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老兄的

9月3日 18:45
/ 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驚魂未定。 這禮拜週四下午某個時段, 那時我起身去茶水間裝水, 在裡頭,遇到了那孩子對面位置的那位老兄。 我跟那位老兄, 雖然沒有熟到把彼此劃入生活圈裡, 但也沒有不熟到要對對方擺出客氣的姿態, 公事上有問題有麻煩也都會互相幫忙的那種。 可以算是認識多年的老戰友了吧。 然後這也是我們這邊有的生態: 同期進來的老鳥感情都特別好, 而菜鳥永遠都融入不了。 我到後期跟那孩子認識後, 每天都到她位置上一起吃飯, 那位老兄也都看在眼底吧, 有時我跟那孩子也會和他稍微打屁聊天。 他也是屬於那種中午不一定都會吃飯, 午休時間還是會繼續處理工作問題的那種人。 我不能保證我跟那孩子的對話, 甚至是互動⋯⋯他都不會注意到, 但我一直都覺得我藏的算很好了, 直到那天在茶水間發生的事。 / 遇到他我隨性的打聲招呼, 他那時正在往他的保溫杯裡倒即溶粉。 我們稍微聊了現在新一批新人的事情, 我說我現在有點力不從心, 雖然上頭知道我帶人的情況,也都很放心, 但他們人真的要走,我們也是留不住。 “開什麼玩笑,妳是我們的保底籌碼,還會留不住人?” “幾年前就慢慢發現我沒有那麼有能力留住人了” “⋯⋯” “會是我的問題嗎?” “很多事情會隨著時間慢慢更迭,包括心態” “⋯⋯” “也有可能是開始有了年紀就沒什麼吸引力了吧” “可能是⋯⋯” “⋯⋯” “啊靠杯喔” “哎,妳看,反射弧有點長喔阿姨” “馬的法克” 他則說他也心有戚戚焉, 因為現在連他也開始在帶新人了。 我幸災樂禍的對他說恭喜喔, 順利晉升成新人保母了,需要前輩指點嗎? 換他反罵我在靠杯, 附加他那標誌性丹田式震破耳膜的笑聲。 一瞬間,他止住笑聲,像是想到什麼事, 我看他探頭看了看外圍四周, 突然開口提到,他可不可以問我一件事。 我笑著回說還怕你問嗎,他說就是怕, 我看了他一下,跟他說那你問問看阿。 換他笑了一下, 聲音小聲到我從來沒看過他這樣的方式說道: 他覺得,我和那孩子這陣子, 跟之前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我挑了一下眉, 下意識裝沒事,問他什麼意思。 “嗯,不太一樣” 我一邊補著解釋道, 我跟那孩子現在就是關係很好的朋友, 我把她當親妹妹對待。 但他後面的言論開始讓我手足無措。 “妳們之間看起來,有某種不一樣的氣氛” “別多想,我沒那個意思,不要誤會” “只覺得,比起一般朋友,像是更往上了一些” “但也有可能是我多想、理解錯了” “沒別的意思,那沒有不好還什麼的——” “也有可能女孩子之間的感情我無法拿捏, 妳懂的,男人嘛——” 我僵在原地,聽著他把這段說完, 盡可能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 慌張。 我嘴半啟著,其實想說點什麼, 卻又怕越描越黑。 我還沒準備好。 他看著我,搖搖頭笑了出來, 跨步準備離開時,卻又丟下一句: “算了,不管是不是我所想的———” “就⋯⋯” 他搖了搖手上的保溫杯,沒繼續講下去。 就什麼? 我當下只覺得我的腳開始發麻,腦裡一片空白。 “不用擔心我會把今天發生的事說出去” 說完,他就這樣離開了茶水間。 留我一個人驚恐的在原地, 仔細消化他剛剛講的那幾句。 到底什麼意思? 所以,是發現的意思? / 回家後我一直在猶豫, 要不要把這件事和那孩子說, 但我想就算我刻意把情緒隱藏起來, 她絕對還是看得出來。 果不其然的,在我洗完澡後出來, 她默默的戳了戳我的背,問我是不是有心事。 我把下午的那件事老實跟她坦白。 她若有所思的,咬了咬唇, 跟我說了一段往事。 1月份那時,有次中午休息, 她在位置上等我買完午餐回來找她。 她說那時的辦公室的人都走的差不多, 只剩下他們兩個。 而那位老兄也準備起身離開時, 隨口向她問起:一樣在等我回來嗎? 她對他點點頭。 “他那時和我聊到” “聊了什麼?” 我抓著她的手,開始有點緊張。 “他和我說,覺得我很幸運,身為新人遇到妳” “他說妳是個很優秀的人” “⋯⋯” “很難讓人不喜歡” 她淺淺的笑著,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 “我什麼都沒講” “但我也沒有否認他,因為他說的是事實” “那他⋯還有說什麼嗎?” 她搖搖頭,笑著。 “他也什麼都沒說” 可能我看起來特別驚恐,她捏了捏我的手指。 半晌,她笑著說道: “欲說還休呀” “不用擔心他” 唉,他們兩個真的是 🤦‍♀️
愛心哈哈
259
留言 4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