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大誤,追妻無誤——5(end)

2021年6月25日 23:20
明明是一起選角的,我被選上了男主的候補我怎麼都不知道。 難過的不是跟莫定雁的動作戲,而是歌唱! 知道跟一群絕對音感的人唱歌是怎樣的感覺嗎?很痛苦! 還好最後把歌唱的部分拿掉了,畢竟少了五個人,但是要用舞蹈來彌補,偏偏還是那種什麼柔美的現代舞,不是哪種街舞什麼的。 我們候補的戲劇社社員花了很多時間惡補,連期末考都差點放掉,還好最後成功歐趴,距離表演也只剩下兩個禮拜。 不得不說陳君巧不愧是負責宣傳的,聽說我們的票在一瞬間賣完,我們借用了學校的禮堂,1500人的座位,比我們一般發表還要大的場地。 「奇怪了,你明明是學跆拳道的,為什麼跳起舞來總是少了協調性?」莫定雁坐在地上盯著我練習舞蹈,她把音樂停下,「休息吧。」 「跆拳道是力與美,你這現代舞是柔。」我沒好氣的說著,直接累到躺在地上,今天是假日,咖啡廳休息,因為莫定鵲去巴西的咖啡莊園找朋友,所以我們兩個才會晚上到現在還在練習。 沒有我們,只有我。 「你可以的。」莫定雁走過來,她蹲下了身子,伸手戳著我,「要來順台詞嗎?」 「不要,我好累,讓我安安靜靜躺三分鐘。」 莫定雁隨後躺了下來,就枕著我的手臂,其實跟她交往了一段時間,才發現她其實沒有那種千金大小姐的嬌貴跟疏遠,熟悉之後才發現是很容易親近的人。 關於金錢觀嗎……她的確是花錢不手軟,但是只在需要的日常開銷上,真正亂花錢的反而是她前男友,在交往時還不斷的跟莫定雁借錢。 我坐起了身子,輕輕的嘆了口氣,「來吧。」 莫定雁冷不防的坐到了我腿上,我愣了一下,「不是這個!練習了啦!」 「凌諺,你果然很可愛。」 莫定雁從我身上下去後,又退到了一邊去幫我放音樂,我則順著音樂開始跳舞,莫定雁在旁邊監督。 「小諺諺!定雁!」 我被聲音吸引,莫定雁停下了音樂,陳君巧竟然拿著吃的跟喝的走進來,身邊還跟著一個人,「君巧?你怎麼來了?還有他是誰?」 「喔,就我跟你常常說到的姐姐,這次宣傳那麼成功也多虧了姐姐。」陳君巧把飲料拿給了我,然後把吃的放在我面前,「還不是你沒回我訊息,就想說你還在這裡,跟我想的沒錯。」 「這次的宣傳謝謝姐姐了。」莫定雁走了過來,她拿過了我手裡的飲料,喝了一口之後才還給我。 「小事……我叫李軒甯,我一直聽君巧提起你們,今天終於看到你們了。」 吃飽喝足,陳君巧說好奇我們現在的進度,因為她這陣子都在跑宣傳,所以沒跟到我們的練習。 「可以是可以,但是等我們吃飽。」我跟莫定雁互看了一眼,基本上是我要吃飽,因為做體力活的是我,莫定雁幾乎從頭到尾只有監督。 「那我們就演第一幕跟最後一幕囉?」莫定雁回去拿過了劇本,又伸手叉了一塊陳君巧買來的炸米血,「不看劇本來一次。」 我點頭,匆匆的吃完東西,就跑到一邊去背劇本了。 我有背!但是不熟。 莫定雁也好了,陳君巧跟李軒甯就坐在台下看著我們,我深吸了一口氣,丟下劇本,陳君巧很貼心的幫我喊了開演,我走過去,在莫定雁旁邊跳著舞,最後停在她的身後。 「你是誰?」莫定雁開口說道,她往右走了幾步,微微的側著身子,「救命啊!」 「夫人,你別緊張。」我走過去,小心的捂住了她的嘴,又鬆開手,「我只是徘徊在這棟房子的鬼魂罷了,並沒有惡意。」 「但是剛剛那些倒下的相片……」」 「那是其他人,他們並不希望夫人住在這裡。」我扶起了倒下的相框,「夫人請別擔心,只要我在,其他人就不敢對您亂來。」 「為什麼?」 我笑而不語,我又站到了莫定雁後面,右手輕輕的在她眼前晃過,她就倒在了我身上,我輕鬆的抱起她,「因為,他們是不會對未來的女主人動粗的,至少在我眼皮底下。」 