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初識

5月21日 23:58
喔伊🖖 這篇主要就是回憶我跟那孩子第一次接觸的記憶, 因為當時,很前期並沒有特別去紀錄, 所以只能靠現在的自己去回想內容。 隨手寫寫的, 甚至可能無法保證對話內容完全正確, 但我還是努力嘗試還原把它們拼湊起來🪑 / 大概在去年3月左右, 依舊迎來一波年後跳槽期, 同事之間的話題不外乎都落在, 人資那邊的消息以及帶新人的八卦, 我也一樣處在水深火熱當中,忙的焦頭爛額。 後來聽了她們的小道消息, 公司那陣子,除開我們部門, 的確多了幾個不認識的新面孔。 但因為我手上的新人已經讓我忙不過來了, 所以沒有特別去記誰是誰,只知道看過誰。 那段時間我忙到午餐時間基本上沒空處理, 都要托同事幫忙買, 我繼續在位置上處理工作上(還有新人)的事。 直到某次中午,天殺的終於有時間 自己出去放風買飯, 那時在超商,稍微晃了一下, 我站在冷藏櫃前思考著午餐搭配, 還在計算著當天的熱量攝取時, 旁邊的狀況拉走我的注意力。 有看過這個人,因為膚色很白皙, 所以多少還是有點印象。 我曾幾次會在廁所、茶水間遇到她, 偶爾會因公去隔壁部門串場一下,也會看到她, 但我始終不知道她的名字。 她安安靜靜的幫忙店員把便當放到架上, 還順手拉了排面。 對方跟她道謝後, 她只搖了搖手,不說半句話, 然後走到冰箱那看飲料。 我當下看到這情形只覺得:好奇妙的人。 / 後來的午休時間,依舊聽著其他人的八卦內容, 一邊配著午餐,或是繼續配著沒完成的事情。 曾有幾次聽到, 隔壁部門那兩個口中的談話內容, 貌似都集中在她們那邊的新人身上。 而某天中午,我依舊在一堆報表內奮鬥著, 還要處理我手上新人的問題, 我聽到我旁邊那位喚了我的名字過去吃飯。 我伸直了身子,感覺我的背在哀嚎, 右手手腕還是很痛,前幾天針灸根本沒用。 我跟她說我這邊剩一點點,處理好就過去, 隔壁部門的報表呈現狀況依舊讓人看的直發抖, 內心不禁翻了一個繞地球一圈的白眼。 忙了好幾天,心情多少還是有些煩躁。 起身後我帶著午餐,把椅子跟著拉了過去, 坐我後面的那位幫我留了位置, 倒是想聽聽這些三八又在講些什麼。 “我覺得她有點強迫症” “我給她的東西接過手後她又自己全部重做” 印象中只聽到這些,但剛脫離工作地獄, 下意識的想法只有覺得, 妳們的東西不堪入目人家不想自己重做才奇怪。 “在講什麼?” “上次她們講的新人啦” “誰?” “很白,戴眼鏡,很安靜的那個” 我思考了一下,在腦中翻找了這陣子的新面孔。 只想的到一個人,會是她嗎? “她們上次說很奇怪的那個啊” “噢” 原來幾次聽到她們所說的“怪人”是她。 但我沒把我那次在超商看到的畫面告訴她們。 我在一旁靜靜的聽她們講,一邊解決我的午餐, 心想著我還有什麼東西還沒整理完。 整個辦公室充滿著濃濃的八卦氣息。 午休結束後,大家鳥獸散, 回到位置上繼續埋頭忙工作的事情時, 我旁邊那位突然坐著她的椅子滑了過來, 她欸了我一下,我疑惑的看著她, 又在打什麼壞主意? “妳跟她們講的那個女生說過話沒?” 嗯,倒是真的還沒有過, 我瞇著眼看向她,搖了搖頭。 後面那位也跟著加入話題。 她揶揄道:我身為專業新人保母, 交際手腕這麼強大還會有我還沒接觸過的人。 當下只想回她,手腕那陣子都快爛掉了。 但我也沒多想,只覺得她這麼說, 倒是真真實實的還沒跟她接觸過。 “妳沒去交陪一下,看看是有多怪” 我想到那次在超商的那個畫面, 加上她們’妖魔化’她的樣子。 那瞬間,沒來由的一下子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咬著唇思索了一下,邪笑的看著她們。 就是交個朋友嘛。 “有什麼難,等著,一個禮拜後驗收” “騷包” 看似很輕浮的一句話, 結果妳們也知道,我不僅大錯特錯, 還掉入根本名為 小行星 的“陷阱”裡, 就這樣陷了下去。 還 好 我 們 沒 有 打 賭 🥲 好像沒有她們就沒有我們的樣子, 說到底我該感謝這兩位同事起的開頭嗎🌚 說交朋友結果變成交女朋友⋯⋯ 嗯⋯⋯🤦‍♀️ / 而在某天中午, 我好不容易的在超商又遇到了那孩子, 那時我像個變態躲在零食架後面觀察她的動向, 刻意在她附近逗留,只為了搭上一句話。 