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還想努力(2)

2021年7月5日 00:50
這兩個禮拜,我跟朱雅琴的互動異常的少。 工作量也異常的少。 我比別人早兩小時上班,也早兩小時下班。 因為我要準備朱雅琴的晚餐,組長也沒說什麼,反正我工時有滿就好。 上班也沒幹嘛,朱雅琴的公司是建築公司兼室內設計,但是我聽媽媽說,她自己好像還有個時裝工作室。 建築公司是她家裡企業,時裝工作室是她本人的,還是一整層樓的房東。 媽呀,總之就是資產非常恐怖的阿姨。 我每天不是坐在辦公室盯著電腦螢幕看,就是到處去打雜,意外的跟每個部門的姐姐都混熟了,特別是朱雅琴的秘書。 「又來送午餐喔?」秘書姐姐正在吃便當,看到我就輕輕地挑眉,「總裁還在開會,東西放著吧。」 「好……然後這是答應你的點心。」我把另外一盒裝著水信玄餅的保鮮盒放在秘書姐姐的面前,「姐姐掰掰。」 「掰掰。」 我剛走到電梯那邊,朱雅琴就從電梯裡走了出來,「午餐?」 「在秘書姐姐那邊。」 「你的呢?」 「樓下。」 「拿上來吃。」 「喔,好。」 回到辦公室,前輩跟我說有人在接待室,說是找我的。 我愣住了,怎麼是我媽! 「你在忙什麼?讓我等你好一陣子了。」 「媽?你怎麼來了?」我看著很明顯還打扮過跟上妝的媽媽,現在看上去竟然跟朱雅琴有得一拼?「你幹嘛特地打扮?你跟爸吵架出來相親喔?」 這不是沒有前科紀錄,在我國中的時候爸媽就大吵一架,媽媽剛好頂替不想相親的小阿姨去相親,嚇得爸爸趕緊拿著算盤跪在正在相親的媽媽旁邊,媽媽嫌丟人就把人拎回家接著跪算盤。 「沒禮貌,我這是突襲檢查。」媽媽哼了一聲,「朱雅琴呢?」 「在她辦公室……我帶你上去吧。」看著媽媽拎著的便當盒,「那不是給我的吧?」 「沒啊,這是我跟雅琴的。」 不愧是我媽,帶吃的都不忘自家閨蜜。 朱雅琴看到媽媽也有些驚訝,「你早上才跟我說要來,現在就出現了?」 「這不是想來看下我女兒跟我好閨蜜嗎?」媽媽倒是直接,坐到了朱雅琴對面,放下了手裡的便當盒,「都你愛吃的。」 「喔?」朱雅琴把她手裡,我煮的便當放下,把筷子伸向了媽媽煮的便當,「你下午不用工作嗎?」 啊? 好吧,她們大人要講悄悄話。 「媽,我三點下班。」 「喔,忘了說。」朱雅琴吃著糖醋排骨,看著我輕輕地挑眉,「你今天要跟李俊彥的團隊去工地,還要交一份報告給我。」 「欸?什麼時候?」 「下午兩點。」朱雅琴撥了下頭髮,又看了我媽一眼,「我載你媽回去,你慢慢來沒關係,不用趕著回來。」 「好。」 我終於回到我的位置,拿過我自己的便當,默默的吃著,一邊改手邊的設計稿。 我以為還要一陣子才會出外勤,沒想到朱雅琴已經安排好了…… 其實我蠻不喜歡的,關於裙帶關係。 早知道老闆是她,我就不聽爸媽建議來這裡面試了。 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本來想說媽媽應該會在家裡,結果沒有,反而給我留了一張紙條跟一個小蛋糕。 「傻小孩,生日快樂,家裡幫你打掃乾淨了,知道你現在過得不錯就好啦,我回家囉。」 嗯?欸?什麼? 今天是我生日? 我把蛋糕放進了冰箱,先跑進浴室裡洗澡,洗掉身上的汗臭,也許等等來寫要交給朱雅琴的報告好了…… 說到這個,要去看一下她嗎? 