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大誤,追妻無誤——4

2021年6月12日 23:52
我發現,我跟莫定雁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還慢慢超過了我跟陳君巧相處的時間。 「停,都演多久了還那麼生疏。」我無奈地看著擔任男主的小大一,輕輕的皺了下眉頭。 喔,我的跆拳道比賽結束,拿到了不錯的成績,教練也知道我要忙別的事,就減少了我的訓練時間,所以現在他們排練基本上我也都會在了。 再一次表演,小大一的表現好了許多,我輕輕的點頭,讓他們繼續演下去。 這一場排演完,大家也就先散場了,我坐在地上,手裡拿著筆跟劇本,身邊突然站著一個人,我抬頭,「何嘉?你還不回去嗎?」 「那你呢?」何嘉坐了下來,他把手裡的果汁遞給了我,「教學辛苦了。」 「大家都很辛苦。」我寫完了筆記,又探過身子拿過了包包,「你女朋友呢?」 「在幫忙製作道具,我等等才要去接她。」何嘉從容地說著,「凌諺……能問你一件事嗎?」 「嗯?」 「你跟定雁,真的在一起了?」 我差點沒被果汁噎著,拍著胸口,錯愕的看著何嘉,「你問這個幹嘛?」 「就、就八卦滿天飛啊。」何嘉抓了抓頭,「而且我看你們兩個常常一起進出練習室,有時候還會在停車場看到你載她。」 「我也會載君巧啊!」我又站起身子,去收拾一些被忘記帶走的垃圾,「而且如果我們在一起的話,莫定雁現在會在這吧?」 「我的確還沒走。」 我愣了下,看著走進來的莫定雁,她悠閒地拿過了放在沙發上的包包,又多看了何嘉一眼,「何嘉,打聽前女友消息是想復合嗎?」 「沒有!這只是朋友間的關心。」 何嘉說謊。 為什麼我知道他在說謊?因為何嘉每次說謊的時候都會往門口的方向移動,移動的幅度不大,會注意到也是意外。 「是嗎?」莫定雁輕輕地挑眉,她把她的包包遞給我,讓我幫她拿著,「走吧,你答應要陪我喝一杯的。」 「喔,好。」我拿著莫定雁的包包,看著她,伸手牽過了她的手,「何嘉……我們兩個是在一起的,只是沒有公開。」 我拉過了莫定雁,先讓她到門外,「快去接你女朋友吧,掰掰。」 莫定雁跟我走到了停車場,一直到我要戴安全帽我們兩個才鬆手,「對不起。」 「嗯?」 「剛剛說的,我只是為了讓何嘉死心。」我伸手讓她搭著跨上後座,再把包包放在我們兩個之間夾著,「我不想要他繼續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你還真替人家著想。」 「兄弟嘛。」 快到她家的時候,莫定雁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讓我停在小七,她下車,拿下安全帽,「你不下車嗎?」 「嗯?」 「你真以為喝一杯是我說說的嗎?」莫定雁輕輕地挑眉,「下來買酒。」 「……你不是又要我去你家吧?」 「去你家也行啊。」 想了一下在家裡的陳君巧,如果莫定雁發酒瘋對我怎麼樣的話……媽呀,我的八卦已經夠多了,不用再多一個什麼莫定雁發酒瘋,然後傳出上演員外壓迫丫鬟的消息。 不過我更想的是回家。 莫定雁看我還在思考,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就一杯,拜託。」 莫定雁期待的看著我,我愣了一下,只好弱弱的下車,跟她一起走進了小七。 「喂,我今天沒有要回家喔。」 「你又被莫定雁纏住了喔?」 「別這樣講人家。」我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了一眼正在另一邊挑酒的莫定雁,「對了……剛剛何嘉來找我,他有復合的想法。」 「拜託告訴我你沒……」 「我當然沒有。」我打斷了陳君巧的話,隨手拿過了一罐洋芋片,「都說了沒感覺,而且我不想要他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好啦,其實我今天也沒打算回去,我跟一個姐姐出來玩了。」 