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大誤,追妻無誤—1

2021年6月8日 08:33
戲劇社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傳統,每一年的夏季成發,都會要上台的同學反串。 我跟男朋友都有上台,只是我飾演男配,他演女主角……你知道看到一個一米八大漢穿著粉紅色的女裝有多好笑嗎? 我演男配還算可以啦,剛好為了捐髮也順便把頭髮剪短了,整個頭瞬間輕鬆不少,就是後頸有點涼。 結束公演,大家一起去吃了慶功宴,是燒烤,我剛上完廁所在洗手的時候突然有人吹了我的後頸一口,我的身子震了一下,然後抬眼看著鏡子裡的倒影,「你幹嘛?」 「小諺諺你真的好敏感喔。」 「拜託你別再那樣叫我了。」我很無奈地看著身邊補妝的人,「陳君巧同學,你的妝很完美了,可以不用補。」 「女漢子小諺諺你才不懂,我等等要先去夜店嗨了,不跟你們去夜唱。」 「我也沒有要去啊,我晚點要去道館,我為了成發已經翹掉很多次練習了。」我擦乾了手,又看了一眼陳君巧,「你去夜店小心喔,別喝太多。」 「知道啦!諺媽媽。」 我回到餐桌旁邊,男友又幫我裝了很多肉,我對他笑了笑,拿起筷子又吃了起來,「我等等要去道館喔。」 「欸?不跟我們去夜唱嗎?」 「我教練快把我宰了。」我無奈地看著男友,又夾著一塊肉,湊到他嘴邊,「我到道館會跟你說的。」 「嗯嗯,那我晚點要買什麼到你家嗎?像是宵夜?」 「不用了,我今天練習完應該沒力吃任何東西了。」我看了下手錶,時間差不多了,「欸,我先走了,還有事情,掰掰。」 我知道我跟男友一直以來都不是什麼典型的男女朋友……至少是互動上。 因為是男朋友跟我告白的,我只是稍微對他有點好感,就這樣自然的在一起,我也不像典型的女生,會化妝,講話溫溫柔柔的,會跟男朋友撒嬌,唯一像女生的兩點,就是身分證上的性別欄位跟我的生殖器官是正常的。 「小諺諺,你這次教練又操了你多少啊?」 陳君巧笑得燦爛,世界最佳損友非她莫屬,看我走路都不好使了,還不來幫我,只顧著笑我。 「我跳了一小時的蛙跳,又接著跟人對打,打完練形場,你覺得呢?」我雙腿止不住顫抖的走在階梯上,陳君巧終於是看不下去的過來牽我,「臨時開會到底要幹嘛啦!」 「社長說是暑假的時候跟音樂系要合作公演音樂劇。」陳君巧從容地說著,「誰讓你是幹部,你男友不是呢,不然叫他抱你就好。」 「你不要看他一米八又壯壯的,他力氣還比我小。」 「但是你輕啊。」 終於到了社辦,幾個音樂系的人已經來了,我坐到了沙發上,陳君巧坐在我旁邊,又敲了下我的大腿,讓我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你別那麼兇嘛!你看那個女生,音樂系的系花,超氣質女神。」 「關我屁事。」我翻了個白眼,「社長人呢?」 「誰知道,還在實驗室吧?」陳君巧聳了聳肩,她終於是發揮自己公關的功能,去招待其他外社的人。 我?我是教學,擁有男主的實力卻演了男配,因為我看著男友反串,跟他對戲我會頻頻笑場。 等人都到齊,由社長跟那個系花主持會議,系花叫做莫定雁,她說出了她的構思,我旁邊的編劇寫了滿滿的筆記,「我們會在台下演奏,除了戲劇社的同學,我們系上的小大一也會加入台上的表演。」 我舉手,「那個,能問一下為什麼戲劇系的不跟音樂系的合作嗎?」 「因為戲劇系今年暑假跟國外的劇團合作。」莫定雁簡單說明,她看著我輕輕地挑眉,「你是上次公演的男配?」 「對,凌諺是我們的上次反串劇的男配兼社內教學。」 莫定雁輕輕的嗯了一聲,「那我們系上的小大一就交給你了。」 「好……」我是講到什麼不能講的話題嗎?為什麼那個系花看我的眼神那麼恐怖? 