「而我正是這房子十年前的主人。」 「卡!」陳君巧喊了卡,對我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小諺諺,已經有那fu了。」 我小心的把莫定雁放下來,又跟她互看了一眼,「那就接著演最後一幕了?」 最後一幕是莫定雁自殺後在房屋裡徘徊,卻發現平常那些嚇人的鬼魂在此時變得跟正常人一樣,那些鬼魂唱著歌,跳舞,恭迎莫定雁,老子的新女主人。 最後她推開了我的房門。 我正在扣襯衫的扣子,看著她走了進來,「終於來了。」 莫定雁跑了過來,我伸手接住了她,「我不會像那個男人一樣,對你視而不見,忽略你的感受。」 「讓我們在一起,直到永遠。」莫定雁依偎在我的懷裡,說完最後一句台詞。 陳君巧喊了卡,對我們兩個豎起了大拇指,「公演那天絕對更精彩!」 「不得不說,我也期待你們公演了。」李軒甯拍著手,「君巧,我要後台通行證,」 「才不給你。」 莫定雁看著我,又稍微撥了下頭髮,「我覺得今天夠多了,回家?」 「耶!終於下班了!」 「等一下!小諺諺你今天要去哪裡?」 我看向了陳君巧,還沒來得及回答莫定雁就先幫我開口了,「我家。」 很棒,這下陳君巧死活都會把我送到莫定雁那。 公演當天,下面的觀眾席坐滿了人,我不緊張,莫定雁更是八風吹不動。 只是我們兩個被編劇通知最後一幕有稍微改動,要隨機應變。 表演的時間總是很快,不說我自己樂在其中,這次表演還有樂隊奏樂,音樂聽著聽著,演著演著就到了最後一幕。 光打在我的身上,我扣著襯衫的扣子,突然另一道光打在我的左邊,我看著在聚光燈下的莫定雁,「終於來了。」 莫定雁跑了過來,我伸手摟過了她,緊緊的把莫定雁抱在懷裡,接下來就是有改動的地方了,「我不會像那個男人一樣,對你視而不見,忽略你的感受……我準備了個驚喜。」 我鬆開手,微微側身面對觀眾,指向了舞台旁的小走道,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個小朋友跑了出來。 「媽媽!」 莫定雁愣了一下,看著跑過來的小朋友,驚訝出現在她的臉上,「是我的孩子……謝謝你。」 小朋友抱住了莫定雁,莫定雁低著頭,輕輕的摸著小朋友的頭,我則伸手輕輕地挑起莫定雁的下巴,深情地看著她的雙眼,「讓我們在一起,一家三口,永遠在一起。」 我吻了上去,只是輕輕的貼著莫定雁的雙唇,台下的觀眾驚呼,樂團開始演奏最後一曲,莫定雁跟我牽著小朋友向著觀眾謝幕,其他人紛紛的走了出來,莫定雁舞台下,指揮著樂團,我們則在台上跳起舞,小朋友不會,所以他跑回後台。 由我領舞,在布幕降到我們頭頂上時,我們站成一排,牽起手,再次彎腰鞠躬。 布幕全降,外面的音樂聲隔了幾秒也完全停下,我們也趕著去門口送觀眾。 「學姊!」 讓我沒想到的是,跆拳道館的學弟妹竟然跑來看表演,還在最後跑來跟我打招呼,「你們怎麼來了?」 「學姊超帥的!」 「學姊你完了,我剛剛把照片傳給教練,他說要給你加重練習。」 「學姊反串真的毫無違和感欸!哈哈!」 「學姊,你最後的是真親還是假親?」 「是真親喔。」 我被學弟妹吵到頭暈的時候,莫定雁優雅的走過來,牽住了我的手,「凌諺平常在道館都謝謝你們照顧了。」 幾個比較皮的對著莫定雁喊嫂子,我忍不住踢了他們。 「小諺諺!」陳君巧跑過來抱住了我,「剛剛真的超棒!加戲加得剛剛好!」 又吵了一陣子,拍完跟學弟妹的合照,我總算是從他們手下解脫了,照慣例的大家約好要去吃慶功宴,但是這次不一樣,陳君巧說服李軒甯友情贊助,讓我們去她的酒吧開慶功宴。 不過慶功宴的費用是莫定鵲跟莫定梟來付的,全額,理由是自己妹妹的慶功宴當然要自己來出錢。 