「你說那個……開酒吧的姐姐?」 「對,就她。」我聽到陳君巧那邊傳來了開關門聲,「我們要去跑山了,掰掰。」 「嗯,路上小心喔。」雖然我知道是那個什麼姐姐騎車,絕對比陳君巧這個無照的安全。 我轉頭的時候發現莫定雁就站在我身後,她手裡拿著一瓶威士忌跟伏特加,「你喜歡哪一個?」 「你要買那麼大瓶喔?不是說一杯嗎?」 「反正你又沒有要回家,多喝點又沒關係,況且你明天早八不是因為老師出差所以停課嗎?」 靠,為什麼莫定雁那麼了解? 「是這樣沒錯啦……但是……」 「但是什麼?你會倒?」 開玩笑,從小練著跆拳道,加上我爸媽給我的優秀基因,喝醉?這件事只會發生在陳君巧身上。 「不,我擔心你會倒。」我看著莫定雁,伸手拿過了威士忌。 既然要喝,那就來吧。 莫定雁知道我有在打傳說,所以說要跟我單挑,輸的喝三杯shot。 我當然是沒在怕的啦,雖然我平常事情很多,但是半夜睡不著還是會偷偷爬起來玩兩場。 我們約好只能用同類型的英雄,坦克對坦克,射手對射手,法師對法師,打野對打野,輔助對輔助。 洗完澡,我們坐在沙發上,一人一邊,開始了我們的遊戲。 五場我贏了四場,就輸了輔助,因為莫定雁犯規,拿坦克型的輔助對抗我法師型輔助。 我一口氣喝完三杯shot,莫定雁才剛喝完第二杯,「要不別喝了,就只是好玩。」 「不行,說到要做到,做人要有信用。」莫定雁很堅持,她又喝完了第三杯,馬上再倒一杯,「不過為什麼我鑽石會輸你黃金?」 「啊?我大帳是星耀喔。」我看著愣了一下的莫定雁,「只是我小帳英雄比較多。」 「過分。」 我伸手按住了她的手,阻止她喝下第四杯,「最後一場,你贏了我幫你喝。」 「……好,但是你不可以用小帳。」 我點頭,馬上換了個帳號,然後拿過了莫定雁手機讓她加我,我開房,她加進來,馬上開局。 我故意選了血薄的刺客,她玩坦克,我也沒多認真打,一直扣著技能不放,讓她順利的把我家主堡推掉。 我起身去廚房拿了馬克杯,然後把莫定雁沒喝的跟我剛剛輸的酒倒在一起,要喝掉的時候她攔住了我,「你故意放水的。」 「刺客打坦克本來就比較難啊。」我拉開了莫定雁的手,輕輕的笑著,「沒事啦,做人要有信用。」 我趁著莫定雁不注意,一口氣喝掉了馬克杯裡的威士忌,有種灼燒感一直在我喉頭徘徊,我則做了幾次深呼吸,感覺才稍微好點。 雖然不會醉,但是黃湯下肚的灼燒感還是有的。 莫定雁看著我,突然湊了過來,用雙臂困住了我,「你好傻。」 「嗯?」 「哪有人自己挖坑自己跳,還自己出來擋酒的。」莫定雁摸著我的臉頰,「你明知道我對你是什麼想法,都不怕嗎?」 「怕什麼?」 「我可能會傷害你。」 我猛然的扣住了她的手,緩緩的靠近她,「你知道我是黑帶吧?」 莫定雁愣了一下,她收回手,坐好身子,又緊握著沙發座椅,「你到底懂不懂,愛一個人的感覺?」 「我對你的感覺越來越深,你卻一點都不在乎。」 「你對何嘉只有一點點的好感就能跟他在一起,那我呢?對你來說,我對於你一點,任何感覺都沒有嗎?」 嗯,我看是醉了。 「你不說話是嗎?那我回房間睡覺了。」 我拉住了莫定雁,直接把她拽進懷裡,「我有感覺,像這樣的時候,我會心跳加速。」 「跟何嘉在一起時,我很抗拒跟他的親密接觸……我想或許我本來就喜歡女生,只是我不知道。」 莫定雁跟我都安靜了下來,之後我才聽到她的鼾聲,才發現她睡著了。 我嘆了口氣,只能把她抱回房間,放下她之後,莫定雁還死拽著我的衣服,逼不得已,我只能躺在她身邊。 結果我失眠了,一夜。 沒想到之後,莫定雁更加肆無忌憚,可能我在跟莫定鵲學習怎麼沖咖啡,她會跑過來抱著我。 我跟她拿餐的時候她會很期待的看著我,期待我親她還是什麼的,但是我常常無視的去送餐。 或是我在等烘豆的時候她會跑進來,順道把門鎖上,會拉著我陪她追劇等烘豆,我也會抱著她追劇。 今天下雨,陳君巧來咖啡廳寫報告,我正在跟莫定雁學怎麼做蛋糕,莫定梟就走了進來,「安鵲我要黑咖啡。」 「哥?你怎麼來了?」 「別說啦,我臨時被叫去支援,說是發生連環車禍,疲勞駕駛。」莫定梟看向了我,「嗨,凌諺。」 「平梟哥。」 「欸欸欸!」