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躲貓貓

5月21日 10:00
這件事說來話長⋯⋯🪑 / 午休時間, 微微快步的走到那孩子的位置, 我把她會去的地方繞過一遍再回來, 還是沒看到人。 “她今天有來嗎?有對吧” 我對著她位置對面那位老兄問道。 前面是疑問句,後面變肯定句, 因為我看到那孩子的手機了,依舊沒帶著。 那老兄悠哉的喝著手上那杯不知道是啥鬼東西。 我試探的問他知不知道那孩子跑去哪, 因為整個辦公室, 只有這傢伙會稍微跟那孩子閒聊⋯⋯聊遊戲。 “母災,我剛才處理完我手上的東西” “你沒看到她往哪邊走?” “我要是有看到,妳 現在 就不會問這問題了” 他大笑了一下,這樣回應道。 嘆了口氣,我咬著唇,有點煩躁, 那孩子在躲我。 唇上一陣痛,淺淺的血味。 昨晚下班前拉著她跟另外一票的去唱歌, 我好像就這樣直接忽略掉了她的感受。 那時一大早, 我們這邊的就開始在討論有人生日要請客, 約一約晚上都去唱歌這件事, 我依舊又被委託拉更多人去。 我旁邊跟後面那兩位還很好心的提醒著我: “妳問過新人了沒?” “我剛問過了呀” “不是那個,是隔壁那個” “我等等才要跑隔壁啦” 還真的沒看過那孩子跑KTV,稍微有點好奇。 抽出空檔時間, 我去到隔壁確定人數,我知道她不會理我, 所以我還特別到她位置上跟她盧了一下。 而她位置後面那位聽到後, 也連帶著開始起鬨叫她也跟著一起去, 吃免費的也好。 這裡我真的犯了一個王八級別的錯誤, 我完全沒有顧慮她會有人情壓力, 就這樣看著她很勉強的答應了, 我還在那邊瞎開心⋯⋯ / 下班後我們那一票叫了兩台計程車, 因為我們都會喝到酒,全都是酒桶級別的, 管它什麼酒,有人請客當然要喝到飽。 整台車鬧哄哄的, 那時我在前座看著那孩子, 她安靜的擠在後座左邊的位置上看著窗外, 不發一語。 到目的地後,包廂隨著時間越擠越多人, 我忙著清點人數還有引導後面慢慢到來的人, 無法知道那孩子的情況, 直到後來點的菜上來,我才有時間坐下。 我看到那孩子坐在最邊邊,拿著她的碗, 用筷子很仔細的在挑裡面的東西。 我藉機把坐在她旁邊的那個叫去前面點歌, 隨後坐在那孩子旁邊,問她在幹嘛。 當下才看清楚她的行為, 剛才服務生送上來的炒飯, 她正在很認真的挑裡面的蔥和蝦仁。 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點的蝦仁蛋炒飯。 叫了三盤還全他媽都是蝦仁蛋炒飯, 他們又不是只有賣蝦仁蛋炒飯。 我拿起筷子跟一個碗, 幫忙著她挑,然後讓她接著那些蔥和蝦仁, 等挑的差不多後我自己再吃掉。 我仍然記得那孩子看著我 把那堆蔥跟蝦仁吃掉時露出的震驚表情。 我問她有沒有要吃別的我幫她點,她搖搖頭, 後來上的菜她也這樣默默的吃著。 不時也會有人拿著麥克風過來問她要不要唱, 她只搖搖手說她不會唱歌。 現在想想,還真驗證著她曾跟我說過的, 以前跟朋友去唱歌都是在幫忙吃東西的。 之後換我被拱去前面唱, 她那邊的情況後面我無從得知。 下面酒一支一支的開,上面激昂的配著唱, 整個包廂充斥著各種殺豬般的歌聲。 我跟另一個同事交棒後,先灌幾口膨大海, 轉頭看到那孩子靠在她旁邊的牆睡得不省人事。 其他人的歌聲太大, 我只能用吼的問她旁邊的發生什麼事, 她指了桌上那罐啤酒扯著嗓子道: “幾口,就這樣了” 我拿起那罐踮了掂了掂重量,半罐? 