不對,去看她幹嘛?媽媽來陪她吃飯,下午擔心朱雅琴會不會沒晚餐吃,所以打給了秘書姐姐,得到的是下午朱雅琴請假,人不在公司。 回過神,我已經站在朱雅琴家門口了,她一樣穿著她的那件絲質睡衣,「你不進來?」 「不進去了。」我尷尬的騷了搔頭,「我想謝謝你今天陪我媽。」 「不用謝,畢竟是我閨蜜。」朱雅琴突然伸手捧著我的臉頰,「為什麼不吹頭髮?這樣子以後會容易頭痛。」 「啊……我想說頭髮短,就都不吹頭髮了。」 「你頭髮只是比一般的女生要來的短,不代表不需要吹頭髮。」朱雅琴拉過了我,順手把門關上,「你媽說今天是你生日?」 「嗯……我也是看到她留下來的蛋糕才想起來的。」 「你有那麼忙嗎?連生日都忘記。」朱雅琴拉著我進到她的房間,她床頭旁的矮桌果然放著沒喝完的……嗯?今天喝威士忌?「坐床上,我幫你吹頭髮。」 「你今天怎麼喝威士忌?」 「那個啊……下午跟你媽還有一個商業上合作很久的夥伴聚在一起聊天。」朱雅琴看了一眼威士忌,「我看剩不多,就想說睡前喝完。」 「……你明天會宿醉喔。」 「你竟然不是關心你媽喝多少?」 我愣了一下,「她跟我不一樣,喝再多都不會醉……而且你講的商業夥伴我或許知道是誰……是我媽的初戀?」 就因為要見初戀,所以她才特地打扮,絕對是這樣。 「小朋友,長了一歲腦袋開光了啊?」朱雅琴站在我面前,打開了吹風機幫我吹著頭髮,「放心吧,她沒喝很多……大概三分之一?然後你爸爸就出現把她載回家了。」 「我爸也有來?」 「嗯,出席葬禮,他的好兄弟說癌症復發。」朱雅琴淡淡的說著,「你媽很不喜歡那種場面,才跑來找我的。」 「喔……」 朱雅琴幫我吹著頭髮,吹風機的風在我耳邊吹,好像她有說什麼吧?但是我沒聽清楚,所以又問了一次,「……我說,你媽跟我說今天你生日,要什麼禮物?」 「嗯……好好的聊個天。」 「怎麼?平常我跟你是很難聊天嗎?」朱雅琴把吹風機收起來,伸手拿過了酒杯,喝了一口裡頭的酒,又把杯子推給了我,「你要說什麼?」 「我很討厭裙帶關係,所以……去工地實際看一眼巡視什麼的,明明就還要一段時間……」 「是李俊彥跟我說想帶你去的。」朱雅琴打斷我,有些無奈說道,「他看了你的設計稿,覺得你滿有想法的,所以才帶你去看看。」 好吧,難怪今天下午莫名其妙被問了那麼多問題,像是哪裡要怎麼改採光會比較好,還有陽台要怎麼設計才不會覺得空間太小。 「那為什麼要交報告給你?」我尷尬的喝了下酒,被突然的灼燒感嚇到,忍不住咳了幾聲。 「我總要確定你有學到什麼吧?」朱雅琴笑了起來,她離開房間,拿了一瓶水回來給我,「小朋友,不習慣喝烈的?」 「很少喝。」我喝掉了半瓶水,喉嚨才覺得好一些,「真的沒有任何特權嗎?我是指工作。」 「你想要什麼特權?」 「不用,這樣就好。」我回過神,朱雅琴整個人已經貼到了我身上,「等、等一下!你幹嘛!」 「你自己要的生日禮物,跟我給你的生日禮物。」朱雅琴每一次呼氣都落在了我的肩上,她抱著我的肩膀,在我耳邊輕輕的開口,「生日快樂。」 「我能、我能拒收嗎?」我根本跑沒地方,也看不出來朱雅琴是喝醉還是清醒的,因為她剛剛走出去的時候也有些晃啊! 「不行。」 我緊張的僵在床上,朱雅琴輕輕的抱著我的腰,「阿姨……」 朱雅琴又笑了起來,她揉了揉我的頭髮,「跟你逗著玩的,緊張什麼?」 是、是這樣嗎?阿姨你剛剛是不是把手伸進我衣服裡了! 