑過這份感覺” “但我發現那是極為強烈,且無法抗拒的⋯” “在這段時間裡,我很認真的審視我自己, 直到我真正的確認了⋯” “對於愛的感覺死灰復燃⋯⋯” “和她相處下來, 理解愛的本質是超越所有萬物真理後, 我想我沒有必要去否定這份情感” 因為她讓我走進了她的靈魂裡, 她也讓我的靈魂再度燃起。 我媽靜靜的聽完我基本上都還沒組織好的句子, 然後說道: “心之所向?” 聽到這4個字後我愣了許久、許久, 傻在位置上看著我媽。 那孩子也這麼說過。 “身之所往” (我終於把這句完整了😭) / 結果就是被我妹潑冷水是在感性三小朋友😑 不過我還是有補充,我愛的是她的靈魂, ⋯⋯以及她性感的大腦🤦‍♀️ 後面還是得感謝這混蛋大力的撐了一下我的腰, 她用著極為油膩的方式跟我媽說道: ”如果妳相信命運自有安排這件事, 那她就是女妖用陽壽換來的後福” 我轉頭驚訝的看著她,從哪裡學來講這種話😟 她發出一串白爛的笑聲,我起了雞皮疙瘩。 但我想我妹暗示的算很明顯, 畢竟當時的大難,我媽也看在眼裡。 我很理性的問我媽, 我這樣跟她“出櫃”她生氣嗎? 她思考了一下後,搖搖頭, 說了一段讓我眼淚瞬間潰堤的話: “我們家本來就沒有櫃子,不要這樣定義自己” “這世界上沒有人應該被關在櫃子裡” “坦然面對自己最真實的感受不是罪” “妳終究還是我女兒” 我止不住我的眼淚,視線整個被模糊掉。 後面還說了什麼我沒記得😭 整個廚房只剩下我的啜泣聲。 那時我媽把她的手蓋在我手上說: 她只覺得有些擔心,畢竟這世界上惡意太多, 只希望我不要再受傷了。 “確認過彼此心意就好, 但也要懂得照顧自己保護自己” 那時我哭的亂七八糟,我妹在旁邊猖狂的笑, 我跟我媽說我不會再受傷了, 那孩子已經治癒好我了😭 “所以藏了快一年是這原因?” 她這樣問道,我點點頭,說不出話來, 因為我妹把一堆衛生紙往我臉上放。 “那這得要花費多大的勇氣才能對我說出口” 我媽摸了摸我的頭。 “辛苦了” “還好沒有白教妳” 她依舊還是那個尊重我選擇的母親。 / 算⋯⋯很安然的度過那次的談話吧, 我媽沒有表達反對態度,我覺得這樣就好了。 我跟我妹也向我媽說好先不要和老爸講, 我們會找時間跟他聊,我媽說她理解。 她又開玩笑的說, 母親節給她投下這顆震撼彈,也真是夠孝順了。 家母後面又好奇問到那孩子是個怎麼樣的人, 當我還在想, 要怎麼形容概括那孩子的所有一切時, 我妹則搶先回答道: “是個妳完全想像不到, 她是怎麼存在在這世上的人,小聖母一個” 聽到這句我突然想到了那孩子笑開懷時, 臉頰上那兩個可愛小酒窩。 然後我嗤之道:小混蛋怕小聖母。 / 隔天一早還不到7點,我就把我妹挖起來, 讓她開車載我回去。 離開時我媽讓我把她買的早餐也跟著帶回去, 我仔細看了一下,她多準備了一份。 心裡有股暖流飄了過去。 在車上我妹和我說, 她覺得其實不用太擔心爸媽如何想, 又或者媽咪突然改變想法, 她認為不太可能發生這種事。 反正家裡有她在,她會負責洗腦他們的, 她說他們也鬥不過她。 嗯的確,在家她一直都是小惡霸模式🙃 但不知道為什麼, 那時聽到她這樣講我頓時又紅了眼眶, “我相信妳,因為妳是我姐” “不要忘了妳愛她的初衷” 她暴躁的對著前方沒打方向燈的白痴壓著喇叭, 我擤了擤鼻涕說:我永遠都不會忘。 在我下車前她又補了句: “但是妳的指甲油要給我用” 有夠煞風景。 我笑了出來,那幾隻支香奈兒她肖想很久了, 我用力的拍了一下她的大腿: “都拿去,那些我沒有要用了” “成交” / 後來我走上樓,安靜的進房間後我看到, 那孩子睡在我的位置上,以前從來沒這樣過。 我把東西放好,洗個手, 坐在地上靠著床看著她的睡容, 感覺時間就那樣暫停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或許感受到我的氣息,她醒了過來。 “吵到妳了嗎?” 她搖搖頭靦腆的笑了一下看著我。 “歡迎回家” 我看著她點點頭,揉一揉她的耳朵, 她用眼神描繪著我的輪廓。 “妳看起來很開心” 我話一時說不出來,就這樣哽咽了。 眼淚又掉了下來。 對,我是真的很開心, 我抱著她哭著說,媽咪她沒生氣,都很好。 “沒事了” 她摸了摸我的臉,陪著我把情緒消化掉。 “沒事了,我在” |後記| 一樣謝謝看到這邊的妳🖖 抱歉呀,碎碎念的部分還是有點多, 這個不知道能不能算“出櫃”的出櫃記事, 但還是想把它記錄下來。 以我一個以前自認有夠直的直女視角來說, 探索自己的過程中, 也不確定應該要把自己歸類成什麼, 後來總覺得性向分類, 對我而言好像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當然這部分還是看個人怎麼定義啦。 畢竟愛一個人,愛的是她/他 “這個人” 對吧。 說到底,我終於說出口了😭 致我最愛的媽咪。
imgur
然後剩下老爸了🥲
愛心嗚嗚
301
留言 12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