但是他們沒有多待,一下子就回去了。 喔,還有最後的小朋友啊,是編劇的小姪子,李軒甯也破例讓小朋友進酒吧,但是編劇看得很緊,李軒甯跟陳君巧還跟他們兩個在包廂玩大富翁,吃小朋友喜歡的麥當勞。 「知道啦媽……我這禮拜會回去的。」 超過三個月沒回家,暑假還不回家的我果不其然的被媽媽打電話警告了。 「再不回來,小心我讓你中元節跟著好兄弟一起被超渡。」 「是是是,媽,我知道了,我這禮拜保證回家。」我從後門出去,裡頭有點吵,我跟媽媽講話有點吃力,「你都不問我在幹嘛喔?」 「你長那麼大了,問你在幹嘛做什麼?」 那你還管我要不要回家。 「不過君巧有給我看你排演時的照片啦。」 所以還是知道的嘛,這個媽媽,然後陳君巧你又出賣我! 「慶功宴注意安全,不要喝太多。」 「是,媽,我知道了,掰掰,愛你呦。」 媽媽罵了我一聲三八,我打算回去的時候何嘉剛好出來,他冷不防的就把我壓在牆上,下意識的,我伸手跟他拉開距離,反射的踩了一腳在他肚子上。 「噢!」被我踹了一腳,何嘉向後退了幾步,又揉了揉肚子。 看著很明顯喝醉的何嘉,我擺好了姿勢,防備著何嘉,「你喝醉了。」 「為什麼不是我!」 「什麼不是你?」 「為什麼你愛的是莫定雁!不是我!」何嘉站了起來,朝我伸手,卻被我撥掉,「凌諺!你為什麼一直推開我?」 「你喝醉了!我再天再傻也知道離醉漢遠一點!」 「我才沒有醉!」 我稍微看了下四周,後門是走不了了,但是可以從另外一邊跑回門口。 何嘉還想過來,我抬腳踢中他的腰,再接一腳打中他的小腿讓他跌了一下,抓準機會,跑啊! 媽呀,我討厭跟男生對打,就算對方不是練家子我也討厭。 我回到酒吧裡,莫定雁跟我對到了眼神,她走了過來,「你幹嘛?去跟人家打架?」 「才沒有……何嘉發酒瘋啦。」我小聲的說著,「奇怪了,他女朋友都不管一下喔?」 「你說小綠綠?」 「誰?」 「他女朋友啊,小綠茶,我跟君巧常常這樣揶揄她。」莫定雁抱住了我,看來她喝的不少,「還有,我們要回家了嗎?」 「你主辦的要走了?」我輕輕的摟著莫定雁,她身上還有剛剛化妝的香水味,「喝多了吧。」 「才三杯而已,沒醉。」 「好啦好啦,我們回家了。」我牽著莫定雁,帶著她悄悄的離開了酒吧,就因為要騎車回家,所以我自己沒有喝酒。 我幫莫定雁帶好安全帽,我的安全帽卻被何嘉搶走,我沒好氣的看著何嘉,讓莫定雁站遠一點,「何嘉!你一定要逼我是不是!」 「我沒有逼你!我只是不想讓你受傷!」何嘉瞪著莫定雁,我又跨了一步擋住他的視線,「凌諺!你要怎樣才看得清楚?莫定雁一點都不愛你啊!」 「喂,何嘉。」莫定雁冷冷的開口,她走到了我面前,「你不能想要凌諺不纏人的個性,又想要小綠茶的小鳥依人,你要兩個就自己再去找個女朋友,跟凌諺跟我都沒有關係。」 「莫定雁!如果沒有你,我跟凌諺就不會分手!」 何嘉朝莫定雁丟出了安全帽,我拉過了莫定雁,讓我們兩個交換位置,再把安全帽接下,手腕突然一陣刺痛,不過我也不管。 「夠了!何嘉你給我認真聽好,我,穆凌諺,一點都不愛你,聽清楚了嗎?一點也不!」 我戴上了安全帽,跨上摩托車,伸手讓莫定雁扶著,頭也不回的直接離開。 莫定雁抱著我抱得很緊,我稍微放慢了車速,「嚇到你了嗎?」 「嗯,何嘉嚇到我了。」 我們不再說話,到了莫定雁家裡,莫定雁突然拉過我的手,又戳了下我的額頭,「愛逞強。」 我看著其實有些發腫的手腕,尷尬的笑了一下,莫定雁去拿冰袋給我,「我……可能要退社了吧。」 莫定雁沒有多問,只是靜靜的看著我,又拍了拍我的頭。 我眼睛忍不住發酸,莫定雁抱住了我,讓我靠著她的肩頭,「我很生氣……氣何嘉不肯放下,我還說了那麼狠的話。」 「有時候狠一點會比較好。」 「……我打給君巧,她還不知道我們回來了。」 