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癡誤一生(3)

2021年8月16日 22:27
每天除了在藥鋪裡幫忙,就是在家裡監督祁采寧練武,皇上的賞賜已經送到家裡了,多請了幾位下人,還把老舊的廂房整理好,我終於可以不用跟小妹擠一間了。 「聖旨到!」 我跟祁采寧還在練劍,外頭突然傳來聲音,我讓祁采寧在院裡待著,急忙走到了外面。 「祁將軍接旨!」坐在馬上的傳令官打開了聖旨,大聲的讀道,「奉天承運皇帝,制曰,祁將軍明玦,立即進宮挾精兵三十人,護糧五十斗,前往江南賑災,欽此!」 「臣接旨。」我雙手接過了聖旨,看著傳令官拉著馬又離開,我回身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爹娘,「爹,娘。」 「早聽說江南地牛翻身,已前前後後命人前往賑災,怎麼這次又喚了你呢?」爹緊皺著眉頭,他手拿著拐杖不斷敲地,顯得有些焦慮,「孩啊……」 「爹,孩兒相信皇上有他的安排。」我跟著兩老走進了正廳,「我才回來不出三個月,國內人力吃緊,災區想必皆是老弱婦孺,正因如此,身為一國將軍,才更應帶兵前往,以免有小人趁機打劫。」 「老伴啊,我們祁府也出點力吧。」娘拍了下爹的手,「讓仙蓉隨我兒南下,去江南替人看病熬藥,也省得我這做娘的擔心女兒找不到路。」 「娘,不用讓嫂子隨我去!」 「就去吧,這不是打仗,是賑災啊!多位大夫不是很好嗎?」 爹都開口了,我不能再拒,只跟兩老跪下磕頭,就回房收拾行囊了。 「姑姑。」 我轉頭看著祁采寧,又繼續收著東西,「今天先練到這吧,這陣子……你娘跟我要去江南,你一個人要好好練習。」 「我剛有聽到。」 「放心吧,我在你娘身邊,她不會受傷的。」 「那姑姑你呢?」 「我也不會,這次去只是賑災。」我收拾好了東西,打開了櫃子,準備換上我的鎧甲,「我不在的時候家裡交給你了。」 祁采寧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他走了出去,順道幫我關上門,我看著盔甲,大概也猜到了幾分那孩子的心思。 「大哥……二哥……我真的能做好嗎?」 換好衣服,我走到了嫂子房間,她也在整理行囊,「蓉兒。」 嫂子轉過身,「我要跟著你進宮嗎?」 「嗯,娘……有讓你抓藥嗎?」 「鋪裡的外傷藥還有很多,娘讓人搬回來備在馬車裡了,另外還有幾種藥材。」嫂子從櫃子裡拿出了一把紙傘,「我知道你在躲著我,但是我沒跟娘提起。」 那天晚上過後,我一直有意的躲著嫂子,當然有一部分是因為我要協助官府,追緝匪徒,查緝一些小賊,但是如果我進了鋪裡,我都會挑嫂子不在的時候去。 回到家裡除了吃飯的時候,基本上我們不會見到面。 會這樣也是不讓我自己陷得太深。 「三兒啊!」 我愣了一下,外頭傳來娘的聲音,我看著還盯著我的嫂子,轉頭就出去,看到拿著一布袋的娘,「娘,我在這。」 「這是娘給你備的果乾。」娘把布袋放到了我手裡,又輕輕的握著我,「娘看你跟你嫂子最近有些奇怪,有什麼事情剛好趁這次機會說開,別擔心爹娘,我們在這很安全的。」 「娘……」 「傻孩子,娘都看著呢。」娘像小時候一樣,揉了揉我的臉頰,「看著你有一番成就,現在是大將軍了,別再那麼自卑,你可是祁家的孩子。」 「出去要抬頭挺胸,有點將軍範兒,去了江南也小心行事,好好協助地方的百姓。」 「娘,我知道了。」我把果乾收好,背後傳來關門聲,「我會跟嫂子好好談的。」 我先到了神明廳,點上一炷香插進香爐裡,再回到了大門前,爹拄著拐杖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件披風。 