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癡誤一生(1)

2021年8月11日 23:26
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多了一個人,又看了下房間的擺設,這是我大哥的房間。 長年在大漠征戰,好不容易回到家裡,沒想到幾年而已,在家裡也可以迷路,還迷路到我大哥房間,最慘的是我旁邊的人還不是我大哥,是我嫂子。 不用擔心我這樣會不會什麼不道德,因為我是女的,照理來講在外征戰的應該是男人,但是幾年前兵力匱乏,加上我爹,我爺爺,我祖父都是將軍,作為模範,我也上了戰場。 雖然兵力還是不夠用,但是終於打贏了蠻夷。 我下床換了衣服,背後傳來聲音,我側首,看著坐起身,拉著被子的嫂子,「我……那個,我昨天迷路,不小心進來了。」 「我知道,我昨天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在睡,不忍心叫你。」嫂子看著我,輕輕的嘆了口氣,「你還不出去嗎?」 我愣了一下,急忙的走出去,但是又站在門邊,看著走廊,彷彿我是個客人,這裡的一切都很陌生。 征戰十年,很多事情卻已是物是人非,甚至物也變了。 像是我的兩個哥哥,早年征戰沙場,也死在了沙場上,我連屍身都帶不回來,家族的祠廟,放的只有兩人的衣冠。 「走吧,我帶你去見爹跟娘。」 嫂子走了出來,她只簡單的把頭髮用條髮帶綁著,穿上一身素裝,帶著我穿過了走道,到了正廳,看著已經在用早膳的爹娘,我先走過去請安。 「孩子,你又迷路了?」 「爹,家裡變得有點多。」我有些無奈,拉了一張椅子挨著娘坐下,伸手拿起了碗筷,「還好嫂子……嗯?嫂子呢?」 「你嫂子一早都會先去祠廟替你哥上香。」娘幫我夾過了醬菜,「然後去鋪裡幫忙生意。」 「你說我們的藥鋪,我以為那是小妹會處理的。」 「小妹跟蓉兒一起處理的。」爹看著我,輕輕的嘆了口氣,「畢竟你也上了戰場,你娘的身體也大不如前了,剛好你嫂子肯學醫,我們就把鋪裡生意交給她了。」 我放下了碗筷,突然覺得坐在這裡吃飯,有些心酸了。 家裡最不成材的,向來都是我。 「爹、娘,孩兒去準備過幾日上京的行囊,就不陪您二老了。」我站起身子,快步的離開了正廳,隨便找了個長工,讓他領我到我的房間,才發現原來我的房間已經變成了倉庫。 「三小姐,我們還沒整理完,您的行囊昨天是先放在二少爺房間的。」 「沒事的,幫我拿過來吧。」我搔了搔頭,再過去二哥房間,就怕晚點又會迷路,「小妹出門了嗎?」 「四小姐還在睡,一會才會起來用膳。」 「嗯……幫我準備一份早膳,我等會拿去給大少奶奶。」我看著一點東西都沒留下來的書房,「原本的書房呢?」 「前年燒掉了,老爺讓我們拿來做倉庫。」 「嗯,先去幫我拿東西吧,晚些四小姐起床再來通知我。」 「姐!你要去哪?」 不小心走太快的我,轉身就看到小妹一臉我沒救的盯著我,「到了嗎?」 「在這裡。」 跟著小妹走進店鋪裡,馬上就看到了正在整理藥材的嫂子,她跟我對到了眼,「你……怎麼來了?」 「這不想念街上的風景嗎?順便把早膳給你拿來了。」 「放在桌上就好了,我一會吃。」 「那個……我能來藥鋪裡幫忙嗎?」 嫂子跟小妹看向了我,又互看了一眼,然後小妹認真的拒絕了我,「不行的,姐一定會迷路,不管是上山採藥還是送藥。」 