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美景,2018的10張照片 10 Pictures of 2018 in Taiwan

2019年4月30日 21:16
鱷魚島 鱷魚島是翡翠水庫的集水區,位於北勢溪中游,是座形狀神似鱷魚的半島。然在翡翠水庫興建之前他其實是座小山,臨著碧山村,就像幾年前到過的南怡島,在清平水庫興建之後,才最終成為島。 碧山村,原本是石碇最大的聚落之一,開墾於清領時期,以種植柑橘與茶葉維生。 翡翠水庫興建之時,政府下令遷村,原本的村莊就此沉沒在湖底,而今也只有水位下降之時能稍稍窺見當時村落的樣子。
蔣介石碼頭 在道別的渡口,微風輕拂,情意裊裊升起,輕輕地分別卻飽含離愁。 蔣介石碼頭是涵碧步道一處古中國風碼頭,由蔣介石所建,舊時為其於日月潭的私人碼頭,現已封閉,卻成為攝影師的攝影秘境,木棧道、木質小船與幾串紅燈籠襯著倒影,頗具詩情畫意。
十三層遺址 煉金工業分做「採、選、冶、煉」等大步驟,位於金瓜石的十三層遺址,為水湳洞選煉廠遺址,依山而建,共13層而得名十三層遺址,而因為從內層數為18層,於是當時礦工也稱其為十八層。遠觀如一座天空之城般壯闊,傍著陰陽海,是一處知名的攝影點。 初見十三層是在一篇介紹金瓜石文章裡,當時就對這座遺址有所好奇,而其形象開始鮮明並納入Wish List是在澳洲時無意間用Google地圖找到依山傍水的美景後。 然後,在千辛萬苦才終於找到攝影點的第一次試探後,十三層成了遊經北濱時最常途經的景點。 十三層遺址見證了採銅業的興盛到衰敗乃至廢棄,且因水金九一帶時常下雨,這座天空之城也常壟罩著一股蒼涼蕭瑟之感,像是被歷史遺忘似的靜靜地待著。
東澳灣 東澳灣附近恰有蘇澳與南澳的分界,沒有什麼特別的分界點,一條路隔著南澳東岳村與蘇澳東澳里,蘇澳鄉多為漢人而南澳鄉則有許多泰雅族人,也因此這裡也分別有著泰雅族人信仰的天主堂與討海人信仰的媽祖。 記得有次巧遇東澳國小的運動會,東澳國小的學生不太多,每一個年級一班,大多是指頭能數出的人數,廣播聲透過車玻璃傳來,叫嚷著泰雅勇士與公主。
宇老觀景台 宇老觀景台海拔一千四百五十公尺,是竹60鄉道的至高點,是尖石鄉前、後山地區的分界,是通往上帝的部落-司馬庫斯的中站,也是通往秀巒與鎮西堡的必經之地,機車族與鐵馬族大多會在此地休息後再出發,除了休息還可以遠眺遼闊的山景。 從內灣要到宇老觀景台,得從山腰處的萊爾富右轉過一座紅橋再一路開上山,車程約50分鐘。上山的途中也有遇到鐵馬族,甚至看見有人跑步上山。
象鼻岩 還記得幾年前,海科館支線才剛開通,都還沒延伸到八斗子,就曾與朋友搭車從台北到海科館再轉公車到象鼻岩,颱風在遠處的公海徘徊,空氣又濕又熱、千里迢迢的到了象鼻岩,就因細砂吹進眼裡而無心欣賞。 而日子過著又到了盛夏的七月,在辦公室過完了庸庸碌碌的周間,突然就貪戀起陽光與海風,想念海岸線的蔚藍,就沿著62號快速道路一路駛到底,又駛到了象鼻岩。 幾年前,象鼻岩因為火紅的36秘境而打開知名度,遊客爭相搶看這塊因為海蝕而生的奇岩,看滔滔浪花拍打在岩岸,像一頭忘情戲水的小象,淘氣又可愛。 現在的象鼻岩更因平緩的海流與美麗的海崖而成為SUP的聖地。
六十石山 六十石山有台灣小瑞士的美稱,日治時期是片良田,才會取作六十石山。 從制高的忘憂亭往下望去,六十石山是一片高地聳立在花東平原上,有鄉村特有的迷人風情,再綴上點點橙花,就成了仲夏獨有的美麗風景。
桃源谷 桃源谷共有3條登山路線,從貢寮上山的草嶺線、從大溪上山的大溪線與能散步上山的內寮線,其原名為「大牛埔」,是早期農家牧牛的地方,因擁有山海相連的美景與一片大草原,現已成為台北近郊的知名景點之一。 上桃源谷的途中,有一頭吃草的牛經過,距離車子只有幾公分而已,從窗戶往外望,就能看見炯炯有神的牛眼,一開始非常的驚嚇,隨後便是滿滿的新奇感。
小琉球 到小琉球,最大的願望是海龜,聽說美人洞的望海亭有個不需要下水也能看到海龜的觀景台,就趁著浮潛之前先去了趟美人洞。 在望海亭駐足了許久,看美麗的礁石襯著藍綠漸層的海色,藉著旁人的指引也如願看到了海龜,還吶喊著自己不是那1%看不到海龜的人。 適逢週末,浮潛的人特別多,浮潛的方式也與想像中有些不同,是由教練拖著泳圈帶著我們前進,但很幸運地能在最前面的位置,看見大海龜就在左手邊,幾乎是在觸手可及的位置游泳、進食,還看見了小丑魚與劍魚,心裡很是感動,也默默決定了要找個人不太多的平日再來浮潛、再來看看海龜。 雖然在浮潛前因為電動自行車的車速過慢而丟失方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潛點,還一直被教練調侃,像是走失的孩子一般,下水後卻覺得這樣的陰錯陽差也許是種幸運,能在最靠近海龜的位置,體驗與海龜共游的樂趣。
井仔腳瓦盤鹽田 台灣現存最古老的瓦盤鹽田,原為清領時期的瀨東鹽場,於1818年遷至北門,2002年因成本過高而廢止,荒廢一段時間後,被復育成特色景致。 瓦盤鹽田、夕陽、倒影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夢幻景點之一,可惜第一次來時遇上連日大雨,不得不將淡水引出,導致鹽田處於幾乎沒水的狀態,心裡有點小失望,當我帶著一點遺憾的情緒與閨密說起這趟北門行,朋友卻覺得雖不及夕陽倒影,但照片呈現出來的感覺已經很美。心裡才多少好過一些。 在去過鹽田卻看不見倒影後,暗暗決定了來日方長,也沒想到第二次來得很快,也不過半年的時間,男友挨不過我的央求,又帶著我騎了40多分鐘的車到達鹽田。 這次騎的是在中壢陪著五年時光的KYMCO,五年了也不常騎,胎紋還很深,輪側卻已經氧化,才剛騎過新營交流道沒多久就罷工,幸好這一點小不幸還有很多的幸好,幸好遇上了熱情的人指路,幸好機車行就在不過幾百公尺的鹽水市區。 換過輪胎再啟程,終於遇見有水的鹽田。 Find me :
愛心
142
留言 1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