會議結束,史上最損朋友陳君巧跟我說她上課來不及了,一溜煙的烙跑,惹得我只好慢慢走回停車場,不過我才剛要下樓梯,我的救兵就來了。 「難怪君巧要我過來。」男友扶住了我,又蹲到了我面前,「我背你啦,上來吧。」 「不要,你讓我當拐杖就好。」我讓男友站起來,又伸手搭著他的肩膀,「我們的社長可是攬下了大活動。」 「什麼活動?」 「跟我們系合作演出音樂劇。」後頭冷不防傳來第三個人的聲音,我轉頭,是莫定雁。 「定雁?」 我困惑地看著男友,他怎麼認識這個系花? 「嗨。」莫定雁掠過了我們,又多看了男友一眼,「對了,你反串劇的表演很不錯。」 我一臉困惑,「你怎麼認識她的?」 「她是我高中同學,」男友輕輕的皺著眉頭,「當時我們學校的首席小提琴,不過聽上大學之後改學指揮了。」 「幹嘛?他是你前女友喔?」 「才不是,我只是有不好的回憶。」男友輕輕的嘆了口氣,「我們高中選修同一堂,永遠不要在音樂相關課程跟音樂班的人同組。」 我看著男友,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啦,快點帶我去停車場,我要回去補眠。」 「你下午不是有課嗎?」 「老師停課。」我收回了手,離停車場沒有多遠的距離,我推了推男友,「你先走吧,你不是還要跟學長練球?」 「你真的可以齁?」 「可以的。」 睡了一覺起來,身體的痠痛沒有減輕,反而更嚴重,但是這也是常態。 我到客廳,喝著剛從冰箱裡拿出來的運動飲料,打開手機才發現莫定雁傳了好友邀請給我,還是賴的。 我還很好奇她怎麼拿到我的賴,後來才發現我被陳君巧加入了音樂劇的群組裡。 好吧。 一接受好友,莫定雁就傳了他們大一的名單給我,大概二十多個。 「等劇本出來,我們再約時間試鏡。」 我看著傳來的訊息,只回了個嗯,就轉而去問那個應該回來的陳君巧去了哪裡。 我剛要按傳送,陳君巧就走了進來,「你去哪了?」 「嗯?跟社長討論事情啊,我要先準備宣傳。」陳君巧手裡還拎著豆花,她遞給了我一碗,「我說你也真敢,不知道音樂系跟戲劇系的吵架嗎?」 「吵架?吵什麼?」 「莫定雁跟戲劇系的男朋友分手啊。」陳君巧挨著我坐下,毫不猶豫的且走了我的電視,「聽說是兩人金錢價值觀差很多,加上男方劈腿。」 「蛤?」 「哎呦,你不知道學音樂的都肖有錢嗎?可能仗著錢多亂花錢吧。」陳君巧擺明了就是要跟我分享八卦,「不過莫定雁長得那麼好看,又很有氣質,剛剛開會雖然嚴肅了一點,但是還是有溫柔的成分。」 「我是覺得你誇張了。」我吃著豆花,看準了陳君巧碗裡的仙草,手快的撈了一塊,「她給我的感覺還蠻高冷的。」 當然啦,可能是我白目提到了戲劇社的事。 「奇怪了,你都沒有跟何嘉問過以前的事喔?」 「什麼意思?」 「聽說他們以前是高中同學,莫定雁還暗戀過何嘉。」 我愣了一下,「你從哪聽來的?」 「戲劇社公關,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有沒發生的,沒有我不知道的八卦。」陳君巧一臉驕傲,「不過你也不用多擔心啦,雖然是條漢子,但是小諺諺你還是有很多優點的。」 陳君巧說完就把我丟在客廳了,因為我今天幾乎動彈不得,所以晚餐她要煮。 不過……看著何嘉給我傳來的訊息,跟他說了我剛醒,陳君巧準備煮飯給我吃。 他說他晚點帶鹹酥雞來找我們。 我回了好,他已讀,我又對著在廚房的陳君巧大喊。 暗戀我男友……我還真沒想到如果我跟何嘉分手之後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一哭二鬧三上吊?
愛心
135
留言 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