因為那句話我開始感覺像有使命感, 要是沒有跟她說到話我就跟旁邊那位姓。 (並沒有) 我看她手裡拿著一瓶氣泡水, 站在冷藏櫃前看了許久。 後來我也慢慢挪到她旁邊看沙拉, 她撇頭看了我一下。 “嗨咿” 我主動跟她打聲招呼,她又看了我一下, 有點像是不敢直視人的感覺。 “⋯⋯” “嗨” 她小小聲的回應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 幾秒過後,看她拿了一包溏心蛋準備往櫃檯走, 我下意識有點急,趕緊開口: “午餐只吃這樣呀?” 她停頓了一下,變成在原地躊躇著、思考著。 好幾秒後她才回應我: “⋯⋯吃太飽下午會想睡覺” 我看著她講完這句後有點傻住, 她慢慢往櫃檯走去, 我隨便拿了一盒沙拉跟優格跟了上去。 那是我們第一次對話的內容。 也是我第一個知道她喜歡吃的東西是溏心蛋, 半生不熟的蛋她也只吃溏心蛋。 如同我們的關係,半生不熟的。 後來我們一起走回公司, 頂著豔陽,沿路上我們互相自我介紹了一下, 她淡淡的說了一句:她知道我。 現在想想,好像也不意外就是了。 / 回想起來其實當時我們沒有特別聊什麼, 因為那孩子剛開始對我真的 超 級 冷 淡🥲 在她給我的第一印象是這樣的時候, 我大概可以理解她應該是個 非常 慢熟的人。 後來的那一個禮拜, 我嘗試著把我們之間的陌生感慢慢減少, 遇到就會跟她打個招呼。 閒暇時間能多聊天我就隨便亂聊, 對話都是很隨性,沒來由的開頭, 不想讓她有“為了聊天才聊天”的壓力, 畢竟她的話是真的不多。 到這我們都還不能說算熟, 我們之間的關係維持在那些閒聊上面。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說⋯⋯ 幹!!!!!!!!!!!! 她的心房真的 很 難 破!!!🤦‍♀️🤦‍♀️🤦‍♀️🤦‍♀️ 戒心有夠重的🥲 原本一開始想要聊聊一些, 她在工作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問題, 或是哪裡有沒有不習慣、跟大家處的如何之類的, 但一扯到工作,她就會馬上安靜閉嘴給我看。 後來想想也對,我不應該這樣跟她聊, 職場上的一些聊天話題、閒言閒語, 都有可能讓她認為是成為她被攻擊的點。 我真的有點蠢,對不起。 她也真的是很機靈,但這個原因, 讓好多人都覺得她不跟其他人親近、難搞、 然後她獨有的一些小習慣就覺得她很奇怪。 我覺得她這樣其實沒錯,按照她的邏輯, 絕對會認為:她是來工作的,不是來交朋友的。 之後我換了個聊天方向, 聊聊彼此的日常生活、興趣愛好, 或是學生時代的事情。 她沒有大部分女孩都會有聊天內容, 時尚精品品牌、服裝、美妝、網美打卡景點, 通通都不會在她口中聽到。 夜店跟酒吧則是完全沒去過。 男生 (對,就是男生),我也沒聽她主動提到過。 她不追星、幾乎不聽中文歌, 所以她意外的有機會跟朋友去KTV的話, 都是在吃東西。 我也曾問過她平常假日不跟朋友出去玩嗎? 她則淡淡回應著我她沒什麼朋友。 我稍微跟她閒聊了一下她的交友圈, 她細數著,“她覺得” 和她比較好的朋友, 總共4個,而在這同一座城市裡, 能聯絡的上的朋友只有一個,但職業工作關係, 她們單純約吃飯的時間基本上也很少。 一個上了大學後在台南念書, 畢業後也在原地發展, 但對方交了男友之後變得比較少聯絡, 也不想特別打擾對方。 一個則在2017年時回去美國唸書, 她笑著說時間不一樣就算了,連國家都不一樣, 朋友圈也慢慢有點脫離了。 而一個,對方跟自己另外的朋友圈吵架之後, 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通訊社群全部刪光光, 連個影子都找不到了,至今下落不明。 她掉入回憶中說著她們5人之間的羈絆以及革命情感。 認識最久的是那個去美國的小夥伴, 她們從幼稚園就認識了,畢業後對方去了美國, 直到上了國中才相遇。 另外兩個則是國小3年級時就認識了, 但她們3人都不是同一個國小。 