「抓藥跟煎藥我還是會的!」我只是學醫學到一半被抓去上戰場,說到底我還是學醫的,只是不專精,不成材罷了。 「……那,你把這帖藥煎了吧,一個時辰後要。」 「好,我馬上去煎藥。」 我拿著嫂子抓好的藥材走進煮藥的地方,先起火燒水,等到水半滾的時候再把藥材丟進去,然後蓋上蓋子。 半個時辰過去,嫂子走進來看我煎藥煎得怎麼樣了,她蹲在我旁邊,小心的打開蓋子,「煎的不錯。」 「當然了,我對火的控制最熟了。」 「那午時陪我上山採藥吧。」嫂子站起了身子,「有我帶著你就不會迷路了,況且還能多個人帶藥。」 「蓉兒,我能問一件事嗎?」我往爐子裡加了柴火,也跟著站了起來,「你為什麼不像二嫂一樣回娘家呢?」 「……那個家沒有我的地方,你不是知道的嗎?」嫂子看著我,輕輕的笑了起來,「而且我知道你會回來的,雖然常常迷路,但你總能回家。」 我看著嫂子走了出去,又煩悶的搔了搔頭。 第一次見到嫂子是成親當天,雙方父母講好的婚姻。 我那天哪裡都沒有去,只在家裡,看著家裡的人忙上忙下的,那時的小妹還是只有五歲,我也才到荳蔻之年,成親的事,說真的是跟我無關。 大哥正值弱冠,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嫂子只比我年長兩歲,是破瓜之年。 「嫂子,大哥房間在另外一頭。」 我看著穿著鮮紅嫁衣,端著蠟燭走在我前面的嫂子,我正抱著小妹,大人還在喝酒暢聊,娘讓我抱著睡著的小妹先回房,出來剛好遇到了嫂子。 「喔……謝謝。」嫂子的頭紗早已摘下,她也喝了一些酒,頰上紅通通的,看上去有些憐人,「叫我蓉兒就好……嫂子什麼的我還不太習慣。」 「嗯,你先等我一下吧,我把小妹抱進房裡,再帶你去大哥的房間。」我隻手推開了我的房間門,那時候小妹還是跟我一起睡的,幫她蓋上被子後我又離開房間,拿過了嫂子手上的蠟燭,「祁府很大的,有的時候我也會迷路。」 「嗯……」 我看了嫂子一眼,「大哥人很好的,不過他欺負你再跟我說,到時候我幫你討公道。」 嫂子只是輕輕地應了聲,我們兩個又陷入沉默,還好馬上就到了大哥的房間,她走了進去,還留了句謝謝。 短短兩年,大哥跟二哥就先後上了戰場,那時戰況還很順遂,大哥每個月會回家一次,這期間嫂子也給大哥生了一男一女,二哥無子嗣,因為他成親不到三天就被緊急徵召,前往大漠。 爹知道這會是一場苦戰,但是他在過去的戰役中留下了殘疾,已經不能上戰場,看到爹想為國家盡份心力的心,我選擇了習武。 在我們祁家,男習武,女學醫,是幾十年的傳統,但是我學醫不精,七歲的小妹學得甚至比我還要快,武也不行,因為已經過了那最佳的學武年齡,因此我的底子比哥哥們還要差勁。 夜半,我在庭院裡練劍,地上積了一層雪,雪上還有不少斑駁的鮮紅,今天收到了大哥戰死的消息,行軍時遇上了流沙,大半的軍隊都不見屍首。 我知道時候快到了,但是我現在還不成火候。 「玦兒,都三更了,你怎麼還在練劍?」 我停下了腳步,看著站在正廳門口的嫂子,又放下了劍,「我……睡不著。」 「因為你大哥嗎?」 我點了點頭,把劍收好,緩步的走了過去,「你怎麼在這?」 「跟你一樣。」嫂子蹲下了身子,看著我破皮滲血的腳,「怎麼不穿鞋?」 「腳就是被鞋子磨破的,踩在雪上舒服。」