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還想努力(3)

2021年7月9日 00:53
我是被焦味嚇醒的,看到旁邊沒有人,我急急忙忙的跑出房間,果然看到了在廚房的朱雅琴,直接走過去拿走她手裡的鍋鏟,「早安。」 「……早。」 「我煮就好……啊,今天假日,你那麼早起做什麼?」 「哪有早,快中午了。」 朱雅琴一講,我才完全清醒的看向牆上的掛鐘,十點半。 「喔……那你可以等我一下嗎?我去洗臉刷牙。」我把鍋鏟還給朱雅琴,然後把火轉小,看了一眼外面已經焦了的肉排,「火不要開那麼大,這樣才不會外面焦了裡面沒熟。」 「好……新的牙刷在架子上。」 我點了點頭,走進了浴室刷牙,出來的時候朱雅琴正在換床單,我走過去幫她的時候她卻把我趕去廚房。 到了廚房,我又打開了冰箱,看著裡頭的蛋糕還有兩三顆雞蛋,我轉頭看向走出來的朱雅琴,卻冷不防的被自己口水嗆到。 我現在才發現她只穿著白襯衫,先不說她扣子都沒扣好,看著幾乎下半身只剩修長美腿的朱雅琴,為什麼阿姨也知道下衣失蹤啦! 我才剛醒可以不要給我那麼大的刺激嗎? 「我下午要出門喔。」朱雅琴放下了手機,坐到了沙發上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我忘記今天要拍攝了。」 「拍、拍攝?」 「當自己工作室的模特兒。」朱雅琴對著我喊著,她突然轉過身,趴在椅背上,「你跟我去吧,今天要拍的是婚紗。」 「蛤?什麼?等一下!」 「今天跟婚紗的設計師有合作啊。」朱雅琴又轉了回去,「嫌棄我嗎?」 「沒有……我不敢。」我把鍋子洗乾淨,再稍微甩乾了手,「去我那邊吃早餐好不好?你家冰箱沒東西。」 朱雅琴當然答應,她跟著我離開,再進了隔壁的門,雖然我們兩個是鄰居,但是說真的,這是她第一次進來我這。 「你動了沙發跟桌子?」 「嗯,因為這樣看電視才不會反光。」我關上我的房間門,外面我有整理,但是房間沒有,「我弄早餐給你,你等我。」 「好。」 花了點時間,我總算把早午餐煮好了。 朱雅琴看著一桌子的菜,先伸手拿過了沙拉,「昨天……」 「就、就那樣啊。」我搔了搔臉頰,拿過了三明治吃著,「反正都大人了……雖然對你來講我可能還是小孩。」 「嗯,的確是。」朱雅琴淡淡的說著,又笑了一下,「是我家小朋友,可別被人拐走了。」 「才不會呢。」 朱雅琴吃完早餐,說她要先回去換衣服,等一下再來找我一起出門,去她工作室。 我也換了件衣服,順便沖了個澡,把剛剛煮飯時流的汗沖掉。 看了下時間,稍微把房間整理好……也只是把洗好沒摺的衣服整理好放回衣櫃,再把書桌上凌亂的紙疊好放在滑鼠下面。 「你房間比我想的乾淨啊。」 我嚇了一跳,看著站在門口已經換上了T恤跟牛仔褲,還畫上了淡妝的朱雅琴,「嘿,雖然你是房東,但是進來也敲個門好嗎?」 「怎麼?有見不得人的秘密嗎?」朱雅琴這樣穿顯得年輕許多,跟平常穿著西裝或是套裝的她不一樣的氣質,比較陽光且隨性,看起來好相處多了,「我有敲門,是你沒回我,我想說你睡著了。」 「喔……我可能沒聽到吧。」我抓了抓頭髮,她走到我面前,伸手捏了下我的臉頰,「哎呦,很痛。」 「你不喜歡,我下次不這麼做了。」朱雅琴彎腰看著我放在書桌上的照片,「這張是你跟誰的合照?」 我愣了一下,裝作沒事的把照片放下來,「我跟……一個姐姐。」 朱雅琴沉下了臉色,我瞬間察覺到了危險,慌張地開口,「我、我我只是沒其他的照片好放,而且我們已經還久沒聯絡了。」 至少三年吧。 「你們怎麼分手的?」 