是她分別在補習班認識的,但當時也不是很熟, 也是後來上國中後意外的同班了, 才真正開始了解對方。 搞失蹤的則是上了國中才熟識, 對她而言她就沒其他3位那麼了解, 但還是願意包容她。 5個人來自不同地方但最後還是相遇在一起, 她牢記著彼此,直至她們再次相遇。 她是個很單純的人,光看朋友圈就知道, 朋友不多,但是認識時間非常長久。 後來她跟我道歉說她有點講過頭了, 我則跟她交換了大學時期的生活故事。 我大學時期都在跑社團不然就是系排, 她的大學生活都窩在宿舍打電動、看電影, 或是跑圖書館看書。 我們之間,講白一點, 生活上可以重疊的部分等於幾乎是 沒有。 但就是這樣跟我差了十萬八千里的人, 完全勾起了我的探知欲,讓我想要更深入了解。 因為那是我生活圈裡從來沒有過的存在。 仍舊記得當時我問她說: “那妳算是文青嗎?” 她笑了一下回我道: “我不是文青,我是臭肥宅” / 大概兩個多禮拜後, 我們才正式的交換了聯絡方式, 對,兩個多禮拜,沒有看錯。 但我發現她很不喜歡用Line, 用Line回訊息都要等好久🥲 所以觀察了一下,發現她用IG跟推特比較多, 出於好奇有問過她為什麼不喜歡用Line, 她則淡淡的說Line打開幾乎都是⋯⋯ 她不想看到的東西, 某種程度上看到Line就覺得煩。 而我跟她在Line上對話,回頭這樣看, 都是問著彼此吃飯了沒,午餐要吃什麼等等, 我跟她有默契不敢在上面有什麼私人對話, 因為在公司都會在電腦上開到Line。 直到今日, 我們連彼此之間的好友名稱都沒去更動, 就怕一個粗心被別人發現。 所以她才會讓 “她認為比較熟的” 加IG, 後來我也換到IG上跟她聊天。 她的IG很乾淨,不怎麼放東西, 追蹤她的人跟她追蹤的帳號只有10位數的那種, 看起來真的都是她認識的朋友, 跟一些coser 、繪師(好像這樣稱呼?) 或是遊戲公司的官方帳號😐 帳號總共只有6篇貼文,第一則貼文是2013年, 而上一次發貼文的時間是3年前。 內容是她很開心分享著 她從日本代購網上買了一隻, 保存良好、價錢極低的二手絕版羅賓的模型。 限動也都很偶爾的po一些她買的新模型, 或是一些電影、遊戲畫面, 以及她推薦的歌曲截圖畫面等等。 她只要有po我都會很認真的回覆她, 我有po她也都會回覆我。 雖然都是短短幾個字,例如: 哈、cool、nice、讚 等等的。 真的很簡短,但是每則都會回覆我。 而這個習慣到現在,我們仍舊維持著。 我第一次看她限動時,是分享著這首歌:
我問她很久之前就有在分享嗎? 她點點頭, 我那時開玩笑的說:哇,我都沒跟到! 那次之後,她默默的把她從以前到現在, 分享過的所有音樂,整理成一個精選放在帳號上, 但她沒有特別跟我提起。 是我無聊點她帳號的時候才發現的, 而且她的帳號到現在,就只有那個精選。 知道她喜歡音樂後, 我們之後的聊天話題漸漸的換成聊音樂, 聊她喜歡的曲風類型、喜歡的歌手, 跟喜歡的DJ等等, 然後進階到慢慢聊她喜歡的動畫、電影、影集, 喜歡玩的遊戲內容。 而後來我慢慢察覺,她總是靜靜的聽我說話, 都是我丟話題,她回應,卻很少提問, 就像塊海綿一樣,一直吸收。 可能到後期也開始對我有意思了 (? 她才會主動詢問我她想了解的部分。 有時跟她的對話當中, 總會參雜著一些聽起來很像心靈雞湯, 但實質上卻又不是雞湯的話語。 大部分情況我都聽不懂,但覺得很有趣。 忍不住想吐槽一下大概也是因為, 我身邊基本上沒有這麼有內涵的人啦⋯⋯🤦‍♀️ 感覺她像個老靈魂放錯身體, 不然就是投胎錯時代的人。 也因為這樣,知道她“有那麼一點東西”後, 我發現我對她的那份“有興趣”, 已經不只是最初那樣了。 而她身上那股厭世中帶著憂鬱的氣質 也讓我總想著:她本身就是一團好大的謎。 堪比黑洞般的謎。 就她那些話語,那樣寂寥的面容, 虛無的如同繚繞煙霧,稍微微風輕拂似的, 便脆弱的煙消雲散,想抓都抓不住。 我基本無法拒絕她所有、任何一切。 「初識,大多美好而無憂, 沒有期待,就不會有失望, 相處的點點滴滴,都是驚喜與收穫。」 大致上如此,吼我手指快斷掉了🤦‍♀️🤦‍♀️
愛心
259
留言 9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