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的那番言論

8月14日 00:03
🖖 嗯對,對應到母親節那時跟我媽咪的坦承, 那時底下雞塊留言提到的: 「該不會爸爸也會在父親節收到這份禮物吧?」 結果被我妹看到了這句。 她當時還特意跟我在訊息上提起, 但我也只是先暫時帶過, 因為日子未到,只說了之後再討論。 ⋯⋯ 然後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我也就這樣忘記了🤦‍♀️ 只是我真的沒想到她竟然還記得, 因為她是說到做到的人啊🤦‍♀️🤦‍♀️🤦‍♀️ / 上禮拜六傍晚, 她特地打來很流暢的“提醒”我禮拜天家聚的時間,還有問我準備好說詞了沒? 我那時才剛小瞇醒來,人醒了腦袋根本還沒醒, 後面講了什麼也沒聽清楚。 我說啥說詞?根本沒聽懂她在講什麼, 而她只在電話那頭大聲喊著: 跟爸比坦承我跟那孩子交往的事情。 好吧,腦袋那一下“轟”就醒了, 瞬間想起隔天要回家提前過父親節這件事。 讓她等我一下,沒吵醒那孩子, 穿上衣服後出了房門走往樓梯間待著, 繼續剛剛的話題,但我語言都還沒組織好, 這混蛋又瘋狂的講了一大堆。 “這麼快的嗎?” “又沒差,不這個時候妳想等到什麼時候?” “可是我覺得不急呀” “等他自己發現妳就會覺得急了” “但我也還沒準備好” “妳知道這對他來講不公平” “⋯⋯” “媽咪都知道了,他還不知道” “⋯⋯” “節日禮物一人一個才公平” 我思考了她說的, 是啊,我媽都知道了,就剩下我爸不知道了。 的確不知道能瞞多久,也不想讓他蒙在鼓裡, 因為在我們家,很少有什麼秘密。 那是我爸說的, 有什麼事情要講,不要自己憋著, 因為我們是家人。 “上啦,怕什麼,有事我坦” “妳最好要給我坦的住” 亂七八糟的,只記得這句垃圾話。 “就怕爸比是這個家的大魔王呢” 唉,這事說了拜託不要當我當成不孝女。 / 後來跟她又討論了一下, 找個好一點的時機點跟我爸講明白, 我其實交的是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這件事, 她覺得一樣是晚上講比較好,比較感性。 我愣了一下, 怪怪,她什麼時候開始會注意到這細節🙃 我們討論了差不多後,掛掉電話, 我一個人在樓梯間沉思了一段時間, 然後點開手機,打給我媽。 我跟她提到我“應該”會在明天跟爸比坦承這件事, 她沈默了一會,然後說:需要她協助嗎? 我打哈哈的說,我想先試試單獨跟他聊, 全家人這樣,好像太大場面了,有點嚴肅。 我媽則想著,又不是沒見過什麼嚴重事情, 我爸可以的,他行的。 是啊,小時候總覺得我爸是個萬能的人, 他什麼都會,也懂很多, 雖然有點年紀了,但他的思想卻沒那麼狹隘。 或許吧。 可能還是聽的出來我的猶豫, 我媽在電話裡頭輕聲喚著我的乳名,跟我說道: “他要是不接受也沒關係” “妳只要知道全世界還有我這個做媽的在妳背後支持妳所有選擇,這樣就夠了” 我紅了眼眶跟她說女兒知道了。 / 回到房間後, 我看到那孩子坐在床邊,有些恍神, 我洗完手把衣服脫掉回到床上,抱著她, 輕聲的跟她說明天似乎又要遠征一趟了呢。 她說她知道,然後我們各自沈默了一段時間。 她的手在我髮間輕柔遊走, 我閉上眼埋在她肩頸裡,她幽幽的在我耳邊道: 沒事的,她能感受到一切都好好的。 她曾聽過我講過我們小時候的事情, 我爸媽是如何陪伴我們成長, 我還記得那時她淡淡的笑著說: 我有著很棒的家人,她很替我感到高興。 “都會沒事的” 柔柔的在我耳邊吻著, 用著她的方式給足我勇氣。 / 一早,收拾了一下,準備回家, 離開前再抱了抱那孩子, 她用著情人節那晚緊抱的方式抱著我, 那紮實且溫暖的擁抱。 “等我回來” “等妳回來” / 到家後沒看到任何一個人, 卻聽到儲藏室有點聲響, 走去看後才發現我爸在裡頭整理他的釣具, 裡頭還殘留著一點點海腥味。 跟他打聲招呼後, 他說道我媽去市場一趟,然後我妹還在睡。 說完他讓我東西放著, 飯桌上有他早上試煎的魚蛋,叫我去吃看看, 他昨天剛釣回來的一批裡頭正好有帶卵。 他總跟我們說著魚蛋對女生很好,要多吃一點。 我看著他的背影, 只想著昨晚在腦袋裡排練很久的對話。 我靠在門邊, 盯著牆上那張已經泛黃的魚拓,猶豫不決。 我看著我爸把魚線從捲線器中抽出, 然後細心的纏好,手法俐落。 