「送你的生日禮物還要一陣子,乖乖等著吧。」朱雅琴跟我拉開距離,坐到我的身邊,又拿過了威士忌,「今天睡這裡。」 不容拒絕的命令語氣。 我看著朱雅琴,伸手搶走了她的酒瓶,「少喝一點,天天喝紅酒就算了,現在又喝那麼烈的。」 「田柔璽,你都叫我阿姨了代表你不能管我要不要喝酒吧?」 我看著沉下臉色的朱雅琴,又看了眼只剩一點點的威士忌,心一橫,就著瓶口直接喝光。 「欸!你幹嘛?」 「嗯!我喝完了。」我把空酒瓶放到床邊,忍著喉頭跟食道傳來的灼燒感,迅速的躺平,又攥緊被子,「晚安。」 我閉著眼睛,過了一會,我意識開始飄的時候,旁邊傳來沙沙的聲音還有酒杯跟木頭的敲擊聲,身邊突然往下陷了一點,我知道是朱雅琴躺下來,而且離我很近。 她拉著我的衣服,又把頭輕輕的靠著我的肩膀。 「只有你會這樣……再撐一下子就好了,為了我們。」 為了我們? 大學一起玩社團的朋友在我剛下班的時候突然打電話給我。 「拜託你了啦!演出費全給你,幫我撐一下。」 「你白癡啊!明知道自己有事還接表演。」我在等電梯,沒好氣的罵著電話另一頭的人,「我沒空啦!我要煮飯。」 「煮屁飯喔!你最好要煮五個小時!」 「我煮完飯還要畫設計稿。」 「田柔璽,我求你幫兄弟這一次,拜託。」電話另一頭傳來了鞭炮的聲音,「我也沒想到路上塞車,等等這邊跳完趕回去也還要時間。」 這個好兄弟家裡是公廟,從小跳陣頭跳到大,DJ只是他的副業,我也是有次他問我對進香有沒有興趣,跟著去才發現的。 「幫我頂一個小時就好,我保證。」 「騙我你就被你家神明打死。」 兄弟說了一句謝謝,還保證會順便帶飲料給我才掛斷電話,我收好手機,電梯門剛好開了,裡面是朱雅琴。 朱雅琴靠著電梯牆壁閉目,我走進去的時候她剛好睜開眼睛,看到是我又閉上眼,「今天不用煮了,我晚上要跟我家人吃飯。」 「好……你為什麼今天感覺特別累?」 「昨天失眠,紅酒喝完了,洗完澡才發現。」朱雅琴嘆了一口氣,「洗完澡就不想出門了。」 「你要怎麼回去?」 「你開車,然後我要好好睡一覺,等我弟來接我。」 「嗯。」我看著打開的電梯門,拉過了朱雅琴的手,牽著她離開了電梯,「我晚上……要去夜店表演。」 「嗯?」 「大學社團的朋友,我們是DJ社的……至少大學的時候我們兩個還有接一些表演。」我坐上了駕駛座,把朱雅琴遞過來的車鑰匙插進鑰匙孔,「工作之後就很少去了。」 「那你跟我講幹嘛?」 是啊,我跟朱雅琴講幹嘛?她又不是我媽,連我媽都沒知道太多。 「沒有啦……就想著給你報備一下,免得你要吃宵夜找我什麼的我不在……」 朱雅琴嗯了一聲,又看著我,「你是很習慣我現在肚子餓都找你煮吃的了?」 「呃……對。」 而且不只平日的午餐跟晚餐加上偶爾的宵夜,朱雅琴星期日下午跟禮拜三晚上還會去健身房,我還得注意這兩天煮的東西會不會跟她做的運動抵消掉。 結果是我們兩個越來越瘦,因為她吃什麼我吃什麼,一天所需的澱粉都在早餐吃完,午餐跟晚餐都吃肉跟菜,當然了,宵夜不在這項規則裡。 別說了,有時候朱雅琴還會拉著我去健身房,搞得我一個不運動的都被逼著健身了。 唯二的好處是,我精神變得比較好,然後穿衣服看上去身形稍微好看了點。 阿姨我想努力,但不是這個方向啊。 「那我車子給你開,畢竟你的機車不是在公司嗎?」朱雅琴要回去前,把車鑰匙塞到了我手裡,「還有,存夠錢就把何苡甯給你的老爺車換了,每天騎著那二十多年的老爺車上下班,你媽不怕你不怕,我會怕。」 