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PO -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B1 不太可能一起收編,因為距離我領養也過了一年多了。我是絕絕對對不可能會拋下現在這隻貓的,我也常常跟我身邊的人說我覺得遇到牠是無比幸運的事,所以我才會對偶爾大腦浮現出這種想法感覺很愧疚,很對不起現在的貓,想找到一個可以讓這種念頭徹底消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