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癡誤一生(2)

2021年8月14日 00:17
「姑姑,這裡是我的房間。」 我才剛打開門而已,旁邊就傳來了祁倩倩的聲音,「抱歉,我在找小姑姑,她在哪裡?」 「小姑姑跟奶奶出去了。」祁倩倩走到我前面,把門關上之後又拉過了我的手,「姑姑跟娘不是要一起上京嗎?娘等很久了。」 說到這,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嫂子要跟我一起上京的,因為她娘家在京城。 我到了庭院,看著已經備好的兩匹馬,其中一匹拉著馬車,祁采寧站在馬車旁邊正在跟馬車裡的人談話,倩倩鬆開手也跑了過去。 上馬前,爹拄著拐杖走到了我旁邊,他看著我,只是往我手裡塞了一個平安符。 「謝謝爹。」我上了馬,看著前面駕著馬車的下人,「啟程!」 我殿後,要走的時候祁倩倩拉了下我的腳,然後遞給了我一個布袋,「姑姑,這是奶奶早上做的餅,娘讓我給你的。」 「嗯,進去吧,你們娘晚些就隨我回來了。」我彎腰揉了揉祁倩倩的頭髮,把布袋收進衣服內,甩了下繩子,馬匹就往前走了起來。 去一趟京城要兩個時辰,這路上就當是看風景,巳時出的門,也要未時才能到。 除了城門,馬車後傳來敲木板的聲音,我騎著馬挨到了馬車旁邊,也伸手扣了下木版,嫂子打開了小窗,「你進宮要花多少時間?」 「也要半個時辰吧?何事?」 嫂子今天理了紅妝,穿上了碧色的衣裳,袖口還繡上了金絲,跟頭上那隻我送的簪子相比,她今天穿的衣服華美多了,「問問。」 「蓉兒,我保證會早點去你家接你的。」 嫂子點了點頭,她看著我,「餅好吃嗎?」 「還沒吃呢,怎麼問這個?」 「娘早上在旁邊教我做的。」嫂子輕輕的托著腮,她靠在窗邊,「第一次做,怕你吐了。」 我愣了下,看著微瞇著眼的嫂子,下意識的拿出了懷裡的餅,小心的咬了一口,「……有點鹹。」 「難吃?」 「好吃。」我很快的吃完了一塊,看著剩下的四塊餅,「剩下的我晚點吃。」 「嗯。」嫂子挪了下身子,「我睡會。」 話才說完,嫂子就關上了小窗,我則回到了馬車後面,大口的喝了一口水。 是大漠待久了嗎?怎麼這中原的餅變得那麼鹹了? 先把嫂子送去娘家,與她娘家人打了聲招呼後,我又馬不停蹄的趕到了皇宮。 今天進宮只是受封賞賜的,因為我比其他人晚回到中原,回到中原也是先回家,並沒有進宮。 「微臣叩見皇上。」我跪下,向龍椅上的人作揖行禮。 「愛卿平身。」皇上放下了毛筆,看著我,「你就是祁嘯虎將軍之女?」 「是的。」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皇上摸了摸下巴,「聽說這十年征戰,你迷了不少路,卻意外的立了許多戰功?」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十年長征,我每次迷路都可以迷路到敵人的營地內,還可以順利取到領將人頭……雖然過程中也受了不少傷。 「微臣只是運氣好。」 「有實力的人常將一切歸於運氣。」皇上站起身子,他走到了我面前,「可憐了這張清秀的臉,在嘴角留下那麼大的疤。」 我沒說話,皇上招了招手,讓我隨他,「朕缺了一名將軍,想找愛卿擔這一職,不知愛卿意下如何。」 「微臣容易迷路,恐怕不適將軍一職。」我一小兵迷路就算了,當了將軍還天天迷路,這讓我手下是打仗還是找人啊?「況且微臣為女兒身。」 「是男是女,能保家衛國,護百姓平安,使民安居,又有何妨。」皇上站到了池邊,看著池裡的蓮花,「因征戰破相,朕也想給你些補償。」 「微臣不敢。」 「朕不接受回絕。」皇上轉頭看著我,眼裡全是嚴厲,「將軍一職,就由愛卿擔任,另有重賞……愛卿可否有心上人?若有朕也能為你賜婚。」 我想起了嫂子。 