「怕什麼……」 「怕車子失靈你出車禍。」朱雅琴打了個呵欠,又拍了拍我的頭,「我回去了,晚上出去小心點。」 我看朱雅琴進門,才打開門走了進去,放下背包第一時間就是去廚房。 就我小時候的印象,朱雅琴跟她的家人感情很差,也就代表她晚上回來心情會很差,所以……弄個甜點好了,來個乳酪蛋糕。 手機突然響了,我匆忙的接起來,是樓下警衛跟我說有我的快遞,讓我回來記得下去拿。 我下去的時候警衛還很驚訝,「妹妹,你今天沒騎車上班啊?」 「沒有啦,剛剛房東讓我載她,跟她一起回來的。」我簽下了名字,看著警衛伯伯又回去儲物間搬了一箱東西出來,「阿伯,這也是我的嗎?」 「這朱小姐的,你倆不是認識嗎,順便幫我領走吧。」 「好……阿伯,你今天想吃宵夜嗎?」 沒錯,晚班的警衛伯伯跟我又非常熟了。 「嘿嘿,能點餐嗎?」 我比了個ok,警衛伯伯看我今天收到的是一箱的芒果,很乾脆的說他要喝芒果冰沙。 「那我晚上回來再拿下來給你喔。」 「沒問題,晚上出去的時候小心喔。」 距離夜店開店還有時間,所以我先到了現場,果然看到了我那好兄弟高價的器材,二話不說的就先熟悉那些我好久沒用的東西。 「你就是崴漢說的朋友?」 我看向了開口的人,拿下了戴著一邊的耳機,「是的,我是田柔璽,你是老闆?」 「對……不過你是不是有點早來了?」 「我來熟悉器材的。」我按著手邊的滑鼠,把剛剛混的暖場音樂放出來,「你覺得這樣可以嗎?」 老闆摸著下巴,很認真的聽著我的混音,「很棒,那今天上半場就交給你了,想喝什麼或吃什麼盡量點。」 「好。」 「那有問題你再跟我們的領班講,我還有事,先走了。」 老闆很快的就走了,然後我繼續擺弄我的東西,時間一晃就到了,抽空去換了身衣服,簡單的圖T還有牛仔褲,再配上飛行夾克,這樣看上去才有一點DJ的感覺。 結果這好兄弟果然遲到。 「路上塞車路上塞車。」好兄弟李崴漢拿著可樂站在我身邊,「不愧是你,氣氛做的不錯嘛。」 「白目,都快中場了你才來。」我翻了李崴漢一個白眼,「而且為什麼連主持人都沒有?」 「你忘了我主持兼DJ嗎?」 難怪大方的給我出場費,原來是賺兩份的錢。 我把音樂調小聲,李崴漢拿過了麥克風就開始主持,「哈囉各位,我是你們今天的主持人崴漢,這位呢,我們的DJ柔璽,她一定沒跟你們做介紹對不對?」 「對!」 「好,先不多說,我們的音樂還沒結束。」我跟李崴漢互看一眼,我就把音樂轉大聲,「現場嗨起來!」 李崴漢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跟台下互動,我倒還好,頻率跟李崴漢比少很多,這也是為什麼他可以主持兼DJ。 中場,讓音樂循環播放,我拿著可樂到台下休息,順便看了下手機,確定沒有什麼朱雅琴傳的訊息後我拿著空杯到了櫃檯,請酒保幫我處理掉,再點了杯無酒精的調酒。 「到酒吧為什麼喝無酒精的酒呢?」 我咬著吸管,看著身邊開口的女生,「因為我還要回家睡覺,酒駕不好。」 「喔,你在這啊?」李崴漢走了過來,「姐,你怎麼也在?」 「她是你姐?」 「乾姐。」李崴漢湊到我耳邊開口,「我姐人不錯,就是有男朋友,可惜了點。」 「弟,別跟DJ妹妹咬耳朵。」李崴漢的乾姐姐把她賴的QRcode伸到我面前,「交個朋友怎麼樣?」 「欸,姐,你不是說來看我表演的嗎?