「還能怎樣……就我個性差,又每天早出晚歸,在家裡也只會窩在房間畫設計圖或是做樣品屋,所以她在外面認識了比我好的人,然後跟我提分手,就這樣。」 朱雅琴點了點頭,她拉過了我,在我嘴唇上輕輕一點,「我該謝謝她的眼光,不然我還要花時間搶你,多麻煩。」 我臉上一熱,朱雅琴則是笑著走出了我的房間,「但是那張照片還是要處理掉喔。」 「好……」 真是的,我就不能有點定力嗎?隨隨便便就被朱雅琴弄到臉紅。 去工作室之前,朱雅琴還要去辦離婚手續,我在車上等她,看到她如釋重負的走了出來。 「終於解脫了。」朱雅琴坐到駕駛座上,長呼了一口氣,「走吧,帶你去看看我工作室。」 「我是不是應該早點出現讓你解脫的?」 「太早出現也沒用。」朱雅琴一隻手撐著臉頰,一隻手握著方向盤,「之前的女人也都沒有讓他想離婚,現在的這個狐狸精是真的不簡單。」 「我還是覺得你有很多怨言。」 「雖然沒感情,但還是我名義上的老公。」朱雅琴看了下後照鏡,打了個方向燈,「誰老公被搶會高興的。」 工作室有點距離,也是個公寓,「這裡不是你買下來的吧?」 「當然不是,只有兩層樓罷了。」 呃,兩層樓也很多。 「雅琴姐終於來了!」 朱雅琴拉著我進門才剛進門,一個男生就跑了過來,「柔璽,這個是小武,燈光師。」 「雅琴姐,這是誰啊?」 「我家小朋友,帶她來參觀,也是今天的拍攝夥伴。」朱雅琴略過了男生,帶著我走進了另外一間房間,「你對她有印象嗎?」 我看著吃著飯糰轉頭看過來的人,「有!是過年過節都會送禮盒來家裡的阿姨!」 「這不是苡甯家的老二嗎?她怎麼在這?」 「怎麼?你指望我帶我老公還我弟來嗎?」朱雅琴坐到了鏡子前,「好了就幫我弄妝髮,她也要……還有柔璽,這位是紀惠敏,你媽的閨蜜團成員之一。」 ……我媽閨蜜到底有幾個?還抱團? 「惠敏姐好……」我弱弱的打招呼,說真的,我看到我爸媽的朋友們幾乎是上大學之前的事了。 「還挺聰明的,知道叫姐姐啊?」紀惠敏輕輕的挑眉,她放下了飯糰,「我老公說他等一下才要來,鏡頭還在保養中。」 我乖乖的坐在旁邊,沒有很認真聽朱雅琴她們講話,而是回想剛剛在戶政事務所前瞥到的人影。 好像是看到前女友了。 「雅琴姐,衣服我放在更衣間……DJ妹妹?」 我回過神,看著站在門口的女人,李崴漢的乾姐? 「建嘉有介紹?」朱雅琴有些困惑,「她是我弟的女朋友,方可欣,是工作室裡的設計師。」 「可欣姐好。」 「難怪建嘉在我出門的時候都還在睡,原來今天男裝的部分不是他啊?」方可欣輕輕地挑眉,「那我要去找找看有沒有束胸了。」 我、我這樣的還要束胸?可欣姐你真看得起我。 花了好一段時間,我們兩個都用好了妝髮,看著換了個成熟髮型的自己,朱雅琴正在換衣服,方可欣在幫她。 「好了。」 我轉頭,看著從屏風後面出來的朱雅琴,心跳忍不住漏了一拍。 「小朋友,把你口水擦一擦。」 我回過神,抹了抹嘴角,又多看了一眼朱雅琴,「你很漂亮。」 朱雅琴走過來,彎腰吻了下我唇,又用指頭摸著我的唇辦,「這樣就不用再上口紅了。」 我直盯著朱雅琴,一直到旁邊傳來咳嗽聲我才回過神,「雅琴姐,男生本來就不用上口紅的。」 「有什麼關係,反正顏色淡,顯氣色。」 「好了,柔璽,這套是你的衣服,去穿上吧,我去看外面弄好了沒……雅琴姐你也出來,不要騷擾小朋友。」 我鬆了口氣,如果現在剩我跟朱雅琴,那個阿姨估計會把我吃了。 口紅什麼的根本是藉口!剛剛那一吻又讓我心跳漏了好幾拍。 女人30如狼,40如虎是真的! 我把衣服換好走了出去,紀惠敏的老公已經在幫朱雅琴拍攝了,看到我出來方可欣馬上把我推過去。 