他出生在漁村, 那幾乎等於是他有記憶以來就會的技能。 我也是這樣從小看他這樣看到大。 可能注意到我的舉動, 我爸問我幹嘛,有心事? 我有種被抓包的感覺, 弱弱的說著是有事情想跟他講沒錯。 他笑著說失戀了是不是,我翻了個白眼, 跟他說不是,但跟感情也有點關係。 他從角落拉了一張釣魚椅過來讓我坐著, 坐上那張椅子時這讓我想起, 小時候我爸都會帶著我跟我妹去海口釣魚, 那個時候我們也是一人一張。 我緩緩的跟他說著, 我想跟他坦承一件事,但希望他不要生氣, 又或是有其他太糟糕的想法跟情緒。 “我不知道這會在你心裡佔據多大的位置” “但對某些家庭來講可能不是那麼容易能被接受” “你不是總開玩笑說我都不回家、在外面搞對象嗎?” 他笑了笑,手上的魚線收尾,完美如初。 “賣什麼關子,能會有多糟?” “⋯⋯” “幹嘛?又怎麼了!?” 看他激動的好像又以為我出了什麼事一樣, 連忙解釋我很好,都很好,非常好,完全沒事。 他則扯著嘴碎唸著就最好不要再出事⋯⋯ “幹什麼,沒講清楚” “呃⋯⋯” “蛤?” “⋯⋯” “⋯⋯” “不是男朋友” “⋯⋯” “⋯⋯是女朋友” “⋯⋯” “⋯⋯” “喔” 語畢,然後讓我把我腳邊那包假餌拿給他。 其實看到他的反應當下, 我完全不知道要講什麼。 我掙扎了這麼久,好不容易講出來, 我爸的反應竟然只有這樣。 喔. ?????? 喔三小,靠杯啊。 / “你真的有聽懂我在講什麼嗎?” “我說的是女生,不是男生” 我再次跟他確認他有沒有聽清楚我講的內容, 他則揮揮手說他有聽到。 “⋯⋯” 我呆在椅子想著, 完蛋,這反應,出乎我意料之外。 後來我們沈默了一段時間, 我小小聲的問我爸是在生氣嗎? 他清了一下喉嚨,然後說沒有, 手上的動作仍舊沒停下。 “那你現在在想什麼⋯⋯” “沒特別想什麼啊” “其實我沒有說你一定要接受還是怎麼樣⋯” “嗯” “我只是想跟你坦白,你說有事就要講的” “妳媽知道嗎?” “母親節的時候跟她說了” “⋯⋯” “靠腰,啊父親節換我?” “(我妹小名)說一人一個最公平呀” “她也知道?!” “她第一個知道” “還第一個知道?!” “因為她我才敢跟你們開口” “⋯⋯” “⋯⋯” “啊妳媽說怎樣?結果勒?” “⋯⋯沒怎樣” “那就好啦” 不知道為什麼, 我總感覺他好像不太能接受的意思。 / 後面我又來來回回跟他繞了許久, 其實我也不好意思問他接不接受。 欲哭無淚。 到後來我妹都醒了,過來儲藏室看這場鬧劇, 我跟我爸的對話才有點進展。 “這麼勇喔,不等我就直接上了?” “臨時起意的啦⋯⋯” 我妹用氣音在我旁邊說著,我扶著額頭回應。 我爸又拉了一張釣魚椅過來, 我跟我妹就像小時候一樣,肩並肩坐在一起, 看著我爸在那堆釣具裡忙著。 在我妹的攻勢下, 還是把我爸的感想“釣”了出來。 最後結果表示, 我爸聽完的反應其實是有點難過。 然後他唯獨不太高興的一點是, 他竟然是家裡最後一個知道的🤦‍♀️ 而他難過的點在於, 不是男生的話就沒人可以聽他講釣魚的事情。 🤦‍♀️🤦‍♀️🤦‍♀️🤦‍♀️🤦‍♀️🤦‍♀️🤦‍♀️🤦‍♀️🤦‍♀️🤦‍♀️🤦‍♀️🤦‍♀️🤦‍♀️🤦‍♀️ 嗯,就是釣魚。 我爸此生大概只剩下釣魚,那他的唯一興趣。 我的頭好痛。 / 其實我爸也算很奇葩的一個人, 小時候我跟我妹這麼古靈精怪, 大概也是因為我爸的關係吧。 當下聽到他這樣說,我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我妹則是跟我爸說, 又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釣魚, 如果說在交友軟體上的那種釣魚就另當別論。 後來我又一次問我爸他不生氣嗎? 不然我以前都跟男的交往而已。 他淡淡的哼了一聲: “幹嘛要生氣” “男男女女不都一樣是人” 他覺得這又沒什麼, 又不是什麼禍害人間的事情。 他默默的說著: 身為父母,看著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 健健康康,幸福快樂就夠了。 我只要沒事就好。 並且點破了一件事情,他說著: 他跟我媽從來都沒有對同性以及婚姻平權這件事持反對意見。 “所以當年你們都有投同意?” “投啊幹嘛不投,是他們要結婚又不是我要結婚” “⋯⋯” “我已經結婚了餒,反正是人都可以結婚啦” 我愣了許久,沒想到他可以這麼的豁然。 