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跟西裝中年人在塔上耗了1、2個小時,最後他終於走了 不過更討厭的是多帳的拆塔 而且我們才剛放上去