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大誤,追妻無誤—2

2021年6月8日 23:18
前情提要
劇本很快的就趕了出來,負責選角的是我,編劇,社長跟莫定雁。 這是恐怖愛情的劇本,男主是喜歡女主的一個鬼魂,女主是剛失去小孩的媽媽,男配是女主的丈夫,受不了女主的抑鬱症所以投身在工作中,但是還是時時刻刻關心女主的,為了養病女主搬到郊區的別墅,誰知道住進了鬼屋,一連串的情況下,最後女主上吊自殺,跟男主在一起。 總覺得很唬爛,不過沒辦法,演戲嘛。 雖然音樂系大一二十多個人,但是實際上場也才一半的人數,我們戲劇社的主要是技術指導,就演技好的擔任了幾位配角,不過我們都是主角的候補,以免大一的發生意外,沒人可以演。 喔,大一新生必車禍,在每個學校每個系都是一樣的,當然我指大部分啦,我就沒有撞過。 選完角,我們當然就先排戲了。 我們的策略是候補的戲劇社同學就去教音樂系的小大一,不過在之前還要先講解舞台的基本常識,那個我讓何嘉幫我了,他現在是我教學組的組員。 好不容易表演我沒角色,我當然是把之前落下的訓練進度補上,下了訓練再去看他們排戲都還來得及。 一個月了,兩邊的進度都很好。 「凌諺,你朋友來找你,說有什麼要緊事。」教練走了回來,他看了下牆上的掛鐘,「時間也差不多了,今天就提早收吧。」 我去把道服脫下,順道簡單的沖了身涼,換上便裝就下樓,沒想到陳君巧一臉緊張的在接待處等我,「君巧?你今天不是去玩嗎?」 「玩個屁啦!何嘉帶莫定雁去吃飯,兩個人。」 「去吃飯就吃飯啊,幹嘛緊張?」我一臉困惑,「何嘉有跟我說他要去教莫定雁,兩個人去吃飯有什麼奇怪的?」 「不是,你才是教學吧!為什麼她要找何嘉?」陳君巧跟著我到了外面,我把後座裡的安全帽拿給陳君巧,這女人不敢騎摩托車,平常上課不是我載就是搭公車,「你都不怕頭頂青青大草原,我再放隻喜羊羊跟灰太狼在上面嗎?」 「不是,你不是知道嗎?」我戴上了安全帽,把陳君巧的包包放到我們之間夾著,「我對何嘉就……沒有那麼深。」 「等一下,你是說你們交往了兩年,你對何嘉的感情都沒有變深還什麼的?」 我點了點頭,輕輕的嘆了口氣,「還是過去看一下吧,因為我也肚子餓了。」 「你太扯了。」陳君巧抱著我,沒好氣的說著,「沒感情幹嘛這樣拖著?你不覺得這樣是浪費你們兩個的時間嗎?」 「呃,我們兩個在一起時間好像不多齁。」我趁著紅燈,打了電話給何嘉,把手機夾到安全帽裡,戴半罩式的就是方便。 「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被劈腿啊。」陳君巧無奈的說著,「有接嗎?」 「沒有。」我把手機收起來,又繼續催著油門,「說不定就只是吃飯,你在擔心什麼?」 「天啊,我真想解剖你的腦袋,看你到底在想什麼。」 陳君巧帶我到了火鍋店,我肚子真的餓得不行,但是我也看到何嘉跟莫定雁,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社的一個學妹也在,何嘉跟學妹坐在一起,莫定雁坐在他們對面。 「何嘉!」 何嘉嚇了一跳,他有些心虛的看著我,「凌諺,你下訓練了啊?」 「嗯,一起吃飯吧。」我看了一眼學妹,但是她不打算給我讓座,沒差,我跟陳君巧坐在一起,被她還有莫定雁夾在中間。 但是我覺得陳君巧訊息有誤,感覺小三不是莫定雁,而是那個學妹。 何嘉說他再去拿些吃的,讓我們在座位等著,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學妹,「學妹,你跟何嘉在一起多久了?」 