我坐到了台階上,挖了一些雪蓋在腳上,雖然寒冷,卻比不上腳掌傳來的燒灼,「我一回會回房擦藥的。」 「傻子。」嫂子挨著我坐下,嘆出了一口長氣,「玦兒,你若是上了戰場,定要平安歸來祁府。」 嫂子輕輕的握著我的手,我看著她,暗暗的嚥了口口水。 兩年的朝夕相處,早就讓我心生情愫,但是她是我嫂子,我不該這樣,更別提我是女生。 「不應我?」 我回過了神,看著雙眼早已泛淚的嫂子,我伸手幫她抹去眼淚,伸出了小拇指,她與我拉勾。 「我一定會回來的。」 我小心的把藥草拔了下來,放進背後的竹籠,嫂子正在另外一邊,小心的踩著路過去,「蓉兒,你看我背後這些夠了嗎?」 嫂子看了我的竹籠一眼,又伸手拿了一些起來,「還擔心你會不會採到雜草,看來是我多心了。」 「我還是記得藥草長怎樣的!」 「走吧,我們還要採一樣東西,那邊比較危險,要留點心。」 嫂子帶著我來到路軟爛的地方,她停下腳步,抬手讓我停下,「鋪裡的靈芝快沒了,這裡的路不平,還有不少蛇蠍,你要注意腳下。」 我看見最近的一棵腐木上有不少的靈芝,我看了下距離,拉過了嫂子,再把竹籠放下,「我來就好,你在這裡等著。」 「等等!玦兒!」 我跳到了旁邊的石頭上,輕輕一跳又跳到了腐木上,然後抽出袖子裡的小刀,把一朵朵的靈芝割了下來,「蓉兒接好!我把靈芝丟給你。」 花了點時間,我們兩個的竹籠總算裝的差不多了,嫂子看著我,很明顯的想罵我幾句,卻還是背上竹籠,什麼都沒說的帶著我下山。 「娘!你回來啦!」 我跟嫂子一起回到藥鋪,一少年跑了出來,興奮的就拿過了嫂子的竹籠。 「你不學武又跑來鋪裡。」嫂子顯得很無奈,她捏著少年的耳朵,「看到人也不叫,這是你姑姑。」 「姑姑?」 我尷尬的笑了下,拿著竹籠就往裡頭走,看到小妹正在收風乾完的藥草,「妹,這是今天採的。」 「哇,那麼多啊?」小妹走過來看了一眼竹籠,「那幫忙把藥草拿出來吧,要先曬成乾才方便磨成粉。」 「我知道,你不用跟我說明。」 「姐,我是在教倩倩。」 倩倩? 「姑姑好……」 一直到聽到聲音,我才看到一個女孩站在角落,手裡還拿著裝著不少草藥的木盒,是大哥的女兒…… 「倩倩都是午後才會來,因為早上還要去私塾上課。」小妹從容地說著,她推了我一下,「把東西收一收吧,差不多回去吃晚膳了。」 說到這裡……昨天回來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很奇怪,原來是沒看到這兩個孩子。 整理好東西,把木門關上,我們五個人就一起回家,兩個孩子被小妹牽著走在前面,我跟嫂子走在後頭,「小妹比起姑姑,更像他們的姐姐。」 我看向了嫂子,「我……對他們來講很陌生吧?」 「別太在意,你們之後有的是時間。」 我點了點頭,突然瞥到旁邊的攤販,木板上放著一支精美的木簪子,我走了過去,跟老闆問了價錢,很便宜,就把我懷裡的錦囊拿出來給錢。 我回頭的時候只剩下嫂子還在等我,「蓉兒,這給你。」 「簪子?」 「我沒在你房裡看到簪子,所以給你買一個。」我笑了笑,伸手盤起了嫂子的頭髮,然後插上簪子固定,「把頭髮盤上去也涼一些,採藥時看到你汗流浹背的,我都怕你熱暈呢。」 「……謝謝。」 嫂子牽過了我的手,我愣了一下,跟在嫂子旁邊,小心的握著手裡的柔荑。
愛心
165
留言 1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