陳君巧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看著我跟莫定雁,「校版說我們學校的人出車禍了。」 我跟莫定雁同時轉頭看著莫定梟,他輕輕的皺著眉頭,就走到了一邊打電話,我則看向陳君巧,「是坐車還是騎車?」 「坐車,那種九人座的車子,也不知道是哪一個系的,一起出去玩。」 「在哪條路發生的車禍?」 「我看一下喔……說在台灣大道。」 站在烤箱前的莫定雁愣了一下,她的臉色頓時變得很凝重,注意到她的變化,我走了過去,「怎麼了?」 「沒什麼。」 「我先走了……喜兒,有消息我再通知你。」莫定梟拿過了咖啡,看著莫定雁喊了一聲,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陳君巧叫了我,我走回前台,「幹嘛?」 「那個姐姐說會來接我。」陳君巧看著我,又看了眼莫定雁,「女孩子的沒什麼就是有什麼,知道嗎?」 「幹,你不用這樣提醒我好嗎?」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陳君巧戳了下我的額頭,結完帳,就回去繼續寫報告。 陳君巧的姐姐很快的就出現,她把東西收一收跟我打了聲招呼就出去了。 下雨的關係,現在人特別少,而外面的雨勢則越來越大,毫不留情的打著玻璃窗,有些吵雜。 我們三個坐在吧台,我輕輕的牽著莫定雁的手,她顯得有些不安,最後離開吧台,走去舞台上面拉琴。 透過琴音,我能感受到,莫定雁的焦躁。 出車禍的是音樂系的小大一,其中車上五個人是參與台上演出的。 「知道為什麼我不騎車也不開車嗎?」 我跟莫定雁躺在床上,只是這次是在我家,因為我們剛剛去了一趟醫院,醫院離我家近,小大一的傷勢……有些嚴重。 車子翻覆,幾個人頭部挫傷,還有腳骨折的,駕駛座的同學則是左手骨折,因為衝擊的時候安全氣囊彈出,蓋子打斷了他的手……還是粉碎性,而且還傷到了神經。 等於音樂生涯已經斷送了一半,或許復健可以恢復,但是不會跟原本的一樣。 「我知道。」我伸手摸著莫定雁的臉頰,她拉過了我的手,枕著我的手臂,「別傷心了。」 「但是即使被載,或是步行,都還是可能遭遇車禍。」莫定雁抓著我的衣服,「對音樂家來說,手是最重要的……手的靈敏度不夠就沒辦法按著弦,拉出好聽的和弦。」 「說到這個……你為什麼會改學指揮?」 「因為要在外面的樂團當上首席小提琴很不容易。」莫定雁抬頭看著我,「但是當指揮可以找自己的團員,而且當指揮比拉小提琴要難,一首曲子,不同的指揮,不同的樂團演奏出來都是不一樣的。」 我點了點頭,莫定雁親了一下我的唇,「嗯?」 「謝謝妳安慰我。」 「這不是我應該做的嗎?」我摸了摸鼻子,有些害羞的看著莫定雁,「你好一點就好。」 莫定雁笑了笑,「害羞什麼啊?」 「就……害羞啊。」畢竟這種經驗也是第一次,安慰自己女朋友什麼的。 誰讓我平常女漢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會需要被安慰的機會少之又少,而且因為我少根筋,不讓別人更傷心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我回過神,發現莫定雁的唇又湊近了自己,我暗暗的嚥了口口水,「定雁,你與其一直斷斷續續的親我,不如吻深一點。」 「嗯……但是我不想啊。」 我看到了莫定雁挑逗的眼神,心頭一愣,我翻過身,轉而把她困在身下,然後對著那雙第一次挑動我心弦的唇,吻了下去。 第一次突如其來的吻,沒辦法讓我好好感受,只記得莫定雁身上的香味,而那個香味從那天之後就一直圍繞在我身邊,她的唇,比我記得還要柔軟,嘴裡還有剛剛刷牙留下來的薄荷味…… 她推開了我,莫定雁的胸口起伏的有些快,「你這樣會讓我想要更多。」 「可惜現在在我家。」我躺了回去,又把她摟進懷裡,「陳君巧還在隔壁睡覺,等下次去你家的時候再說吧。」 「你說的哦。」 「嗯,答應你。」
愛心
124
留言 1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