「微臣並無心上人,能受皇上賞識擔任將軍一職與接受重賞便已滿足。」我跪了下來,再次對皇上作揖,「微臣已決定此生不嫁,在祁府孝順爹娘,國有難時方能毫無牽掛的上戰場,保家衛國,護百姓之安危。」 「朕明白了,平身,朕讓人送你出宮,賞賜過些日子會運至祁府。」皇上拉過了我的手,讓我站起,又拍了拍我的肩,「多謝愛卿征戰時多次照顧我兒。」 「皇上,微臣不記得……」 「父皇!您召明玦進宮也不告訴孩兒!」 一旁突然跑過來一個男人,定眼一看我差點沒嚇傻,「君備?你是皇子?」 男人是征戰時的戰友,但是我沒想到他竟然是…… 非常不幸的,我曾在幾次混戰中救下他,還有幾次我意外迷路,結果遇到誤入陷阱的他,迷路是家常便飯,所以逃脫陷阱對我來說更是小菜一碟。 「朕將他送上戰場磨練,也沒通知將軍們,更讓他對自己身份保密。」皇上淡淡的說著,「孩,朕還在處理公事。」 「父皇,孩兒在一旁都聽到了,您都打算讓人送明玦出宮,還說在處理公事。」 「君備,休得無理。」皇上皺著眉頭,他喚來了宮女,「讓祁將軍見笑了,這宮女會引你出宮,別擔心迷路。」 「是,謝謝皇上。」 「欸!等等,明玦你這就要走了?」 我趕緊跟著宮女離開,這個君備從在營裡就一直在我身邊繞,我會多次迷路還是為了要逃避他。 快馬加鞭的離開皇宮,我直接到了嫂子娘家,剛好碰到她走出來,「蓉兒。」 「安仙蓉!你給我站住!有你這麼跟大哥說話的!」 我看著走出來的安大哥,伸手拉過了嫂子,把她護到了自己身後,「安大哥,許久不見。」 安大哥扯了下嘴角,他伸手指著嫂子,瞪大了眼睛,滿臉通紅的說著,「別以為祁家的人來了你就能不道歉。」 「我有說錯嗎?要求每戶出一男丁上戰場,你把小弟推了出去,小弟上戰場不打緊,你還整日遊手好閒,戰死了甚至毫無……。」嫂子在我背後探出頭,沒好氣的說著,說到最後甚至噤聲,「若不是爹還在世,家裡早被你敗光了!」 「我呸!我看你今天……」 我伸手抓住了安大哥的手,冷冷的看著他,「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今天蓉兒是我祁家的人,你敢動她,就是與我祁家做對。」 安大哥似乎是被嚇到,我甩開他的手,拉著嫂子又走進屋內,然後對著正在喝茶的親家作揖,「伯父,伯母,家中還有瑣事要處理,我就先帶嫂子回去了。」 「出嫁十餘年,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不待久點?」 我知道這都只是客套話,掛起微笑,「此次省親,帶來的只是薄禮,實在無顏多待,待下次省親,再代大哥與伯父好好喝上一杯。」 場面話說完了,我就帶著嫂子離開她娘家。 一日來回京城,回到祁府也已丑時,沒什麼行囊,我讓下人卸完馬車,把馬牽去馬廄後趕緊去休息,自己則抱睡著的嫂子進了她房間,讓她坐在床上,輕輕的靠著我。 我小心地取下嫂子頭上的簪子,放到了鏡前,烏亮的髮絲映著皎潔的月光,一時像瀑布般傾瀉而下。 「嗯……我們到祁府了?」 我剛把嫂子放倒,她就醒了,「嗯,我們回來了,我去取水讓你洗臉。」 取水回來,嫂子也換好了衣服,她走到桌子旁邊,彎腰洗掉臉上的胭脂,我遞了塊乾淨的布讓她擦臉,「那我先回去了。」 嫂子拉住了我,趁我還沒回神抱住了我,「……謝謝,今天護了我。」 「沒什麼……你快去睡吧,不然早上沒精神。」嫂子並不打算鬆手,反而收緊了手臂,緊緊地抱著我的腰,我握著她的肩,稍微跟她拉開距離,「蓉兒,別鬧了。」 嫂子以沉默回答,我緊抿著唇,心跳不斷的在加快,嫂子就緊貼著我,她不可能沒發現。 我們僵持了一會,最後還是拗不過她,把門鎖上後,我才抱著她躺上床。 「為什麼不讓我走?」 「因為機會難得。」
愛心
122
留言 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