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癡誤一生(4)

2021年8月20日 11:13
德品商會的人隔天一早就離開了,現場甚至沒留下任何痕跡,彷彿就沒有來過一樣。 總而言之,多謝這兩個人,賑災很順利的提早結束,我們馬不停蹄的回到了京城,皇上與我跟手下的士兵重賞,還送了嫂子一塊「妙手回春」的匾額,甚至送了一些宮裡的醫書給嫂子。 夜已深,一抹彎月高掛在天空上,那三十精兵本來就是住在宮裡的士兵,反倒是我跟嫂子,住在東邊的城鎮,現在趕回去已經晚了,夜路難行,皇上便留我們多在宮中待上一宿。 皇上都開口了,我怎麼可能推辭。 我跟嫂子分別沐浴更衣完,宮女送來了兩壺酒,說是等等太子會來與我喝酒敘舊。 敘什麼舊…… 「生氣了?」 我回過神,看著正在梳頭髮的嫂子,「一點點吧……」 「玦兒,那是太子。」嫂子把頭髮盤上,用簪子固定,「再不開心,還是要做做表面的。」 「我知道。」 過一會,君備果然來了,不過他看到嫂子的時候愣了一下,我拿著酒離開了房間,「明玦,那女人誰啊?」 「我嫂子,跟我去江南賑災的。」我把一壺酒塞到了君備手裡,就房門前的台階坐下,「她累了,我倆敘舊別打擾她休息。」 「好……賑災跟打仗哪個難?」 「都難,生而平安最好。」我倆都把酒給打開了,我喝了一大口,又長呼一口氣,「君備,看在十年戰友份上,有什麼話直說,我討厭拐彎抹角的。」 「……我父王說你有了心上人?」半晌,君備喝了不少之後才開口,「你說你沒有,我聽到的。」 「有或沒有,很重要嗎?」 「很重要!因為我喜歡你。」 跟君備第一次碰面,是在我不知道第幾次迷路的時候。 「有沒有人啊!」 我手上牽著一個小孩,我們兩個互看了一眼,決定往聲音來的地方走,看到的是在枯樹下被倒吊的君備,「喂!兄弟!救我一下!」 「你為什麼在這裡?」 「你又為什麼在這裡?」 我扯了下嘴角,還是抽出了劍,把吊著君備的繩子切斷,看著他跌到沙地上,「竟然你在這,軍營的地方是不是在前面還哪裡?」 「……在前面。」 「枯樹在這裡……那我們接下來要往西北方走?」我低頭看著小孩子,跟他確認了手比的方向,再抱起他,往西北方的方向走去。 「欸!兄弟!你帶那小孩要去哪?」 「我們跟附近的部落合作,這是部落的孩子,我剛好碰到,要帶他回去。」我看著跟到旁邊的軍備,「明玦。」 「君備。」 走了一段路,我們總算到了部落,部落入口有幾個大人,小孩子興奮的跑向他們,我則跟君備站在原地,確定小孩平安到家後,我轉頭看著君備,「回營地吧……是這邊吧?」 君備拉過了我的手,指向反方向,「是這。」 我們並肩走著,一直走到晚上才回到了營地,想當然地被領將臭罵了一頓。 「領將你別生氣,我帶回來這個。」我從腰上掛著的牛皮袋裡拿出了一顆人頭,「我迷路的時候遇到他們的小部隊,這是領頭的蠻夷。」 領將嚇了一跳,又馬上笑了起來,「不愧是祁將軍的女兒!迷路都給你立了戰功,有受傷嗎?」 「有是有……不過都包紮好了。」我抓了抓頭,看了一樣旁邊嚇白臉色的君備,「這是戰場,要隨時做好準備。」 「先不說別的,明玦,你先去大夫那,過那麼久你身上的藥也該換了。」領將輕輕的拍了下我的肩膀,又看了一眼君備,「新來的!每個入軍的都是做好覺悟來的,要逃也要有那個本事才能逃回中原,沒本事就給我乖乖待在這!」 我聽出來了,原來遇到君備的時候他正要逃跑,當個逃兵。 