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還想努力(4)

2021年7月11日 23:33
非常悲慘的,我的摩托車壞了。 先不提它是二十多年的超級老爺車,為什麼會有小偷翹我座椅,然後翹一個還施力不當,把我車子用倒,直接撞一個進報廢場。 我、心、很、累。 害我臨時跟朱雅琴借車子,還是見前女友,被知道了我會被殺頭吧! 我進了咖啡廳,找到坐在最裡頭的前女友,「什麼事一定要見面?」 「先坐吧。」 雖然不情願,但我還是坐上了椅子,「所以要幹嘛?」 「我們復合吧。」 「復合?都過了那麼久?」我輕輕地挑眉,又冷哼了一聲,「這段時間的不聞不問,是你一句復合就能抵銷的嗎?」 「我沒有不聞不問。」前女友喝了口咖啡,認真的看著我,「我知道你進了朱雅琴的公司,你很備受重用,我也知道你跟她不尋常的關係……我們曾經的關係,只是扭曲了。」 「我跟朱雅琴怎樣不關你的事,還有你怎麼知道她的?」 「柔璽,聽我的,朱雅琴這女人沒你想得那麼簡單。」 廢話,我當然知道她不簡單,難不成阿姨除了養我還曾經騙過我前女友? 怎麼可能。 「她花了二十年的時間毀掉一個男人,你就不怕你接近她,過個幾年等她倦了,她也能毀了你嗎?」 「……所以,你真的是朱雅琴他們的小三?」我沉默了一會,突然想到前女友之前工作的公司,似乎跟朱雅琴老公他們家有關,還有辦離婚當天的匆匆一瞥,「真是半斤八兩。」 「這不是重點。」 雖然想罵,但是我也不知道該罵什麼,因為朱雅琴跟她前夫的婚姻只是掛名的,「我的事你不用管,就這樣。」 「那復合的事呢?」 「我不懂,你都已經跟那個男人結婚了……」 「我們沒有結婚。」前女友的手伸了過來,輕輕的握著我的手,「我跟他只是為了升職,有了錢然後自立門戶,我現在的收入絕對不比朱雅琴差。」 熟悉的高跟鞋踩地板的聲音,我看著走過來的人,急忙的收回手,「絕對不是你想得那樣。」 朱雅琴看著我,又看了下我前女友,「我都聽到了。」 啊啊啊!拜託現在來顆子彈把我射死! 我還沒回過神,朱雅琴就伸手打了前女友一巴掌,「少來糾纏,老公已經給你了,小朋友是我的。」 「朱雅琴!」 朱雅琴顯得很無所謂,她拉過了我,把我帶離咖啡廳,然後把我丟到副駕駛座上的,她開車。 「你怎麼來了?」 「問你借車幹嘛鬼鬼祟祟的,不放心就搭計程車來了。」朱雅琴一手撐著臉頰,一手握著方向盤,白癡都看得出來她心情不好,「沒想到還會上演這種戲碼。」 「我會拒絕的。」我小心的牽著她的手,朱雅琴卻躲開,又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 「你不想問我前夫的事?」 我搖了搖頭,「你如果不想說,我就不問,我不知道你到底背著我做了什麼樣的事,但是我知道那不會傷害你或是我就好。」 朱雅琴沒說話,一路上我們都維持著沉默,一直到回到公司。 回到家裡,我把最後一箱東西整理好,推著跟樓下警衛伯伯借來的推車,拿出朱雅琴家的鑰匙,直接走了進去。 朱雅琴正在裡面喝紅酒,完全不想理我在幹嘛,她知道我要把東西搬過來,這是我們幾天前就講好的。 早知道就直接放人鴿子,我都已經拖了好幾天,幹嘛還要赴前女友的約?我絕對是智障! 你看啦!現在阿姨心情不好,連秘書姐姐下班前都特別警告我朱雅琴心情很糟,讓我小心一點。 喔,秘書姐姐僅知道我是朱雅琴的御用廚師,其他的都不清楚。 「別喝了。」我走過去搶走朱雅琴的酒杯,「我做錯了,我道歉,你生氣罰我什麼的都沒關係,你不要這樣一直喝酒然後都不說話。」 「你錯了?錯哪了?」 「我不應該跟我前女友見面。」我把酒杯放下,看著依舊不改臉色的朱雅琴,「對不起嘛……」 「我氣,是氣你沒有縮手,而且你很明顯的猶豫。」朱雅琴淡淡的開口,她抱著胸口,沒好氣的看著我,「你以為我會像她說的一樣,把你毀了嗎?」 「你是我一手間接栽培出來的,我不可能毀了你,你給我記好了。」 我點著頭,朱雅琴拍了拍身邊的位置,讓我坐下,之後她就在說她這幾天做了什麼。 