不對,半罐不到。 剛才一定有人拱她喝酒。 “確定只有這樣?” 我又吼道,她聳聳肩。 “太扯了啦” 好啊,這下有沒有混喝其他酒都不清楚了。 我讓旁邊那位讓一點位置給我, 坐到那孩子旁邊, 縱使燈光不太明亮也能看的出來, 全身發燙,我看得到的地方,全都紅的不尋常, 應該是不太能喝酒的體質。 搖了幾下沒反應,我把她整個人挖起來, 確認她的狀況,詢問她有沒有不舒服。 她微微醒來,手指不靈活的扯著眼鏡想要拿掉, 我幫把她眼鏡收好,她用手捂著臉揉著。 “要不要姐姐先帶妳回去?” 我在她耳邊微微喊道。 她點點頭,隨即問她住的地方在哪, 好一段時間她才開口,收拾了一下我叫了台車, 跟其他同事解釋一下就扶著她離開了。 上車前幾分鐘還確認她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然後幾分鐘後,她又昏睡了過去。 / 路途不遠,到了那孩子家樓下, 扛著她下車,正要讓她指一下是哪間時, 她突然像軟腳似的蹲了下去。 以為她要吐了,趕緊翻找我包裡的購物袋, 我卻聽到啜泣聲。 我蹲下來看著她,她閉著眼哭說著: 她很累、很煩,為什麼要這樣子, 她不想要再這樣了,拜託以後不要這樣了⋯⋯ 哭聲把她的字句切的零零碎碎的, 我聽著突然覺得好揪心。 我到底幹了什麼事⋯⋯ 我從包裡拿出衛生紙幫她把眼淚鼻涕擦掉, 輕聲跟她說著我以後不會了,絕對不會了。 “鼻涕快要可以吹泡泡啦” 等她情緒稍微穩定,我讓她幫我指路一下, 繼續扛著她上樓。 “⋯⋯為什麼這麼糊” “眼鏡在我這,我有幫妳收好” 沒有幾樓的路程,走得像是天堂路一樣。 因為那孩子會突然走到一半停下來碎念, 一邊說著好累、狗屁樓梯高度太矮很難走, 一邊說著到她房間總共有幾階階梯。 我順著她問道:為什麼她走樓梯都要數階數? 她呢喃著:3步被打、11步被推。 雖然我至今還是沒問清楚她話裡真正的意思, 但我感覺不會是好的回憶。 後來她自顧自的說著: 這邊出去哪間的牛肉麵很好吃、 幫我科普了天王星其實也有行星環, 而且它整顆星體傾斜了將近98度這件事。 然後還說了一堆我很喜歡聽她講, 但其實根本聽不懂的東西。 現在想想應該都是跟哲學有關的內容。 她趴在手扶把上,緩緩的講了什麼, 忒修斯之船,目的因不變,其本質不變 (???) 那時她低著頭低語著: “忒修斯之船也無法第二次駛入同一條河流, 於是我也就不妄想著時光倒流了” “它可以往回開呀” “那它⋯⋯還會是同一艘船嗎?” 什麼意思? 後來還有碎嘴著她不討厭畢達哥拉斯, 但是她討厭畢氏定理。 她認真的說著,我很認真的聽著, 縱使那些我根本聽不懂,但我覺得好笑又可愛。 因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說這麼多話。 / 好不容易到了她房間門口, 在她把鑰匙插進鑰匙孔時, 她突然正色,很嚴肅的跟我“警告”, 我只能用警告這兩個字,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這麼嚴肅神情。 即使她還是在醉的狀態。 她很強調的跟我說道: 不 要 碰 她 的 床, 要上廁所的話馬桶蓋放下再沖水, 不然她會把我轟出去。 我看著她,認真的點點頭。 進了房間我被一旁牆邊的超大幅海報嚇到, 還沒開燈門口黑壓壓的,差點沒把我嚇死。 