「玦兒啊,這是你爺爺的披風,爹征戰時的器物都壞了,手邊只剩這個,你披著,這樣夜裡冷時才不會著涼。」 「謝謝爹。」我把披風披上,又對著爹行禮,「爹,我走了。」 爹點了點頭,緩慢的走進正廳,嫂子拿著她的行囊上了馬車,娘走到了爹的旁邊,我朝二老行禮後就翻上馬背,甩了韁繩,駕著馬前往皇宮。 我們順利的把糧送到了江南,但是這裡的狀況比我想的還要糟,有些房屋都毀了,還有不少屍首躺在路邊,除了地震,幾日的大雨也造成江南水災,屍首泡水發爛,味道一點都不好聞。 我讓十個人去安葬那些無名屍,再安排五個人隨著嫂子去替人治病療傷,五個人則負責清出地紮營,剩下的人全隨我去清除堵住來往鄰鎮道路的障礙。 花了點時間,我們總算是清出了路,清路的時候還發現不少動物屍骸,聞味是沒有腐爛,我們就打包回到了村裡。 我找來了村裡的十幾個婦人幫忙煮粥,拿來的肉大部分交給了她們,少部分的我們自己生火烤了起來。 忙活到晚上,我們在廟前分發粥,我在街上巡視了一圈,確認村民都有飯吃了之後才把剩下的粥拿給自己人吃。 「你不吃嗎?」 我搖了搖頭,把我的那一份給了嫂子,還有烤來的肉也給了她,「我喝水就行。」 娘給的果乾我也分了下去,畢竟剛抵達江南,三十精兵就被我喊去做東做西的,連吃的飯都是冷的,一來二去,現在大家坐下來也已是亥時,幾乎只剩下我們還是醒著的。 「今日我守夜,你們都好好睡覺,明日要準備修繕村子,特別是疏水的水道,那些泥沙可得好好清乾淨。」 「是!」 我拿下了遮著我下半臉的面具,小心的喝了一口水,就站在糧車旁邊,嫂子走到我身邊,把肉遞給了我,「我不餓。」 「吃點,你是將軍,你倒了誰管他們。」 我愣了一下,輕輕的點頭,還是吃下了那最後的一塊肉。 嫂子依舊待在我身邊,只是她坐在馬車的橫桿上,「玦兒。」 「嗯?」 「回家之後,別躲我了。」嫂子伸手搭著我的肩,輕輕的靠在我背上,又再次陷入了沉默,是在等我的回應。 「……好。」 夜深人靜的,嫂子倚在我背上睡著了,我能聽到她的鼾聲,我怕吵醒她,只能僵直的站著,偷偷看了一眼,她身上披著一件毯子。 嗯,不會著涼就好。 公雞啼叫時,背上的重量突然沒了,我轉頭看向坐起身的嫂子,「蓉兒,累的話再睡一會沒關係的。」 「你整夜沒睡?」 「這不算什麼。」我輕聲的說著,稍微伸了個懶腰,活動下身子,「早上……」 「大人!」 我看了眼嫂子,讓她在馬車旁等著,自己則到了營帳前,看著正在揉麵的幾個婦人,那是昨夜幫忙煮飯的……「各位夫人,你們怎麼起了個大早來這揉麵?」 「這不多謝大人昨天讓我們飽餐一頓還有救那些受傷的人嗎?」其中一個婦人對著我笑的燦爛,「我們發現廟裡的倉庫還有好幾斤麵粉,跟神明請示後同意讓我們拿出來。」 「是這樣啊,那今天一樣麻煩各位夫人了。」 我把手下的人叫起來,安排六個人,兩人一組輪流看守營地、糧車跟協助婦人們,再給嫂子六個人,剩下的都隨我繼續去整理街道跟引水渠。 「將軍!這是您嫂子讓我帶來的早膳,吃完再繼續吧。」 我抬頭看了眼拿著籃子站在旁邊的手下,先喊停了在後頭清淤泥的士兵,讓他們先到前頭的水井提桶水洗手,「你們先吃,我到前頭看看出水口,說不定能找到一些木頭打理鎮上受損的房屋。」 「等等!將軍你會迷路啊!」 「不會!我跟著水渠走的。」 真是的,怎麼我會迷路的事全部的人都知道了。 跟我想的一樣,出水口被更多的樹枝還有淤泥擋住,在最前頭還有一些大石子,不過我應該翹得動。 我拿了比較強健粗大的樹枝,一端插進了石頭底下,又拿了個石頭墊在樹枝下,然後猛然的跳上了樹枝,寬度剛好讓我一個人站著。 石頭被我敲了起來,但是我沒想到淤泥竟然會迅速的流了出來,雖然把石頭沖遠,但是我自己也被帶走了啊! 「好辦法,但是有些魯莽了,這位大人。」 