我從大夫那邊出來的時候君備正在外面等我,「你幹嘛?偷窺?」 「我不知道你是女兵,還叫你兄弟,抱歉。」 「我不在意,畢竟女兵很少。」我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距離營地有些距離,畢竟我還是女兒身,別太接近男人的好。 就好像花木蘭一樣,只是我沒有代父從軍這種高操情義還有不能發現女兒身的麻煩。 「明玦,你有聽到嗎?」 我回過了神,灌下一半的酒之後長吁一口氣,轉頭看著君備,「皇上說的是真的,我有心上人。」 「那你犯了欺君之罪,你知道嗎?」 「要殺頭,我也無所謂。」我看著酒壺,輕聲的開口說著,「我早該死在戰場上,跟我大哥二哥一起……」 我腦子開始發脹,可能是醉了,畢竟酒壺裡的酒晃起來所剩不多。 「明玦,我們能活下來,都是命。」君備搭著我的肩膀,緩緩地說著,「時候不早了,我回去了。」 「君備……不,太子殿下。」我看著準備走的君備,突然開口叫住了他,「臣很抱歉,讓你失望了。」 「我早察覺了,就想聽你親口說。」君備笑了一下,「不然這十年相處,我怎麼可能還只是你的朋友?」 君備走了,我把剩下的酒喝完也回到了房內,只是打開門的時候嫂子就在我面前,「蓉兒?」 嫂子抬手打了我一巴掌,「你那是什麼話?如果讓爹跟娘聽了他們會有多傷心!」 「……你在偷聽?」 「我、我是擔心你!」嫂子被我抓住了手腕,她看著我沒好氣的說著,「你怕是在軍營裡待久了,分寸都不知道怎麼寫了吧?」 「是你讓我……」 「還有,你心上人是怎麼回事?我可從來都不知道!」 我有些生氣,但是看著比我還氣憤的嫂子,我也沒法多說什麼,只能一邊往床的方向走,一邊任著她打罵。 到底誰才喝了酒啊? 「祁明玦!」 我回過神,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劍指著我的嫂子,我先愣了一下,「你這是幹嘛?」 「我討厭你這樣默不作聲。」 「那天晚上你不也這麼對我嗎?」我倒是不在乎的靠近嫂子,一把拿回了劍,收好,「別玩了,我知道蓉兒你拿不動。」 「……那你幹嘛回祁府?」 「因為我知道,你在等我回來。」我抱起了嫂子,小心的吻了下她的唇,「我的心上人,一直以來都是你,蓉兒。」 「……調皮。」 (請前往B1搭車)———(別跟我搶B1、2啊) 昨夜,彷彿是個夢。 但是早晨起來看到嫂子躺在我身邊,我心裡覺得踏實多了,我收緊了手臂,緊緊地抱著她,嫂子似乎是被我驚醒,身子震了一下,才睜開眼睛,睡眼惺忪的看著我,「回祁府了?」 「等會,難得在宮中,上朝跟皇上打過照面後在離開也不遲。」 「嗯……」 「你再睡會吧,我等等過來接你。」 「別……你到時候又迷路。」嫂子抓著我的手臂,又用腳勾著我的腰,「再多休息一會。」 「別鬧。」 在一番交涉後,嫂子終於放我下床,我到屏風後面換好了衣服,走出來時嫂子又睡著了,還抱著我的劍。 我有些無奈,還是替她蓋好被子,往大殿的方向走。 上朝不用多久,畢竟也沒有我什麼事,跟皇上打過照面後就回到了昨夜的房間,嫂子已經打理好在等我了。 「明玦。」 我牽嫂子上馬車時,她叫了我一聲,「怎麼了?」 「我很高興你有回來。」
愛心
116
留言 11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