莫定雁用她的手機打給陳君巧,沒想到陳君巧接起來先哈哈大笑,「欸!定雁你在哪裡啊?何嘉喝醉發酒瘋,一直在吵要跟凌諺復合,小綠綠的臉色超難看的啦。」 「君巧,凌諺在旁邊喔,還有我們回家了。」 「哈哈……凌諺你在喔?」 「陳君巧,天下第一損友非你莫屬。」我沒好氣的說著,剛剛流的眼淚又被陳君巧的言論逼了回去,「我要退社!」 我伸手掛斷了電話,又乾脆的賴在莫定雁身上,她順著我的頭髮,「你真的沒考慮過……復合的事?」 「沒有,我覺得感情就應該斷捨離。」 「那你會覺得分手是我的錯嗎?畢竟當時我問了那個問題,又害君巧誤會我是小三,讓你去跟真小三對質。」 我搖了搖頭,撐起身子,認真的看著莫定雁,「不是你的錯,是我跟何嘉兩個人的問題,我對他的感情最深就是朋友,我沒辦法跟他有親密接觸,因為我……根本就不喜歡男生。」 我自己都比男生還男生,搬重物我能自己來,我能自己組電腦、自己修水電、應酬喝不醉……大概只有提供精子我做不到罷了。 「但是我……」 「因為練跆拳道,所以我的心搏速率比一般人還要慢。」我搶在莫定雁面前說道,然後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胸口上,「只有面對你,我才會心跳加速。」 「我知道……我們睡覺的時候我是趴在你身上的,記得嗎?」莫定雁笑了出來,「所以我知道妳面對我的時候會……小鹿亂撞。」 「定雁。」 「我很愛你……真的很愛你。」 而那種感覺就像第一次莫定雁在我面前喝醉時說的一樣。 那種愛人的感覺越來越深。 莫定雁還是笑著,她輕輕的彈了下我的鼻子,「笨蛋,我當然知道。」 「因為……我也很愛妳啊。」 過一陣子,八卦王陳君巧又跟我更新了新的八卦。 當然是有關我跟莫定雁的,不過又牽扯到另外一對,也就是何嘉他們。 大家都傳莫定雁是小三,然後我劈腿,因為我們公開的時間比何嘉跟小綠綠還要早,所以莫定雁當小三成功,讓我跟何嘉分手。 八卦謠言嘛,這東西總是聽自己想相信的。 我跟莫定雁都不多做解釋,在校園的各個角落秘密約會,陳君巧偶爾會拉著李軒甯跟我們四人約會……喔對,陳君巧這個沒良心的,早就跟李軒甯在一起了,只是都沒告訴我。 還一輩子閨蜜,損友才是真的。 「大家越傳越扯了。」 莫定雁跟我正在超市買菜,我們兩個現在住在一起,原本的租屋處轉介紹給了系上的學弟妹,陳君巧也跑去跟李軒甯住,很不幸的是我隔壁鄰居,因為陳君巧喜歡跟莫定雁講八卦。 搞半天她們才是閨蜜吧? 「我知道啊,君巧今天跟我說了。」 說什麼我退社團是因為莫定雁不希望我跟其他人演對手戲,不想看我假戲真做。 靠北,我唯一一個假戲真做的只有莫定雁好嗎? 「真不知道他們會吵多久。」 「反正我身邊的人知道你不是小三就好。」我正在看標籤,最後拿起了份量比較多的肉,「不過他們還不知道是你追的我。」 「誰追誰很重要嗎?反正都是追妻,又不是追夫。」莫定雁別過了頭,她跑到我前面去拿提拉米蘇,「我要吃這個。」 「自己不是會做甜點嗎?」 「我懶嘛。」 「但是我覺得你做的比較好吃。」 餘音未落,莫定雁馬上放下了提拉米蘇,轉而去各排貨架遊蕩了。 她回來的時候拿了不少東西,都是提拉米蘇的材料,「你要全部吃完喔。」 「太多了吧?」 「讓你充分感受我的愛啊。」莫定雁對我眨眼,故意賣萌,「追妻是一輩子的,不然你跑了怎麼辦?」 「我跑不動,前天訓練的痠痛都還沒結束。」 「那就……我跑囉?」 我看著莫定雁又去挑其他東西,我也不管她,反正跑不了多久的,她還要靠我才能回家。 追妻哪是一輩子的,追到就追到了啊。
愛心
115
留言 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