一雙手突然拉起了我的衣服,我被強大的力量往上拉離了淤泥,等我緩過神來,看到的是兩個人,都帶著面紗,穿著一黑一白,「你們……」 「我們是德品商會的人,聽說江南的據點損失嚴重,所以前來了幫忙的,同時還帶了一些物資。」 德品商會,我聽過,在征戰的時候也是有這商會的協助才能順利讓後方的資源快速投入前方。 「多謝二位搭救。」 「小事,聽說有個戴半銀面具的將軍先行我們一步抵達江南,想必就是大人了。」穿著黑色衣服的人聲音聽起來像是女聲,她牽過了在一旁的馬,帶動了掛著的馬車,「不嫌棄的話,先坐上馬車休息吧,我們準備進鎮裡了。」 我想不到拒絕的理由,就順理成章的坐上馬車,跟著兩人進了鎮裡,他們的目的很明確,沒有多做停留的直接停到了廟埕前。 「大人,這是京城又送來的物資嗎?」 我下了車,馬上又手下走了過來,我搖了搖頭,「前面兩位貴人是德品商會的人,這是商會帶來的物資,不是京城的。」 「大人,可以的話能讓你的下屬幫我們卸貨嗎?」 「當然。」 忙活了兩個時辰,我們總共下了五十斗的白米,一百五十斤的麵粉,五十籃的蔬菜,兩百斤的臘肉,還有很多建材,幾乎快把整個廟埕裝滿了。 不愧是商會,順著他們兩人的意思,我們把食物分配好後發到每戶去,並通知廟埕前面還是會有米飯可吃,然後二十個人被我派去協助修繕房屋,最讓我驚訝的是,這兩個人竟然還是大夫。 不,最驚訝的還是那小小的馬車,怎麼可能載得了那麼多物資。 終於忙活完,我邀請兩位貴人到我軍帳裡休息,因為我打算今晚再次守夜,卻被兩人婉拒。 「大人,就算有大漠三日不眠不休的征戰經歷,還是要顧好自己的身體的。」黑衣女人自稱墨小姐,「我與家兄在馬車上休息即可,大人也不必多招待我二人,百姓能恢復以往安居的日子比較重要。」 「墨小姐……」 「大人,舍妹的心意已決,是無人可撼動的。」白衣男人則自稱白公子,他打斷了我的話,從容地說著,「早日休息吧,我二人已完成工作,但是大人賑災的工作還需要些時日。」 「我明白了,謝謝二位貴人。」我對兩人作揖行禮,又吩咐了今夜守夜的兩人,才拖著腳步走進帳篷裡。 嫂子看到我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走過來幫我卸下了沾滿淤泥的外衣,又指著屏風,「我提了桶水,稍微清理下就睡了吧,昨日和今日,你都做了許多。」 「呵……我習慣親力親為。」我走到了屏風後面,看著微微冒著白煙的水,「蓉兒,你還幫我燒開了水?」 嫂子應了一聲,我笑了下,就拿著乾淨的布沾水好好的擦拭身體,或許是熱水的關係吧,身體乾淨的同時還暖呼呼的,讓人添了不少睡意。 換上乾淨的衣服,我看著已經躺到床上的嫂子,小心的躺了上去,背對著她。 嫂子把手伸了過來,輕輕的抱著我,「睡吧,你辛苦了。」 「這沒什麼……」我的眼皮變得很沉,彷彿吊著千斤重的鐵,「晚安……蓉兒。」 「晚安,玦兒。」 恍惚之間,我回到了很久以前。 我跪在神明廳面前,手裡還提著水桶,估計是被爹罰了,因為我上山採藥時迷了路,險些讓娘遇到危險,被要求在這裡反省。 「玦兒,你還跪著呢。」 大哥的聲音傳了過來,他伸手揉了揉我的頭,「大哥我都要上戰場了,你怎麼還是那麼的不讓人省心。」 「我就不是故意迷路的……」我委屈的說著,卻沒辦法抬頭,「我腳麻了……大哥救我。」 「大哥救不了你。」大哥笑出了聲音,「玦兒,你嫂子……蓉兒之後就交給你了,知道嗎?」 「什麼啊大哥,你不要……」 「交給你了,不管是祁家、我的孩子,還是蓉兒。」 不對,大哥從來都不會說這種話,這是…… 託夢?
愛心
126
留言 7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