的確,當年我跟我妹是沒有特別向他們 兩位老人家提到這個議題。 又或許這議題離對於我們來講有點遠、 又或許只是自己“還沒遇到”, 那時的我只想著, 也是我們這代以及未來會面臨到的事情。 他們沒講我們也沒提, 只留我跟我妹知道彼此默默的蓋下同意而已。 但我爸卻說著,別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 是人都有權利享受身為人該有的權利。 我跟我爸說我其實一開始喜歡上那孩子時, 也沒去在意性別這件事,因為我就是喜歡她這個人, 只是社會會習慣性的幫我們套上一個框架在那。 只是她的軀殼性別剛好是女性而已。 “妳開心就好,我也不生氣” “我知道那是妳的選擇” “妳自己回想,我有反對過妳任何一件事嗎?” “我一直都知道妳是最有自信的” “我的小孩我最清楚” / “不過我竟然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我怕一次跟你們會⋯⋯” “⋯⋯” “會有 太 多 想法” 我把我的擔憂道了出來,那是我最害怕面對的, 他點了點頭,我想我爸懂我的意思。 “所以,就這樣?沒有其他的想法了?” 我妹有點不敢置信的問著,和我一模一樣, 對於我爸的反應驚訝到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反應。 “幹嘛要有其他想法?” “不會好奇那個小朋友?” “小朋友?” “對,小 朋 友” “她是這個家裡最小的” 我看著我妹,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個家」的時候, 我的喉嚨瞬間有點緊。 因為這混蛋這樣提起, 我爸也順口問道關於那孩子的一切。 “畢竟你還沒見過她” “或許和她聊釣魚的事情她也會聽呀” “不是說只有男生才能聽對吧?” “她是個很棒的人” “也是個很特別的人” 我緩緩的說著,用著我能形容她的所有, 在我爸面前慢慢建立起對於她的一切。 我爸沒有太多疑問,他比較務實, 他則單純希望那孩子是個善良的人。 我跟他保證,對於她 整 個 人, 他 絕對 不會 失望。 “不會暴力吼?” “這指令沒有寫進構築她整個人的架構裡” / 後來吃完晚飯後, 我跟我媽暗示著我已經和爸比坦承完了, 她看著我,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們有默契的沒有再多講什麼。 因為我知道她會另外再跟我爸談起。 準備回去時,我爸來我房間門口, 他小聲的跟我說道, 有時間帶那孩子回來家裡吃飯, 我跟他說:媽咪都還沒開口他就先開口了。 他做出了一個 yes! 的動作後,說他贏我媽了, 我笑著跟他說: “有機會的話,我會帶她回來給你們看看, 而且我保證你一定會喜歡她” 我爸說他等著。 / 到家後,依舊在門口掏鑰匙的同時, 那孩子已經先來幫我開門了, 她和往常一樣的接過我手上的東西, 然後輕聲的說著:歡迎回家。 我笑著回應她:我回來了。 這當中我們沒有太多交談, 但我覺得我的共情能力有大幅度的提升, 因為在當下,我竟然能瞬間感受出她的情緒, 我能感受到她有點焦慮。 “一起洗澡嗎?” “⋯⋯嗯” 過程中想著要怎麼跟她表達這個好消息, 但又不想太刻意,吊著她的心我完全過意不去。 面對面坐著,我讓她踩著我的腳, 我總讓她這樣,她也喜歡這樣。 她安靜的縮在凳子上讓我幫她搓著頭, 腳趾時不時的蹭著我的腳背, 她一定想著那件事。 “想不想知道爸比說什麼?” 打破沈默,我開口道, 順便把卡在她眉毛上的泡沫用掉。 “⋯⋯” “⋯⋯” “⋯⋯嗯” 小小聲的,猶豫了很久才回答。 把她的頭沖乾淨後,再來是自己的, 她小心翼翼的幫我搓背,我娓娓道來, 我說意外且異常的很順利,爸比沒有生氣, 他竟然沒有生氣。 “妳知道嗎?” “⋯⋯” “他還有跟我提到下次再帶妳回去吃個飯” “⋯⋯” “要是⋯⋯” “⋯⋯” “如果妳想的話” 輕輕的把她臉上的水抹掉, 眼睫毛上還沾著幾滴。 “妳會想要跟我回家一趟看看他們嗎?” “⋯⋯” “不想也沒關係,他們能理解” “⋯⋯” 沒講話,我笑了一下, 從旁邊拿起浴巾幫她擦拭。 “⋯⋯如果他們願意的話” “我想我可以試試” 那時她眼裡好多星星的感覺。
愛心
298
留言 8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