為什麼是跟柔璽交朋友?」李崴漢勾著我的肩膀,「而且你怎麼這時候在這,不用跟男朋友卿卿我我嗎?」 「他今天跟家人吃飯。」 「那個,田小姐,老闆請你上去一趟。」 李崴漢放開了我,我聽酒保說的走到後面的樓梯,到了二樓,二樓就一個房間,我敲了下門,裡頭的人給了回應,進去的時候我又嚇了一跳。 「柔璽,我想你認識吧?」老闆看了我一眼,讓朱雅琴自己拿著冰袋,走到了辦公桌後面,坐下,「我姐姐朱雅琴。」 「你為什麼在這裡?」我快步的走了過去,看著臉上有著瘀青的朱雅琴,「誰打你?你老公?」 「我爸。」朱雅琴看了我一眼,又瞪向了老闆,「都跟你說了直接載我回家。」 「是誰吵著沒有紅酒就睡不著覺的?」 我看著朱雅琴,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我很生氣,這是不可否認的。 「你要回去了嗎?」 「大概還要一小時……你……」 「我等你。」 「好。」我要走的時候,老闆叫住了我,然後塞給我兩個信封,一個寫著李崴漢的名字,一個則是我的,「謝謝。」 「不會,我姐再麻煩你了。」 「我能問一下……她為什麼被打嗎?」 老闆輕輕地挑眉,「你不知道嗎?離婚的事。」 我想起來了,一個月前朱雅琴在辦公室對她老公說的。 「詳情你再問她吧,你也應該問。」 我點了點頭,就先回到了樓下。 說什麼上半場,結果我還是把整個表演表演完了。 我只跟李崴漢說了一聲順道把演出費給他,就急忙的上樓找朱雅琴了。 她正在追劇,臉上的瘀青比剛剛看到還要明顯,我拿過了她的包包,「走吧,回家。」 「嗯。」朱雅琴站起身子,她拉過了我的手,「有宵夜嗎?」 「有,在家裡。」 我去給警衛伯伯送完冰沙,就回到家裡把蛋糕送去朱雅琴她家,她剛洗完澡,正在吹頭髮,桌上還擺著已經沒了一半的伏特加。 ……好,喝酒麻痺痛覺,但是有必要喝那麼烈嗎? 「你瘀青有稍微退掉了。」我用了溫毛巾,小心的貼到朱雅琴的臉上,「我朋友說冰敷完熱敷會有用點。」 「嗯。」朱雅琴切了一塊蛋糕放在盤子裡,又拿過了叉子,「剩下的幫我放冰箱。」 毛巾被接過,我把剩下的蛋糕放到了朱雅琴的冰箱裡,然後回到了她旁邊,「你離婚了?」 「嗯,簽字了,但是資料還沒交出去,明天要去一趟戶政事務所。」 「那公司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我現在手上的股份已經超過了他,在董事會裡我最有發語權,會把他趕出董事,拿回他手裡的股份的。」 我點了點頭,坐到她旁邊,朱雅琴剛好把蛋糕吃完,「過了那麼久,為什麼現在才離婚?」 「因為時候到了。」朱雅琴把免洗紙盤跟塑膠叉丟進垃圾桶,「家裡的公司,我掌握實權已經很久了,我的工作室也做的越來越好,最重要的……你出現了。」 「我?關我什麼事?」 「我沒有小孩,之後也不打算有。」朱雅琴湊了過來,抱住了我,她的身上全是玫瑰的花香——她沐浴乳的香味——還有酒的香氣,「我家的事業總要傳下去,我希望傳給你。」 我突然想到了,二十年前我對朱雅琴說的那一句話,「……竟然阿姨不喜歡,那我來幫你做。」 朱雅琴當時對我說,要幫她的話需要學會蓋房子……所以我最後才讀了建築系。 難怪我媽一直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去朱雅琴家住個幾天,回來就一直看什麼改造房屋的節目。 