「凌諺,你是不是問錯人了?」 「沒問錯。」我無奈地看著陳君巧,拿起剛剛櫃檯給我們的筷子,從容的夾起了鍋子裡的肉,「對不起我真的很餓,等一下再來處理這些。」 「靠,我真的服了你了。」 「你不餓嗎?」我夾了一塊肉,到陳君巧面前晃了晃,她扯了下嘴角,還是很不爭氣的張嘴吃掉。 何嘉拿了三盤肉兩盤菜回來,結果坐在我旁邊的莫定雁突然開口,「對了何嘉,我們這是第一次出來吃飯吧?」 「嗯,是啊。」 「一直都沒問你,你有沒有女朋友?」莫定雁撐著臉頰,輕輕的笑著,我聽到她這一句話,嚇到我嘴裡的肉差點掉了,「或者說你女友是哪位?」 我看了何嘉一眼,他看著我欲言又止的,學妹則拉了他的衣袖,旁邊的陳君巧站了起來,我拉住她,「君巧你坐下。」 「哥哥,你就說是我嘛。」 有股涼意從我背上爬上來,我看著對面開口的學妹,火氣也直接上來了,「何嘉,大家都成年了,你最好現在解決這件事,不然我解決。」 「凌諺,我們可以回去再談嗎?」 「你不敢說,我來替你說。」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何嘉,「反正我們兩個之間的相處本來就朋友兄弟的方式多一點不是嗎?」 「我從來就不是典型的女生,如果你比較喜歡學妹的話,分手吧,別再拖著,對我們都好。」 講出口的一瞬間,還是一股酸意刺著眼眶,但是下一秒有人就拉過了我,然後唇上傳來軟軟的觸感,我聞到了陌生的味道,這不是陳君巧的香水! 「謝謝你啊,何嘉。」莫定雁笑得可開心了,「那麼可愛的女生就讓給我了。」 「等一下!喂!你對……」 我捂住了陳君巧的嘴,推著她離開了座位,根本是逃跑的離開了火鍋店,一直跑到停車場我才停下。 「我操!你跑屁啊!」陳君巧跟我比根本是滿頭汗加上氣不接下氣,「剛剛莫定雁那騷操作是怎麼回事?」 「我、我看起來是知道嗎?」我臉上只覺得很燙,一緩下來我的肚子又叫了起來,「幹!跑太快了,還沒吃到幾塊肉。」 「齁!還想著吃肉!」 「月底沒錢了啦!」我很哀怨的找到了我的摩托車,「你回去要煮泡麵給我吃。」 「靠勒,早叫你去打工了。」 「現在分手,我有時間去打工了。」我把安全帽戴上,賴突然來了通話,是莫定雁。 陳君巧跟我互看了一眼,我果斷的掛了電話,又忍不住愣了一下,「太恐怖了。」 「真的,竟然剛分手就親上來,看來對於音樂系系花我還要評估一下。」 「評估個屁啦!回家吃飯!我好餓啊!」 但是不可否認的,剛剛我……好像心動了? 我下午睡完午覺,陳君巧聽說披薩今天買大送大就又跑了出去,估計是買披薩當晚餐。 然後何嘉打了電話,跟我說他就在樓下。 我下樓,站在門口聽他跟我坦白了一切。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啦,反正都是一段感情啊。」我看著何嘉,無奈的笑了起來,「雖然還是有些不捨啦,不過這樣也好,畢竟我對你的感情最深就是這樣了,沒辦法同等的回饋給你。」 「我只是……覺得這是最糟的方式,我應該早點講的。」 「沒事啦,都是兄弟嘛!」我推了他一下,「半年啊……我竟然都沒發現,君巧叫我過去的時候還以為小三是莫定雁。」 「我才沒想到定雁竟然會……」 「停,這件事別說,我到現在還不敢接她電話或回訊息。」 「啊?」 我拿出了手機,把通知給了何嘉看,「我現在很怕。」 「說不定她只是想道歉……畢竟你那時候不是快哭了嗎?」何嘉把手機還給我,「她可能是怕尷尬吧。」 「說到尷尬……你最好快回去,不然君巧看到你肯定要打死你的。」我看著君巧傳來的照片,「她去買晚餐要回來了。」 「好吧……那就這樣囉?還是兄弟?」 