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感謝信

5月28日 18:13
唉🥲 說實話,最近其實有點感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老母坦白後, 一部分的壓力釋放掉還是怎樣, 眼淚很容易動不動就掉下來🥲 看著電影或影集,只要看到某些畫面, 儘管那畫面跟我沒什麼關係⋯⋯ 又或者聽到某些歌,旋律、歌詞對了, 有那麼一點點感同身受,就直接大淚崩。 那孩子前幾天幫我整理好Lany的歌單給我, 下午,我從第一首開始放,前奏一下, 歌詞第一句,我就哭了出來。 那首是Lany的4EVER!
imgur
明明是首歡快的歌呀。 我捂著臉抑制眼淚,那孩子突然挪到我面前, 看著她我的眼淚跟壞掉的水龍頭一樣, 止都止不住。 她把我的手拿開,慢慢的抹掉我的眼淚。 去年的夏天,誤打誤撞的, 要是沒有跟同事間的閒話家常,沒有那份衝動, 我根本不會認識她。 我感嘆著這緣分。 她抱著我,輕輕的拍著我的背, 從床頭拿起衛生紙, 擦了擦我的眼淚,讓我擤了擤鼻子,。 那時她捧著我的臉,微微擠了擠我的臉頰, 她第一次這麼做。 她淺淺的笑著,輕聲說: “我們認識一年了呢” 我點點頭,哭到無法組織好言語, 我們靠著彼此的頭,眼淚還是停不下來。 我們相擁著, 我緩緩的感受著她自帶的那股能讓我寧靜的氣息, 一時半會我的情緒緩和了下來。 我從未這樣過,從來沒有這種感受過, 從來沒有感受過原來情緒可以這樣的⋯⋯泛動。 我們之間不熱烈,但堆疊的好濃厚, 我感受且享受著她慢慢給予的愛,一點一滴的。 那是讓我刻骨銘心的、無法言喻的, 但又不是熱戀期才會有的感受。 她低下頭吻著我的胸口,我們向彼此道謝著, 道謝著對方的存在。 “妳會不會怪我太晚出現?” “⋯⋯從沒想過妳會出現” “⋯⋯” “所以,我想寫一封很長遠的感謝信給妳” “一封落款為 愛 的感謝信” 她輕輕吻了吻我嘴角,聽到這句我又哭了起來。 “要不要做愛?” 她眼裡有光的看著我, 輕輕的把我的髮勾到耳後。 我含著淚看著她點頭如搗蒜, 她又默默的把我的淚擦掉。 “今天放妳想聽的歌” “好” 在今天難得好天氣之下,我放著這首:
前幾個禮拜的禮拜五, 那孩子很興奮的拿著手機告訴我Carly回歸了, 那天午休時間,我們倆分著耳機聽著, 我能感覺她的心情很好。 陽光、暖風,枕邊呢喃。 “My golden arrow…” 逐漸被推到山丘上, 緩緩的、慢慢的、滿滿的, 感覺到陽光在我皮膚上跳著華爾滋, 好像還聞到剛曬好的被子上有著太陽的味道。 縱使是她第一次嘗試。 唉,對於她, 我已經不能單用 愛 一個字來闡述了, 那已經不只是 愛她 那麼簡單了。 / 小小的題外話,前幾天晚上 我和那孩子把 愛·死·機器人第三季看完, 而在看之前,她好似想到了什麼,突然問我: 在太陽系裡,我最喜歡的星球是哪個星球。 我其實對那些星體沒什麼概念,就是⋯⋯ 名稱無法對應星球的樣子 (我就爛🥲) 她google了對比圖讓我參考, 看來看去,我覺得我還是比較喜歡木星, 她像是思考的看著我問說為什麼, 我說它看起來很好吃,像焦糖包在身上。 我反問著她,她聽了笑了一下, 說晚點再跟我說。 後來我們開了Netflix開始看, 當放到第三集時,大概到中間左右, 沒來由的我總想著,她一定會很喜歡這集。 這邊就不爆雷了。 / 結束後,果不其然,她笑的很開心。 她問我說: 還記不記得女主角在裡頭喚著的艾歐? 我說我記得。 “艾歐呀⋯⋯以希拉的女祭司為命名” “它是木星其中一顆衛星,通常叫木衛一” “畫面多次烘托出背景有顆很大顆的星體, 那就是木星” “妳問我最喜歡哪顆星體, 我會跟妳說我喜歡歐羅巴” 我思考了一下,在腦袋裡翻了一下資料庫, 好吧,我實在沒有印象有歐羅巴這顆。 我疑惑著,她看著我又笑了,然後說: “⋯⋯我本不相信巧合這件事” 仍舊聽不懂她在講什麼🥲 但我還是拿出看家本領死命的跟她ㄋㄞ, 努力套她的話,把她整張臉吻過一遍; 有肉的地方都掐過一遍、揉過一遍, 最後她守不住,乖乖坦白道: “歐羅巴平均溫度是負163度, 而距離木星平均距離670900公里⋯⋯” “然後呢?” “⋯⋯沒有然後” 沒有繼續說下去,但她笑的好開心。 後來我google了一下,在維基百科裡挖答案, 木星有四顆叫伽利略衛星的大型衛星, 歐羅巴就是其中一顆,統稱叫木衛二, 也是最小的一顆。 但是歐羅巴跟木星的距離⋯⋯? 670900公里,負163度,她卻把話掐在這裡, 這什麼意思? 把那些數字丟去搜尋也沒有看出什麼端倪呀⋯⋯ 又要給姐姐解謎了嗎🥲
愛心
235
留言 23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