先是董事大會,把她前夫逐出董事會,跟剩下的董事瓜分股份,她自己一人獨大。 然後再聯絡了前夫那邊的人,把這些年來前夫在外做的好事都說給他們聽,最後前夫被凍結資產。 「這就是你前女友說的毀掉一個男人。」朱雅琴撐著臉頰,她的酒被我收起來了,所以只能喝果汁,「我只是把本來就不屬於他的東西拿走罷了。」 「嗯……」 「你前女友很勢利。」朱雅琴淡淡的說著,她喝完了果汁,轉而壓到了我身上,捏著我的臉頰,「你這小朋友大學時是不是沒少被欺負?」 「也不是說被欺負……就是學到很多吧。」我看朱雅琴心情似乎好了一點,「要睡覺了嗎?雖然你明天說你不進公司,讓我下午回來載你去工作室。」 「嗯,太晚睡對皮膚也不好。」朱雅琴坐起身子,要進房間的時候她卻把我擋在外面,「老公你今天表現不好,睡沙發。」 「哪有這樣的啦……跟小朋友計較。」 朱雅琴把我的枕頭跟一件新的被子拿來,塞到我手裡,「你說的,罰你沒關係。」 「好嘛……」 朱雅琴吻了下我的額頭,「老公晚安。」 我看著關上的門,又看向了沙發,還是默默地走過去把我的床鋪好。 這已經不算什麼了,只是睡沙發,我可以的。 但是阿姨,你家沙發怎麼那麼難睡啦! 早上起來,腰酸背痛。 沒有看到朱雅琴,我坐起身子,離開沙發去刷牙洗臉。 把枕頭跟被子整理好,我小心的進房間,從衣櫃裡拿出了我的衣服,朱雅琴還熟睡著,換好衣服後我彎腰在她額上落下一吻,又貓步離開房間。 還有很多時間才上班,我打開冰箱,從裡面拿出了吐司跟蛋,還有一些拿來做沙拉的蔬果。 雖然沒有要一起上班,但是早餐還是要做的。 朱雅琴在我煮到一半的時候就起來了,她走到我旁邊看我在煮什麼,「我要喝鮮奶茶。」 「知道了,你先去刷牙洗臉。」 我煮好了早餐,拿上我的份就準備出門了。 「去公司之後記得去找我的秘書,你也差不多該接觸我的一些工作了。」 「不會太快了嗎?」我蹲著繫鞋帶,看著朱雅琴,有些不放心地說著,「秘書姐姐什麼都還不知道。」 「她知道我要培養你的事,沒關係的。」朱雅琴伸手幫我整理衣服,又揉了下我的頭髮,然後迅速的在我臉頰上落下一吻,「路上小心。」 「好,下午見。」 ————————————————————— 田柔璽出了車禍。 「朱小姐,我們的鑑識人員說你車子的煞車是被人為破壞的。」負責偵辦的警員站在我面前,擋住了手術室的門口,「你能想到是誰做的嗎?」 「我不知道。」 為什麼我現在會在這?我不是應該在家裡等小朋友回來載我嗎?田柔璽為什麼現在又會躺在手術室?她早上不是還很有精神的跟我說再見嗎? 煞車被人為破壞?為什麼? 為什麼出事的會是田柔璽?出事的應該是我啊…… 「雅琴!」何苡甯一臉慌張地跑過來,她抱住了我,「你沒事吧?柔璽呢?」 「在手術……」我無力地說著,看著跟在何苡甯後頭走過來的人,是田柔璽他爸,他看了我一眼,又把警員拉到旁邊了解情況。 「對不起……你把柔璽交給我,可是……」我看著何苡甯,一瞬間竟然止不住情緒,我抱住了她,「都是我!為什麼不再買輛車子給她!如果她有自己的車子,就不會出車禍了!」 「好了,雅琴,這不是你的錯。」 何苡甯老公走了過來,他坐在我旁邊,「警方說他們會等柔璽出來之後再過來談,因為還要看能不能搶救行車記錄器。」 「老公,現在先別說那個。」 「不現在說要什麼時候說?」何苡甯老公拉過了我,晃著我的肩膀,「朱雅琴,你現在給我好好想想到底是誰會故意破壞你的車!要哭等等再哭!」 「老公!」 我被晃得有點暈,何苡甯拉開了她老公的手,又把我護著,「我真的不知道……商場如戰場,就算生意失敗我們這些生意人也不會做那麼下賤的事。」 除非那個人是個懦夫。 一個念頭閃過了我的腦子,我拿著田柔璽裂了螢幕的手機,艱難地找到了她跟她前女友的聊天記錄,然後按下了通話鍵。 電話很快的接起來,我深呼吸了幾口氣,緩緩的站起身子,又刻意壓低聲音,沒好氣的低吼。 「我前夫呢?」
愛心
161
留言 1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