「你想起來了。」朱雅琴看著我,低頭咬了下我的脖子,「那你還記得之後還說了什麼嗎?」 「……阿姨如果不喜歡那個叔叔,那長大之後我再把阿姨娶回家,因為我喜歡阿姨。」 而我現在……還是喜歡她。 —————————————————————————— 家庭聚餐,向來是我最痛恨的。 「姐,你的車被偷嗎?」 「借給我選上的小朋友了,怎麼?」我正在轉換心情,畢竟等一下除了要面對爸媽,還有那有名無實的老公。 「喔?你選上的小朋友出現了?」朱建嘉,我任性不繼承家裡事業,還仗著爸媽重男輕女,兒子想幹嘛就幹嘛,爸媽全力支持你的想法,在外開了間夜店成功追夢的愚蠢弟弟,「田柔璽?」 「她是你今天表演的DJ?」 「沒錯,這城市就是那麼小。」朱建嘉撐著臉頰,打了方向燈,轉動方向盤,「如果不是爸媽堅持要把公司移來這裡,你也不會沒辦法陪小朋友吧。」 「……股份都到手了,剩你手上的。」 「確定要這麼做?」 「我受不了繼續維持這段什麼都沒有的婚姻了。」我下了車,朱建嘉跟在我身邊,「二十年來在外面養了多少的女人,如果他願意跟我培養關係也不是不行,但是他就是選擇外面的人……」 「仗著手裡的股份,花著我辛苦賺來的錢,二十年了,好日子過夠了。」 「但是人家還是富二代。」 「呵……中年富二代,沒用的小兒子。」我冷笑了一下,進包廂前又嘆了口氣,「等等什麼都不准說。」 「是是。」 生意人的聚餐就是令人想吐,除了朱建嘉,在座的幾乎都是生意人,我故意讓弟弟坐在我旁邊,對面是媽媽,斜對角則是那無用的老公。 整個飯局就是虛偽,爸爸假裝關心的問我工作室的狀況,其實巴不得我的工作室倒閉。 那個男人則有意無意的說著公司最近在他的「人脈」下拿到了不少的案子,笑話,那是我的人脈跟何苡甯初戀的大力推薦,讓許多公司都想找我們搞裝潢或是整個打掉重蓋。 吃飯吃到最後,我放下了刀叉,這東西真的是沒有田柔璽煮的好吃。 「我要離婚,字都簽好了。」 坐在我跟媽媽之間的爸爸一伸手就是一巴掌,我臉頰突然傳來刺痛的灼熱感,任何反應我都嫌多餘,從容的站起身子,「就這樣,我走了。」 朱建嘉很快的就追出來,我說我紅酒沒了,他就載我去了夜店。 「你就不能載我回家嗎?」 「不行,我每次挑的酒你都不喝,而且你臉也要處理一下吧?」朱建嘉沒好氣的說著,他把車子停好,「況且你都不怕你家小朋友喝酒不能回家嗎?」 就衝著那句話,我走進夜店,看到在台上跟主持人互動的田柔璽,她玩的很開心。 「我想我知道妳為什麼會選她。」 「說來聽聽。」 「她是個很優秀的孩子,雖然只有三分鐘的交談時間,但是也夠了。」朱建嘉帶著我去了她二樓的辦公室,順便跟櫃台拿了冰袋,「公司交給她,或許很適合。」 聽到朱建嘉那麼一說,我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又看著在台上跳著的田柔璽。 辦事效率高,多才多藝,而且跟公司每個部門的人都很熟悉,雖然傻氣卻意外的精明,光是從她做給我的飯就看得出來了,一開始還要吩咐煮什麼,到了現在她都會主動幫我配好,不用我開口…… 這還不是一個好老公人選嗎?
愛心哈哈
162
留言 28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