她把我的手掙脫掉,然後說著: “我可以了” 剛說完她卻整個人往前栽了下去,又一句: “我不行了” 我趕緊把她扶起來,還好沒撞到臉。 酒根本還沒退。 這過程變化的太突然,我連笑都沒來得及反應。 我把門旁的電燈開關打開,燈瞬間打亮, 一邊把冷氣打開,她已經在出汗了, 不能碰床,只好先讓她坐在地上, 靠著牆她又昏睡了過去。 第一次來到她住的地方。 我稍微環視了她的房間, 跟她在公司的辦公桌還有她整個人的氣質一樣, 乾淨整齊。 仔細看了看那個把我嚇爛的海報, 也不知能不能算是海報, 比較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掛布, 很有份量,畫質清晰。 看起來像被皇冠的東西蒙著眼的女孩, 手上纏著繃帶,上方一縷陽光照映, 往我這方向看。 後來我才知道她是黑暗靈魂3裡的防火女。 電腦那區被她佈置的像什麼lounge bar (我只能這麼形容) 主機鍵盤滑鼠耳機,甚至那隻夾在桌子旁, 看起來像是麥克風的東西,都會發光。 螢幕旁邊黏了一堆便條, 上頭寫了一堆我也看不懂的東西, 什麼古紀中紀前紀後紀 ABCDEFG 1234567 (對不起我根本記不起來那些怎麼組合🤦‍♀️) 參雜著幾筆劃掉的痕跡,像在統計什麼似的。 桌子旁邊後面貼著燈條,賽車椅般的電腦椅, 我以為這畫面只會在實況主的畫面裡看到。 旁邊的小架子擺滿了模型, 除了最上面幾隻看起來像什麼變形金剛的東西, (後來被她糾正那些是鋼彈) 剩下都是不知道哪些動漫的女性角色, 另一邊則是幾本書疊在一起,床頭上也有幾本。 喝了太多東西,有點尿意,借了她的廁所, 乖乖的聽話把馬桶蓋蓋上再沖水。 是個在某些點上會執意堅持要這麼做的人。 後來我翻找了她的冰箱,全都是氣泡水, 她這樣沒辦法喝,我在桌上找到她的水壺, 給她喝了幾口,得讓她把酒精代謝排泄掉。 她連睡著都皺著眉頭。 好一段時間,拉著她先去尿尿, 直到她漸漸清醒,可以站穩甚至是好好走路後, 認真的向她確認了她沒有問題,才離開她家。 那時我定位給我妹讓她來載我, 我只記得她滿口懷疑的問我, 怎麼會在一處她沒去過的地方。 / 但就算我沒喝醉還是會宿醉,早上差點沒遲到。 昨晚傳給那孩子的訊息, 跟早上也問她要不要我去載她上班, 她都沒有讀。 到了公司後也一樣沒收到那孩子的訊息。 一早就忙得要死,頭還有點痛, 根本沒辦法去隔壁看那孩子有沒有來上班。 等於是整個早上都沒看到人影。 旁邊跟後面那兩個還不忘關心昨天的狀況, 我只能露出禮貌又不失尷尬的微笑說著: “很好,都沒事”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想說到她位置找她, 不見蹤影,手機也沒帶著,根本聯絡不到人。 不死心只好在她位置上等著。 後來繞去廁所順便補脣膏, 仔細思索著我還有漏掉哪裡, 她會出現的所有地方都找過一遍, 直到休息時間結束,人還是沒出現。 就好像她直接從這世界上蒸發了一樣。 失望的回到我部門去, 一個小時後又傳了訊息給她, 希望她能好好聽我說話,因為我想跟她道歉。 她仍舊沒有理我。 到下班前,我又一次走到隔壁去, 還是沒有在她位置上看到她。 “然位不見王影” 回想起來,我只能用這句來形容⋯⋯ 無法忍受,這讓我好挫敗, 從來沒有人這樣子躲過我。 好吧。 / 我知道她都會等到大家走的差不多了才離開, 所以我直接在停車場等她。 到後來車子越來越少, 我把我的車挪到她的車旁邊坐著等。 我認真的想跟她好好道個歉。 等了快半小時我才看到她的身影, 她的習慣,戴著耳機,微微低著頭慢慢走。 距離慢慢拉近,似乎感受到我的存在, 她抬頭看了一下,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那時的我們像西部荒野的牛仔在等誰先開槍一樣。 只差沒有風滾草滾過去而已。 我對她招了招手示意她過來, 但她沒動作,怕是嚇壞了,我起身往她走去。 心裡想著這孩子最好不要跑,拜託不要。 距離她幾乎只剩1步之差的距離站在面前, 我對著她比了比耳朵,她瞥了我一眼, 緩緩的把她耳機摘掉。 我輕聲道: “妳還在生氣嗎?” “⋯⋯” 她眼神掃了掃周圍,又轉頭看向後面,不說話。 我拉著她走到旁邊, 躲在不知道哪個還沒下班的汽車旁, 就這樣遮蔽著。 “姐姐想跟妳道個歉” “⋯⋯” “昨天沒有顧慮到妳感受” “⋯⋯” “我想妳知道我的意思” 當下只有焦慮這個感覺,因為她都不說話。 “我保證以後都不會這樣了” 不回答,看樣子失敗⋯⋯ 她低著頭,踢了踢地上的小石子, 微微皺著眉看向直接照映在她眼上的夕陽, 琥珀色的眼像隻小貓,看起來在思考著什麼。 “以後什麼喝酒唱歌聚餐通通都不會了, 只有我們兩個就好,好不好?” 半晌,她慢慢開口道: “⋯⋯我沒有在生氣啦” 語氣聽起來似乎有點無奈。 “那為什麼要不理我⋯⋯” 我做出難過的表情看著她,她微微抬頭看著, 戴著口罩我猜不出她的情緒。 她沈思著,腳尖撥弄著地上的石頭, 看著如此,我的腳也跟著她一起踢著那些小石子。 不知過了多久,她小小聲的說: “⋯⋯我只是覺得我有點失態” 我愣了一下,腦袋當下有點空白, 她竟然會認為是她自己的問題。 我抬起手捏了捏她的肩膀,認真的告訴她: 她什麼事都沒有做錯, 都不是她的問題,不要怪罪自己, 是我犯蠢,太大意,沒有站在她的立場想。 以後絕對不會再這樣搞了。 她靜靜的聽我講,微微點點頭, 好像才開始慢慢釋懷。 “那姐姐還能不能去妳家玩?” 我們的對話頓時安靜, 她在猶豫,我看得出來她在猶豫。 拜託不要拒絕我。 “⋯⋯” “⋯⋯” “⋯⋯應該吧” 我停頓了一下,然後笑了一下。 “那今天呢?” “⋯⋯” “⋯⋯” “⋯⋯嗯” 小小聲的,我認真的呼了一口氣, 在心裡提著一整天的東西終於可以放下, 太好了。 “那,晚餐想要吃什麼?” “⋯⋯除了炒飯什麼都好” 她還惦記著昨天的炒飯地獄,我笑了出來。 “好” 那晚回家後,她默默的傳了這首歌給我, 並附上了這句: “It’s amazing you’re still trying”
🥲 |後記| 這是去年我們剛認識一個多月的事。 大概是天意吧, 這件事情結束後就升三級警戒了。 後來也就真正的變成只有我們兩人相處的日子, 我把那兩天份的日記整理合體起來, 整理完突然覺得: 我那時真的很常對她幹一些不經過大腦的事情, 一心只想著跟她交朋友, 沒顧慮到她細膩且敏感的心⋯⋯ 對於我這樣胡搞瞎搞,我只能說, 她的包容力真的很強大。 心裡對那孩子只有滿滿的抱歉⋯⋯ 還好她當初沒有放棄我🥲 沒有放棄我這個粗心眼殘的😭
愛心
265
留言 9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