我點了點頭,看著何嘉離開,我才剛要回屋,莫定雁又打了電話,我突然想到了何嘉的話,決定接起電話,「那個……今天謝謝你。」 「嗯?喔……沒什麼。」莫定雁突然沉默了一下,「你走得很快。」 「畢竟我嚇到了。」我尷尬的抓了抓頭,又坐到了沙發上,「還有,如果你要練習演戲的話我可以教你。」 莫定雁是女主角,她說她要在台上指揮,我也不知道個具體啦,因為我們還沒一起配過,「然後我覺得我們可以跟樂團演一次了,至少最近。」 「那你明天可以嗎?教我。」 「可能不行,因為我要去找打工。」我想到我空空的錢包,還有我又要過陣子才能回家拿錢,不如找個打工比較實際。 「喔,我知道有間咖啡廳缺人,你要去嗎?我給你地址。」 「好啊,謝謝你。」 「沒什麼……反倒是今天中午似乎破壞了你的午餐……有空一起出來吃飯?跟那個叫君巧的公關?」 「行啊,那就再約時間。」我們突然都沉默了下來,似乎都忘了掛斷電話,冷不防的,披薩的香味直接竄了進來,真棒,我的晚餐到了,「喔,我的晚餐來了,掰掰。」 「掰掰。」 「你幹嘛啊?耳朵那麼紅?」我剛掛電話,陳君巧就走了進來,還拿著兩個大披薩跟一小箱的啤酒,「快來幫我拿。」 「天啊,你怎麼買那麼多?」我看著被放在門口的炸雞,走過去拿了進來。 「中午泡麵就去睡了,晚上當然要好好吃一頓,彌補失戀的傷心。」陳君巧看著我,吐了一大口氣,「雖然你一點都不難過的樣子。」 「你自己不都說了我女漢子嗎?」我打開了披薩,拿過了一塊,跟陳君巧手裡的披薩碰在一起,「慶祝恢復單身。」 「慶祝恢復單身,還有小諺諺對女生的第一個初吻!」 「等等!這個不用慶祝!」 莫定雁給了我地址跟聯絡電話,老闆跟我約好時間就讓我直接過去,也不用帶履歷。 到了那邊我竟然遇到了莫定雁,她還穿著牛仔圍裙,這種一看就知道是制服的服裝。 幹,我這是,被坑了嗎? 「姐!我朋友來了。」 嗯,我果然被坑了。 從後頭走出來一個跟莫定雁長得很像的女生,只是看上去成熟了一點,「來了啊,喜兒幫我沖兩杯咖啡,同學我們這邊坐。」 我坐到了莫定雁姐姐對面,她瞇著眼睛看著我,「看上去帥帥的,我以為你是男生呢……我是莫定雁的姐姐,叫莫定鵲,喜鵲的鵲。」 不能怪人家姐姐,我自從剪了頭髮之後就常常被誤會。 誰讓我什麼時候不挑,偏偏挑發育期的時候練跆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原因,拉筋硬生生的把身高拉到了一米七三,胸口也只是微微的起伏,穿上運動內衣就幾乎是平的了。 「我叫穆凌諺,是定雁的同學……但是我不是音樂系的!我是物理治療系的。」我看著送上來的咖啡,「我之前也有在咖啡店打工過。」 「有經驗啊?」莫定鵲輕輕地挑眉,「那你假日來上班可以嗎?早上、下午、晚上選一個時段吧,平日可以的話十點過後來幫我準備隔天開店的東西?」 「晚上好了,平日也能來……不過只能來三天。」 剛好隔天沒有早八的三天。 「那基本就晚班囉?」莫定鵲拿出了手機,把手機遞給了我,「輸入一下你的電話還有賴。」 我東西輸入到一半,突然一個蛋糕就被擺在我面前,「嗯?」 「昨天的補償。」莫定雁坐到了她姐姐旁邊,撐著臉頰看我,「以後就多多指教囉,工讀生。」 「咖啡廳只有我們三個嗎?」 「差不多。」莫定鵲輕輕的點頭,「我負責茶飲,定雁負責甜點,你呢……負責苦力活跟接待吧。」 「苦力活?」 「姐,你別嚇她。」莫定雁沒好氣的看著莫定鵲,「就負責幫我們搬食材什麼的。」 之後莫定鵲就帶著我熟悉店裡,人陸陸續續的進來,我也就開始上工第一天了。 唉,為什麼事情好像一路往失控的方向走啊!
愛心
120
留言 1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