「呦,真沒想到苡甯家的孩子那麼上鏡。」紀惠敏的老公輕輕地挑眉,他舉著相機,對著我跟朱雅琴按下快門,「雅琴,換個姿勢。」 朱雅琴坐到了沙發上,她拉過了我的領帶,讓我彎腰跟她對視,旁邊的快門按得很勤,我心跳也跳得很快,「緊張嗎?老、公。」 朱雅琴用氣音說著,她是故意說給我聽的,「現在那麼多人,別亂叫。」 她輕輕地哼了一聲,又換了個姿勢,讓我坐在地上,抱著她的腳,把下巴靠在她膝蓋上。 一直拍到了晚上,我們才全部收工,朱雅琴還讓我用工作室的廚房,煮了簡單的晚餐給所有人吃。 「哇,柔璽你煮的跟你媽一模一樣呢。」紀惠敏驚訝的看著我,又看向了朱雅琴,「雅琴你這陣子吃這些也太幸福了吧!」 「的確是,連身體也變好了。」朱雅琴看著我,又低頭吃著菜,「對了,我離婚了。」 沒想到的是,位在餐桌旁邊的人竟然拍手的拍手,歡呼的歡呼,還有說要開香檳慶祝的。 「小武,太誇張了。」朱雅琴這麼說著,卻站起身子離開座位,「不過小酌一下還是可以的。」 「為什麼大家那麼開心啊?」我有些好奇,雖然說朱雅琴結婚是不情願的,但是……開香檳慶祝? 「因為這婚姻是被父母強迫的啊。」 「更別說這男的只會跟雅琴姐拿錢。」 「而且外面有了小孩還想讓雅琴姐帶,說什麼已經養了一個,再多養一個又沒什麼……雖然最後因為意外小孩流掉了。」 「喂,事情結束就別再咬舌根了。」朱雅琴走了回來,除了我跟紀惠敏面前沒放酒杯外,其他人的面前都放了酒杯,「小朋友你要開車,就別喝了吧。」 「喔……」 朱雅琴親口跟我說她沒有小孩,那大家說的那個孩子是……我嗎? 媽媽很乾脆,我問了什麼她幾乎一五一十的給我答出來了。 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弟弟要買參考書、玩具、電腦什麼的都被四兩撥千斤的回避掉,我的話要什麼就有什麼,還故意把我送進嚴格的要命,學費貴的要死的私立學校,原來是因為我的花費都有朱雅琴買單。 洗完澡,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去找朱雅琴,她就先來找我了。 「你媽說你打電話給她了。」 「對……」 「生氣嗎?」 「生什麼氣?」 「花錢買通你媽,去做你可能不會想要做的事。」朱雅琴坐在沙發上,疊著雙腿,她已經洗好澡也卸完妝了,「如果你對於自己的人生被我操弄而感到生氣,我可以理解。」 我看得出來朱雅琴很緊張,她還會怕我生氣喔? 「我不生氣啊,反正事情都過去了,拘泥那些幹嘛。」我坐到了朱雅琴旁邊,枕著她的大腿,「現在過得好就好了。」 「……你真是逆來順受?」朱雅琴摸著我的額頭,像是在哄小孩,「那你什麼時候要把東西搬到我那邊?這邊清出來我好再租給別人。」 「慢慢搬嘛,不急。」我蹭了蹭她的腹部,緩緩的坐起身子,「你今天要留在這嗎?」 「不要,我認床。」 「是認床不是認人嗎?」 朱雅琴愣了一下,她輕輕的咳了一聲,又敲了下我的額頭,「耍嘴皮子。」 「不玩了,我要去畫設計稿,寫報告。」 「嗯……別太晚睡。」朱雅琴離開前在我額頭上留下一吻,說了句晚安就回去隔壁了。 而我則是回到房間,拿起鉛筆跟尺,開始構思我丟了兩天的設計稿,我沒留意時間,等到電話來的時候我才注意到已經半夜了。 聽到對面的聲音時我也才注意到,自己要闖禍了。 打給我的人不是朱雅琴,也不是我親愛的媽媽,而是那個……早上在戶政事務所餘光掃到的前女友。
愛心
133
留言 1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